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编不下去的结局1

章节字数:2522  更新时间:19-10-28 20: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秦珞揉揉跳动不止的眼皮,莫名闻到股烤肉香味。

    “金刚墙和空界无法困住我”。伸手一握,变魔术般,他掌中凭生一柄三棱青铜剑。

    青铜剑劈向侃侃而谈的老者,电光火石间,张伟感觉秦珞的剑似乎被无形之物所阻,王阿旺瞬移般消失无踪。

    秦珞绝对不会在警察面前杀人,张伟揉揉懵圈的双眼。俩傻叉趴在野地里,佩枯措湖面依然浓雾弥漫,一条人鱼坐在湖畔的石头上,长长的鱼尾垂落水中,微澜起伏的湖水影印着寂寞的鱼影,凄迷婉约。

    “我愿意为他们做任何事,可他们还是要杀秦医生”。冷风扬起她散落于肩的长发,莹亮的眼眸凝视着秦珞:“杀了我,就能消除空界”。

    “你胡说啥,丹珠”。秦珞俩手空空地走近丹珠:“洛桑怎样”?

    张伟骤然发现,人鱼身下的巨石很怪异。

    “空界困不住你,却是我和丹珠永远无法摆脱的密境”。巨石闷声说话。

    丫的,跟姓秦的一起,迟早得进精神卫生中心。张伟很凌乱,科幻电影里的绿巨人,似章鱼哥般随光影变换体色。

    “杀人者偿命,何况我身边有三位警察”。秦珞笑看向张伟:“丹珠,你愿意带张警官去找姜先生么”?

    丹珠寻思了好一会,鼓起勇气说:“我……喜欢秦医生……哪怕死……不后悔……”洛桑站立起身,丹珠坐在他右肩上俯视秦珞:“不要告诉他……永远不要……”

    湿冷的水雾越飘越高,渐渐遮挡住晴朗深邃的星空。空界无路可寻,唯有界门。

    飘忽于佩枯措上空的氤氲,远观犹如一羽雄鹰,利爪钩喙俯冲扑向地面的猎物。

    猎物形似骏马,流烁的红色光晕如赤焰飞腾,逐鹰至空中,鸷猛的前爪撕裂开氤氲。

    星空璀璨,夜风轻拂,水声幽然。

    借下坠之力,秦珞双手持剑直插入突兀出湖面的岩礁。

    界门开启,幽碧色光晕中矗立起一座金字塔状的九层木阁。

    拔出鉅龗剑,幻影化作真实世界的存在。只是造楼的速度忒快了些,基建狂魔都不可能做到。

    鉅龗剑再次刺入岩隙,秦珞用力拧动剑柄,剑尖突然卸力,碎石渣夹裹着他落入未知的黑暗中。

    冰冷的水兜头浇下。

    浇灭了烈火,激得缺氧窒息的秦琖诈尸般跳起。

    “老五”。秦珞单手勾住宝座下外翻的莲瓣,卸下背后的射矛枪,对准头顶的黑洞扣动扳机。

    张伟坐在洛桑的左肩上,倥偬的黑,无垠无际。

    “这就是空界”?令人心悸畏怖的寂静,灵魂无处躲藏,毫无隐私的虚空之所,大彻大空的须弥界。

    陷入空界,所能做的只有等待,等待被召唤。

    一线耀眼的蓝光凝聚于丹珠的眉心,映射出如影般虚幻的门洞。洛桑肩负着一人一鱼,由虚空步入现实。

    干燥洁净的岩洞,灯火通明,青烟萦绕。

    张伟由实入空,复而重回现实,无形中打破了姜天设置的空界。

    姜天呆愣了。十多年心血,因为一个小疏漏,令他措不及防。

    世巴塔义与护法神归位,献祭都已摆上祭台,而与神对话的通道却意外被关闭。

    此时,他心里唯有愤怒,极度愤怒,他要撕碎闯入者。

    重回现实的张伟,映入眼中的是一大片斑斑血迹。各种雏鸟、分辨不出形态的幼兽、马、牛、羊俱裹着衣包隐约看出尚在抽搐扭动。充鼻的腥臭,令张伟惊悚得汗毛凛凛,继而怒发冲冠。俩嘎巴拉碗里,未足月的胎儿仍有生命迹象。

    两声震耳的枪声,阻止了姜天的疯狂。

    张伟回头,看见了成子。

    “从师傅手里接过此案的卷宗,我找了他整整十年”。成子收起枪,咬牙切齿说:“这丫最擅长用药害人”。

    潮湿寒气扑面而至,一股激流涌入岩洞。丹珠轻摆鱼尾,逆水而上。

    不断涌入的湖水漫过莲花宝座,直逼刻有八部天龙浮雕的穹隆顶。

    甲波朱古趺坐于水面,呐呐念着咒语。吉杰多吉竭力将帕巴拉活佛托举出水,秦琖拖拽着不会游泳的丹增和色仓上师。

    秦珞皱眉看着笼罩在头顶上的阴影,空界凭意念或可一战,论实力,他绝对无法与鸟人相抗衡。

    浮沉于水中,秦珞探寻到一处落脚点。鹰影掠过水面,铁钩似的利爪抓向其颅顶。猛蹬莲花宝座,秦珞拔剑窜起,几片黑羽飘落,随即又被拍回水中。

    快速下沉的秦珞感觉有人抱住自己,懵晕间再次浮出水面。

    丹珠竭力游弋,避开利爪袭击,天敌凌厉的攻击令她遍体鳞伤。奋力跃起,鱼尾扇歪叼啄秦琖的巨鹰脑袋。

    鹰爪下,洛桑岩石般崩裂。

    扫过秦琖右肩的钩喙留下一道二十公分长的血痕,死亡和疼痛令深藏的意念翻腾。

    姜天迷幻甲波朱古却竭力保存其生命,该是为了获取朱古密不外传的法咒。必须唤醒意识仍处于混沌中的甲波朱古,秦珞才有活路。

    现教丹增换气和踩水方法,小喇嘛很快就能浮在水中,秦琖避开鱼鹰搏击区,游向甲波朱古。

    鸟人松开撕扯洛桑的利爪直接将两人拍入水底。

    拐下高速,李晓再给张队打电话,张伟的手机依旧没信号。

    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秦陵村,静谧得甚至没有路灯。

    李晓看着村口几株犹如华盖的古榆树,无数大鸟歇在黑黢黢的树冠上,色如乌鸦形若鹰隼。

    有风,树冠却似剪影一动不动,停歇在枝叶间的怪鸟,仿佛没有生命,保持着相同姿态,单脚站立。

    李晓感觉后背有点凉嗖嗖,一只鸟倏忽落在引擎盖上。透过普通至极的前挡玻璃,他似乎发现了新物种。那东西翅翼覆盖着乌黑的飞羽,身体像刺猬,细长的黑尾巴长着倒钩毒刺。

    “嘎”的一声怪叫,张开的鹰钩嘴里犬牙交错。

    “嘭”的一声闷响,前挡玻璃裂了。

    “我去”。李晓惊得一颤,抬手奉上两粒花生米,被枪声惊起的怪鸟覆盖了夜空。

    漆黑一团的秦陵村,此刻诡异犹如坟茔。

    “你咋又回来了”?秦安一手举着弩弓射杀迎面扑来的怪鸟,拽着他一头钻进榆树林子。

    一张四围绑着铅坠的巨网落下,笼罩住低飞而来的乌云层,农妇们忙而不乱地朝莫名窜起的蓝色火焰泼洒菜油。

    幽蓝的火焰熄灭后,除却散落的铅坠,地面甚至没有丝毫烧灼的痕迹。

    李晓看看汗透的秦安,越看越觉得这丫不正常。

    “认识英仙座么”?眼见他一脸懵逼状,秦安随手一指天际:“一会儿,英仙座将爆发流星雨,若看见有鹰从流星雨中飞过,立马干掉它”。

    “你确定我能干掉它”?

    “谢谢你替我们找出夜魈”。秦安定定回看着他:“想不到,你个实习生反应迅疾,枪法还好”。

    说话间,秦陵村亮起通透的灯火,犬吠四起,一个人影立在高屋顶上。

    李晓跟着秦安和农妇们上至村委会小楼的平顶,一张巨弩满弦以对英仙座方向:“你们究竟在搞啥鬼”?

    “打怪兽”。秦安一本正经地嘻哈:“看好英仙座,顺便许个心愿”。

    秦琍连接地桩,合上高压电闸。

    十分钟后,水泥地坪的晒场塌了。

    十几条中华田园犬狂吠扑向钻出地坪的四头黑毛野猪撕咬。

    平日只会打瞌睡的土狗,矫捷似哮天犬,前后围堵夹击。野猪惨号奔突,却逃不脱被开膛破肚的结局。

    枪声骤响,弩箭同时飞出,漫天流星雨中,黑羽折落。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