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2 没嫁过人的落青梅

章节字数:2336  更新时间:19-07-30 14: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带着十几个家丁来追落青梅的黄桃,看到前面叉腰站着,一脸戾气的温无倾,一愣:温官媒?

    “温官媒你怎一人在此?”旁边还有个花轿,胸前还有个脚印,身后臀腿处,及两手袖口下的衣面也都是黄土。

    如此狼狈,莫非遭了劫?黄桃看着温无倾略惊。

    “你是?”温无倾转过头来看黄桃,挑眼打量道。

    他这么出名,有人认识他,他不奇怪。只是自己未必认得对方。

    “我是落家丫鬟黄桃。我家老爷也曾担任过醍州官媒。”黄桃扬起笑回答。说完又似想到什么,展开手中画纸给温无倾看,“对了,您有没有见过我家小姐啊?就是长这样。她可曾走过这条路?”

    “你家小姐?”温无倾眼看着画纸挑眉,语声低幽,眼中也似冒着什么毒样的浓汤。

    “嗯。我家小姐。”

    “诶诶?!温官媒你这是做何?”黄桃看着温无倾一把抢过画纸,“咝咝”几下就把画纸全撕了,震惊道。

    “做、何?”温无倾磨牙,“她要在这儿我直接手撕了她我!”

    温无倾叉着腰,左右转着头睖着前方道路,眼中火气浓重得似要烧掉整个竹林,心里也似泼了油一点就着。

    两千两,两千两,两千两就这么被她搞没了!

    她知不知道,他从木麒麟的一千两、铜麒麟的两千两、铁麒麟的三千两、银麒麟的四千两、玉麒麟的一万两,是做了多少桩婚事才坐到这玉麒麟的位置的?

    是赚了两万两媒金,做了一百七十多桩婚事!

    现在好不容易有个两千两的大活,能让他离拿金麒麟少做十几桩婚事!却就这么被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劫了!他怎么能不气得想撕了她!?

    难怪他今天出门接新娘时,出门就被野狗追!耽搁了大半个时辰。想来就是预示着半道会遇上这个疯婆娘吧!?

    黄桃看着总是风度翩翩的温无倾,此时却满脸戾气地说着想手撕了她家小姐,心里“咯噔”一下。却又不明所以。想问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但张了嘴却又作罢。

    看温官媒现在这样,问了他也只有被呛吧?

    于是她没有问温官媒,而是蹙着眉心,心里担忧地号令家丁继续往前追了。

    小姐得罪了温官媒?她干了什么让温官媒气成这样?

    想了一会儿,黄桃作罢:什么都不知道,还是先把小姐追回来再问吧。这么想着,她便提着裙加快了速度往前追。

    竹林另一头,拉着新娘花月如跑了小半刻时辰的落青梅,喘着气还要跑,却被同样喘着气的花月如一下甩开手。

    花月如甩开她的手便蹲到了地上“呼呼”的喘气。落青梅见她如此,以为她跑累了,看着她问道:“跑不动了吗?再坚持一会儿,一会儿就能出林子了!”

    这片道她熟悉,每月逃官她基本都是跑的这条道。

    “还跑?跑什么!我要去成婚,你劫走我作甚?”花月如莺样的声音抬头看着落青梅道,水灵剔透的眼中满是怨恼。

    落青梅一惊,问道:“你不是不想嫁吗?不想嫁我就劫你走了。”为什么帮了她,她还这副怪罪她的模样?

    “我要你劫了吗?!而且你从哪里看出我不想嫁了?”花月如满是怪责的眼看着她。

    “你自己说的不想嫁啊!而且你自己还哭得那么悲伤!”落青梅有些生气了,救了她她还这样。

    “那只是嫁娶的一种习俗,哭嫁谓舍不得爹娘。你没成过婚吧?这都不知道还随便劫亲!”花月如听她如此说便知她还未嫁人,看着她道,“如今我已误了吉时,你可如何赔我?”

    她说着竟是突然哭了,抱着膝盖埋头呜咽:“闳云哥若是看不到我,说不定会误以为我被山匪劫了亲,以为我已不再清白,要另娶她人了呢…呜……咳咳,呜……”

    落青梅脑中瞬时一“铛”,怔了半天,才蹲地看向她道:“你别哭你别哭!我现在送你回去,有什么事我帮你解释。”

    啊~真是的、怎么有个哭嫁的习俗呢?真是好心办坏事!

    “你解释有什么用?闳云哥会以为你只是我雇来骗他的,根本就不会相信你。”花月如抬起哭红的眼道。

    落青梅拧着眉心焦,忽又想到什么倏地看向她道:“温官媒,温官媒会替你解释的!”

    “温官媒替我解释?恐怕闳云哥就会直接以为我和温官媒有染了!呜呜……”说完花月如又埋头哭了。

    落青梅听她直说闳云哥会误会,闳云哥会误会,心里吐槽了句:这么不相信对方,何必成婚在一起?

    不管三七二十一,总之得先带她回去。

    “来,我背你回去!”落青梅说完就把她双手拉到自己肩上,捞住她的双腿就背起她往回跑。

    背着人负重跑可比背着人走累多了,但她做错事了要负责,累也片刻不停地往回跑。

    追来的侍从和轿夫看到她,立马便叫她把新娘放下,但落青梅没听,绕过他们便继续往前跑了。等跑过他们,落青梅才对着身后的他们道:“新娘跑累了,我背她回去!”

    侍从和轿夫一愣,面面相觑,两秒回过神便掉头往回追了,指着前面的落青梅道:“你把新娘放下!你又想干什么!?”

    落青梅没理他们,当务之急是先把新娘送回温官媒手中。和他们纠缠只会耽搁时间。

    顺着竹林小道找来的黄桃,看到前方跑来的落青梅,立时喜忧交加的快跑上前:“小姐小姐!你可算回来了!你可是得罪了温…官…媒。”

    黄桃看到落青梅背上背着的人,见她穿着新娘服,说话的声音立时便弱了下去。联想到刚刚在后方看到的温无倾,和那顶花轿,黄桃骤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愣了好久,她才追着跑过她的落青梅喊道:“小姐小姐!”

    落青梅没空回她,专心地往前跑。终于到了温官媒那里,落青梅小心地将花月如放回花轿里。而后转过身,干笑地看着温无倾道:“呵呵呵…那个,对不起啊。你快把她送去成婚吧!”

    落青梅伸出手,弓腰指着花轿道。

    温无倾不知她为何突然态度大转变,但现在当劳之急是先把花月如抬去闳府,她的这笔账以后再算!

    温无倾指着落青梅道了句,“你给我等着!”又“哼!”了一声后,便立刻命令追回的轿夫道:“快起轿!加快速度去闳府!”

    虽说吉时已过,怎么做也于事无补,但是能快点还是快点吧。

    说完,他便也上了竹椅,侍从赶忙过去抬起他,一摇一摇地随着花轿走了。

    落青梅看着远去的花轿,长呼了口气,转身,看到黄桃,怔了下,抬脚便准备跑。却被黄桃一下抱住手:“小姐小姐!不许再跑了!你今天是不是闯大祸了?”

    “怎么会呢?”落青梅手放唇边咬着唇,低着眼道,“…我就是…就是…劫了下亲……”

    “啊!?”黄桃大叫。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