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凤(听雪楼同人)

热门小说

第一卷 情毒堪解  第十四章 谶语之诗 姻缘天机缓延命 绯衣佳人 云雨巫山拒还迎

章节字数:7737  更新时间:19-08-17 06: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小姐,你看这布料怎么样?”小环扯着印有蓝色觳纹的菱纱说,“我们带的衣服本来就少,逃难丢了几件,采药、练剑又毁了几件,我们必须多做几件衣服。”

    “这件还行吧。”万凝一向对衣着要求不高,但气质是要契合的。

    她一眼望去,五颜六色,花花绿绿,没几件布匹她能看上眼。

    “咦,那件……”她看着中间一件绣着牡丹和凤凰的绯红布料,心头一颤,绯红色!

    “小姐,你在看什么?”小环转头一看,发现中间一白一红两片布料对比鲜明,这红色的可真好看。

    “没有,我们再多看几件布料。”

    “好。”小环跟万凝又逛了几家铺子,湖蓝色,碧水色,鹅黄色,桃粉色,橘黄色……什么都买了,就是没有暗色和绯色的衣料。

    “这下肯定够了。”小环拉着万凝开心不已,“小姐你也不用再买店铺了,萧楼主名下有好多家呢!他今天又给了我五十两银子!让我随便花,不够找他拿。”

    “他的是他的,我们的是我们的,以后别拿他的钱。”万凝不屑地向前走去。

    “小姐,萧楼主很宠你的唉,你还在生他的气吗?”小环不知道好端端的,小姐怎么又生气了。

    一连多日,万凝告诉萧忆情,自己已经找到解毒的配方,只不过药效缓慢,自己是绝对不会喝万家解药的,谁知道他们会不会用上新的毒。

    萧忆情因为上次的事也变得谨慎起来,他对万凝整天嘘寒问暖,关怀备至。

    但是,万凝绝不让他抱着自己睡,他只能和碧落挤一间,让小环抱着夫人睡。(万凝因为中毒极其怕冷)

    “小姐,我们一定要穿新衣服!!”小环就是个活泼快乐的少女,在她的催促下,万凝一连几天,换了好多身衣服。橙黄绿青蓝紫,唯独没有赤。

    “小姐这几天过得开心吗?你和她在一起,发现什么异常了吗?”“……好像只有一点变化。小姐终于有笑容了。不过,她还是心事重重。那天,我第一次和她逛街,发现她长久地盯着一件红色的布料看,后来我多次央求她买红色的布料,但她就是不买。还说,她不喜欢这个颜色。”小环挠着头,“可是我看着她的眼睛,那分明是喜欢得不得了。”

    她喜欢绯色?为什么从不穿绯色?是为了不做阿靖的影子?还是,她就是阿靖!

    萧忆情握紧了拳头,“你带我去那家店铺,我要给她做一身衣服。”

    “小环,什么时辰?”“卯时。”小环一把抓住万凝的衣袖,“您答应过我,不再练剑的。”

    “我,想出去走走。”万凝披上了斗篷,那是萧忆情新买的。

    “外面露气正重,我劝您还是等天亮了再出去。”小环也穿上棉袄。这些天她寸步不离地侍奉在万凝左右。

    “小姐,你为什么总是忧心忡忡的?”小环看着朦胧的雾气,白色的月亮还挂在天边。这么圆,快十五了吧。

    四野静寂无声,露水萦绕着草丛。万凝只想到曹操的诗:“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我,总会做噩梦。”万凝这段时间确实睡得不踏实,但今早的梦虽不再是刀光剑影,但也是另一番惊心动魄的景象。

    她在往生之境内闲逛,到处都是青灰色的鬼火,各种各样的妖鬼人仙,交易着各种东西。包括人的寿命,人的感情,人的天赋……

    她真怀疑自己是不是上辈子种下了恶因,才会成为江湖上闻声色变、臭名昭著的血魔之女。

    她路过湖边,被岸上的彼岸花死死地缠住,直到一条巨龙腾空而起,将她解救。

    那条龙,喘息着粗气,挥动着巨爪,盘在她身上,似乎要啃噬她的一切……

    她却有一种感觉,他是来保护她的,他爱她。

    “您今早又做噩梦了吗?”“我,梦见一条巨龙盘在我身上,像要吃了我。”万凝笑笑,这种梦,往生之境的暗示怎么这么离谱。

    汉朝薄姬的故事……小姐是喜事将近了吗?不过,她好像完全没有这个心思,手都不让萧楼主碰一下。

    “小姐,我想问一下,您想要孩子吗?”小环曲线迂回。

    “从来没有。”万凝冷地哆嗦起来,但她的眼睛比初晨的天更冷清,似不在人间。

    “我这身体能怀孩子吗?那我不得把毒和寒传给他?”万凝奇怪小环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我只是想说小姐你愿意领养一个孩子吗?”小环赶紧解释。

    “……”想起自己收养石明烟的经历,为这个萧忆情恐怕现在还跟自己过不去呢!

    其实,自己是喜欢孩子的,哪怕是仇人的孩子。她多么希望能给别人幸福啊!

    “小姐,这么多天。您的病虽然没有恶化但也没什么好转,我们还是去看大夫吧。”小环拖着万凝回房,“我们早点吃了饭,去城里最有名的大夫那里去。”

    想着自己若是不去,恐怕小环会生疑,到时候萧忆情说不定都会知道自己的病情。“好吧,但要让我先单独见一下大夫。”

    ……

    看着铁青着脸的夫人,还有紧张万分的丫鬟,路大夫镇定地清了清嗓子,“夫人身上的毒虽然已经去了一些,但是体质还是太寒凉了些。我开几副药给夫人调理调理。”

    “既然这样,那夫人能怀孕吗?”小环脱口而出,万凝脸色立马阴沉。

    “夫人的体质大寒,能否怀上孩子实在难说,就算怀了多半也保不住。”大夫想再以这个理由多开一些药。

    “那夫人是一辈子都不能有自己的孩子了?”小环很难过地坐在凳子上。

    “是。夫人连自己的命都需要好好保养。”路大夫递上药方,“这就是命吧。”他拍拍小环的背,示意她不要难过。

    “小环,我们走吧。”没有孩子好,萧忆情若知道自己不可能有子嗣,就不会再打自己的主意了吧!也好,反正已是半截入土之人,走得也爽快。

    “夫人,您怎么一点也不难过,还有一种乐得其所的感觉呢?”小环拽着万凝的衣角,大眼睛里写满了问号。

    “孩子岂是我能奢望的?一个人轻松自在。”万凝挑起细长的秀眉,那种清淡之气,配着月白色袄裙上的腊梅,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绝傲姿态。

    萧忆情和碧落定制了几张新的床,两人可以分开睡。

    “我们什么时候返回洛阳?”碧落的剑眉轻轻地皱起来,“虽然我们在郑州的分部也可以操纵大局,但终究不太方便。”

    “我跟南楚回了信,这次风雨的进攻,我们不必太着急,文书地图我都没有落下,来这里考察我也有新的打算。”仿佛成竹在胸,萧忆情一向运筹帷幄,算无遗策,决胜千里之外。

    “夫人对你算是缓和了些,但终究是在疏远我们。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她一直在尝试着摆脱我们。”

    “同感。”萧忆情握住他的手,直视这个江南第一剑客、曾经风流一时、不可一世的人物。

    他和他,都在为爱守护。

    碧落同样热切地看着他,虽然他从不认为萧忆情就是自己的首领,但他们真的可以成为兄弟了吗?

    两个男人,意趣相投,这些天来,不是讨论作战计划,就是弹琴对诗,两人也偶尔会切磋武艺。虽然不是出生入死,但也是指向同样的敌人,荣辱与共,同进同退。

    “不好了,萧楼主,夫人她又昏迷了!”小环冲进来。

    “怎么一回事?”萧忆情的眉毛皱得紧紧的。

    “也许是起得太早受了凉,夫人走在路上突然就晕倒了!”小环眼圈又红红的,“我劝了她,夫人就是不听。”

    “之后又怎么?”

    “夫人和我一起去看了大夫。”小环严肃的说“大夫说夫人体质太寒,不但不能怀上孩子,而且需要好好保养。我还说回来煎药!”小环抹了抹眼泪,“这样下去怎是个办法?我们必须带她去解毒。”

    “我们趁夫人昏迷时去万家取药然后夫人就不会发现了。”碧落提议。

    “这事,她性子太倔了……她威胁过我,如果她发现我们给她取了万家的药,她就不喝。如果我们强灌,事后她就会立即咬舌自尽。”萧忆情的眼睛被冰雪覆盖,冷得似乎看不到希望。

    “萧楼主,我总觉得夫人……她没有任何活下去的意愿。”小环哭得很伤心,“她看着院子里的落叶,称赞他们归根;她看着燃烧的火柴,说是物尽所能,还有,她看着扑火的飞蛾……”小环已泣不成声。

    “我们不知道夫人过去经历了什么?性子为何如此凉薄,如此轻贱生死?”碧落苦涩地摆摆手,“伤心人自有不堪的过往。夫人,也是天下最可怜的一类女子吧。”

    “但是,她从不自怜。她目下无尘,高绝傲世。她倔强地对抗命运强加的所有不公,就像雪地的腊梅,暗香浮动临寒盛开!”萧楼主情不自禁地赞颂,“我们不能逼她,要引导她自己走出来。”

    “我总觉得今早的大夫一定隐瞒了重要的事。夫人说要先单独见大夫,一定是夫人嘱咐的!!……”小环跺脚。

    “事不宜迟,我们再找一个大夫看看。”萧忆情嘱咐小环看好夫人,教授碧落诵念往生咒。自己独自上街找大夫。

    他走在大街上,听到一个癞头道士喊道“算命治病……奇病多由命起,要想治病,先要改命。要想改命,先要算命。算命算命,只待有缘。五千两银子……”

    五千两,讹人吧!他朝那人看去,只见他面目丑陋但是眉宇间有一股奇气,虽然跛脚但是有一种身轻的感觉,他还感受到那人有不低的内力。这样的人,一定是个奇士!

    “你能救命?”萧忆情斜倪着眼睛,迷离的瞳孔此刻变得无比清晰。

    “您正是我等待的有缘人。”道士笑着放下牌子,示意萧忆情坐在旁边的凳子上。

    “夫人中毒应该有些时日了吧。”“你怎么知道我夫人有难?”

    “我怎会不知,山人虽然学艺不精,但这点本事还是有的。”他笑着捋了捋胡须,显得很年轻。

    “你该不会是万家的人吧?”萧忆情周身散发着浓浓的杀气。

    “我要是万的人,要挟你们不是更好,何必只要五千两?”道士毫不畏惧。“萧氏逝水之嫡子,萧忆情。”

    听到他念出自己的身份,萧忆情感觉很熟悉,信任让他继续听下去。

    “我送你一颗延命的仙丹,但你要明白我下面这首诗的前几句才是。等你明白了,再给夫人和着药汤送服。我给你写一个药方。”

    “我的诗跟李商隐的无题一样:蔷薇花落忘忧谷,紫藤萝开催情时;结果更在三冬后,并蒂莲伴三生池。刀剑相逢故人惊,香魂索命叹迟迟。天道悠悠何足问,爱恨难明未可知。”

    萧忆情清澈的目光神色复杂,这诗也太隐晦了吧。“阁下可以再说的清楚些吗?”

    “结果更在三冬后啊,机不可失。你慢慢琢磨,不急不急。药方你拿去。”道士递给他一张纸条。

    “好。”他收好纸条,“这是五千两的银票。”

    “记住,这仙丹只是延命,要救她的命全靠你自己。”道士悠悠地走远,不一会儿就消失了。

    “结果更在三冬后”萧忆情想起那句诗“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春天桃花盛开,灼灼美艳,叶繁果茂,其乐融融。眼下,寒冬腊月。滴水成冰,人们呼出的气瞬间化为白雾。

    这不正是三冬时节吗?

    凝儿和自己,是要有孩子了吗?

    可是,她并不情愿。她中了那么深的毒……为什么那毒只对于女子有效?若让女子身上也染上男子的气息,尤其是子嗣……

    萧忆情恍然大悟。

    “虽然大夫说你不能怀孕,但是为了救你的命,我也要试一把!”。

    他丝毫没有害羞的意思,这本是夫妻应尽之事。

    “楼主,我们试验了一点,这丹药平和无毒,绝对不与夫人体内的毒发生不良反应。”郑州分部的医师负责任地说。

    “药汤我们已经熬好。只是这药里需要四季之花各十五两,春之桃花、夏之荷花、秋之菊花、冬之梅花,着实奇怪……”

    “有效就行。”

    萧忆情多带了几个仆从,赶回了湖畔的民宅。

    “小姐,你醒了,赶快喝药吧。”小环笑盈盈地将药汤和药丸递给万凝。“这是什么?”

    “那个大夫又给您配制了新的药丸和药方。”想着上午看了病,万凝并没有起疑。

    “喝完药了,您先闭上眼睛,等我给您一个惊喜。”小环将一条丝绢系在万凝的脑后,遮住她的眼睛,然后在箱子里拿出一件华服替小姐穿戴整齐。还给她系上了牡丹月季贝壳花璎珞圈和一对凝碧的比目鱼玉佩。

    “好了。”小环解下丝绢。

    万凝睁开眼睛,只见大红色的衣裙上牡丹妖娆,凤凰蹁跹,袖口衣襟裙摆上都绣着细小的云纹,璎珞和玉佩铿然作响,秀发上的红色丝带临风飞舞,耳间的蔷薇铃铛清脆无比。

    “这是您的新鞋子。”小环又拿出一双血红的牡丹绣花鞋。

    “小环,这太破费了,我们已经有了好多新衣服和新鞋子,何必又买?”嘴上这么说着,但是她尽情欣赏着绯色的盛宴。

    “萧楼主说一个朋友送的。”分明就是他干的!

    “唉,夫人您干嘛脱了啊?多好看啊,我看您喜欢得很呢,萧楼主还没看到呢!!”

    “不必了,我已经看到了。凝儿,我就是想看你穿这身,毕竟你从来不穿红色的。”萧忆情携着碧落前来,一副好暇以整斯文败类的样子坐在万凝面前。

    装什么正人君子!万凝的怒气快要攒到极值。

    萧忆情一把拉住万凝脱衣服的手,“怎么,这就等不急了?”笑容中的星辰更亮了。

    “想哪里去了??”万凝又羞又恼。她松开手,“小环,带我去浴室更衣。”

    “我来吧,小环你跟碧落一起出去。”碧落拉着小环走出去。

    “干什么?又要脱我衣服?”想着上次的经历,万凝紧张不已。

    “凝儿别怕,我给你三个选择。”

    “你现在中毒很深了。大夫说你快活不过两个月了。”萧忆情的眼睛中充满怒气,“你还想瞒我到何时?我们必须解决这个问题。”

    “要么随我回洛阳,我们继续做曾经的夫妻,我的部下会去取回解药;要么就待在郑州听雪楼分部,我们就做朋友,解药依然会拿给你……”萧忆情冰雪覆盖的眼睛中闪过一丝狡黠。

    “这两个我都不答应,我是不会吃解药的!”万凝激动地反对。

    “那就只剩下最后一个选择,你可别怪我!”

    “行!”

    “不做曾经的夫妻也不做朋友?嗯?”萧忆情用手轻轻捏住万凝的下巴,观察她的表情。

    “是。毕竟我们从未有过‘夫妻’之实,朋友也不存在,你不过是想榨干我的价值。”她倔强地对视,分毫不让。

    “好!”他一把抱起万凝,放在床榻之上。

    “干什么?啊啊啊,救命!!”万凝大声呼喊。

    “小姐!”小环想冲回去,“萧楼主是要小姐的命吗?”

    “别去打扰他们的好事。”碧落暧昧地一笑,还没等小环反应过来,房间里就响起了摇床的声音。小环大窘。

    萧忆情将她一把按在床上,万凝死死地护住自己的腰带,“这可是你的选择……”他在她耳边轻吐,“乖一点,不然我会把你弄得很疼。”他熟练地点了万凝的穴位。

    绯红色的衣服衬得她的肌肤雪白,更细腻如脂。她红艳的装扮若是再罩上一层白纱,只露出水灵灵的眼睛,与阿靖别无二致。“万凝,阿靖”,他轻轻的念。“你看你这身红色的打扮,多么好看,多么像嫁衣……”

    想到这儿,他更加残暴地将她的衣服和配饰一一除去。

    “情人?”万凝后悔了,早知道就应该选前面两个。

    “你不是说我们从未有过夫妻之实?那今晚……就有了,算是补偿洞房夜欠你的!”他霸气地吻上她的唇,让她的呻吟化为柔媚的娇语。

    身下的人儿不住地轻颤,清新的体香飘入鼻翼,酡红的脸颊羞怯无比,她的眼睛因为极度的情欲而水光波澜,极力地拒绝更像是致命的挑逗。“欲拒还迎,欲诉还羞”他知道,她一定是喜欢他的,而且,无比无比的喜欢。

    “你绝对不能碰我的身子!”纵然她知道这只是徒劳。“我不碰?别的男人碰??”她的反抗更激发了他的占有欲。这世上,还有我萧忆情征服不了的女人吗?

    他不会再耐心等待她的答复。此刻,他不知自己想要的是万凝,还是阿靖?

    无论是谁,我只要得到你!!

    他终于剥开了最后的中衣,抚摸着她的脖颈,双腿紧紧地缠绕她,引诱着她……

    情窦初开,羞不自胜,她的脸滚烫,闭上眼睛,不再看他俊美无俦的脸。

    “你就这么想要我的身子?”她终于怯生生地开口,“我……怕疼。”

    “凝儿,我的女人……”他明知他已经弄疼了她,但是腹部下奔涌的阳刚之气攒动得更加厉害。

    他暂时停下来,看着她绝美的容颜,轻轻地呼唤她,“来,睁开眼,看着我。”

    “不”她死死地闭上眼睛,没有一丝配合。但她可以想到那双冰雪覆盖、无风无波的眼睛此刻一定燃烧着熊熊烈火,要将自己生生吞噬。那双眼睛,就跟梦中的巨龙一样。

    该死的梦,又成了现实……

    她想起身挣脱,又被萧忆情以更加禁锢的姿势困住,他开始了密密麻麻的吻,时不时还在她身上掐两把。香肩秀发,雪肤花貌,窈窕的身材,诱人的腰肢,还有那小小的脚,皓白的手腕……每一样都让他迷醉不已。

    他将她剔骨入腹,拆得一丝不剩。

    她也不示弱,在他身上狠命地掐着……她只觉得两人是在共赴火场……

    萧忆情,我恨你!!你是算计好了吧!

    万凝从来没有被萧忆情这样对待过,想当年两人是上下级关系时,他最多握住自己的手,举止从不轻佻。后来嫁给他,两人也是说不出的淡漠疏离。

    他从什么时候开始渴望自己的身体的??难道是开始抱着自己睡觉??还是脱了自己的衣服?

    果然,欲望的闸门一开,洪水便汹涌地吞没一切。他一向是个克制持重的人,不近女色,坐怀不乱,看来本质上男人都是控制不住兽性的。

    她实在不习惯这样的转变,但她越拒绝萧忆情就越饥渴,越反抗萧忆情就越热烈。

    早该知道会有这样一天……她是想逃跑,但越是想逃,萧忆情就盯得越紧;越是冷漠,萧忆情就越是热情。想来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落到他手上,就像齐天大圣飞不出如来的手掌,还被五指山夺去了自由!

    如果说前面只是划着小船进入了波涛,那后面就是进入了海水最汹涌的漩涡,在情爱里拼命挣扎……

    她激烈的抵抗就像一种笨拙的迎合,让他更加疯狂。他的手抚摸着她光滑的脊背,她的手环上了他有力的腰。两个人缠在一起翻滚,在白色的床单上留下一串落红。

    也不知航行了多久,她已经疲倦不堪,情爱的火焰依旧没有熄灭。她听到他轻声的呼唤,“阿靖阿靖……?”她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泪流下来,“谁是你的阿靖??”

    我伤害了你吗??意识到自己的失言,“凝儿,对不起,我真的只想要你……”他的墨瞳中闪过一丝哀伤,一把将万凝搂在怀里,“我以后都不提她的名字,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好吗?”

    听到这话,万凝更加生气:萧忆情,你到底喜欢谁??她开始不断地抽泣,像个无助的孤儿。

    “好了,今晚我们好好睡一觉,瞧你的脸色……”他为她抹去了眼泪,穿上中衣,盖上厚被子,总算安静了下来。

    白日的担忧加上情爱的体力消耗,万凝很快就睡着了,一起的还有身边的那个男人。

    第二天沐浴,万凝让小环出去,自己一个人洗。在门缝里偷偷地看到夫人身上大片青紫的欢爱痕迹,小环偷偷笑出了声。还有昨晚的床单……耳尖的万凝更加羞惭,都怪该死的萧忆情!!

    她将昨天的衣服通通剪烂,弃之荒野。“以后别再让我见到红色!!”万凝一向矜持淑女,但此刻大声咆哮,小环知道萧楼主昨晚一定狠狠刺激了夫人。

    “夫人昨晚休息得如何?”萧忆情在田野里见到回来的两人,“是不是这衣服还不够好看?我让匠人再做几件更好看的绯衣来。”身后的碧落也是一脸邪笑。

    “萧忆情!!你敢!!”万凝羞恼地喊道,拉着小环的手飞逃。

    他架起轻功,毫不费力地将万凝又搂在怀中。“呀呀,我是大灰狼吗?”深沉如银河、璀璨似群星的眼睛因为爱意更加迷离,赤裸裸的挑衅和诱惑。

    “祝楼主和夫人永结同心,百年好合,早生贵子!”碧落更是不知死活地抬杠。

    “江楚歌!!”万凝更加愤慨,搞不好就是你这个情场老手教他的妙计,真是近墨者黑。还以为他收了心性了,没想到骨子里还是这么风流,把萧忆情也变成了个登徒子。

    “夫人为何叫我的本名?我已经改名碧落了,‘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他朗声高吟,眉目中的风情让小环心跳不已。

    女领主上次听到他吟《长恨歌》还是去攻打幻花宫之时,他为那个女子如醉如痴,不要命地寻找她,哪怕没有一丝希望。

    “夫人,楼主,你们经历了生死离别,要珍惜往后的岁月。我和小妗,今生再无可能……”他看到萧忆情和自己一样疯狂地寻找夫人的时候,他誓死要帮助萧忆情找到幸福。

    看到碧落的神色暗淡下来,万凝明白了,他是要避免悲剧在萧忆情和自己身上重演。

    “夫人,你知道吗?楼主为了找你,都快疯掉了。直到看到你的骨灰盒和坟墓,他才心死。为了给你守丧,他在你的坟旁建了一个茅草屋,在里面过着清苦的日子。一个月了,他瘦了好多,简直是骨瘦形销。”碧落讲起往事,英俊的眉眼中闪动着泪光,“楼主是我见过世上最痴情的男子,夫人你今生嫁给他实在是再好不过,你要珍惜这宝贵的姻缘。”

    “是啊是啊,你就别拒绝萧楼主了。”小环在一旁使劲地附和,都快成碧落的跟班走狗。

    在众人的祝福中,在萧忆情深情的眼神中,万凝在深冬感受到了一丝温暖,也许,这就是幸福吧。

    作者闲话:

    第十四章为爱痴狂

    阿灵收到情书啦!真是好开心,上天一定是看到阿灵如此用心地给男女主牵线所以眷顾了阿灵。所以今天早上准时发糖,庆祝萧靖开始夫妻生活啦!!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