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五章

章节字数:1917  更新时间:19-10-13 20: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秦安和成子入水,跟着老钱潜泳钻过一截裂隙,冒头出水,已然漂在了暗河上。暗河的源头水声轻盈,细碎的流水沿五六米高的钙化陡坡冲下。

    老钱仰头看着乌漆墨黑的湿滑洞口:“我上去找好落脚地,给你俩放绳子”。戴上手套,束紧袖口、裤脚、衣领。

    成子蹲身当人梯脚,老钱踩着秦安的肩,扶着钙化陡坡站稳。仨逐一缓缓站直,老钱单臂搭上洞口,脚下猛然发力一蹬,窜出暗河空腔。秦安和成子被他蹬得滚出老远。正咬牙切齿暗骂老家伙独自开溜的卑劣行径,手电光里的黑色阴影,诡异地紊乱了。

    秦安头皮发麻地看向成子,成子也正一脸懵逼地看着她。

    “你来这找人?骗鬼都不信”。成子点着打火机,岩壁上爬满没翅膀的黑色促织,感应到火焰的炽热,纷纷往石缝裂隙里钻。

    忽明忽暗的手电光是老钱一伙的暗语,成子冲秦安低声说:“那玩意会咬人”。挽住头顶上垂下的速降绳:“你先上”。

    两端都有助力,秦安上得安稳无事。成子爬出洞口时,身上趴着十几只若虫,裤腿被咬了俩窟窿,虫子脑袋已钻进他小腿的皮肤里。

    秦安拿打火机烧虫子尾须,若虫霎时跳得不知所踪。

    “也不知这虫子有没有携带病毒啥的”。成子用力挤血。

    秦安从瓶里倒出粒安眠药拿折叠小刀压碎糊他伤口里,贴上创可贴。

    “老钱,被虫咬了”?扯过他的手臂,小心挽起外衣袖子,上臂皮肤里嵌着仨黑乎乎的虫脑袋,血不住从虫子断裂的腹部渗出:“得把虫子挖出来,不然会得败血症”。

    秦安的安眠药似乎能包治百病,酥麻感消除了肌肉撕裂的钝痛。

    “我去,该不是我被虫子咬得精分了吧”?疼痛感消除,成子立马被眼睛看到的又一条暗河惊呆了。

    手电光里,河水呈现出浅淡的粉红颜色,河底金芒闪耀,俱是拳头大的不规则形狗头金块,凹凸起伏的纯金河底在浅粉色的水面上映出落英缤纷的桃花。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黄泉”。

    秦安看看原地不动的俩抽烟男人,很识相地静默等待。

    成子暗地里瞄了眼秦安,这丫定力不错。

    “秦丫头,咱该往哪走”?两根烟抽完,老钱再度开口。

    秦安轻吁出肺泡里积聚的二手烟:“若真是黄泉,该当有座奈何桥”。要么超生,要么堕入地狱。

    瑰丽得颇为诡异的地下河,流经十多米长的钙化滩,缓缓汇入被碳酸钙围堤分割成太极阴阳鱼状的钙化池。水底细碎的金沙闪闪烁烁,令钙化滩和水池隐约呈现北斗形状。

    “这奈何桥当真只有鬼能走”。成子苦叹不已,望向头顶一脸生无可恋。由碳酸钙形成的拱桥如彩虹横跨在地下河空腔两端:“如若阎王殿也是这般光景,死翘翘倒不是太可怕的事”。

    “等真变成鬼,你才会知道眼睛很不靠谱,绝对坑死你没商量”。

    “小秦,你就那么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成子诧异看看她,蒸完桑拿随即泡进水塘,浑身上下正舒爽得飘飘然,可这丫的第六感,霎时令他寒毛凛凛:“怎么你一开口,我就瘆得慌”。

    “有虫咬你脖子都没感觉到”?秦安从他衣领里揪出只体长一公分的盾形小甲虫,触角呈淡黄色,背部散发出金属光泽。色泽极其艳丽,宛如金盾,侧视可看到翅缝基部有枚突起。

    “我里个去”。成子摸着脖颈:“我这蚊不叮的体质,啥时候招虫子了”。他极其不满地打量秦安:“虽说咱不是一路人,好歹我算罩着你,你就这么不待见我,希望我被虫吃了”?

    “这只金盾甲虫被菌类寄生,能被它咬相当被陨石砸脑袋的概率,你该感到庆幸”。

    “我得有多不正常才能听明白你说的鬼话”。成子对她的怪异言论起了免疫,懒得搭理,紧跟上老钱寻找出去的门道。

    “别白费力气了,只有上桥一条路可走”。水声潺潺,似乎比先前湍急了:“一会涨起水,咱真要共赴黄泉了”。

    老钱凝视明晃晃的水底,只觉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腾而起,许久不曾体会被危机围困的感觉,瞬间弥漫全身。

    “成子,上桥”。这座天生拱桥,有人为修凿的痕迹,原先应该有台阶,时间久了再度被碳酸钙沉积物糊圆滑了。

    石桥由两根倾斜生长的粗大石笋连接而成,桥拱高得离谱。成子甩出攀岩绳缠绕住从洞顶垂下的钟乳石柱,借助绳索之力,脚下打滑地奋力往桥顶攀爬。

    “靠,神马东西”。半空里传来低吼声,细长的黑影随即飞落。

    “我去,不带这么乱丢蛇虫的”。秦安忙不迭闪身,蛇落入钙化池划出一道蜿蜒的水纹。

    “水里有东西”。老钱往后倒退几步,除了徐徐扩散的水纹,蛇如同融化了一般,消失无踪。

    “难不成池子里盛的是化骨水”?秦安打着手电仔细观察,连蛇骨渣都丁点不剩。

    老钱掏出只古旧的长颈铜瓶,兜底将金沙一股脑撒向钙化池,金沙迅速沉底,勾勒出一道细长的蛇影,蜿蜒钻入钙化池底。

    “这是通往阴司涧的入口,阴曹地府的必经之路”。

    “老板,桥没法走,全是蛇”。成子跐溜落地,瞅瞅老钱和秦安,哀叹:“说句您不爱听的,就凭咱仨,不可能得道飞升”。阴曹地府才是他们的必由之路。

    “听到轰鸣的回声了”?秦安扣好头盔,检查护具,束紧包带:“山洪随即就到,哪怕是阴司涧,咱必须去畅游一番了”。黑暗深处,浓重的湿气扑面袭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