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凤(听雪楼同人)

热门小说

第一卷 情毒堪解  第七章 连环妙计 多方势力误残杀 雷霆手腕 舞池佳偶暗生情

章节字数:5836  更新时间:19-08-10 15: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夫人是没睡好吗?怎么脸色这么差?该不是昨天被惊吓出病了吧?要不让青茗为您诊治一番?”薛青茗对万凝很是关心。

    “无事,我休息一下就好了。”万凝礼貌地一笑。其实她一直都在想救人的事。

    “夫人今天可否与青茗一同去逛庙会?”

    ……不对啊,难道她没有看到自己留下的字条,明天他们怎么办?万凝仔细地思考:那张带有阿靖署名的字条就放在薛青茗桌上,就算被下人拿走,但是看到“绑架薛府全家”应该会汇报的,人命关天啊!

    难道薛家有内鬼?这可怎么办?

    正当她苦思冥想之时,萧忆情大踏步走上前来,显得十分有精神。

    “薛姑娘为什么想去逛庙会?”

    “我爹催着我出嫁,青茗想去庙里烧炷香……以求得好姻缘。”青茗略感苦涩,不管怎样萧忆情都不会是自己的。

    “那我和夫人陪你一起去吧。”萧忆情轻轻地揽住万凝的肩膀,“想必你昨天一定受到了不少的惊吓,都是我没多派人的错。”

    “没事,都过去了……”万凝小心翼翼地问“薛姑娘近来可否遇到奇怪的事?”

    “没有,怎么了?”“那下人呢?”

    “也没有。”薛青茗不解地摇了摇头,“莫非夫人最近都不顺,还是来长安遇到不吉利的事?”

    万凝思考了半晌,“昨天晚上,我在房间看到一个黑衣人潜入了府邸。”万凝心道,若是萧忆情看到穿着夜行衣的自己回到薛府,必定起疑,不如将计就计,让他认为那就是阿靖。

    “加强对薛府的巡视吧?我也多派一些人来。”萧忆情正色道。

    “楼主,可以再多派一些人吗?越多越好。”万凝乞求。

    “为什么?”“最近我总有一种很不祥的预感,是冲着薛府和我们来的。”

    “那好吧,我调昆明池分舵所有听雪楼的高手来。”

    昆明池分舵,太少了啊,如何抵抗天道盟总部?万凝簇起了眉头。

    “我还是怕……”万凝攥起手绢,浑身发抖,就像一只刀架在脖子上的小鹿,惊惶不安。

    “夫人不用怕,楼主武功盖世,一般的宵小根本奈何不了我们,就算是天道盟,我们也不怕。”

    “那好吧,我们去逛庙会。”

    一路上,万凝、小环和薛青茗同乘一辆马车,萧忆情单独乘一辆马车,其他侍卫都骑着马。

    “到了,”小环和薛青茗将万凝扶下车,“这是什么庙?”“香积寺,长安最负盛名求姻缘的灵庙。”

    “小姐也上一炷香吧,求老爷能多关心夫人,早点诞下子嗣。”小环嫣然一笑。

    “那好吧。”万凝微红着脸,接过了香。

    “如果真有神仙,就请您保佑薛家和萧忆情平安无事吧。”万凝虔诚地祈祷。

    “走吧,庙会就要开始了。我来介绍一下,这庙会都有哪些内容……”薛青茗心情很好,耐心地当起了导游。

    “请问薛姑娘,这庙会到什么时候结束?”“夜上三更。”薛姑娘流连着景色,带着几分慵懒和陶醉,“这里是长安最繁华的地方,夜市通宵达旦,庙会也接近天明结束。”

    “那我们可以晚些回去了?”

    “是的,但夫人昨天受了惊吓,今晚还是早些回去好。若夫人舍不得离开这儿,青茗明天可以带您去华清池游览,那里更美。”

    “我们可以明天一早就走吗,去离长安远一点的地方看看,比如韩城的司马迁庙,我很崇敬太史公……”万凝有些勉强地说着,能不能将薛青茗带离长安,就算保不住薛家的其他人,但是薛青茗是万万要保住的。

    “夫人这就想离开长安了?多待几天玩腻了再走也不迟……”薛青茗步履款款,关情脉脉。

    “……”确实自己的行动有点反常,怎么办好呢?要不然豁出去了,万凝正想开口。

    “薛姑娘,我确认过了,那张字条确实是阿靖写的,想必昨晚潜入府邸的就是她。我已经派人收拾好了行李,你跟我们回洛阳,薛家其他人由侍卫护送到甘肃的亲戚家。”

    “真的要走?不过,我也相信是靖姑娘,想不到她居然到了长安城……”薛青茗有些疑惑,“不是说她已经离开了听雪楼,为什么还会跟着萧楼主?想必她也是放不下楼主,这两个人啊……”

    好险,还好自己刚才没有说。不然萧忆情一定会怀疑自己。万凝这下放心了。

    “萧楼主,薛姑娘,不知是什么字条?”万凝打算蒙混到底。

    “是这样,靖姑娘写了字条告诉我们明天天道盟的人会绑架薛府上下,以此威胁萧楼主。靖姑娘原来是听雪楼的领主,对萧楼主忠心耿耿,她说的绝不会有假。”

    “那就多谢她了,我们算是逃过了一劫。”万凝十分高兴。

    “你不怀疑她吗?”萧忆情眯起眼睛,有几分危险的杀意。

    “既然萧楼主和薛姑娘都信,我当然也信。”

    “万一有人模仿阿靖的字迹呢?”萧忆情不依不饶。

    他这是怎么了?难道他已经开始怀疑我了?不行,我得与过去的自己表现得更为不同。我的背影确实有可能被认出了。“就算有人模仿她,但我们也可以防范。万一是真的呢?”

    万凝拈起胸前的几缕秀发,眨着水汪汪的眼睛,一副天真的表情。

    ……

    薛青茗已跟着萧万二人坐上了游船。

    波光粼粼,粉色的落花一瓣瓣飘落在河面上,显得柔弱无力,都随着流水远去。秋天还有这样的美景,但在琉璃装点的豪华游船上,万凝无心欣赏。

    “夫人,我们已经安全了,为何你还是忧心忡忡的样子?”

    “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你想,天道盟的人知道我们逃了,我们离开不久,他们要追杀我们是很容易的事。再者,长安是他们的总部,势力强,若多派些人,伤了我们还是容易的。”

    “有道理,那我们怎么办?”

    “我们三个人易容逃跑,改走陆路吧。”

    “陆路那么危险,岸上随时可能有追兵。”

    “最危险的有时是最安全的,我们就听你的。来人,给我们易容化妆。”萧忆情不假思索地吩咐手下。

    感受到萧忆情的信任,万凝更加勇敢的问道,“不知薛府那里,萧楼主有何安排?”

    “我已经派人到哪里埋伏下了,准备了炸药,如果天道盟的人来了,定叫他们葬身火海。”

    “不妥,这是明摆着要跟天道盟作对,天道盟总部在长安,到时候他们一定会以此为理由拔除长安所有的听雪楼势力。所以,薛家只要没人就行。”万凝斩钉截铁道。

    “依你之见,接下来如何?”

    “万凝不敢在楼主面前献丑。”万凝双手一揖,脑子飞快地运转着,思考着各方的形势。

    “无妨,你说吧。”

    “第一、长安听雪楼弟子一部分假扮风雨杀手偷袭天道盟。

    第二、长安听雪楼势力除了偷袭及耳目外,其余奔赴附近省份,上演空城计。

    第三、长安附近省份的听雪楼部分弟子假扮镇北王府的人联合袭击天道盟。”

    这一计紧扣一计,涉及风雨组织、天道盟、镇北王府、听雪楼四方势力,江湖、朝廷考虑周密,围绕打击天道盟,多管齐下,可谓是绝妙的连环计!

    “妙哉!我这就吩咐属下去安排。万凝,你可是个女军师啊!”一向以心思缜密、工于算计的人中之龙也能这样夸赞自己,万凝觉得很舒心。女军师,这个普通的字眼,包含了多少赞叹欣赏啊!是不是今后自己也能在他身边继续扮演这样的角色,辅佐他雄霸江湖?

    “计策虽好,但我们不可掉以轻心,毕竟天道盟总部的势力不可小觑。”万凝微微一笑,展望远方,似乎万千韬略在胸,稳操胜券。

    “对了,我们陆行回洛阳会多花一些时间,舟车劳顿,萧楼主的身子还要紧。”

    “无事,我们会很快回到听雪楼的,江湖人,这些不在话下。”

    “楼主莫要大意。您胸中的血瘤已呈溃散之势,最近不太安宁,但楼主您也不能再用心主持大局了。实话告诉您,回去后我要您按方吃药同时闭关清修,方可保住性命。”薛青茗严肃道。

    “万凝,你回去和南楚一起主持听雪楼大局如何?”

    “万凝不才,怎敢和南楚领主一起主事,我提供些计策便可。”万凝鞠躬。

    “无事,你就以楼主夫人的身份行事,无人敢不从。”

    他这就任命我了?他不是一直都疏远我吗,怎会如此信任?难道他想试探我?万凝心底转了无数个弯,“非常时期管不得了!此时不出,更待何时?”

    万凝望着萧忆情,那双冰雪覆盖的双眸此刻繁星点点,照亮了那个女领主的内心。就算萧忆情利用我,我也不吝付出,我一定会保他和听雪楼无事!

    洛阳,听雪楼。

    “萧楼主听好了,我和墨大夫每日会给您送药,您寻一个密室闭关修炼,运功打坐,不得操心。刚开始您必须日日闭关不得做其他事,过了两周您能出来活动一下,但每周仍有五天必须全天闭关。”薛青茗有些忧虑,“药性很猛,您的身体会产生排斥反应,但您通过打坐调息,让药气遍行经络,打通四肢百骸,就能涵养先天,培元固本,最终彻底痊愈。”

    “好。万凝你记住,除薛姑娘和墨大夫能来我这里,最紧急的事情允许南楚来,其他人不许入内。”

    “好。”万凝颔首,英气凛冽,颇有大将之风。

    于是接下来的两个月,万凝和南楚都在紧锣密鼓地对付天道盟。天道盟果然中计,抽身进攻风雨组织和镇北王府。

    一时间江湖动荡不安,传言风雨组织和天道盟的联盟已破,天道盟又招惹了镇北王府,天道盟首领病重、时日无多,恐怕天道盟是江河日下了。

    当然,风雨组织、天道盟、镇北王府也不是吃素的,他们发现听雪楼的人假扮偷袭之后,非常生气,打算给听雪楼沉重一击。但他们已经得罪了彼此,死伤惨重,元气大伤,不得不暂缓对听雪楼的进攻。

    镇北王府对听雪楼本无敌意,加之与万花谷谷主、听雪楼有联姻关系,与天道盟在西北各省有利益之争,想着这次打击一下天道盟也不错,但要给听雪楼一个下马威,之后任由风雨组织、天道盟、听雪楼缠斗。

    镇北王给万花谷谷主写信,“听雪楼此次假扮风雨组织和我府势力偷袭天道盟,致使天道盟进攻风雨组织和我府,一时间三方损失惨重。我必须要给听雪楼一个教训,但考虑到您和听雪楼的姻亲关系,我打算只给听雪楼一个小小的惩戒。您说怎么办才好呢?”

    万景周这个老油条对江湖的事也是了如指掌,他本想坐收渔利,逐个击破,但也不想完全失去天道盟和风雨组织的支持。于是他打算帮助天道盟,给其首领喝下解药,并联合镇北王府澄清误会合力抵挡听雪楼的进攻。“我不是还有一个二女儿在那里嘛,让她帮助我成事。”

    于是他写信给万凝,嘱咐她放松对天道盟的进攻。

    万凝毕竟不是他真正的二女儿,“这个老狐狸,居然还想利用我对听雪楼不利。他不知道我是谁,我是听雪楼的舒靖容啊,我要给他好看!”舒靖容,也是万凝,拥有听雪楼最高的权力,她登上白楼楼顶,看着天边浓厚的正在翻涌的乌云,一股血气涌上心头。“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于是她起身写了两封信,勾起诱人的红唇,“万景周,江湖的水要被我彻底搅浑了!老狐狸,看你还有什么花招!”

    一封是以舒靖容名义向秋护玉写的,另一封则是以自己名义向镇北王写的。这两封信的字迹并不同。原来,万凝为防身份暴露,早就练习欧体,让自己遒劲的字体有所改变。只有在以阿靖身份行事的时候,才会像原来那样随性书写。

    两周之后,萧忆情接到南楚密报:夫人见万花谷对听雪楼不利,联合风雨组织对抗天道盟的进攻,并且暗中栽赃万景周,再次挑起万花谷与镇北王的仇怨。最终,风雨、天道盟、镇北王三败俱伤。

    几行字将这段时间的腥风血雨、万凝的雷霆手段尽数概括。

    萧忆情对万凝的狠决杀伐吃惊不已,一个闺阁女子竟有这样的手段,她居然能与风雨组织联合?而且她居然要和万景周作对!她不是万的人?还是说她想通过此举得到自己的信任?

    想起她之前的连环计,萧忆情不禁抽了一口冷气。

    这样的女人……太可怕了,若不能为己所用或生出不臣之心,终将酿成大祸!

    不行,我得牵制她的权力。萧忆情抽出袖中的夕影刀,露出修长的腕骨,竹节般的手指抚摸着刀鞘上繁复的花纹,“三弟,你觉得万凝是怎样的一个人?”

    “夫人……虽然与我共事不久,但似乎对听雪楼的一切都很熟悉,她的行事作风倒是很像过去的一个人……”南楚不敢再提,那个伤害大哥又让他寤寐难安的绯衣女子。

    “阿靖对吧?”萧忆情毫不避讳,“要是她真是阿靖就好了……”他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道。

    “现在听雪楼正处于多事之秋,用人不疑,但我也会防范内乱。我感觉夫人,她并不是万景周的人。她对我,对四大护法,对听雪楼的上上下下都非常好,就像一家人。但是,她对万家那些仆人却要疏远很多。我让紫陌又去查了,万家有下人称,夫人,也就是曾经的牵云,原来是一个流浪江湖的女子,为兄长采药误入万花谷被万小姐收留,是因为万小姐不愿出嫁临时顶替,万景周原本不知此事。她嫁给楼主只是为报万小姐的救命之恩而已。”

    “万景周居然不知?她真的不是万的人?”萧忆情心头一道亮光闪过,似是有些惊喜。“还是防范些好。麻烦你转告夫人,别累着自己。除天道盟相关事宜之外,其他一律由你和碧落负责。”这个万凝,绝不只是一个普通的江湖女子……

    “大哥,还有件事,有一个自称梁振大侠的人求见您,他希望得到我们的重用。”南楚恭敬地引荐。“听说他的‘三花剑’西北无人能敌。”

    “明天白楼舞池相见。”

    梁振,说不定能从他身上问出什么。萧忆情那天派出去的人调查到梁振万凝三人去灞陵湖畔遇到了歹人,现场有很多打斗的迹象。这个梁振,对万凝……恐怕不只是救命那么简单。

    白楼舞池,萧忆情一身白衣,但是今天的白袍绣有金色的龙纹,既俊秀又霸气,衬出人中之龙的高贵身份。

    “凝儿,再来一曲采桑舞。”他将紫色纱衣的丽人拥入怀中,调笑道“我很久没有看见你跳舞,连觉也没睡好呢!”怀中的可人儿则是万分娇羞,轻轻的挪开他抚摸自己的秀手。一层轻纱罩住她羞红的脸,更显得妩媚动人。

    梁振一进来就见到这番景象,听说萧忆情不近女色,独爱舒靖容一人,今天见来却不是如此啊!他是一个血气方刚的正人君子,对歌舞又不感兴趣,他现在只想得到萧忆情的青眼。

    正欲舒展拳脚,在萧忆情面前崭露头角,就听到威严的声音响起,“粱大侠,久闻了。萧某未曾远迎,失敬失敬。”

    “早闻萧楼主风流倜傥,武功卓绝,举世无双,梁某终于有幸一睹风采了!”梁振抱拳一揖,但并不下跪。

    “谬赞,萧某不敢当,粱大侠也不必自谦,‘三花剑’纵横西北,无人不知啊!”萧忆情微微一顿,“不知粱大侠希望得到什么职位?”他开口就问梁振抱负,并不试探他武功,也算给足了面子。

    “我希望先为楼主效力,等楼主已完全清楚我的能力再为我安排职位。无论什么事,梁某在所不辞。”梁振并不谦虚,但他也知道听雪楼不乏能人,自己需要认清形势。

    “‘无功不受禄’吗?粱大侠,我完全相信你的实力。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就依你的愿。你跟随碧落护法一起行动吧。”

    “是!”梁振终于单膝跪地,正式宣誓效忠。

    “明天你单独来白楼见我。”萧忆情不露声色地吩咐属下退下,又牵住紫衣女子的手,含情脉脉,“今晚来我房间侍寝如何?”“……楼主还在闭关修炼,改日吧。”

    看着万凝落荒而逃的倩影,萧忆情浮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

    ……

    万凝心头砰砰乱跳,侍寝?

    萧忆情今天的行为真的有些反常,他不会见色起意吧?

    但自己已经和萧忆情成亲了,他如果真要对自己做什么,也不是不可以……

    在萧忆情身边待了那么久,曾经的女领主很清楚,萧忆情不是一个轻易会被美色诱惑的人。不知有多少美丽的女子想要对这个年轻的江湖霸主投怀送抱,他从未正眼瞧过。就算属下送了舞女,他也收了一个。他也不过是看看舞,从来没有动过歪念头,不久后又送走了。何况,萧忆情发起病来,除了自己,谁也不许近身。

    还是说他实在是太空虚寂寞,想要玩一玩自己……

    该死的,今天就不该穿这么魅惑的衣服,都要怪小环她们!!

    作者闲话:

    第七章连环计暗生情

    ——大家是不是关心两人感情进展啊?下一章更精彩!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