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永生之门  第八章

章节字数:1831  更新时间:19-11-11 19: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凌晨一点,沈琳把离家出走的女孩送到焦急万分的家长面前。疲惫回到家,小威恹恹趴在门前,冲她呜咽。

    妈妈不在,桌上的便利贴写着:“我去看Miracle,勿等我吃晚饭”。

    然,一走就是三天。

    沈琳捉急了,妈妈必须吃抗抑郁的药,每周要去医院。她不知道Miracle说的老宅在哪,只好打秦琛的电话,估计那丫在上课,没接手机。

    处理完一起家庭纠纷,沈琳打算请半天假去西安体院找秦琛。

    “捡了个娃,倒把妈拐走了”。江宇叫她别着急,绕十来公里路,送她去体院门口。

    秦琛回电,说在正门等她。

    被警察找,秦琛扫视一众诧异、疑惑、怀疑、探究、不怀好意……的目光,直接给站警车边的沈琳一个壁咚:“麻烦沈姐以后来找我,可不可以不要如此正式”?

    沈琳的脸“唰”地红到脖颈,发誓绝对不会有以后……

    “沈姨很好,原本昨天要去接她,可她不放心Miracle”。秦琛甩甩被沈琳推开的手臂:“周末,我等你下班”。

    沈琳感觉上半身火烧般发烫。

    “Miracle有点不适,想麻烦沈姨再住两天,我保证完好无损地送她回家”。秦琛认真看着沈琳:“你妈妈对于Miracle而言非常重要”。

    “秦琛,你知道我妈也有病,必须每天吃药”。

    “这您不用担心,我家有好几个医生,绝对能照顾好沈姨”。

    “小子,报上你家的地址电话”。江宇下车看看秦琛,笑着对沈琳说:“给你妈打电话确认下,忒简单的事,搞得跟抓贼一样”。

    沈琳挠挠头,站料峭的寒风里,她烧得很懵晕,看来先得给妈买个手机,日后方便好找。

    妈妈的确很好,忙着操心Miracle,没工夫抑郁。

    下班带了份外卖回家,沈琳一开门,就听见妈妈的说话声:“琳琳,你别做饭,一份外卖够咱俩吃的”。茶几上点着炉檀香,坐沙发上飞针走线做小红帽的沈建华,精神气色都很好。

    “妈,既然Miracle没事了,您好好歇歇,明天陪您去医院”。

    “也不知道小家伙能不能迈过这个坎”。一提Miracle,沈建华顿时抑郁了。

    沈琳很后悔,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哪个孩子没有小病小痛的,一准没事”。

    沈建华放下手里的针线,反锁了门,小声对着女儿说:“他得的不是普通的病,妈亲眼看见,晚上他睡着后,会有个跟他一模一样的小孩,走到床前使劲掐他的脖子”。

    灯光温和明亮,沈琳抖抖一身鸡皮疙瘩,搂住妈妈,笑道:“早些睡,放心不下Miracle,明天一早我就送您去”。

    “那个Miracle很凶,幸好是个小孩子没什么力气,否则真的Miracle就会被他掐死”。沈建华拉着女儿的手:“琳琳,你要相信妈,妈说的都是真的”。

    “我相信妈”。沈琳收拾起针线布头:“妈,早点睡吧”。

    “不不不”。沈建华抢过针线:“我得赶紧做两顶帽子,一顶给白天的Miracle,一顶给晚上出来的Miracle,这样我就不会赶错人了”。

    沈琳接了杯温水,和药一起递到妈妈面前。

    “妈没病,只是在雨天会伤心难过”。沈建华平静看着女儿:“而有些人伤心难过,天就会为之下雨”。

    雨下个不停,沈建华捧着两顶瓜皮小帽,忧心忡忡。

    秦琛家的老屋在临潼附近的赵圪塔村。下了一夜雨,早春的田野荒芜且萧瑟。

    秦琛神情索然地专心开车。

    “我小时候但凡有点咳嗽发热,妈妈就紧张得手足无措”。沈琳轻叹:“她若能放过自己,病自然就好了”。

    “沈姨没病,只是她与众不同罢了”。秦琛看看后视镜:“不要再给她吃抗抑郁的药了,对心脏不好”。

    “为什么不送Miracle去医院”?即便孩子不喜欢医院,生病也不能由着他的性子。被城市包围的偏僻农村,冷寂得毫无生气,雨后清爽的空气毕竟不能治病。

    “Miracle……”秦琛邪魅一笑:“如果不是在机场走散了,我们都不知道他的存在。他能活着,就是奇迹”。

    车直接拐进农家小院,正房两厢的三进平房,靠院墙停着辆丰田。刚下完雨,青砖地坪有些湿滑。

    “妈,沈警官来了”。推开正屋门,暖意扑面。立砖打的火墙,宛如一堵屏风,既实用又契合藏风聚气之说。门楹内是一幅松鹤长春图,砖雕精致细腻,气韵生动,墙背面是幅活泼的百子图。

    地面铺的是一尺见方的青砖,几乎没有缝隙,刻有浅浮雕的青石条勾画出个“回”字,简洁却极富书卷气。全屋明式古典木质家具,打理得养眼且不失舒适感。

    秦琛妈妈端着刚切的水果笑着招呼沈琳:“多亏你妈妈,Miracle总算睡了”。

    “我能去看看Miracle么”?

    “琛子,你陪沈警官去”。

    秦琛看了眼门后的笤帚,皱眉道:“妈,别太下了七叔的脸哈”。

    “我知道,你奶奶本意是叫秦琖媳妇过来,我好歹给劝住了,也就意思意思”。

    “跟婶婶们比,咱妈最温柔,难怪四爷爷请您去接琦琦”。秦琛“啵”了老妈一口,领着沈琳往东厢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