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一章

章节字数:2202  更新时间:19-10-19 22: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手电光不约而同齐聚向瀑布,瀑布群足有十米宽,高约六七米,幸得不是丰水季,否则暗河道激流汹涌,是活的都得归西。

    秦安入水三分钟后,成子一脚将大邱踹下瀑布。

    “啊~”。

    “~有~怪~兽~”。

    尖厉的鬼嚎冲破水声隐约传来,令准备跳崖的一众皆腿肚子打颤。成子很是后悔,应该先打晕他,再扔下去。

    十来分钟过去,除了水声,瀑布下再无其它动静。“诸位不下,只好我先来”。成子看着踌躇不已的俩老外。

    安德鲁率先跳下瀑布。

    瀑布下的水潭极深,入水睁眼,水潭壁经人为修葺,雕刻有精美的青龙。四条青龙环绕一个直径两米多的圆形门洞,成子顺着水流牵引,游入人工开凿的暗河,暗河出口是个圆形大水池。成子奋力划水,钻出水面。

    秦安坐地上歇菜,大邱不省人事地躺她脚边。估计拉大邱出水,费了这丫不少力。

    其他人都在拧衣服、擦干头发,见成子冒出水,自觉站队,等他发话。

    整座神殿由汉白玉修建而成,精美得宛如天宫,穹顶以天然宝石镶嵌三垣四象二十八星宿图。地面打磨平滑,呈“几”字形的黄水晶横贯而过。北、西、南三面汉白玉石壁,太行、伏牛、熊耳诸山环抱。

    正东方,宽约四米的神道,刻以两两相对的上古神兽。神道两侧是两条汉白玉砖砌的步道,石壁上刻满鸾鸟图腾,看得人眼花缭乱。等间距的壁龛,三足乌青铜灯,透出温暖与馨香。

    “青铜灯里点的是鲸蜡”。老房惊叹:“太美了,简直美到了极致”。

    扫视一圈,老板不在,弟兄们还算老实,眼馋着数不尽的宝贝,不敢乱动:“俩老外呢”?成子心里一咯噔,骤然发现不太对劲。

    “被……被吃了”。向来嘴贫的锤子,回答得坑坑巴巴:“这里真有怪兽”。

    成子顺着他指的方向细看,额滴个神,原以为是神道上凸起的浮雕,却是两条头顶长角,缠绕在一起的大白蛇。若非倏忽闪动的蛇信和鼓起的腹肋,几乎与汉白玉神道融为一体。

    成子下意识后退几步,定下神看着秦安,问:“我老板究竟在哪?出路到底在哪”?

    “从你老板点燃那块香扁柏根蔸,此处所有人能走的路就都被封死了”。秦安平淡笑问:“给你那块极品香料的人是谁”?

    “老板给了图样,让我重金觅一块极品柏香,两年多一直无果。半年前的一次饭局,我认识个专收墓里丹药的专家,姜先生一年得有大半年在靠近尼泊尔边境的一座红教小庙里修行,他指点我去藏区寻觅”。成子回过味来,这枕头递得太过舒坦了。本以为是运气好,跟神佛有缘,如今看来,却是特意请他入瓮。车爆胎,两位路过的年青喇嘛帮他把车推下路肩。那晚,借住在庙里,他礼节性捐赠了供佛的香烛灯油,便得到了这块“有缘”千里来相会的宝香:“我记得,那座小庙叫宁玛寺”。

    “宁玛派即是旧宗,宁玛的藏语含义为古旧”。虽然跟吉杰多吉所属教派颜色不同,然而红教更为古老。

    “秦安,你把我们引入困局,仅仅是为了一块香料的来历”?成子咬牙切齿地发问。

    “让你陷入困局的人是你自己”。秦安平淡笑应:“点燃信香,盛大的祭祀便已经开始。若那块香料是蝉,你们仅是螳螂”。

    任何期许皆有可能成真,无关善恶对错。

    “神道不能走,咱为嘛不走两边的步道”?

    秦安瞅瞅老房:“左边那条只有天子能走,负责祭祀大典的宗伯走右边”。她看了眼表,手表日历显示七月三十日。丫的,距立秋满打满算也就一星期时间,再不出去可要耽误秦琖的正事了。

    甭管天子亦或宗伯,至少都囊括在人的范畴之内。成子正要怼她,骤然发现右侧步道上有个人,俩手握着不知是嘛草编成的扫把,慢慢清扫汉白玉步道。

    “扫地僧”?锤子瞪大眼仔细看:“我去,好像是老板”。

    “都别出声”。成子按住锤子的唠叨嘴。

    老钱心无旁碍地清扫步道,更像一种仪式。步道不长,五级台阶一组,共九组。约半小时,他走上石台,解下背后的细麻垫仔细铺平整,而后虔诚地点燃一根深褐色的腿骨。

    那绝对是根人的胫骨。

    无法描述的奇异气味,由心底而生的愉悦、绝非幻觉的升仙之感。

    几人面面相觑,似乎在老板眼里,他们就是空气,连屁都算不上。

    至少,屁有股子酸腐臭味。

    “那琴该不是残次品,仅有五根弦”。成子纳闷不已,一前一后走上石台的俩男人,脸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却一眼便能辨识两者的不同。

    成子曾有幸观摩黄帝陵公祭,参与祭祀的人俱披黄色佩巾。那俩男人一身黑色Salomon顶级户外越野装备,潮男行古礼,然而毫无违和感。

    五根琴弦,弦下流淌的音律,似鸣泉、如细雨,俄而阳光明媚、彩虹烂漫。成子甚至聆听到鲜花轻盈绽放、彩蝶展翅飞舞、露珠轻盈滑落……

    拂面而来的琴音,清风习习,松柏之香弥漫。

    用鼻子感受着古乐,即便是地下,亦令人进入天地人三合之境界。

    赵谟空洞虚茫的目光略过神殿,秦安一激灵,扯扯成子:“成哥,得赶紧离开这儿”。

    “我去,大伙快跑”。老钱说叨的六爻撒金桃怎么跑这来了?荧光闪烁的柔软触手摇曳探出水池,曼舞如风中杨柳,色如缤纷桃花。

    老钱举着那根瘆人的腿骨,木偶般走向神殿。

    随琴音妖娆舞动的软触手,尤如一株巨型红珊瑚树。此刻,它同样愉悦,且温柔得毫无攻击性。

    摄人心智的琴声戛然而止。

    软触手缠绕住散发着奇异气味的腿骨,连同老钱一并扯进水池。化石般的腿骨,消融于池水中,清澈见底的池水霎时变得幽蓝,映衬着艳如桃花的水母、闪耀着荧光的神经链,美轮美奂。

    一刻钟后,巨大的水池恢复成明镜样,老钱与水母一同消失无踪。

    成子背上冒出了冷汗,面对那个能用琴声控制怪物的人,他决定随遇而安、放弃抵抗。

    眼看着他朝神殿缓步走来,成子感觉意识愈发模糊起来,看向秦安,她已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不堵上这些人的嘴,秘密迟早守不住”。

    “可杀了他们,秘密一样守不住”。

    随即,他彻底失去意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