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八章

章节字数:1815  更新时间:19-10-16 21: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前车之鉴尚在,秦安束紧衣领袖口,青铜短刀在手,直奔券门而去。

    “秦安,别单独行动”。成子高声喝止。

    “谢谢成哥”。券门里传出清澈的回音。

    “这丫头没几天活头了,随她去”。老钱拽住成子:“看好他们,不许乱走动”。

    券门内,稍经修凿的裂隙曲折回转,百米后,秦安已完全没了方向感,仅凭着感觉走。黑暗中传来轻盈的流水声,晃动手电找了好一会,才发现折拐处的泉眼,“突突”涌出的细流蜿蜒而下。

    秦安决定跟着水流走,七扭八拐一路下行。一大白池子汪着清澈的泉水,手电光照在水面上,咋看咋奇怪,就像一块巨型凸透镜。

    沿水池走一圈,池底铺着厚厚一层结晶状白沙,一团白鹅绒似的羽毛漂在水中,秦安双手搭着池壁欲俯身一探究竟,强烈的电击通过双臂重重袭来。

    难怪一路总感觉忐忑不安,前后上下左右地提防,就是没察觉问题出在水里,鼻腔充斥的高浓度咸水呛得她直接咽了气。完全失去意识前,僵硬如老腊肉般的脊背被敲得砰砰作响,却毫无疼痛感。

    俯视着自己的肉体,分不清楚是赵谟还是赵佚,正不住往她嘴里灌水。诡异的是,她的背后八条细鳞蛇缠绕成一团,蛇头软趴趴垂着,嘴里滴滴答答淌出黏液。百思不得其解之时,一根包裹金皮的黑褐色木杖敲她脑门上,将她打回原形。

    “秦安,快醒过来”。赵佚忙得一头汗,大脑缺血时间过长,一旦让九婴的记忆占据主导,醒来的秦安便会成为难以控制的敌人。

    当头一棒敲得她几乎脑震荡:“疼死我了”。一声呢喃,让赵佚悬着多时的心落回原处。

    “我还有很多事要干,你是跟我一起,还是再躺会尸”?

    秦安一骨碌坐起,摸摸后背,幻觉太过真实了。即便浑身疼,她决定跟紧赵佚。

    赵佚走得很慢,岔道多必须仔细甄别。他手里的图模糊不清,像是多倍放大的影印黑白照片。

    秦安盯着看了良久,问:“是甘氏盘”?赵佚没搭理她,心无旁碍地找路。

    转悠半天,一无所获。

    “听见哭声么”?赵佚突然发问。

    “我倒觉得像娃娃鱼的叫声”。秦安轻拍自个脑袋,这破地绝不可能有小孩哭。

    闻言,赵佚侧身钻进一条狭窄的裂缝。万一里头有要命的野兽,俩人都没得退路,秦安心里嘀咕着,紧随其后而入。

    爬过一段湿滑岩隙,前方出现一水晶洞,手电光下晶莹剔透。

    “这地方太不正常了”。秦安感觉像在梦游,天堂、地狱随机切换。

    赵佚反手捂住她的嘴,缓慢爬出裂隙口。脚下的陡坡宛如梯田,一湾湾清澈的泉水倒影着被无数次反射的手电光,璀璨耀眼。垂直而下的坑底里,水纹徐徐扩散。

    “水里有东西”。俩人用口型交流。

    “待在这,不许乱动”。赵佚指指下面,示意自己先去探路。

    秦安一把拽住他,小手电照向脚边弯月形的水潭,一道浅白色影子与半透明白水晶融为一体。

    脏器清晰可见的白色娃娃鱼蛰伏于水底,头顶上的晶体状眼睛高高凸起。

    俩掰出同样的口型:“这里的水有毒”。秦安撸起裤腿,小腿上布满灰黑色鳞片:“我预感,它是毒水的克星”。横咬住青铜短刀,沿阶梯状水潭麻利下行。

    赵佚斜白她,瞥过青铜刀时,眼底滑过一丝诧异,嘴角随即扬起几不可见的笑容。

    浓重的腥风涌来,秦安感觉左肩被一大团黏糊糊的东西吸住,身体失衡一头栽向深坑。

    眼瞅着她即将小命不保,赵佚急了,以酷跑姿态急速冲下陡坡。

    秦安也没闲着,本能做出自救反应。那团粘糊糊的东西韧性极强,既然难以摆脱,她侧身拉开外套拉链,捋顺俩手臂的瞬间,外套被大力扯下,迅速消失不见。

    虽然暂时保住小命,只不过延长三五秒时间,跌落深坑唯有死路一条。

    晃动的头灯照见死水一潭的坑底,一道三米多长的黑影,缓缓沉入水底。

    赵佚温暖且有力的手及时抓住了她的脚踝。

    “你怎么知道夹缝里有条老藤”?秦安借力稳住身体,坐水晶池沿上大喘气。

    “我运气好,随手就捞到根救命毫毛”。赵佚笑得嘚瑟,他虽未来过这里,却天生有种直觉在暗中指引他躲避危险。

    “那是神马玩意”?

    “应该是条大个蝾螈”。瞧体型不像青蛙:“它的尾巴下有条腺体,分泌的特殊毒素能使陷入极度麻痹状态的人清醒”。

    “你是来找它的”?秦安看着漆黑一片的水面:“那个胆小鬼,短时间内不会再浮出水面”。

    “所以我得下水引它上来”。

    “不作死就不会死”。

    “不作死一样得死”。赵佚无所谓笑道:“这里的地下水系有特定的潮汐,等水落石出,我便下水调戏这货,你要小心它尾巴甩出的黏液”。

    “无名,赵谟去哪了”?

    “他去取石灵芝”。虽然变异不可逆转,好歹能减缓秦安的异化速度。

    “可遇不可求的东西,何必搭上命地劳心费力”。

    “百多年前,有人洒下数以万计的石核,希望能长出一、两朵”。赵佚不停看表:“佐盖多玛的奎木,就是老大种的”。

    秦安瞠目看着他,当真是大神级别的操作。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