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章

章节字数:1853  更新时间:19-10-18 21: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冷汗压得脖子难以动弹,会使用雷管炸药和磨电灯的,至少应该是人。

    那人半只脚掌踩在垂直岩壁上的俩凹洞里,身体略向前倾,正全神贯注地敲击头顶上方的裂隙。磨电灯绑在其大腿上,灯光投下的影子,令人凭生抑仄的压迫感。

    他瞥了眼老钱,钢凿指向一旁的木桶:“把它递给我”。

    木桶重得离谱,差点闪了老钱的腰。那人提了桶,随手掀开盖子,木桶里嵌着个不锈钢保温瓶,液晶屏显示的连串数据,让保温瓶看起来很有未来科技感。

    直径五十多公分的保温瓶,内部容积比拳头略大些。那人将从裂隙里掏出的黑褐色片状物嵌入保温瓶内胆,内胆不知是何种材料制成的,绵软而不失韧性。

    老钱收起杂念,静默站立一旁,同时能让他清楚地看见自己空着的俩手。

    “让我看看你的右臂”。那人点烟深吸,瞥过老钱手腕间的刺青:“你姓甘”。

    “是”。老钱撸起袖子应答:“甘悰怃”。怒目而视的睚眦虽无龙族呼风唤雨、腾云驾雾之能,却傲气凌神,志在天涯。

    “龙生九子,七曰睚眦”。他语声沉冷、毫无波澜:“你沦落于此,且不以为耻,可惜、可叹”。

    “那些毁我大秦万里基业的汉贼,焉能令其安享太平”。老钱说得斩钉截铁:“我同刘姓世代为仇,挖尸拋骨以报灭我大秦之恨”。

    他看着老钱许久无语,按灭指间烟蒂:“两千年了,你何必如此执念”。说完,徒手爬上陡坡,抛下一卷绳索。

    那丫仿似穿行于自家后花园中:“甬道的尽头就是甘氏盘上的梅花标记”。

    “你见过那朵梅花”?老钱难以置信地看着身前之人:“我暂时不能走,我的雇主和弟兄都困在神殿里”。

    “我要去找个很会添乱的同伴,你可以跟着我”。他停下脚步,看了眼手环,手环显示的两个定位点相距很近。

    幽绿的水下,黑影缓慢浮升。

    秦安看着全神贯注钓鱼的赵佚,这会子,他与赵谟极度神似,极度沉冷。

    “我脸上长蘑菇了”?赵佚揉揉鼻子瞪回她。渔漂急速下沉,水下高清声呐探测器仿似跌入漆黑的深渊,待涌动的气泡消散后,显示屏上出现一道蜿蜒深切的阴影。

    “那个胆小鬼咬了饵居然不吞下去”。赵佚顺手将鱼竿插入石隙,打算涉水而下。

    然而,后衣领凭空被勾住了。扭头,恰见隐匿于黑暗中透着嗔怒的眼眸。

    赵谟割断鱼线,反手掌刀劈晕身后的老钱。秦安忍不住揉揉脖颈,暗自腹诽:丫的,要想保守秘密,就得有人奉献脖子。

    老钱睡醒时,秦安正在擦拭不住滴水的短发。让人犯脸盲症的俩男人,倚靠着岩壁闭目歇菜。

    通向生门的甬道,等距间隔的石龛,灯火闪耀着温馨暖意。

    老钱掏出兜里层层密封的古书和那两张塑封照片,慎重递向秦安:“小秦,找到其他人,带他们离开这儿。告诉成子几个,找份正经活,安安稳稳养家”。

    “你的人,你自个管,俩老外就不用你操心了”。秦安推开他手里的书。

    “我打算跟那两位走,是死是活,老天会给我答复”。老钱苦笑:“我的确不是为了钱而来,但凡是人总有秘密,我希望这个秘密在我这终结,不要再殃及子孙”。

    赵佚俩脚翘木桶上,看看仍未缓过精神的赵谟,既然他不出声,便是默认接纳了老钱。

    秦安见赵佚朝她眨眼,双手接过老钱的传家宝,藏进背包夹层,快步走入曲折蜿蜒的裂隙。

    黑暗里,时间流逝得异常缓慢。滴答滴答的水声,愈发令人对生命感到绝望。

    “成哥,鬼哭声好像停了”。大邱狐疑拍拍自个耳朵,忧心忡忡贴近成子,难不成那鬼东西找上门来了?其余人都被其乌鸦嘴震撼得毫毛凛立,下意识围拢成团。

    “啊~”。

    “是个外国老僵尸~”。

    成子举起颤抖不止的手,狠狠给了大邱一拳:“闭嘴”。

    大邱“嗷”地一声,闭过气去。

    “休先生,您还好吧”?成子看向他身后的秦安,肩膀架着一瘸一拐的老房。

    “Hugh,medicine”。秦安冷淡看着Hugh。

    Hugh犹豫片刻,掏出一小瓶药水交给她。秦安挽起老房的裤脚,俩小腿上密密麻麻的黑点令人浑身起毛。被雾化药水刺激的蜱虫,纷纷钻出老房的皮肤,吓得其余人鸟兽四散,生怕要命的虫子爬自个身上来。

    妙曼的粉色丝线缤纷落英,眨眼间便将黑点猎捕干净。

    “小秦,你怎么从这扇门里出来的”?成子挠挠后脑勺,这丫明明进了旁边的券门,怎的从老钱走的青石窄门里回到原处。

    “这里的地下水系殊途同归,你老板找着了正道,往前探路去了”。

    见秦安神清气爽、状态极佳,看来这丫已达成目的,成子按下满腹疑问,收拾装备组队开拔。

    秦安带队进入券门,裂隙蜿蜒潮湿,小股地下水肆意奔流。一行人蒙头跟着秦安走,迂回曲折,涓涓细流汇聚成跌宕奔腾的暗河悬瀑,把岩石切割得支离破碎。

    乱石路湿滑陡峭,秦安越走越慢,晃动的手电光照见圆滑的石臼,凹陷处反射出细碎荧光,成子知道那是老板留下的记号。

    不远处传来隆隆水声。

    “这就是舅公替咱找的活路”?大邱哀嚎不已:“飞流直下三千尺,冲到水底都得死”。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