正文  第七十章

章节字数:1952  更新时间:19-10-08 20: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公历五月六日是藏历地藏王菩萨节,节前,吉杰多吉飞回了昌都。

    节后,大宗墓再度开工。

    周大师手托罗盘,沿探坑边的土坎漫步溜达,感慨万千地赞叹,古人选定墓穴,对风水的严苛几乎达到分厘不差的境界。

    秦安终于弄明白了周大师所说的星穴,在特定的时间,把天文地理山脉水势搁一块看。

    大宗墓的山脉和水势隐藏在地底,这方星穴绝非周大师所见的如此简单。

    枯燥的排查,未能找到照片中第九人的关键线索。因为毫无进展,不在状态的李晓,毛糙得让张伟心烦,直接将他发配去了大宗墓。

    李晓到了发掘现场才知道,电视里直播的考古节目,是节选了最精彩的部分,真正的考古挖掘,节奏缓慢得堪比蜗牛爬。多数时间,一个探坑一天能刨的土层不超过两厘米。

    小伙对神神叨叨的周大师始终心存戒备,借照顾秦安打掩护,暗地里观察他。

    打了两份晚饭,李晓与秦安边吃边聊。秦安实在没法同唯物的小警察探讨风水学不是迷信的话题。看了眼手表日历,冲他说道:“今晚十二点半,咱去爬对面的黄土坡,邀请你观测木星冲日天象”。

    “裸眼就能看见”?

    “中国古代可没望远镜”。秦安斜白他:“木星是咱地球的保护神,占星学中最大的吉星,据说木星冲日能给你的事业、学业带来转机”。

    李晓眼睛一亮,连连点头。哪怕是心理暗示,只要能破案,姑且信她一回。

    凌晨一点,两人开车上到土坡顶,志同道合的周大师已经占领了最佳观测点,秦安从尾箱拿出件羽绒服给他。

    “小秦,你虽临灭顶之灾,然非不可解也,可否告以生辰”?

    “有形之物出自无形之场”。秦安不以为意地笑道:“我对四柱预测毫无兴趣”。

    “你的人生轨迹就如面前的断垣,跨出一步便会跌落”。

    “好在土坡不高,摔下去未必会死”。秦安呵呵了:“我家的规矩,不算命、不起运”。

    周大师瞥白她一眼,仰头看向夜空。

    星星疏落,显得木星异常明亮。仨人无话可说,仰望天空各自发呆。

    李晓骤然发现,夜空深邃之美,令他沉溺迷醉得难以自拔。

    闪烁的星河,在迷幻的眼底汇成一张庄严肃穆的人脸,宛若佛陀慈悲垂目。

    后背上,冰冷的汗珠滚滚滑落。李晓是学生党员,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此刻,却彻底迷失在木星冲日的夜空下。

    秦安平静地吁了口气,于木星冲日的夜空,它再次展现其日益强大的暗力。

    周大师不知道是因为夜风寒冷还是其它缘故,身体战栗不止。

    半小时后,仨很默契地闭嘴离去。

    在生活片区的大门边驻车,秦安问李晓:“你信自己亲眼所见么”?

    李晓不知其所以然地点头。

    秦安笑道:“我不信”。说完直接回了宿舍。

    陶屋的发掘工作紧锣密鼓地展开。回字形钢构架支撑起的作业平台上,在十来把刷子、篾条的共同努力下,褐色陶屋檐顶逐渐剥露显现。正脊上卧着两条尾巴相接的螭龙,四条垂脊上,昂首站立着独角天禄,俱保存完好。

    防护棚里,工作人员个个满头汗,工作热情却丝毫未减。腿上打着石膏的陆伟,坐轮椅里充当现场临摹。

    发掘工作异常顺利,考古队员们一鼓作气,仅用两周时间,一座高约两米、屋脊起龙的单檐庑殿便完全显露出峥嵘。

    陡曲峻峭的屋顶,屋檐宽而庄重,在神权高于王权的西周,给大宗伯如此高等级待遇并不为过。

    剔除干净门窗缝隙里的泥土,仿佛只需伸手轻推,便能重新开启这座天人合一的神殿。

    恒温加湿器安装就位后,激动人心的一刻到来了。在摄影团队的共同见证下,两块12。32厘米厚的褐陶门板被起重机小心翼翼吊离石门墩凹槽。

    精美绝伦的神殿门扉,令所有工作人员对这座西周早期墓葬充满信心。陶刻的神树上,八只金乌朝向初升的太阳昂首而立,波涛涌动的海面上,栩栩如生的蟾蜍趴在圆月中央,象征时间与生命的交替转轮。

    踏入神殿,姬教授惊异地发现,陶屋之所以历经三千年依旧完好,是因为建造在一个地下岩洞上。

    古人将岩洞开凿成规整的外方内圆形状,烧制褐陶板镶嵌于外壁,内壁打磨光滑,以简单线刻勾勒出琮的形态。

    经测量,神殿外方尺寸为12。32米,内径为9。9米。

    七座直径1。24米的圆形祭台呈北斗状排列,斗中心处凿岩挖了口深达两米的井,除却沉积的薄淤泥,神殿中竟空无一物。

    魇书被盗,大宗肉体便灰飞烟灭了。

    秦安戴上手套轻抚石祭台:“卫爷爷,您怎么看”?

    卫愚夫谨慎地四处打量,皱眉想了许久:“卫氏祖上传下歌谣:天作高山,日靖四方,畏天之威,惠我无疆,此疆尔界,克配彼天”。

    “诗经”?

    “是”。卫愚夫寻思道:“大宗欲借天之力克制的,必定在地下或他脚下”。

    “难怪祭台上空无一物”。秦安恍悟。

    “即便神殿内空无一物,就这座庑殿而言,亦为瑰宝”。姬教授笑道:“真正的天地人三合”。

    “这座神殿会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秦安试着推移正中间的祭台石面。

    枢为天,璇为地,玑为人,权为时,衡为音,开阳为律,摇光为星。

    权位于斗柄与斗杓的连接处,是斗杓的第一颗星。亦称文曲,掌生。

    三人合力,石板被推移开十多厘米,显露出一线黑黢黢的空腔。

    “没做好防护前,绝对不能揭开石板”。姬教授一头汗地嘱咐钱罡,召集棒小伙们将石板推回原位。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