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4 娘亲,你奈我何?

章节字数:2625  更新时间:19-08-01 08: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小姐小姐!”出去打听消息的黄桃跨进卧房走廊便要进落青梅房间,却一下被站在外面身材长壮的柴山豹挡住。

    “小姐正被搜身,你不能进去。”柴山豹伸出一手直挺挺地挡在黄桃面前,不让她进去。

    “搜什么身?”黄桃疑惑。

    “姓名公章。”柴山豹面无表情答。

    黄桃一愣,随即便知是夫人又要逼大小姐签上任书了。

    “你让我进去,我是女的还是小姐身边的大丫鬟,我进去无妨的。”黄桃推着柴山豹道。可柴山豹太壮实了,黄桃根本就捍不动他,遂向着房内喊道,“小姐小姐!外面有人挡着我不要我进去!小姐!——”

    “柴山豹,你放她进来,她是我的侍女。”落青梅听到黄桃声音,一下逮住落清菊双手不让她动,对着房门口喊道。

    柴山豹听她这么说,眼眸动了动,犹豫了一会儿放下手。

    “哼!”黄桃看着柴山豹不满地哼了一声,后转头一下跨入房间,笑着喊,“小姐!”

    黄桃脸上带笑的跑去落青梅面前,身后柴山豹关了房门。

    “小姐,我打听到消息了!”黄桃扬着笑道。但这并不是打听到好消息而高兴的笑,而是习惯看见她小姐就笑。

    “在哪儿?是哪户人家?”落青梅捉着落清菊要往她身上搜的手,转头看向黄桃问道。

    黄桃看了眼同和落青梅坐在床上,手摇着挣扎的落清菊,转回眼看着她家小姐答:“在南大街中心路口右边,闳寅闳员外家。”

    “哪个洪?红色的红,还是山洪的洪?”落青梅看着黄桃问,手还抓着落清菊,以防她偷袭。

    落清菊也转头看黄桃了。听着她说的,落清菊转头看着落青梅道:“是闳厚的闳吧,我听说一月前自京都来了一位闳员外,很是财大气粗。买了这醍州最贵的崟河庭院。”

    落青梅低眼想了一会儿,抬头又问道:“你可曾打听到温官媒将新娘送到闳府后,闳府是作何反应?”

    “我有打听这个,我听说当时温媒官从闳府出来时脸色很不好,似是闳府员外当众羞辱了温媒官一番,说他不配拥有玉麒麟。”黄桃走近小声道,“而且…一两媒金都没给,就扔了包茶叶给他。”

    落青梅咬唇,手摸着下巴低眼想:看来自己把他害得不轻啊……

    “他没说是我劫了亲才导致花轿延误的吗?”落青梅又抬眼道。

    “没说吧?闳府一点都没有提到你。”黄桃不确定,但感觉温官媒应是没说。

    他这么好?落青梅心里想。

    不过他不说,明天还是要去闳府道歉的。

    “对了,新娘家呢?新娘家在哪儿?”落青梅差点忘了,新娘家还不知道呢。

    “不知道,新娘来的那片地儿人很少,基本没看到她到底是从哪儿来的。”黄桃说着想到什么又笑道,“而且昨天日子好像真的是特别好的一天,好多人成婚呢,基本每条官道上都有送亲的队伍。”

    “哦。好吧。”还是得明天去问温官媒。

    “那小姐还有什么吩咐?”黄桃扬起笑,清脆如水蜜桃般的声音问道。

    “没有了。”

    “诶等等!”落青梅看了眼刚放下她手,又要手抬起搜她身的落清菊,看向黄桃道,“你过来,凑近些。”

    “怎么了小姐?”黄桃转过身,走到她面前,纯净的眼眸睁着不明所以。

    落青梅伸手进衣领,从中拿出个很小又有点重量的小袋子给黄桃道:“拿着,帮我保管好,明…”

    落青梅一下把小袋子背向身后,看着落清菊。

    “印章!”落清菊扑了个空,手按在落青梅两大腿上,撑着身子看着落青梅道。

    “你还真猜到了。”说完,落青梅蓦地捂住落清菊的嘴,看向黄桃道,“帮我保管好,明天我会找你拿的。今晚你不要回来了,现在去客栈租间房,晚上就在客栈睡。这是五十两。”

    落青梅将印章拿给黄桃后,又将腰间钱袋解下也拿给了她。

    “唔唔!大…”落清菊被捂着嘴支吾着想说话,手拉着落青梅捂着她的手。

    “别把五十两全给我用光了啊。这是我全部家当了,最近我娘老是打压我,零花钱都给我直砍了一半。清菊郬竹都比我多一半!”说着,落青梅转过头来,下巴微撅地看着落清菊。

    “…”落清菊扒拉她的手停了,抓着她的手低下眼,想说:是大姐你自己一直不签官媒任命书,钱也不是我砍的呀。

    “好,我租个小点的客栈。那小姐你明天什么时候来找我?在哪见面啊?”毕竟她还不知道要租哪儿呢。

    “你也别太省了,租个一般的,安全的客栈。见面就在清越湖西侧四角亭里吧。我不确定我几时能出去,你就等到中午吧。中午你还没看到我就回府吧,把印章藏到别处。随你藏哪,安全不被人知道就好。”落青梅说着转头跳新疆舞似的动着肩膀,看着落清菊笑着挑衅道,“我都不知道印章会藏哪,看你上哪儿找~”

    “…”落清菊清瞳看着落青梅,眼眸惹人怜地微嗔。似有数不清的滢渟水珠做的星辰,在她眼中晶亮闪烁。

    落青梅感叹了句:太美了!

    “那好,小姐我走了。”黄桃说完,将两个差距有点大的袋子放入衣领,而后整整衣衫走出。挺直的背,正经的面容看起来一派自然,但熟悉黄桃的人只会觉得反常。

    她装这么正经干嘛?若是烧饭小二在此,一定会心道一句。

    柴山豹看了她一眼,而后把房门关了。一点也没发现黄桃的反常。

    算着时间,想黄桃差不多是出府了,落青梅才将落清菊嘴上的手放下。

    “大姐!我会被娘骂的。”落清菊精致滑嫩的小脸微皱,看着落青梅语声细柔道。

    “放心,有我顶着呢。”说着,落青梅蹭下鞋往床上躺去,侧着身背对着她。右手后摸着脑袋半撑着。

    “那还不是你拖我下水的!”落清菊眉微拧成八字,看着落青梅黑黑的后脑道。不管她语后打多少个感叹号,多生气,都是轻声细语的。落青梅听着直觉舒服。

    正厅。

    “怎么还没搜出来?”扇凌霏端着茶杯的手顿住,微拧眉放下茶杯,起身往落青梅卧房走。

    穿过走廊,几下就到了落青梅房外,而后毫不客气地推门而入。

    “嘎——”

    “落、青、梅!”扇凌霏看着侧躺在床上背对着她的落青梅,一字一顿说得咬牙切齿。

    “我叫你搜的印章呢?!”扇凌霏又看向落清菊,肃声道。

    落清菊赶忙从床边站起,看了眼扇凌霏,偏头瞟向落青梅:要不要说呢?

    “啊~”落青梅打了个哈欠,“都跟您说了印章没在我身上,不信你搜。”

    落青梅转过身来,坐起展臂道。

    扇凌霏睖了她一眼,真的甩着紫纱披帛走过来搜了。

    搜了三分钟……

    “?”扇凌霏顿下手,看向落青梅,“怎么没有?!”

    “不在我身上当然没有了。”落青梅将双手旋个圈,绕进扇凌霏本来放在她腋下的臂弯。手撑在床上,笑嘻嘻地看着扇凌霏。

    扇凌霏退后身,怀疑地看着她:印章真不在她身上?

    落清菊看看落青梅,抬眼瞟着扇凌霏。

    “她不是叫你藏了吧?”

    “没有没有!”落清菊看扇凌霏一下看向她,连忙摇头道。眼睛看向地板。

    “柴山豹,三小姐刚刚是不是来过?”扇凌霏又转眼看向门外的柴山豹问。

    “没有。”柴山豹回头,低着头答了一句。

    落青梅看看柴山豹,怀疑他是不是自带非礼勿听的屏蔽功能?

    “哼…”扇凌霏哼了口气,转回头来面容严肃的看了落青梅一眼,而后想来是觉得拿她没办法,转身走了。

    走到门口,又听得她头也没回地道了一句:“还不出来吃饭?!”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