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二章

章节字数:1958  更新时间:19-10-20 19: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秦安最先清醒,张伟来看她,啥也没问,只看了她一眼。

    这丫的内心绝对强大。

    张伟在成子的病房里待了大半天,出门时,脸色很难看。

    其他人,成子一个没见着。听实习护士们闲聊议论,大邱、老房几个脑神经受损严重,即便能缓慢恢复,肯定会影响记忆力。鉴于他们精神状态异常、神智紊乱,转院去了精神卫生中心治疗。

    “秦安,说说你认识这两个人的经过”。张伟甩出张监控拍摄的合影,是Hugh和Andrew:“他们在哪”?

    “他们死了”。秦安先挑简单的回答。

    张伟不可思议地愣了三秒。

    这两个被人利用的傻叉,要合理解释死因且令人信服,的确很有难度。

    “商周时期,祭祀占卜所用牺牲可谓千奇百怪。最好的祭品是人殉,以鬼方战俘为佳。这俩傻叉痴迷于长生之道,反倒成为他人的殉葬品”。

    张伟一脸懵逼,不知其所以然。上回,这丫说,大宗墓里能唤醒熊罴貔貅貙虎的符咒被盗了,而今又叨叨起长生之术。

    “有所求,便要有所付出”。秦安笑着解释:“要使符咒变现,先要拿出足够的诚意来。幕后之人肯定舍不得自己的性命,那俩舶来品就是最合适的牺牲”。

    “老费劲的废话”。张伟斜白她,决定还是去找成子聊聊。

    成子不是傻子,能说的说得透彻、该瞒的瞒得滴水不漏。

    睡死前听见的最后两句警告,绝对不是玩笑,他不想在精神卫生中心里苦苦寻觅自己的记忆。

    许宓听说秦安又住进了医院,下班带着小雅过去瞧瞧,却被警察挡在了门外。

    见闺女一路忧心忡忡的模样,后妈许宓既好笑又心疼。做了父女俩最爱吃的酸汤水饺,因方诚还没下班,俩人边吃边聊,免得总被教育“食不言,寝不语”。

    许宓信得过秦安,说了她一箩筐好话,小雅这才放下心思,开启愉悦的小吃货生涯。过了九点半,估计老爹加班忘了时间,洗刷干净的小姑娘,抱着枕头钻进许宓的被窝。

    近来小雅很黏人。从心理学而言,这是极度缺乏爱和安全感的表现。

    小雅舒坦地将脚丫搁老妈腿上,许宓宠溺揉揉闺女的屁屁,小丫头胖了不少,手感很QQ。

    “妈,我能在心里的小角落给她留一点点位置么?您会不会生气”?小雅勾着许宓脖子认真看着她的眼睛。

    许宓直接忽略她眼底极力隐藏的不安,一本正经说教:“那是你亲妈,如果你忘记她,我真会生你的气。亲妈尚且如此,何况后妈呼”。

    小雅笑着抱紧她。

    许宓轻抚她不住抽搐的脊背,痛快哭一场,此刻或许是孩子最好的发泄方式。

    客厅响起钥匙开门声,许宓起身换了件睡衣,方诚让她接着睡,他还要替秦琖整合实验数据。

    许宓回房间,小雅抱着枕头,神秘兮兮指着床头柜抽屉说:“妈,这是我们的秘密,不要告诉老爸”。说完掩了门,溜回隔壁房间。

    许宓拉开抽屉,小说书下压着本笔记本。翻开封皮,内页写着“贪、嗔、痴”三个字,字迹娟秀洁净。

    这是本日记,留给女儿唯一的遗物。

    许宓越看越不对劲,凌晨两点冲进书房,将日记本摊方诚面前,质问道:“你为了得到小雅的监护权,究竟给了她什么”?

    方诚一脸懵逼地翻看日记:“连我都以为她是吸毒过量,如果我不给她那些镇静剂,或许她不会死”。

    “必须去报警”。

    “妈,我们之间的秘密,为什么告诉老爸”?

    许宓蹲下身与她对视:“这个秘密关乎你妈妈的生命,虽然她做错了很多事,但没人能够因此掠夺其生命”。

    “您……原谅她了”?

    许宓抱紧小雅。

    方诚打了一小时电话也没能联系上秦琖,这丫手机关机不知所踪。幸好秦守箴提供了条有价值的信息,洛桑用过秦琖的药后随即清醒,俩人匆忙离开时,秦守箴发现秦琖开的是辆陌生号牌的黑色越野车。

    秦琖驾车直奔连霍高速茂陵服务区,找一旮旯驻车。给洛桑戴上宽沿帽遮挡住脑门上诡异的凸起,另掏钥匙遥控找车,一辆霸道给予他回应。

    尾箱里有两箱水、一箱苏打饼干,从车到食物,他能够推断,目的地不仅距离遥远,而且路不太好走。

    启动车,油位显示只能跑二百来公里。他断定,那个遥控者,离他并不远。

    车载导航预设的路线,第一站是兰州。

    兰州往格尔木近一千公里路程,花了秦琖十五小时,进了八次加油站。

    天没亮就被叫起上路的秦琖,一见那辆霸道顿时想吐。

    从格尔木往南,海拔一路太升至四千米,愈发强烈的不适感令洛桑烦躁难安。

    秦琖打起双闪,在路肩上停车。

    洛桑脑门上的凸起物正在变大,甚至能察觉诡异的扭曲形变。

    秦琖缓慢加大镇静剂量,观察洛桑的反应。驾驶台上的对讲机,不断发出噪音,询问车辆位置。

    秦琖火大得一头汗,拎起对讲机大爆粗口。明明能定位,这么折腾人,一群脑回路短路的货色,给他们吃药,简直就是浪费。

    说变脸就变脸的天,霎时暴雨滂沱。也不知前头神嘛状况,云散雨歇,国道却排起长龙。明丽的彩虹横跨在山口间,驴友们纷纷下车拍照。秦琖决定歇菜,关闭对讲机,拐上便道,直奔五道梁镇。

    拿两盒抗高反药换了一箱油,跟秦琖以物易物的驴友一脸懵逼看着他。开一霸道车、捎带个病友上高原,牛逼的是居然身无分文。

    秦琖很感慨,他的确病得不轻,出门都没请假,估计回去了得被医院除名。身份证和行驶证、驾驶证都不是他的,还好一路能用,没摊上啥事。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