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二章

章节字数:1841  更新时间:19-10-10 20: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秦安第一反应是遇上了警察,扭头却看见了打手。

    领头的是安德鲁。

    俩老外偷摸进大中华干坏事,不觉得太显眼了些?

    “金文,别出声”。Hugh手里的枪一看就是特制的,要起命来,绝对风轻云淡、不为人知:“这位金先生是西安的名人,如果他失踪或者变成尸体,Hugh先生觉得你们还有离开中国的可能吗”?

    “Ms秦是在说服我放他出去报警”?安德鲁轻笑。

    “我没心情跟你玩笑,如果金先生真出了意外,头顶的天眼和手机通话记录、定位功能,绝对能让警察们在二十四小时内逮住你们”。

    安德鲁身后冒出一猥琐的中国老头,低声对Hugh言语几句。

    秦安对着同样脸颊杵泥里的金文苦笑:“金文,我对天发誓绝不动底下的任何东西”。

    金文极其配合绑匪,趴泥地里一动不动。

    黑影憧憧围着古井,容易被人察觉。猥琐的老头凑近金文,在他第五节颈椎处轻轻一按。金文顿感整个人都不好了,腿脚酸麻,几乎半身不遂。

    “金总,老朽的点穴手可还受用”?老头努努嘴,俩肉票被夹裹进堆放建材的工棚。

    金文被老头手下的棒小伙带去了酒店,老头警告他,敢有异动,家传独门点穴手绝对会让他半身不遂,连轮椅都坐不了。

    秦安掏纸巾擦脸,瞅定安德鲁:“你们究竟想干嘛”?

    “Ms秦要做的事就是我们想做的事”。Hugh轻轻拍去她肩上的泥:“你是赵先生的妻子,我们是他的朋友”。

    “你的这些中国朋友呢?他们有何目的”?猥琐的老头是那伙鱼龙混杂的核心,他发话,其他人皆不问缘由地执行。

    “钱先生是我请的帮手,目的很简单,佣金”。

    丫的傻货,才起瞌睡,就有人递给你枕头,亲没察觉太过顺畅、舒心了?

    老钱看了眼手表,定制款可显示星象和节气的芝柏表,国内极少见。

    “成子跟我下井,老沐负责明面”。

    身穿建筑工地工装的中年人,领着俩保安朝门卫室走去。

    “眛旦而朝,好时辰”。他碎碎念叨看向Hugh和安德鲁:“您俩位虽是雇主,但在井下的一举一动必须听我安排”。

    “合约写得很清楚,不管结果如何,钱先生都能从中间人那里拿到佣金”。

    “老朽所言,只是希望俩位至少能活着下到井底”。他冷笑着一指秦安的背包,立马有人粗鲁地将包来个底朝天。滚出卷速降绳、俩防水手电、三瓶水、十多块压缩饼干和大瓶安眠药。

    “凭这些破玩意,丫头片子就敢下井?无知真可怕,你还不如直接跳井摔死得痛快”。老钱嗤之以鼻。

    “我就借道找人,没其它非分的念头”。

    “不存非分念想?世间何来心无旁碍之人,等你见了井里之物,希望别变成疯婆子”。说完负手走出工棚。

    十来分钟后,成子抱了箱飞天茅台进来,身后的愣头青俩手提溜着二十多个外卖餐盒。

    老钱招呼大伙吃宵夜,愣头青瞅瞅秦安,递给她一盒烤鸭。

    “大邱,拿三瓶酒徐徐地倒井里”。老钱吩咐愣头青,显是不许他喝酒。

    “舅公……”

    “让干啥就干啥去”。他不耐地瞪眼,大邱焉了吧唧地走了。

    十来号人吃饱喝足,等着老钱掐算吉时。

    大邱在防水夹克外套了件摄影背心,浑身上下鼓鼓囊囊,显得格外臃肿,满脸兴奋,跟打了鸡血似的。

    “舅公,还有酒不”?

    “没有”。老钱憋着火又不好发作。

    “舅公不是常说酒壮怂人胆,好歹给侄外甥留半瓶”。

    “知道怂还吵吵着要下井”?浑浊老眼瞟定秦安,若非那俩老外雇主,照他的规矩,绝对不带女人下地,原本阴泽之气就重,女人更容易沾染晦气。

    秦安靠在角落里打瞌睡,怀里抱着双肩包。

    准备就绪,距老钱掐算的时辰还有一小时多,为给大伙提精神,保持兴奋度,老钱讲起他下地的经历。

    这丫原籍山西,建国初的困难年代,爷爷烧了传承数百年的家族谱,刨了祖坟,让奶奶领着大姑和几个叔叔投奔陕北根正苗红的亲戚。爷爷和他爹因组织盗墓,被人民政府正法于盗洞口。

    靠着从祖坟里刨出来的金饼,亲戚还算善待他一家,他二叔无师自通,将金饼打制成各类首饰,方便变卖,后来成了榆林知名银楼的金银器匠作师。老钱打小跟着奶奶、二叔,二叔总觉亏欠了大侄子,可着法哄他念书,不曾想这丫正经书读得不咋地,却把爷爷压箱底的几本线装旧书看得倒背如流。

    赶着改革开放大潮,凭着稳妥的闷葫芦脾性,在山西和陕北的走私、盗挖文物链里混得风生水起,且不为人识。山西和陕北的汉墓,都留下了这丫挖的坑。他的得意之作是用二十来天将一座西汉大墓盗得净空,两吨多的石椁被切割混装入四个集装箱运往英国。

    九六年,相关部门经二年多努力,通过各方沟通才追讨回流失海外的西汉石椁,其它文物却永远都找不回来了。

    秦安暗自记清楚这张老脸。

    “听安先生说,丫头学的是考古”?老钱的眼神略带鄙夷:“好歹咱是同行,老头子自定的规矩,求财不赔命,请诸位一并遵从”。

    一行人皆点头应:“是”。即便下井一无所获,三五天的活计也能到手五十万现钱。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