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凤(听雪楼同人)

热门小说

第一卷 情毒堪解  第六章 拜会长安 英雄救美人 夜探敌盟 故人遇夕影

章节字数:6321  更新时间:19-07-25 15: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道盟。

    “这药汤记得多加三钱当归,五钱菟丝子,少加一两附子……”好嘞,那个高师傅身着立领青云龙麟白缎褂,下着纯玄色宋裤,背上挂着一段白色诊巾,相貌清瞿,一双细长的眼睛闪着精明睿智。他是天道盟的御用药师,从医多年,黑白吃遍,被称为“高圣手。”

    他嘱咐弟子称好药,待弟子一转身偷偷地洒进了一些暗黄的粉末,“这种药粉初服能增加人的精力,显得面色红润,体态身轻,但长期服用会使人过度亢奋而疲倦,甚至中毒而亡。想必风雨组织的秋老大也喝了类似的药吧!”

    高师傅与万景周相交甚深,高出道时多亏万的鼎力宣传才使得他声名倍增,眼前就是报恩的好时机了。风雨,天道盟,你们的首领就要出事了……

    洛阳,听雪楼。

    秋叶在院里打着弯弯,一道残阳照在寂静的白楼上,雕梁染上了朦胧的美感,池塘里的荷叶也近干涸,令人想到“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的孤寂冷僻。

    天气越来越寒冷了,萧忆情的病越来越重,咳嗽也越来越频繁,万凝时不时让侍女给他送上白裘,把塌边手炉的火拨旺些。

    “秉楼主,薛姑娘来信。”萧忆情接过信件,“萧楼主,我已研究出治疗您疾病的药方,现在您就让墨大夫根据您近日的情况,加以调整煎药吧。您的病不可以再拖下去了……”

    他的眼神一亮,“看来,我的命比想象得长啊……”长长一叹,抚着坐上精细的龙纹雕花。

    “可是薛姑娘研究出治疗楼主的方子?”万凝展颜一笑,那笑比春华更艳!

    “看来,万姑娘也知道薛姑娘是神医啊!”他笑了笑。“等我的病好了,我们去长安一趟。”

    “是要去向薛姑娘道谢吗?”

    “你怎么知道薛姑娘住在长安?”

    “长安薛神医世家,中原人都知道……”

    “那你怎知她没有云游四海,去他地给人诊病?”

    “……妾身也是猜测。”万凝低下了头,他该不是怀疑我了吧?

    “也罢,我们下个月就去。”

    长安,十三朝古都,街道方正平稳,商贩鳞次栉比,端的是人丰物阜。几辆马车悠悠的行驶在大道上。

    “这就是薛家了。”拉起帘子,薛家门匾映入眼帘,门前对联“杏林门第妙手回春

    悬壶济世救死扶伤。”横批“医者圣心”。

    走进薛家,陈设虽不豪华但也看得出富裕,厅堂里挂着名贵的山水画。

    “萧楼主,恕薛某和小女未能远迎。”薛父行礼。“不必了,还没有谢谢您和薛姑娘的救命之恩呢!”“萧楼主何必见外,救你的是小女,老夫未曾出力。”薛父笑着抚了抚胡须。

    “萧楼主,一路舟车劳顿,赶快坐下歇息,我去煎药。”薛青茗满怀关切地将萧忆情扶到椅子上。“靖姑娘呢?”“她半年前就已经离开听雪楼了……”“怎么会?”“我与她的契约已经解除了。”“是这样……”薛青茗有点不敢相信。

    “你不是说‘我和她如此下去,只怕身子会一日差似一日’,要我来长安薛家养病?”萧忆情笑道。

    我看靖姑娘走后你的身子是糟蹋得更差了,这脸色和声音……薛姑娘心想。

    “咦,这位是?”

    “我的夫人,万花谷谷主千金,万凝。”

    “他居然娶了夫人,难道靖姑娘是因为这个被气走的?”

    “万凝见过薛姑娘,薛老爷。”万凝敛襟行礼。

    ……

    “没想到,薛府的亭台如此雅致。”“我还记得您特别爱在听雪楼的高台上吹箫呢,要不我为您拿一节玉箫?”“楼主身体抱恙,还是我来吹吧。”万凝冲薛青茗温和一笑。

    这眼神……“夫人,为什么我看你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以前见过?”

    “万凝怎可能见过薛姑娘呢,只是听楼主说过你的医术。”

    一会儿薛青茗递上玉箫,万凝接过,“吹什么呢?”

    想起那首似从天上吹来,冷冷彻彻的曲子“金缕曲。”

    一段熟悉的萧音从唇边流淌“德也狂生耳,偶然间,淄尘京国,乌衣门第,有酒惟浇赵州土,谁会成生此意,不信道,遂成知己,青眼高歌俱未老向尊前,拭尽英雄泪,君不见,月如水,共君此夜须沉醉,且由他,娥眉谣诼,古今同忌。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寻思起,从头翻悔,一日心期千劫在,后身缘,恐结他生里,然诺重,君须记。”

    比起萧忆情的狂放悲凉,万凝此曲更有一番哀怨惆怅。

    “夫人此曲甚妙,不知夫人学吹箫了多久?”

    “半年前学了些,班门弄斧而已。”

    “我之前从未听她吹过萧,只是弹琴而已。”

    “夫人还会几种乐器?”

    “不多,萧,琴,笙,琵琶……什么都只会一点,并不精通。”

    “夫人真是多才多艺啊!”

    “不知夫人可会弈棋?”

    “也不能谈上会,只是粗识规则而已。”

    “那我们对弈几局如何?”

    于是薛青茗拿来棋盘,先和万凝下了两局。“夫人好生厉害,这局我们算是平了。”

    “薛姑娘此言差矣,我这局侥幸。”

    下棋时,薛姑娘总是观察眼前人的美貌,想着“这夫人与萧楼主倒是般配,吹箫下棋弹琴样样都懂。”看着萧忆情的视线一直在山水中,并不在意两人微妙的互动。其实夫人吹箫时视线从未离开萧楼主,痴情中似乎还带着一点满足。

    她也是深爱着他对吧?只可惜萧楼主还是放不下那个人!薛青茗为万凝感到惋惜,比起自己,万凝每日待在他身旁却发现他深爱着另一个女子,这比根本得不到爱人更令人痛苦!然而她还是心甘情愿地接受了这一切,她的爱是那样宽容,这才算真正的痴情吧!薛青茗自愧不如。

    几局终了,“萧楼主还是和夫人下棋吧,我先去端药。”薛青茗去厨房拿药去了,之后看见两人认真对弈。“我怎敢和萧楼主比呢?这局我认输了。”萧楼主的棋力不减当年啊!

    似乎是感受到了薛青茗炙热的视线,万凝起身一福“薛姑娘可是有话对我说?”

    “夫人待会要不要去街上逛逛,今儿是赶集的日子,庙会花灯都是挺好看的。”“很好,我许久没有逛街了。”“待会我与薛姑娘单独有话要说,你想去逛,就让小环和肖洺陪着你去吧。”萧忆情淡淡道。

    肖洺是听雪楼的一名侍卫,武功算是平平,只是跟南楚有亲戚关系。

    “那我就不打扰了,谢谢薛姑娘的款待!”万凝从容起身,腰上的翡翠玉佩随着步子轻和着那随风舞雪的身影,“真是个不多见的美人啊!”薛青茗目送她远去。

    ……

    永兴坊的大街上,万凝虽以白纱遮面,但还是引来了不少注意。

    “这串糖葫芦多少钱?”“小姐,您看那只簪子和香囊。”主仆二人逛得正欢,听到“快让开!”一匹马飞奔而过,打翻了不少摊贩,布匹水果等物什撒了一地。

    只见那人一身劲装,身材魁伟,长眉入鬓,鹰鼻深目,削刻的脸庞,成熟而不失英俊。

    后面是一群追兵,他们对男子穷追不舍。“这些人衣服上都有印记,这印记有点眼熟,风雨组织的?”万凝想起天道盟和风雨组织近来酝酿着对抗听雪楼的计划,天道盟总部在长安,但是风雨组织的总部可不在这儿,怎么来这里了?难道是跟天道盟一起行动?我要看看!

    “夫人你要去哪儿?我们到对面的茶楼去吧,那里风景不错。”

    西面的洗尘阁坐立小丘,俯视江水,四野景色一览无余。倒是山青鸟悠,天长水阔之地。

    “走吧,上去看看,”万凝轻快地上了楼梯,往二楼的窗户下一瞧。

    那男子终于被围住,他朝上下前后左右,每个方向疾刺两剑,虚虚实实,剑花错落,宛如天上的繁星,围困的喽啰们各个应声倒地。

    “三花剑?这人应该是点苍派的梁振大侠。”梁振是点苍派有名的人物,他仗着一把“昆吾”宝剑,横行江湖,剑招两虚一实,剑花也是两大一小,故名“三花剑”。

    为什么他会来这里?与风雨组织结下了什么梁子?

    眼见着倒下的人越来越多,梁振加大了攻势,一招“八方风雨”,剑舞得密不透风,将进攻的人杀得片甲不留。

    终于解决了最后一个,梁振将剑上的血一拭,放回了剑鞘。

    “安全了,我们下去吧。”主仆三人下了楼,到街上。四面的人纷纷围上梁振,“大侠,好功夫啊!”“您是粱大侠吗?”……

    “借过借过”,万凝三人走过。看到那抹白色身影,梁振的眼睛不禁一亮。但他只是不动声色地走出去,跟在万凝后面。

    “您说啊,这大侠是怎么惹上那帮黑衣人的?”“江湖的事,我们还是少过问吧。”白衣丽人淡淡地挑眉。

    时至中午,三人肚子也快饿了,“我们回薛府吗?”“走,听说这福满楼的烤鸡特别好吃,我们带一只回去吧。”万凝一行走进了福满楼,没多久就吸引了一桌人的目光。

    “瞧,那娘们长得真不错,她身后那个丫鬟也不错。”“老大,您该不是想娶她做压寨夫人吧?不如……嘿嘿,我们抢她们,白衣的那位美人做您夫人,那丫鬟就做我媳妇……”“甚好甚好”八字胡的男人面露贪婪“兄弟们,那两个女人我要定了,都给我上!”

    一帮短衣劲装的男人围住万凝三人。“夫人,你们要小心了,我来对付他们,你们趁机逃走!”万凝拉着小环就逃。

    一个乌衣刀疤脸使出一把短刀,连环猛扫,如巨斧开山,铁锤凿石,掌风凌厉,直取肖洺面门。后面的人见机蜂拥而来,攻取肖洺的上下盘。肖洺渐渐地防守不及,后背又被重重地击了一掌,终于吐血倒地。

    那两女人逃不掉了!八字胡老大兴奋地叫嚷着。这时,梁振飞身而出,三招两剑就解决了那些人的头颅,“刷”将昆仑剑架在八字胡脖子上。

    “大侠,饶命!小人再也不敢了。”“不敢,让你去见你祖宗!”梁振瞪了八字胡一眼,将他刺倒在地,扬长而去。

    “小姐请等下,”万凝回头,“我刚刚已将那些奸人全都斩杀,你们不用再跑了。”

    “粱大侠,多谢你的救命之恩,民女在此谢过。”万凝鞠躬一礼,风吹起她的白纱,露出她孤冷的面庞,肌肤胜雪,双目似一泓秋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之势,让人心神为之一震,令人自惭形秽、不忍亵渎。而那冷傲之中却有一番勾魂夺魄的灵动之气,令人不得不神牵梦萦。

    这般美若天仙,岂是那俗世脂粉可比的?梁振不曾见过这样的尤物,心生爱慕。“小姐不必客气,以后出门多加小心,让家眷多派人跟着。在下梁振,路过此地,愿今后有缘再会。”

    于是起身告辞。

    “等等,我有事要问。”美人娉婷,出语如莺“粱大侠因何故结怨风雨?”

    “这事说来话长……不知可否请小姐和我同行,前往灞陵湖畔?”

    “好。”

    “小姐,这不太好吧,我们两个女子,肖洺他又不在……”

    “请问粱大侠,我那位侍卫还在酒楼吗?”

    “那个人,好像被他们绑走了,我没看见……”梁振心虚地撒了个谎,他只想与美人一度良宵,怎需要另一个男人来碍眼?

    “那……”

    “走吧,我相信梁公子的人品。”顷刻之间,万凝已经换了称谓,梁振心下大喜。

    “梁振,你究竟有何企图?”万凝想着怎样收拾他一番。

    ……

    灞陵湖畔,夕阳残照,泛黄的柳枝在秋风中萧瑟起舞,大有美人迟暮之感。凝碧的湖水有所下降,露出一些斑驳的石块,显得清净寂寥。

    不知何时三人已被盯梢了。一高一矮两个身影尾随其后。

    梁振步履雄健,眉眼带笑,“我来长安拜访我一个朋友,途经山西时遇到一路人抢劫镖车,我便顺手结果了那帮人。之后就遭到风雨的追杀,想必那帮人就是风雨的。”

    “不知那车上的货物是什么?”

    “我也不知,听说是送往镇北王府的物资,一个个红木大箱子,非常沉。”

    “镇北王府,想必应该是贵重的物品,难怪会被风雨组织掠去……”万凝思考着之前万花谷谷主也得罪了镇北王,该不会是他送的吧?

    “江湖上的事也是凶险,小姐,我们还是聊些别的东西吧。”梁振很自然地过渡“不知小姐是何方人氏,怎会来此地?”

    “洛阳人氏,来这里拜访一位恩人。”

    “洛阳,那也是烟柳繁华之地,自不比长安差。不知小姐来长安,还有哪些地方愿意游玩?”

    聊得正欢,梁振突然感觉后背一道冷气袭来,习武的敏锐让他立马拔剑。

    “小心,你们快让!”梁振倏地将万凝二人挡在身后,长剑当风一舞,向高个子刺去,他的剑虚虚实实,指南打北,指东打西,让高个子招架无力。

    两方交战正酣,矮个子突然向万凝袭来,他要分了梁振的心。万凝足尖一点,向后退去,以白绫为武器,卷起矮个子的红缨枪。

    “不好,”梁振大惊。

    “夫人!”小环当场吓哭。

    “别怕,我会护好自己。粱大侠小心,那人的剑上有毒!”

    高个子渐渐地败下阵来,对矮个子大叫“五弟助我!”但是看到自己同处于下风的五弟,心下一狠,突然从袖中射出花雨般的暗器,梁振全力抵挡。

    矮个子的衣衫已被万凝用缨枪刺破,左臂上露出貔貅的刺青,矮个子见身份暴露也不恋战,飞身而去,万凝紧随其后。

    高个子也接着逃跑。梁振穷追不舍。

    矮个子像变了戏法一样钻进假山,之后万凝怎么也找不到。“貔貅,不是风雨组织也不是天道盟的标记,那是?那个人的身形太便于躲藏了,这样找下去也不是办法。不是还有一个高个子吗,不如躲起来,看那高个子往哪逃。”

    万凝悄悄地躲在一片假山的后面,从缝隙里偷看。高个子逃往西北,梁振也随他去了。万凝便从假山后面飞出,跟在两人后面。

    三人飞过一片片屋顶,横跨了大半个长安,高个子最终跳下,走进了一座宫殿,门前侍卫群饲。梁振最后停在门口,看到“天道盟”的牌匾只得作罢。万凝目睹了这一切,觉得事情很蹊跷,“那个人不是天道盟的,那他为什么能进去?他的组织应该正与天道盟合作,不如我夜潜天道盟,去查明真相。”

    时候不早,万凝便飞回灞陵湖畔,拉起吓傻在当场的小环,租了马车赶往薛家。

    肖洺没有找到小姐和丫鬟先回府禀报了,萧忆情也派了人寻找,找的人还没有回来。

    看到两人,“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老爷,我们在福满楼遇到了一帮歹徒,他们围住了我们……”“他们把我们绑去了,后来一个人把我们救出来了。”万凝朝小环使了使眼色,暗示她不要说灞陵的事。

    “那人叫什么?”“梁振粱大侠。他对我们可好了……”小环笑得勾起了嘴角,宛如豆蔻枝头含苞绽放的花朵。“别说了……”万凝再次用眼神向小环示意。意识到刚才的失言,小环赶紧说“我们被救后立马就回来了。还请老爷不要责怪夫人。”

    “行了,薛姑娘给我们安排了两间客房,小环你和夫人就住在游廊后东门第一间房。”

    看着萧忆情不屑的神色,小环怯生生地开口“夫人还未用过午膳呢!”

    “我叫下人去准备。”薛青茗赶快圆场。

    入夜,四野低垂,虫鸣唧唧。东房内灯火通明。

    “小姐,您看白天救我们的大侠多厉害啊。还有,小姐您竟然有那么高的武功!”小环一脸崇拜。

    “我会武功的事你切不可外传,否则……还有,白天我们去灞陵的事也不准提。”万凝身上溢出浓浓的杀气。一向温婉的小姐居然如此可怕!

    小环收起了视线,转身去洗漱。“小环,喝杯茶吧。”“是。”小环接过茶盏,慢慢地饮尽,一时疲困不已,倒在桌上睡去。

    万凝立即换上夜行衣,踏上屋顶,朝天道盟的总部飞去。

    天道盟。

    万凝小心地跃进,看到侍卫们最多的一座阁楼灯火不息。“是在议事吧,里面肯定有天道盟的重要成员。”她身轻如燕,倚在一扇窗户旁,小心地捅了一个洞,往里面瞧。

    “最近我总觉得有些嗜睡,是不是我已经老了……”开口的那个人虎面蛇眼,紫褐色的头发扎成无数个小辫,这样的打扮很是奇怪。“老大,您最近就是太累了,您想多睡一会儿就睡吧,二当家和三当家多做点活就是。”

    “够了别插嘴!你们知道吗,萧忆情现在居然还没有死,听探子说他居然到了长安!根本就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谭天翼举起晶莹的头盖骨酒杯猛灌。谭天翼实际上是梅景浩的一个替身,梅不在时由他扮演老大。

    “老大,我们怎么办?派人去刺杀他吗?”

    “不必了,我倒要看看他耍什么鬼把戏,”蛇眼中射出幽森的光“我们不如来一个请君入瓮!”

    “那我们怎么引他出来呢?”“这个吗,哼哼,我已经探出他在长安薛家,我们抓了薛家的神医,看他来不来救!他若是来了,我们叫他插翅难飞;他若是不来,他的病治不好就会死!嘻嘻。”

    “那我们什么时候行动呢?”“后天吧,我这就去安排。”天哪,他们居然要绑架薛青茗!我得想办法救他们一家!正在紧张时,只听得“小心窗外有人!”

    被发现了!快逃!万凝施展轻功,飞出阁楼去,无数侍卫跃上屋顶拦截她的去路。这时,一个躲在屋顶上的黑衣人拔刀相助,夜空中闪出一道道青光,那是绝美的杀人艺术。

    “夕影刀法!”万凝大惊,“萧忆情怎么来了此地,难道他跟踪我?”

    “不行,我得想办法。”万凝跃下屋顶,杀进屋里去,在一个房间内将一个侍卫的衣服剥下,给自己换上。然后装模作样地出来。

    “都听好了,谁见到一个黑衣的进屋了?”“大人,我看见他了,他从屋里的后窗逃走了,往西南方向。”“快追!”一路人执着灯火往西南狂奔。

    “好险,”狂跳的心还没平复,万凝寻了机会跟在他们后面,拐到一个小巷把衣服脱了,着夜行衣潜回了薛府。

    东门内,小环仍在昏睡,万凝换上自己的衣服,也倒在床上睡了。但她无心安眠,怎样才能救薛青茗一家呢?萧忆情会不会认出自己呢?

    作者闲话:

    第六章星河暗涌

    -——重要的新角色出场!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