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永生之门  第二章

章节字数:1786  更新时间:19-11-05 18: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中秋小长假,几分欢喜几分忧。

    杜仲明茫然走过熟悉的街巷,此番离开,他不会再回来了,这个喧嚣繁华的城市已经没有他的家。母亲病故,他在执行公务,娟子忍无可忍,决意与他离婚。

    离开故地前,他打算找人痛醉一场。

    一个能替他当孝子摔碗扶柩,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真朋友。

    “请问先生,您几位”?

    杜仲明看看周围一大圈等位的吃货:“我找你们老板”。

    迎宾姑娘笑道:“我们老板结婚去了,这几天都不在店里”。

    郁闷的杜仲明乐呵了,好歹沾点喜庆气再走不迟。

    “老杜,回西安了?稍等稍等,我立马过来,您可千万别走”。

    杜仲明才摁断电话,迎宾姑娘已走到他面前:“杜先生,请您随我来”。

    不到一小时,佩花都没摘的新郎官出现在包房门前。

    “你小子真在结婚”?杜仲明看看一身黑的秦珞,长袍革带,也不像马褂,咋看咋奇怪。

    “老哥大驾莅临,您瞧瞧我把新媳妇都带过来了”。秦珞侧头露出身后的范勤勤,浅黄罗衫、云披,头戴芙蓉冠,明艳不可方物。

    “恭喜咱小范同学,持之以恒的努力总算没白瞎”。

    “那是教官教的好”。范勤勤替杜仲明移座,秦珞给媳妇搬椅子:“娟子姐和一博呢”?女孩子心细,一眼看出杜仲明竭力隐藏的失意。

    “我离婚了”。他苦笑道:“临走前特意来谢谢珞子,来得忒巧,正赶上你们办喜事,敬三杯主人家的酒,祝你们百年好合”。三杯尽饮。

    秦珞喝了三个三杯:“你有病啊,四十好几的男人离狗屁婚”。

    杜仲明按下他手里的酒瓶:“你少喝点,别耽误洞房花烛”。

    “出门的时候,婆婆说大喜的日子,上哪都是喝酒,回头我开车送您”。

    “傻丫头结了婚顿时变细腻了,还知道体贴人,不错啊”。杜仲明长叹:“是她提出来的,我能咋办?她不想再继续这种完全丧偶式的婚姻,我只能成全她”。

    “教官,我记得去年头里您就办了转业手续,怎么还要回去?娟子姐给联系的民航工作早黄花菜拔凉了”。

    “那一直稀缺飞行员,王政委让我再干三个月,带俩新人,谁知道印度人吃饱撑得,没事搞对峙,一直耽搁到现在”。杜仲明哀叹:“我妈的事,大恩不言谢,老哥心里记得清楚。你小子混得风生水起,啥都不差,锦上添花不是我做事的风格”。

    秦珞跟他碰杯:“估计娟子姐也是一时气急,过些日子等她消了气,我去说和说和”。

    “别去”。杜仲明笑道:“等我出落完这趟活再说吧,省得她又叨叨我傻,死了都不算烈士,就当给国家省钱”。

    “早过了拼命的年纪,你条咸鱼还想逆天不成”。秦珞没好气地怼回他:“我是娟子姐,我也堵得慌”。

    “闻闻你,一身铜臭,俗”。杜仲明跟酒杠上了:“你早忘了那片天有多纯粹,名和利与之相比,狗屁都算不上”。

    “连编制都没有的高大上,今晚有地住么”?秦珞特了解他,一准的净身出户。

    “没有”。杜仲明据实以答,口袋里还有两千多路费,所有存款上缴给前岳母,感激老人始终如一、毫无怨言给予的帮衬。

    “这回出啥任务,要死要活的”。秦珞给他把钥匙:“我那空着,你随意”。

    半个月后,杜仲明在执行一项特殊的救援任务时失踪,随即被追认为烈士。

    搁书桌上的信,是他最后的遗物,请秦珞照顾好前妻和儿子杜一博。

    上香、读祝文、三牲饭菜、三茶五酒、献嘏辞、焚祝文、辞神叩拜。老秦家除夕祭祖分外隆重,因为俩族长同日娶新妇,如此大喜之事,必要好好跟祖先们说道一番。

    两位新妇祭拜先祖,给主位的婆母奉茶,等着聆听教诲。

    不曾想,婆婆居然拿出一条油光铮亮、满是棘刺的藤鞭。

    新妇顿感紧张。

    “小白,这是祖宗所授的家法,专治不着调的爷们,如今交给你管”。婆婆起身挽住俩媳妇:“那俩贼娃子敢惹媳妇们生气,只管抽不必留情”。

    白韵忍着笑,偷瞥了眼从祠堂门前速速滑过的公爹,敢情老秦家还没走出母系社会。

    “秦琖、秦珞进来”。婆婆绷着脸叫儿子和侄子一同进祠堂。

    秦琖、秦珞上香叩拜过先祖,站在各自媳妇下手处。

    “在家媳妇说了算,要家里头和睦,就好好听媳妇的”。

    俩同时应:“是”。各拿出个红包上缴给自家媳妇。

    “妈,这是……”白韵看看同样懵逼的范勤勤。

    “男人该当养家,他俩的零花钱,媳妇们看着给”。婆婆笑得像朵花,总算把那根戳手的棒槌交出去了:“我也是从媳妇过来的,说到底,过日子就一个磨字,磨圆润了,就不会硌得浑身疼”。

    热闹的年夜饭,叔伯婶子们都拿俩新妇打趣秦琖和秦珞,堪比闹洞房的节奏。

    头疼脑热之际,白韵接了个工作电话,一名危重病人由新疆于田辗转送至西安武警总队医院,病情极其特殊,请她前往会诊。

    秦琖和白韵前脚走人,秦珞也接了个电话,老战友孙国柱从青海驻地到西安公干,见面地约在武警医院。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