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1姑娘可想走?

章节字数:2684  更新时间:19-07-29 16: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夫人夫人,大小姐又跑了!”黄桃提着裙跨入府门正厅焦急喊道。

    “哼~”扇菱霏叹气,四十出头的面容仍是风韵犹存,“这么些年,她就没哪月不跑的。”

    官媒任命书月月来一次,她就月月跑一次。真不知她为何就那么抗拒担任官媒?官媒有哪点不好?虽只是个九品小官,但在这女人不能科考的年代,多少还是受些敬仰的啊。

    受些敬仰?她宁可不要!她一个公元二零一九年穿越过来的美容医师,对美容养颜倒是驾轻就熟,但要她做官媒给人牵线搭桥?那就是抱着擀面杖当笙吹,一窍不通啊拜托!

    而且最重要的就是,她可是个从小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一直接受的思想都是一夫一妻,要她去当官媒娶两个男人?她是怎么也接受不了的!

    也不知道二十年前上任的景页帝是抽了什么风,他喵的突然就下令担任官媒的女官媒得在上任一个月内,至少娶两位男子,违期未娶就得以抗旨斩首!想想都脖脖发凉。

    去他娘的女官媒!

    落青梅一下跨过一块大石,穿着件短打绿衣,背着个自制棕皮包,脚步快捷地向前跑着,一下头都不回。翠绿的高竹一根根地快速朝她身后退去,她却跑得脸不红气不喘。因为——

    她没跑多久。

    正跑着,前方传来一阵响亮的唢呐声,抬眼,就看到前方不远处,一顶大红的婚轿正往这边抬来。轿后还跟着个被竹椅抬着的娘娘腔。手里拿着把小扇子,掩着嘴角就在笑。

    那竹椅被人抬得一颠儿一颠儿的,他也一颠儿一颠儿的,活像个大爷。

    这道有点窄,但是她没停下,右移了下便准备直接跑过去。她觉得他们在左,她往右避一下就不会撞上了吧。可没料到,他们也在这时右移,她惊得一个擦地急刹车才没对撞上去。

    但是抬轿的人就没那么好了,他们以为要撞上了,忙不迭的后退,这一后退完全是条件反射,没经过大脑思考,婚轿就被他们退得后仰。呈现要倒的趋势。

    抬着娘娘腔的四人看到婚轿要倒向他们,也是反射性的后退,也没注意力度,那椅上的娘炮便被抬得后仰。

    他“哎哎!”地赶忙抓住两边扶手,脚往被抬高的前方力压,才免了后翻出去的命运。

    他抓着扶手,定心地呼了口气,才抬眼,眼光霎时一利地朝落青梅射去:“你被鬼撵了吗?!跑这么快!上杆子追阎王是吧?!”

    落青梅撇唇眼神不好地觑了他一眼,但没反驳,毕竟是她先不小心差点让他连椅带人后翻出去的。

    她往左移准备走过去,可竹椅上那人也正好下令“快走!”,那抬轿人便正好为了躲她也往左移了。

    落青梅暗叹了口气,往右走,可奇葩地他们也是往右走。她不信邪了,开始快跑,左跑!右跑!可他们和她也不知吃了什么珠联璧合的药,就是配合得那么默契,跑了十几次他们都跑的同一个方向!

    落青梅都感觉竹椅上那人磨着下颔都要把她瞪死了。

    “你故意的是吧?!”温无倾平时对女人的好脾气都快要磨没了,“你往左,我们往右!”

    落青梅听话,往左走了。可是……

    两方相对而站,判定的左右方向不一样,所以…他们又在同一侧了。

    “……”落青梅头顶一摞省略号排开。

    落青梅扬起笑,伸出左手,再伸出右手:“你们走左,我走右。”

    这下总不会错了吧?就此,两方终于在竹椅上那人快要气得椅上冒烟儿时错开,各自安稳地朝自己想走的方向走去。

    只是,才走了四步,落青梅便顿下了脚步,因为——她听到了轿中新娘悲伤的哭泣声:“呜呜……我不想嫁!我不想嫁!”

    那哭声肝肠寸断,柔肠百结,落青梅一下便转回了身对着那方喊道:“等等!”

    温无倾回头看了她一眼,给了她一个看疯子的眼神,对着抬轿人道:“继续走!”

    也不知哪蹿出的瘦瘪猴,她叫等就等啊?耽误了吉时她负得了责吗?这可是他两千两的“媒金”,要没及时送到,他可就一铜钱都别想得到了。

    他耽误了她那么多时间,还敢给他叫停?

    “你们站住!”落青梅快跑到轿前,一把拦住抬轿人看着温无倾喝道,“不许走,把新娘放出来!”

    “你到底想干嘛?专门来抢亲的吗?!”温无倾被她气得心急火燎,“还不快给我让开!”

    现在都午时三刻了,日中他就要将新娘送到南大街闳府,只有一刻的时间了,这突然冒出的野猴还在这里捣乱。成心让他没了银子吗?!

    “我不让!你是哪来的媒婆,没看到人姑娘压根儿就不想嫁吗?你这是强买强卖!”落青梅展直了手臂就是不让他们过去。

    抬轿人看了眼温无倾,见他磨着牙满眼怒火,旋即转头喝了声落青梅,道:“这可是我们醍州的温官媒!促成的婚事不下百家,从十四岁到这里,一路从木麒麟拿到玉麒麟畅通无阻,被他促成的婚事更是家家满意。哪轮的到你在这儿指手画脚!”

    “还不快让开!”抬轿人。

    “哦~你就是我爹走了,从柃州调来上位的温官媒啊?木麒麟到玉麒麟拿得畅通无阻?我看根本就是你骗婚骗得畅通无阻吧!”落青梅看着温无倾说的鄙视,“你也不怕被你骗婚的那些人上门砸了你的官衙!”

    家家满意?看这样,怎么可能家家满意?!不过就是花钱雇人散播的舆论,馒头里边包豆渣,别人不夸自己夸。

    落官媒的女儿?温无倾看着她眼睛一眯,当真是爹走了就没人管了。那我来管!

    “放椅!你们四个,给我打!”温无倾被人放下后,便指着那四个抬他的侍从道,“把她给我掀开!婚轿继续走!”

    落青梅看那四人放了椅就揎拳捋袖地朝她走来,一个旋身便躲过了他们的进攻。抬婚轿的人看她没再挡在轿前,看准时机便要抬走花轿,落青梅却一个伸手又将婚轿拖了回来。

    “嘭!”的一声,婚轿落地。里面的新娘盖头摇晃,抓着轿窗还后仰了一下。

    她想说话,但婚俗不允许她对轿外的人说话,只好在轿里担心得蹙眉。

    “你们四个怎么这么没用!还不快缠住她,婚轿抬起走!”温无倾看着四人全部扑空,落青梅还将婚轿也给拖下地了,简直气得要亲自动手了!

    可他没武功,只能就这么站着,又气又急:“快抬走啊!”

    轿夫听他这么喊,赶忙肩膀扛轿又要走,落青梅却眼扫这里,避开缠他的四人。奔过来一个高抬腿,倏地就有力落下,脚压在轿杆上。把抬轿的人都压得肩膀一疼,撂了轿。

    “姑娘,快出来跟我走!”落青梅对着轿内喊道,侧身躲避着侍从的抓擒。可等了有一会儿也不见轿内出来人,落青梅奇怪。但一会儿就觉得新娘可能是绑了手脚,出不来。

    她便一掀轿,将新娘拉了出来,看到新娘没被绑,有点奇怪,但没细想,躲了一下侍从的劲手便拉着新娘跑了。

    温无倾见此,立马上前挡住她的去路,但却被落青梅一脚毫不费力地踹开。

    温无倾跌在路边的坑里,低眼看看自己胸前的脚印,又抬头往那被拉出轿的新娘看去,白皙的脸被气得发红,磨着下颔,转眼对愣着的侍从喊:“快追啊!追不到谁都别想拿工钱了!”

    侍从听此,立马提气,往落青梅跑开的方向追去。他们是专门请来保护新娘的,现在新娘丢了。还真没资格拿那工钱。

    “你们也去!”温无倾站起看着轿夫喊道。新娘都没了,轿夫还在这里干嘛?!

    温无倾气得叉腰,胸口剧烈起伏,一脚踢飞脚下的石头,额边的两缕丝滑刘海,和背后瀑布般的柔软黑发都被甩得一荡。似发梢都带着怒气,僵直着欲炸裂而起。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