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一章

章节字数:1979  更新时间:19-10-09 19: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历时一个月改建,一座能自动避光、补光、恒温恒湿的防护棚初具规模。

    七月底,简易宿舍里酷暑难当,除了吃饭睡觉,大伙不约而同地猫在发掘现场蹭着冷气慢条斯理干活。

    “滴答滴答”的水声,大可司天象,小可计分秒。即便器皿里沉积了碳酸盐,古老的计时器仍不停歇地工作着。

    与北京标准时间比对,一天仅相差二十秒。

    清脆悦耳的水滴声,唤醒了秦安深藏于脑沟里的某些记忆。

    赵谟的手机依旧不在服务区,赵佚也不知所踪。

    “秦安,有人找”。赵班长看她的眼神有些怪异。

    走进兼做接待室的会议室,秦安总算明白赵畅神色异常的原因。来找她的是俩老外,一个满头银发,瞧着得有七十好几,帅小伙子大热天西服领带,捂得一头汗。

    临时电首先确保监控安保供给,其次是防护棚,因此会议室没空调。

    秦安倒是热得习以为常了,俩老外看着热气蒸腾的茶水,中国人对热水的情怀比传说的还执着。

    “秦……安,你好。我叫Andrew,这位是Hugh先生”。安德鲁说的汉语只有平没有仄,自我介绍是打手,休是位律师。

    秦安很憋屈,也没招谁惹谁,律师和打手一起找上门来。

    “一个月前,Hugh先生收到赵先生的邮件,一份经过公证的遗嘱”。安德鲁慎重其事地看着她:“Hugh先生发现这份遗嘱有问题,遗嘱订立和公证的时间是2017年7月”。

    “赵先生?哪位赵先生?刚才带你们进来的警察先生也姓赵”。

    “赵一”。安德鲁的中文发音让秦安无法辨别,究竟是赵一还是赵佚。

    Hugh将一纸文本推至她面前,署名确为中文赵一。

    “我不认识订立这份遗嘱的赵一先生”。秦安正视Hugh鹰一般深邃的眼眸。

    “2018年4月4日,赵先生与秦安小姐在西安登记注册结婚”。Hugh字正腔圆的中国话低沉悦耳:“我们通过登记的身份证号码找到的Ms秦,居然不认识自己的丈夫”。

    “赵先生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安德鲁语气沉重得仿佛在参加追悼会。

    “会说人话么?你才不在人世了”。秦安极度厌恶Hugh浅碧色的瞳孔。

    “Ms秦是赵先生的妻子,居然一点不了解自己的丈夫”。很显然,Hugh对秦安非常失望。

    “我连自己从何而来都不知道,又如何了解他”?秦安以眼还眼,狠狠将他眼底的轻蔑怼了回去。

    作为Eternal公司的首席法律顾问,Hugh在四十六年的职业生涯里,替赵先生赢得二十一次关键性裁决,使实验室得以保留。

    异常严谨的Hugh在执行遗嘱程序时,意外发现赵先生娶了位中国妻子,而这个普通至极的女子,此刻让他产生了一点点兴趣。

    “您可以按照他留下的、你们称之为遗嘱的文件,做他想做的任何事,但斯里巴加湾的实验室除外”。

    “赵先生跟Ms秦说过实验室的事”?

    秦安平淡笑道:“实验室必须关闭”。

    “Ms秦也许不知道,公司60%的新药是基于斯里巴加湾实验室的外源基因导入研究成果。所以其他参与者,包括我在内并不赞同关闭实验室”。

    “Hugh先生想说服我,协助你们保留实验室”?

    “非也”。Hugh十指交叉慎重凝视对面的女子:“Ms秦,那个名叫秦默的孩子失踪了。目前,实验室处于停滞状态”。若非偶然发现赵先生的中国妻子姓秦,Hugh绝对不会特意来见她。

    “秦默”?秦安懵圈了,比她小半年的秦默在Hugh口中居然是个孩子:“安德鲁先生一定对我隐瞒了什么”。她看向有些局促的年轻老外。

    “是的”。安德鲁不安地搓着手掌:“赵先生让我将秦默送回中国,并且给了我一个地址”。十指插进浓密的金棕色头发里,低声嘶吼:“该死,我居然把孩子弄丢了”。

    秦安递了瓶可乐给他,随口说了个地址。

    安德鲁愕然瞪着她,地下室的密谈他从未对任何人说过,却被秦安轻描淡写地一语道破。Hugh铁板似的面孔令他很是心虚:“对不起,先生。我没有刻意隐瞒,但我对赵先生发过誓”。

    “你应允了赵先生,为何不按他说的做”?Hugh愤愤一拍桌子,懊恼不已:“我们为什么不按他说的做”?

    斯里巴加湾的实验室一定发生了意外,秦安扶额。赵谟消失前寄出的遗嘱邮件,令她焦躁难安。

    既然没心思干活,不如请假闪人。

    夕阳暮霭笼罩下的中国农村,一片貌似杂乱的中式古建筑群出现在无人机拍摄视野中。安德鲁窃喜,他们一击而中地找对了人。

    秦安主动约饭,让金文骤感后背起毛。他特羡慕秦安的简单随性,美其名曰环保减排,蹬了辆共享单车去碰头地。

    巷子里店面狭窄的小面馆,油泼面做得很地道,金文记下地址。

    幸亏事前有充足的心理准备,果然这丫相求之事教他头大如鼓。

    药厂建筑设计变更后,拆除了东侧的一段围墙,金文领着她摸黑钻过临时围栏进入厂区。

    看着秦安拿根铁丝熟练捅开封闭井口铁板的俩大挂锁:“丫的,没少干违法乱纪的事吧”?

    “彼此彼此”。

    “谁跟你彼此”。金文有点抖:“倒霉催的,才会认识你这号人”。

    “我下去了,你把锁锁上”。

    “你不打算上来了”?金文冲她瞪起一对牛眼。

    “吃米饭的人100%会死”。秦安乐呵地瞪回他:“何况,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金文无奈瞥白这傻缺女人,眼梢瞄见几个黑影迅疾朝他俩围拢过来,不及呼救,已被捂住嘴摁翻在泥地里。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