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凤(听雪楼同人)

热门小说

第一卷 情毒堪解  第八章 验明真身 醋海翻波 舍命相救 阴毒缠身

章节字数:9555  更新时间:19-07-25 15: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白楼,萧忆情房间。

    “粱大侠可是从长安过来的?”

    “楼主怎么得知?”

    “我去拜访一位朋友,到了长安。”

    “楼主是从手下那里得知我的消息?”

    “不。你可曾救过一位白衣女子和她的丫鬟?”

    “是。”

    “你是不是请她们去灞陵湖畔了?”

    “……”萧忆情对自己的行踪了如指掌,但为什么要问如此私密的问题?对于这个人,不能随便说谎,否则……

    “是这样的,那位小姐问我是如何结怨风雨组织的,我正好要去灞陵,所以请她们一起前去。”

    “哦,她怎么知道是风雨组织?”

    “我当时被风雨组织的人追杀,在大街上正好与小姐相遇。也许……是江湖上的人告诉她的吧。”

    “所以你来听雪楼不仅是为了施展自己的才华,还有躲过风雨组织的追杀?”

    “正是。”梁振低头抱拳一礼,充分显示自己的尊敬。

    “我听说你们在灞陵遇到了很厉害的歹人,你一个人护下了他们?”

    ……想起白衣女子衣袂翩飞,雅丽如仙,轻松对战敌人,那武功之高超、姿态之优雅,宛若九天神女,下凡游世,不由得在心里多增一份崇敬,爱慕之意、拳拳之心更加炽烈。

    萧忆情若知道那女子有这样武功岂不是也想招揽她?那样的人,岂是能随便沾血,随便屈居他人之下的?不行,我不能说出去!

    “是的。但那两人最后逃了……”

    “逃到哪儿?”

    “天道盟。”

    听到这儿,萧忆情荒原般的眼中有一捧雪落下,浇灭心底的灼热。天道盟、风雨……

    虽知他的话半真半假,萧忆情也不戳破。

    “楼主,万凝有事汇报。”万凝依然一袭白纱,轻言细语,双手作揖。

    “凝儿,快过来。”萧忆情转身一笑,指着梁振。蝶翼般的睫毛扑闪着眸中细微的辰光,明明是笑但眼睛却是不笑的,散发着阵阵幽寒。

    “您是……那个小姐?难道您也是听雪楼之人?”

    “不错,粱大侠,好久不见。”万凝不辨喜怒的声线冷得如冰雪。

    “萧某在这儿替凝儿谢谢粱大侠的救命之恩。”萧忆情颔首,语气带有几分讥诮。“怎么,凝儿已经谢过了?”

    万凝沉默,完全忽视了另一个人的存在,例行汇报着:“扬州分舵那边已经准备好了,具体的事我们私下再说。”

    “凝儿,你就是这样待客的吗?坐下。”萧忆情指了指旁边多出的椅子,像是早已备好的。

    “夫人,老爷,打扰了。这是南楚领主吩咐我送上来的雪花糕。”小环迤迤然走上去,快要冻僵的气氛出现了一丝解冻。

    夫人,老爷……难道她是萧忆情的夫人?昨天萧忆情怀里的紫衣女子就是她?虽然梁振极不想将那个不染尘埃的白衣仙子和妩媚撩人的紫纱舞姬联系在一起,但答案呼之欲出。

    他强忍着酸楚与不甘,再次审视眼前的两人。虽冷漠疏离,却萦绕在莫名的情愫中,似乎还有淡淡的……醋味。

    “恕梁某愚昧,不认得……萧夫人。”梁振咬着牙说出最后三个字,声声心疼。

    似是得意梁振的识趣,萧忆情慵懒地啜了一口雪花糕,“粱大侠,凝儿,你们都尝尝吧。”

    也罢,只有萧忆情这样俾睨天下、拨弄风云、寒玉雕琢秋水文章的人中之龙才配得上万凝这样的才貌双全、出尘绝丽、清水芙蓉姑射仙子的绝世佳人吧!

    梁振并不选择退出,因为他本来就没有进入……充其量只是打马而过的路人。

    “行了,凝儿你先回去休息吧,我有事单独跟梁大侠商量。”萧忆情率先打破这死寂。

    “是!”万凝起身回房。梁振一直痴痴地看着她的倩影远去。

    “粱大侠。”冰雪覆盖的声线将他拉回现实。

    “萧楼主。”他赶快躬身作揖,不敢看他的表情。

    “你可知说谎的代价?”原本持重的声调一扬,早做好了翻牌的打算。

    “不敢……”

    “大丈夫敢说敢做,有什么不敢?那天你也看到她会武功吧?”萧忆情斜眯着眼睛,看向他的是危险的利刃。

    “小人是想居功的,没想到被楼主……识破了。”他开始有些结巴,英俊的侧脸也颤抖起来。

    “居功,恐怕不是吧?你是怕我招她入麾下吧?”他直接揭开事实。

    “萧楼主……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我是忠心的,一切都会为楼主考虑。”

    “哦?是吗?”他挑了挑眉,指了指梁振身上的宝剑,“把它递给我看看。”

    剑鞘和剑柄上刻有繁复的金鼎文,银芒一出,轻音和鸣,宝剑在空中划过流水一样的轨迹。

    “昆吾在此。”他递上宝剑,完全臣服。

    他也不客气,接过剑身,修长的手指在前端一弹,发出悦耳的声响,“你啊,有什么要求?”

    魅惑的声音在梁振耳边回响。

    “我忠心效主,哪有别的什么要求,只希望楼主能相信梁某才是。”梁振不觉冒出一阵冷汗。

    “永远对我忠心,你想要什么都行,包括……那个女子。”他的声音充满蛊惑,“恕我直言,萧某已是入土之人。如果她对你有意,我走了她就是你的了。”

    没想到萧忆情居然想用妻子来得到自己的忠心效力……梁某只觉得更加恐慌,“小人不才,怎可能配得上夫人?我,从未想过……”

    “我死了她就能改嫁给你,谈什么可能不可能?”他像是要让梁振正视自己的安排。

    想起那抹温柔的白色身影,他暗暗下定了决心,“好”他在心里说道。

    梁振奇怪,难道他并不爱夫人?难道他的心还在离开的舒靖容身上?

    “人中龙凤,互相倾慕;同心同意,同去同归。”传言看来非假!想不到萧忆情居然如此钟情。他突然觉得万凝有些可悲,丈夫活着时就把她推给另一个男人。

    屏风后的小环也同样吃惊,“小姐居然如此命苦,老爷居然想让她跟着别的男人,凭什么?”她终是气不过,悄悄地一路小跑,回到了万凝身边。

    一周后。“小姐,老爷叫您去侍寝。”“不去,说我身子不适。”“小姐,好不容易老爷关注您了,您就去一回吧。”

    “让那几个陪嫁的侍女去。”万凝依旧心冷如铁,想到萧忆情一面利用自己拉拢梁振,一面频繁地要求自己侍寝,怒火中烧,旺盛无比。“那你就去吧。”

    “小姐,本来只有三个陪嫁的人留下了,其他都充厨房仆婢了。”小环面露难色,“另外两个姐姐刚刚进去不久就被抬出来了,之后再也没看见她们起来过……”

    “求求您了,奴婢还不想死。您是他明媒聘娶的妻子,他不敢对您怎么样……求求您了……您就去侍寝一回,好歹您有过人的姿色啊!”小环哀跪下来,泪珠子一个劲地往下掉。

    侍寝,侍寝,这个字眼至今对万凝来说,都心有余悸,织锦的死给了她极大的打击。

    想不到萧忆情居然如此暴虐,人家刚进房间就被收拾了!都没好好瞧一眼!以他的作风,多半是杀了。那可是两个鲜活的无辜生命。禽兽不如!

    不过自己忘了,他本来就是杀人不眨眼的冷血霸主……

    相比糟蹋一番再让人自杀,直接取人性命似乎是好多了,但他考虑过那两个如花女子的意愿吗?

    “小姐小姐……”她娇俏的脸因为极度恐慌而扭曲,哭得一把鼻滴一把泪的。

    “好了,我答应你就是。”万凝温柔地拂过侍女的头发,“你放心,他不敢把我怎样。”

    大不了,仗着自己的武功,跟他干一场!但是,现在最好不要暴露自己的武功和身份。

    白楼,夜未央。

    “凝儿,你来了。”萧忆情迎上来,他古井无波平静到幽深的染墨深瞳中闪着自己倔强清丽的身影,情感宛如潮水般淹没她所有的理智,心底有一个声音在叫嚣“待在他的身边吧,像过去那样!”

    蓦地,想起惨死的两个女孩和哭到崩溃的小环,万凝不由得攥起拳头,真想脱口而出“你为什么要杀那两个女孩?”罢了,这样太像过去的自己,好不容易拉远了距离。

    她想到必须顺从他,试探他,看他究竟是怎样想的。

    她起身一礼,“夫君~”她把自己的情绪掩藏得很好,娇弱的声音像一只小鸟,温柔而带有春天的暖意。

    “来啊~”萧忆情也用同样的声调回敬她。

    这下万凝蒙了,他这是……不好!

    她赶紧跪下,哭诉道“楼主,凝儿不敢,求您放过我一命!我……还不想死!”,更显得梨花带雨,楚楚可人。

    “一个侍寝而已,你怎么怕成这样?我……是狼吗?”他调皮地一笑,将她扶起。

    “楼主……”她刻意生分起来,“我知道,楼主从未把我当做妻子……若是厌弃我了,就给我休书让我立即回娘家。”她把自己的脸埋在他的臂弯里,其实她也不是演戏,是真的恼怒和心酸,他居然这样利用她!

    那天,小环向她告知了萧梁二人的对话,她一时竟不愿相信。

    “夫人,与其守活寡,您不如早点领了休书嫁个如意郎君。”“您这么年轻美丽,何愁遇不到良人。老爷对您怎样,我们都心知肚明!”

    “说不定他早都拟好休书了呢,不过,现在我还有些利用价值,他还不能休了我!”万凝狠狠讥讽,伤口却是划在自己心上,一道道触目惊心。

    成亲数月,萧忆情对自己不管不问。偶尔要自己跳舞弹琴吟诗,谁知道他是不是在看别的女子还是无聊解闷呢?他从不进自己的房间,也从不让自己夜里进来看他。

    夫妻二人,本该是最欢快的蜜月,却形同陌路,除公事以外再无交集。

    想起自己还是女领主的时候,他对自己温柔的声线下几不可察的眷恋与温情,握着自己的手,眼眸中亿万星辰消融了常年覆盖的冰雪。他,那时起码是关心她的吧?她也不知他是否爱着她,只知别后思念,度日如年。

    若他真是因为不能忘怀自己,而如此冷落现在的万凝,那她一定是感动不已的。可惜,这个答案,恐怕只有那个冷漠得如秋日余晖冬日初寒的白衣公子才知道吧。

    “他这个人,很会利用人,他会利用一切,包括自己的感情!”如果说过去是利用自己的感情,现在就是利用自己的妻子,他还有什么手段是使不出来的!

    “你就这么急着要休书?”他爱怜的声音变得像受伤了一样,“你爱上了别的男人,对吗?”

    “我没有!”

    “没有?那你急什么?……我让你来侍寝,你为什么总是推脱?”他看向她的眼睛终于不再笑,转而落下倾盆的雨,淋湿了最后一份干枯。

    “梁振大侠,他很好吧?”

    “不,他如何与楼主比?楼主武功盖世,智慧绝伦,论人品、论样貌、论智计武功、论才华建树,他可有一丝半点能与楼主较量?”万凝的脸变得红红的,“我并不是在恭维。”

    “你莫小看他,未来让他当楼主,你还可以继续做你的楼主夫人。”他突然又是一笑,鄙夷像刺一样。

    “不行,绝对不行!”她猛地摇了摇头,死死地咬住嘴唇,那红艳的嘴唇仿佛就要滴血。

    “我……把你许给他怎样?实不相瞒,我就快要死了。”他淡然一笑,清澈的目光看透生死。

    “不,我绝不会改嫁!”万凝深情地对视着萧忆情的眼睛,“我,今生只爱楼主一人。”

    听到这话,他的心却被狠狠刺痛了,“我今生只爱过一人。”他如实地对叶风砂说。

    先是青岚,然后是高欢叶风砂,最后是石明烟,阿靖伤他,伤到体无完肤。

    爱,又能怎样?何况是只爱一个人!

    他苦笑,无力地掩盖自己钝器割磨到椎心泣血的伤痕,就这样让岁月摧残,疲倦地化为身后的一捧尘土吧!

    “是吗?粱大侠对你很好!”他没有去看万凝。

    “我,我们,绝对没有私情!”

    “没有,怎么证明?”他一步步地将她逼向墙角,剑眉下的目光咄咄逼人。

    “你为什么要跟他一起去灞陵?”他毫不留情,让她无路可逃!

    “我是清白的!”她愤怒了,“你为什么要让我嫁给他?”

    “我倒有个办法可以证明你的清白。”他不回答,瞪着她气得惨白的容颜。

    越来越近。“你,要干什么?”她意识到自己已经被逼到了墙角。

    他一把横抱起她,往床上走去。“放开我!”不要不要……

    他残忍地剥开她的衣衫,一层又一层,直至露出身上最后的遮挡。

    肚兜上大红的牡丹鲜艳地绽放,衬得她的娇躯更加性感诱惑。好像那朵红蔷薇……

    “他,是在看我身上的守宫砂吗?”万凝暂时放松下来,抚摸臂上的痕迹,还好。

    他认真地检查她身上每一寸肌肤。

    所有的,都莹白如缎光滑如泥鳅,什么伤痕都没有。更别说人皮面具。她怎么会是阿靖呢?

    看着他目不转睛、探寻一切的眼神,万凝只觉得万分羞恼,双手环抱,牢牢地护住胸前那片柔软。

    他抬起万凝的下巴,磁性的声音响起,“看着我的眼睛。”她羞怯地对上他深情的目光。

    那双墨玉雕琢的眼睛与阿靖倒有九分神似,只是眼角更细长些,显得更清纯甜美。阿靖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总是不怒自威,英气凌冽,她看着自己的眼神总是冷冷的,偶尔会闪过一丝关心怜悯,而万凝看着自己的眼神总是那样温柔宽和。

    这样的两双眼睛,确实是不同的。

    “鉴定”完毕后,他扬长而去,只留下一句失望的叹息“我,只是不想让你当寡妇而已。”

    “我不想当寡妇,我不想为任何人哭。”清冷的声音响起在耳畔,果然,是我伤害他太深了吗?

    “你相信我了?”万凝赶紧穿上衣服,准备走。

    “嗯。”

    夤夜,灯未歇,人初静。

    “好险,幸亏把青岚哥哥的护身符提前取下来了,不然……”万凝在灯下抚摸那块沉香木的小小护身符。

    “夫人,您是有心事吗?”小环走过来,递上一张丝绢,“您看我绣的这对鸳鸯如何?”

    万凝赶快用手帕将护身符包好收到袖中。

    看着丝绢她不禁想到与万倩看戏时的曲子“晚风吹,新月挂,正一缕凉生凤榻。池上鸳鸯,并蒂花。”

    可是这鸳鸯,指的又是哪对眷侣呢?自己和萧忆情断不会是。夫妻,名存实亡。

    “小环,你有心上人吗?”万凝看着她红红的脸颊,“你,该不是喜欢上粱大侠了吧?”

    “我,粱大侠怎么可能看上我……这张丝绢是我献给您和老爷的,祝你们永结同心。”小环涩涩地开口。

    “小环,你前些日子不是劝我改嫁吗?今天怎么回事?”万凝疑惑。“那都是一时气话。老爷那样的人杰,才配得上夫人的才貌啊!我说今天是怎么回事,您这么快就回来了?”

    “他,只是问了我一些公事。”她清冽如秋风的声线下强掩情绪的起伏。

    “不会吧,为什么看到您的脸色都变了,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小环关切地问。“以夫人的才貌品性,只怕神仙也会动心的。夫人只要略施温柔体贴,不愁得不到老爷的宠爱。”

    唉,萧忆情,也不知他夜里睡得安稳不?

    脑子里一遍遍地回放他抚摸全身的片段,那时她因为万分娇羞情绪激动,完全没有注意到萧的表情变化,他到底想证明什么?

    守宫砂,他好像没有注意……难道,他是怀疑我的身份,在找人皮面具还有我身上的伤!

    难怪要脱了所有的衣服!不过,他也查不出来,以后尽量别去他那里。还有,最好和他保持距离……

    但是,他的病,还是找机会去看看他吧!大不了,给他喂药再走。

    又过了一周。萧忆情再也没有找万凝去侍寝。

    一切好像都没发生。

    “夫人,太好了,万家总管要来听雪楼拜访。”小环高兴地露出喜色,“夫人,我们这次要好好打扮一下。”

    以往,万凝总是一副素净的穿着,满头青丝只用一根岫玉兰花檀木簪别在脑后,一张白纱掩面,端的是梨花飘雪,出尘绝丽,神秘高雅。

    万家,总是小环的家吧。我又不是,但我不能扫了她的兴。

    听雪楼大堂。

    “萧楼主,二小姐,不知新婚愉快否?老爷夫人多日不见爱女,甚是想念。”女人似的声音响起,万家罗总管一身绛紫,腰系金丝豹纹缀玉带,斜长的眼睛细挑的眉,活像个女人。

    “我与万凝情投意合,新婚燕尔。萧某对这门婚事甚为满意。”萧忆情笑着揽住万凝的肩,一副恩爱的样子。

    “前些日子江湖实在是太乱了,怕爹爹娘亲出事,所以万凝没有归宁探亲,还请罗总管回去捎个话说凝儿甚想念父母。”万凝凑到萧忆情身侧,显得你我情浓。

    看着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罗总管也甚满意,“夫人以后有空了都可以回门探亲,老爷还惦记着萧楼主的病呢,我们万花谷可有好多的珍惜药材,其中就有……龙舌一类的珍贵药物。”

    龙舌?想起自己去君山顶上采药的经过,万花谷居然有?好在薛青茗调整了药方,不然还需要龙舌,但是有这味药总是效果更好一些。万凝一喜,但又生防备,“我上次栽赃万景周的事不知道他们查出来没有,若知道了万家人也不会轻易饶过我,难不成罗总管来就是为了收拾我的?”

    “谢谢罗总管,楼主的病不需要爹爹来操心,还请他老人家多保重自己才是。”万凝不客气地回话,几分讥诮冰寒。

    “不知道二小姐多久能有喜,老爷夫人还惦记着抱外孙呢!小姐还是多操心自己的闺房之事吧。”女气的声音更加娇媚,都快酥化了。

    看着眼前的总管厚脸皮地提起闺房之事,万凝十分不爽,“罗总管如果没有别的事,就请回吧。”

    “萧楼主只怕是身子不适,难有子嗣了。我们这儿倒有治疗不孕不育的上等好药。”罗总管仍然不知死活地哪壶不开提哪壶。“今天我就带了点来,让楼主和二小姐尝尝。”

    哼!“罗总管还是和自己的夫人用去吧。楼中事务繁忙,我们改日再会。”万凝牵起萧忆情雪白的衣袖,转身就走。头上的金丝攒珠八宝凤凰簪摇摇晃晃,与身上的撒花绣线玉兰石绿对襟裙相得益彰,一艳一素,一富贵一优雅,将万凝华丽的双面气质展露无遗。

    “凝儿,我们尝尝吧,说不定咱们很快就能有孩子了。”他狡黠一笑,不起波澜古井般的眼神中透出浓浓的杀气。

    真是做戏做全套。万凝为萧忆情感到无耻的同时更加害臊。

    “来人”罗总管一挥手,后面两位侍女递上了两碗药茶,乳白的邢窑瓷杯中冒出腾腾的热气。“请。”罗总管做个邀请的姿势。

    看到两人迟迟不动手,尤其是万凝冷似冰柱的眼神就要把他冻穿,他悠悠地用一把汤勺将两碗茶里的水都舀来喝了一点,“这下放心了吧。”

    萧忆情面容带笑依旧不发,万凝则是嘲讽道“我们怎么知道你没有事先或事后喝下解药?”

    “哎,小姐跟我在万家待了不久,就这么肯定我们底细吗?”说罢,他将两碗茶向萧万泼去,“你!”万凝挡在萧忆情的身前,白袖当风,朝罗总管面门扫去。萧忆情抓住万凝的手,“一碗茶而已,夫人不必动怒。”说罢,夕影刀出袖,斩向罗总管的头颅。罗总管不及闪躲,正中一刀,却倏地变作一道紫光,当场消失了。

    “幻术!”两人大吃一惊,想不到万家居然有术法如此高深之人。

    萧忆情回头一瞧那两个侍女,也化为两道粉芒消失了。

    “他们逃到哪里去了?”一种极其不详的预感袭来,“八方风雨”万凝用白缎将萧忆情牢牢护在里面,只听到刷的裂帛之声,万凝的白缎和袖子断了,两把匕首掉在地上,两个侍女死在当场。

    “小心那个总管,保护楼主!”万凝收起衣袖,警惕地审视周围。

    所有的人都围上来,保护萧楼主和夫人。

    隔了很久,那个阴邪的紫衣男子都没有出现,只听得远方传来一声“萧楼主,二小姐,我在万花谷等你们哦。”他磔磔怪笑,异常幽冷。这样幽远的声音,像是从天外传来,可想见那人的功力之高!

    “你怎么样,受伤了吗?”萧忆情赶快去看万凝,发现她的衣袖已经染上了大片的胭脂粉。

    “还好,我没有受伤,只是那匕首上似乎有毒。我这就去把衣服换了。”万凝走回房间,“等等,”萧忆情略有温度的手掌覆上了万凝的肩头,回去小心,万家人恐怕是针对你的。她转身看了萧忆情一眼,“糟了,楼主你身上也染上了一点红色,回去也换了吧。”

    萧忆情这才发现右臂上的衣服已有了一片落红,(难道是擦过万凝的衣袖?)觉得那里一阵刺痛,“万凝,你感到痛了吗?”

    万凝没有回答,匆匆离去。

    换了衣服的两人到了薛姑娘那里。“天哪,这种毒我从没见过,你们衣服上沾了点都那么厉害,太歹毒了。”萧忆情注意到万凝白瓷的额头渗满湿汗,肌肉也在痛苦地抽搐着,“薛姑娘快救救她!”

    “我没有办法解毒……也许,你们只能去找万花谷的人解毒了!”万花谷,万凝心道,我好像有一株紫晶心蓝,万景周说那花的花芯可以解百毒。……只有万家人能解的毒。

    我有解药。万凝踉跄地向自己的院落走去,萧忆情扶着她去。薛青茗在后跟着。

    落叶满地的花坛,藤蔓上的花朵晶莹媚蓝,四射的绛紫花芯吐露芬芳,丝毫没有被初冬的寒意凋残。

    “万景周说这花的花芯可以解百毒,要我一个人养。”萧忆情随手折了一段绛紫花芯,放在手里轻嗅,然后递给薛青茗。

    “你们的毒炎炽,这花芯外平和内阴寒,应该能解你们的毒!”薛青茗赶紧采了一些放在篮子里,跑到药房煎药了。

    半小时后两人都服了药。温热的药力蔓延全身,萧忆情感觉肩上的刺痛消失了,再看看万凝,表情也缓和了许多,他松了一口气。

    “凝儿,这次多亏你了,但下次要保护好自己。”萧忆情扶着万凝回到她的房间,“我多派些人看着你。”

    “谢谢楼主关心,”万凝眼皮微跳,“我总觉得事情还没完。”

    “对了,那花有什么特别?”

    “万景周说那花的花芯能解百毒,但只能由年轻的美丽女子栽培,要我一个人养。”

    万凝抚着身上的痛处,突然回神“我怎么能直呼‘父亲’的名字?这下萧忆情要怀疑我了。”

    回头看萧忆情,他清隽的脸面无表情,像在思索什么。他,岚雪阁,恐怕早查出我不是万家二小姐了吧!这些天,他一直都在试探我,那天也是,他对我的冷漠也有这层原因吧!

    “楼主还有事忙吧,请回。”万凝不想让他深究。

    “好。”萧忆情走出房间,回头又看了她一眼。

    萧忆情一走,万凝身上开始绞痛,腹部,双腿,肩背都奇痛无比,而且没有停止的势头。难道,这花不能去除所有的毒?还是这花本来就有毒?那萧忆情……

    “夫人夫人,您怎么了?”小环看着倒在榻上,几乎快痛死的万凝,大惊失色。

    “小环,我没事,你去看看楼主,看他还有事没有?”自己痛得都快没命了,还惦记着老爷,夫人对老爷真是痴心一片啊!

    “好。”小环提着裙子赶快跑到白楼,对护卫说“夫人捎话问老爷身体可好?”

    “没你的事,我们去禀告楼主。”护卫冷冷地说。

    “夫人问我作何?”萧忆情放下手中的文牒,“小的也不知,许是夫人关心楼主。”

    “好。”他突然觉得不安起来,今天遇到紧急状况,万凝立马就来保护自己。人遇到紧急的事,往往会暴露自己最真实的情感。以前,阿靖也是这样,要不是阿靖,自己早都不知死了多少次,这点万凝和阿靖真像啊!

    可是自己一直都在怀疑万凝对自己的用心,这次命悬一线,她真的不是万的人?还是对自己动了真心?

    “你去告诉小环,我没事。让夫人晚上来我房间一趟。”他避开了“侍寝”这个词,想必万凝还为那晚他的作为不满吧!

    “是。”

    “夫人,你现在这样,要不要去找薛姑娘?”

    “我刚刚喝了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楼主很好,您放心吧。您自己的身子要紧。您在这儿躺着,我去找薛姑娘。”小环马不停蹄地去找薛青茗,来回奔跑,她大口喘着粗气。

    “夫人,你……”薛青茗将手搭在万凝的手腕上,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您原来那种毒没有了,倒是出现了一种新的毒。难道那花芯有毒?可是,我当时检验了一下,这花芯是没有毒的啊?楼主又怎样?”

    “薛大夫,楼主是没事,可是我家小姐就要痛死了。”小环忿忿不平。

    “难道说花芯和原来的毒发生了反应,产生了一种新毒?”薛青茗吓出了冷汗,“若是这样,就难办了,这种新毒比原来的还要可怕,夫人再这样下去恐怕命都不保!”

    “求求您了。快救救我家小姐。”小环鼻子一酸,眼泪又掉下来,“我去告诉老爷。”

    “小环,你都跑累了,休息一会儿,我的事不用他管。”万凝倔强地起身,扶着桌角。“他有重要的事要忙。天道盟,风雨,万家,还有无数的帮派要对付听雪楼。这些人随时都有可能重伤我们。”

    “都什么时候了,他就一点也不关心您!什么事能比得上小姐的安危?”小环拭去眼泪,噘着嘴道“您为了他豁出了性命,他对您却一丝过问也没有……我看,他分明就不爱您。”

    小环也不是没有听过人中龙凤的传言,她有时都在发呆,那个能让听雪楼楼主念念不忘的女子究竟是怎样的人?自家小姐哪一点比不上她?

    “夫人,老爷请您晚上到他房间去一趟。”传话的侍卫到了。

    “好。”万凝将小环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嘴唇都发白了,头发因为痛苦的翻滚散乱不堪,“小环啊,爱不爱并不重要。他的事业,他的命,都比我重要百倍万倍。我们有事自己解决,没必要麻烦他。”万凝苦涩,但却并不自怜。

    “偌大的家业,诡谲的江湖,他可有一天安稳过,再加上病……他呀,苦不堪言,他更多时候是为了别人而活。为了父亲,为了母亲,为了听雪楼的上上下下。他的每一天,都是向阎王爷赊来的。相反,我们这些弱女子虽然不能左右自己的命运,倒也轻松自在。”

    万凝看着窗外的天空,声音也变得像阳春三月的风,“小环啊,若有一天我不在了,还请你照顾好他。若遇到心爱的人,你就嫁出去吧。”她再向薛青茗行了一礼,“薛姑娘,楼主的命就拜托你了,你的恩情万凝永不忘记。”

    一旁的薛青茗眼眶也红了,爱到这个份上,夫人真是……真希望萧忆情能放下对那个绯衣女子的爱,就算不能,好歹也给这个痴情女子一点安慰吧。

    “不行,我不能让她死,我要去钻研。”薛青茗下定决心,“夫人,我再去采一点那花的花芯,回去研究解毒配方。”

    “对了,万老爷说那花只能让年轻的美丽女子养,不如你拿回去自己养吧。说不定,你很快就能找到解毒的办法。”

    “为什么只能是女子?”薛青茗不解。“你和楼主都中毒了,为什么你有事,而他喝了药就没事了?”

    “难道那毒只对女子?男子是没有事的?”小环反应过来。

    “难怪只让女子养,是想让夫人染花的气息多一些,这样中毒就会更厉害。”薛青茗摇摇头,忿恨地说。“既然是你的父亲,他为什么要害你?”

    “也许,是我成了他的绊脚石吧。”万凝不愿对薛青茗吐露自己的身世。

    “小环送薛姑娘回去吧,我一个人静静。”万凝平静地说。

    “万景周,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她心里已将万景周碎尸万段。

    作者闲话:

    第八章情海漩涡

    这章很长哦!阿靖会有性命之忧吗?

    (部分被和谐的情节,大家请看听雪楼贴吧吧文。书名一样!)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