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7 小白扇下的激吻

章节字数:2435  更新时间:19-08-04 08: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日,落青梅真就几乎挨家挨户去找了,身边还跟着出来透气玩乐的落郬竹。说是要帮她找,可基本都在吃着手里的鸡腿,一路跟着她,只负责不走掉就成了。

    落青梅也没指望她,在第N次笑问人家“家中可有要嫁娶之人?”,笑得脸都成僵硬上扬状后,她才在中午时分,找了个就近的街道边的小茶棚坐下。

    落青梅拍了拍脸,张嘴活动了下脸部肌肉,才倒了一壶茶喝水。

    “大姐,你怎么就突然想找个两千两媒金的婚事做呢?”落郬竹看落青梅明显找媒事很不快乐,还要去找,很是疑惑。

    落青梅拿着茶杯的手一顿,眼眸闪了下,她没跟她们说是那温贱人叫她去的,她不想让她们知道若她不去找这两千两媒事,就要被关入狱后担心。

    “我就是……突然感觉做媒这事挺好玩儿的!就准备找一个来试试。”落青梅手支着桌面两手扇风干笑道。

    “那你找个媒金少点的做啊,这两千两的多难找啊。”落郬竹边喝刚递过来的甜水,边抬眼看落青梅。

    “那多没挑战,要找就找个大的。”落青梅挑眉眼眸飘向别处。

    “哦…大姐你就想自虐是吧?”毕竟她是一点都不理解落青梅突然的转性的。

    要觉得做媒好玩,四年了,早该觉得好玩儿了。这个时候说好玩儿,很可疑……

    “大姐,做两千两的媒事不会是温官媒叫你做的吧?”落郬竹挑眼打量着落青梅道。大姐是昨天从温官媒那回来才转性的,所以很可能和温官媒有关。

    见她眼眸顿了一下,落郬竹瞠眼:“还真是?!”

    “他为什么让你做这个啊?”落郬竹又问。

    因着醍州百姓不知道怎么,就开始四处谣传她大姐仗势欺人的流言,现在好多百姓都不待见她大姐,她大姐刚刚走访询问,好多人都将她拒之门外呢,要她找两千两的媒事那可谓是难上加难啊!

    “哎呀!”落青梅拧了下眉,手放平到桌面上下交叠道,“他不是因被我劫亲损失了媒金吗?损失的媒金就是两千两。他就叫我找桩两千两的媒事赔给他,不是我要做媒。”

    温无倾威胁她的事,落青梅还是没有说。

    “哦…早说嘛,早说我就一起帮你找了!还说是自己想做媒玩儿玩儿。”她一点不觉得她大姐是会拿别人婚事来玩儿的人,很早就起疑了。

    “你就只知道吃,还帮我?!”落青梅一下把茶杯“咚”地放到桌上,看着落郬竹轻横了她一眼。

    “哼哼,是大姐你不跟我说实话的嘛。说实话我就帮你了呀。”落郬竹捧着甜水嘿嘿地看着落青梅笑。

    落青梅面上含笑地横她一眼,没再说话。

    “诶?无倾,你看那不是落青梅吗?”卺酒拉过温无倾,手指着茶棚里背对他们的落青梅道。

    温无倾将眼从旁边卖首饰的摊铺收回,看向卺酒手指的茶棚。

    看到落青梅的身影,温无倾拿着的收拢了的小扇子,“啪!”地和另一只手的手掌心击了下,而后眉眼扬笑地准备走过去。

    “温无倾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阴险小人!”

    温无倾脚步顿住。

    居然问她温无倾怎么样?买凶杀人的事都做得出还能怎么样?落青梅转着茶杯,想起温无倾就没什么好脸色,整个心情都不好了。

    落郬竹看到有两人在她正前方的那张桌边坐下,其中一个长相很俊的男子坐在她右手边,幽深看着落青梅,他的右手用扇子压住坐在她正前方,面向落青梅,暴躁欲起身,眼睛瞪着落青梅的平貌男子的左手背上。

    落郬竹感觉很奇怪,她不认识温无倾,见此以为是和她大姐有仇的人,遂伸手到对面摇了摇落青梅放在桌上的手,眼睛眨了眨示意她看身后。

    落青梅明了她的暗示,转身看向身后,却看见一身材颀长的男子用一把小扇子挡着自己,和另一个同样穿男人衣服的男人的脸。

    两人靠得极近,从落青梅的视角看去,两人扇子后的脸应是亲在了一起。落青梅当即打了个寒颤。

    这朝代这么开放了?居然当街激吻。ohmygo——d!落青梅一下就转回了身:非礼勿视。

    温无倾从扇子后挪出一点点视线,见落青梅回头了他才放下扇子。温无倾扇着风看着桌上茶杯,生着落青梅刚刚骂他的气。而没看到卺酒低着眼,满面通红的脸。

    刚刚无倾一下就用一把扇子挡着,脸凑来挨他很近,他看着无倾白皙又棱角俊美的侧颜愣了半天,待无倾拿下扇子他才回过神,满脸骤然升温热得通红。

    无倾…不会是喜欢我吧?

    卺酒瞟着他的侧颜,开始内心戏十足:无倾这么俊,也有女人的温柔,若是…若是无倾当真喜欢我,我也是愿意的……

    而后他就一人沉浸在自己幻想和无倾在一起的粉色泡泡中,连落青梅又说了温无倾坏话,让温无倾脸色骤黑他也没听见,没发现。

    “我听说温官媒很是俊俏,又是出了名的温柔,你怎么会说他是阴险小人呢?”落郬竹见落青梅不像是认识他俩的,就以为又是两个百姓听了落青梅仗势欺人的话,而对她生恶,便没再纠结在那两人身上,继续和落青梅闲聊了。

    “是很俊俏,非常俏啊,俏得跟个娘娘腔似的。你知道吗?他的官衙居然叫扶郎花,你说一个男人得有多娘才能把自己的官衙取成什么什么花的?”落青梅右手持着茶杯,左手搭在桌边半吊着看着落郬竹,说到激动处,眼睛还生动地睁大。

    “哈哈!他的官衙真叫扶郎花啊?太逗了,我还以为温官媒是位翩翩少年郎呢,原来是偏成娘娘腔了。哈哈。”落郬竹捧着桌上的糖水碗仰头大笑。

    没注意到,她的正前方,因她和落青梅的话脸变得铁青,握着茶杯的手绷得死紧的温无倾。

    温无倾的视线骤得从茶杯上移开,射向落青梅:落、青、梅!——

    落青梅很强大,皮肉很厚实,没有被温无倾一盯就刺破保护膜而脖脖发凉。他的视线穿不过她的半圆幽蓝光膜,所以落青梅跟着落郬竹笑,完全没被身后的视线影响。

    “诶?对了大姐,你不想做官媒真的是因为一做官媒就要娶两位男子吗?我觉得要是能娶两位美郎君应该很好啊?”落郬竹想到这个忽抬头问。

    “嗯,你不要觉得娶两个男人很好,娶两个男人这两个男人十之九都不会爱你。没有谁爱一个人会愿意和另一个人分享她(他)的。”落青梅看着落郬竹认真道。

    “噢…”落郬竹疑信参半地点了点头。

    原来你不想做官媒是不想娶两个男人啊?温无倾转着茶杯,气笑地挑起一边唇:哼!我偏要你做官媒,偏要你娶两个男人,而且还要给你挑两个醍州最丑的男人!

    哼!温无倾“砰”地一放茶杯站起,转身弯下腰,抬起一手挡着半边唇对卺酒耳语:“等落青梅回了落府,你去落府……”

    说完温无倾就一甩白鹤下摆,咬牙怒目圆睁地看了落青梅一眼,转身离开。

    卺酒刚冷却下的脸又红了:他果然…果然喜欢我。我要怎么回应他?……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