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六章

章节字数:2084  更新时间:19-10-24 20: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沿陡直的木梯上至经房,青烟缭绕弥漫着浓烈的藏香气息。一扇珍珠垂帘映着透窗而入的夕阳,闪动着柔和纯洁的光芒。因是逆光,被璀璨光晕所环绕的身影,异常端庄肃穆,恍如佛陀、尊者临世。

    卓玛示意秦琖在珍珠垂帘外的卡垫上坐下。没事就给他扎针的老者,捧着个蓝松石圆盒躬身走入经堂。

    堂上之人伸出干枯的手,捻起朱砂色药丸含入口中。

    “姜天,去把色仓带过来”。说话声绵软无力,仿佛随时可能咽气。

    窗外的夕阳终于落寞,神圣璀璨的光晕褪去,取而代之的是难以言喻的死气。

    夏尔巴人将色仓背进经房放在墙角的卡垫上。

    “上师,您的腿怎么了”?秦琖发现他必须靠在墙角里才能坐稳。

    色仓动动嘴唇,却没发声。

    “说吧”。

    随即,秦琖惊异地听见色仓上师对他说:“小子,收起你的好奇心,离开这里”。

    “上师觉得我还能全身而退”?秦琖苦笑,自感像是孙猴子进了小雷音寺。

    “死亡本身并不可怕,有时候是愉悦的解脱”。色仓笑道:“明知不可为,何必一再坚持”。

    “任何生命都有存在的价值,何况我是医生”。秦琖认真看着色仓略显浑浊的眼睛:“如此年青美好的生命,不应该被毁灭”。

    “混沌的世界,充满迷雾和虚假”。色仓低声叹谓。

    “世界原本虚幻”。有气无力的声音倥偬飘忽:“你尊崇半世的朱古,从灵童转世起就是假的”。枯骨般的手指轻捻过嘎巴拉:“时间久了,自然就看习惯了”。

    “上师仁慈智慧,不应被诋毁”。

    “假的就是假的,永远变不成真的”。他点燃酥油灯:“死亡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无尽等待的惶恐”。骷髅般可怖的面容,显出诡异却平淡的笑容:“那孩子是我挑选出来的,为此我得到了拉纳家族所有的财产。姜天,带客人去休息”。

    “朱古……”

    “去吧,我累了”。

    “是”。姜先生躬身退后三步,色仓扶着矮桌站起身,腿脚虽不灵便,却不似方才不能动弹之态。

    一间没有窗户的小黑屋,一点酥油灯火透过半透明灯罩,给狭窄的小屋晕染开淡淡的温馨暖意,人皮灯罩上的红色曼陀罗花妖冶迷人。

    朱漆洽岗上供奉的佛龛,主尊为观音大士,右方供奉米拉日巴尊者,左方供奉金刚护法。银镶绿松石托巴五供,五个用天灵盖制成的碗,盛着甘露和甘露丸。

    青稞酒和着松柏香,美好与邪恶奇异交织。

    秦琖躺在羊毛编织的卡垫上,仰望着黑黢黢的高屋顶。

    “朱古将自己的生命全部贡献出去,为度众生,舍出享乐,忍受诸苦,令诸有情,得身心之安乐大定,除众生之苦,除众生业障,普令天下共得解脱”。姜先生虔诚地说:“遗憾的是,穷我毕生之力,仍无法助朱古得永生,以福祉天下”。

    “永生”?秦琖闭目轻笑:“以牺牲其他人的生命来换取虚妄的永生,成佛亦能如何”?

    “朱古是上天赐予世人的救世主”。姜先生的眼眸透出决绝:“一切恶,皆我所为,只要能助朱古永生,我甘愿下地狱”。

    “即便你下地狱,那些逝者和被你蒙蔽的人,他们失去憧憬,再也无法找回迷失已久的本性”。

    “你的冥顽不化,将令丹珠灰飞烟灭”。

    “明天,这个善良的女警会蜕变成世巴塔义。法制社会,人的生命必须被尊重”。

    “这里是神的圣域,所有人受朱古感化,渡恶向善,无需你们所谓的法制”。

    “无所不能的重口味神祗”。秦琖笑道:“这个房间我一刻都待不下去”。可怖的嘎巴拉碗、人皮灯笼令他恍惚重回到奴隶时代。

    秦珞含糊其实、莫名其妙的电话,让白韵心底多少有些不安。好在是周末,飞趟日喀则也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木渣得毫无情趣的秦琖突然想起了媳妇,毕竟是件教她甜蜜开心的事。

    只是如此私密的事,秦琖为何要借他人之口传话,白韵决定请半天假回趟老宅,问问小叔子秦珞。

    周五,除却秦珞,其他人都默契地在午饭时赶回老宅。

    白韵感觉家里有事发生,但所有人神色自若,该吃吃,该喝喝,说笑玩闹毫无异常。

    吃完午饭,白韵说起秦琖叫她去日喀则的事,婆婆立马神色突变,她已预定好直飞日喀则的机票和秦琖指定的酒店。

    秦琛笑着走近,接口:“若伯母不放心,我陪白嫂去”。

    “我……去”。丹增凑到白韵面前:“明天……雪顿……节,秦医生……”

    秦踣看看丹增,又看看秦琛,道:“明天是藏族的雪顿节,让丹增和小白一起”。

    丹增使劲点头,表态自己能照顾好白医生。

    秦安停稳车,一开车门就看见站院墙外的张伟警官,腋下夹着本笔记本,面色不善。

    “张警官好”。

    “我挺好,谢谢关心”。张伟指指停路口的警车,秦安只得快步跟上他。

    “出院不过三天,警察又找上门了”。开车的李晓忍不住呵呵哒。

    “如果这是本小说,它就是本情节拖沓的流水账,如果真是本日记,它关乎十一个人的生命”。

    秦安接过他递来的日记本快速翻阅,重点是张伟红线标记的部分。

    “这些事发生在现今仍很闭塞的藏边地区,张警官确定要管”?

    “我不确定”。张伟点烟深吸:“报警人是你同学许宓”。

    “有人报警,警方总不能置之不理。这本时间跨度接近十年的心理轨迹记录册,极度尊崇米拉日巴佛,所以张队打算去合作看看”。

    “在信仰被无限放大的神域,您不会有任何收获”。秦安耸肩笑笑:“我听吉杰多吉说起,日喀则是米拉日巴佛的出生地,张队何不去那看看,明天是雪顿节”。

    张伟无语凝视,秦安被他看得浑身起毛,讪讪道:“西安直飞日喀则,明儿您得赶早,一天就一个航班”。说完推开车门滑脚开溜。

    “这丫肯定有事,盯紧她”。张伟上网预定机票,后视镜里,秦安拖着蛇皮袋窜进院门。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