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8 那…那还是算了。

章节字数:2969  更新时间:19-08-05 08: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日入(17-19点左右),落青梅和落郬竹累得叉腰地走回来,却还是无功而返,刚要跨进落府大门,就听得身后急切的叫喊声。

    “诶诶!落大小姐,请等一等!”卺酒见落青梅就要跨入府了,忙敞开嗓子大喊道。

    他从申时就来这里等着了,刚等得口渴出去买了碗水喝,她们就回来了,但幸好,没错过。

    落青梅看到卺酒只稍显疑惑,但落郬竹看到卺酒就是惊得蓦瞪大了眼,直指着他道:“你不就是日中在茶棚怒视我大姐的那个人吗?!”

    落青梅转头看看落郬竹,又看向卺酒,蹙眉:“日中?怒视我?怎么回事,我怎么没看到?”

    “就在那茶棚,当时我还叫你转回身看过呢,你不记得了?”落郬竹手还指着卺酒,看向落青梅道,“当时他身边还有个很俊的男子,也是眼神怪异地看着你呢。”

    转回头看过?

    其中一人就是这人?

    ……

    那他旁边的另一个不就是温无倾?!落青梅如遭雷劈,僵在那里。

    那她当时说温无倾的坏话,温无倾岂不是全听到了?

    偶滴神主啊!才得罪他一次,又得罪他,他那么阴毒,听到自己骂他,他又会怎么对付自己?

    “他…叫你来的吗?”落青梅脑中抱头疯狂摇了自己一番,冷静下来后看着卺酒问。

    卺酒因落青梅知道他怒视她了还有点窘,声音不大不小地“嗯”了一声。

    “叫你来干嘛?”落青梅看着他有些慌地问。

    “借一步才能与你说。”卺酒低着头抬眼看了看落郬竹道。

    落郬竹看卺酒抬眼看她,转头问落青梅:“‘他’是谁啊?为什么我不能听?”

    当然不能给你听了,他那个伪君子,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以命相挟的事,当然不能让认为他很温柔的懵懂少女知道了,那样会暴露他虚伪的真面目,你们就不喜欢他了。落青梅鄙视地想。

    “温官媒。”落青梅偏头对落郬竹道。

    “!”落郬竹一惊,指着卺酒道,“他是温官媒的人?”

    “嗯。”落青梅点头,看着落郬竹道,“而且…中午你看到的另一个人就是温官媒。”

    “!!”落郬竹星眸骤然睁大,比之刚才震惊多了,“那…你…你…”你中午说他的坏话不就全被他听到了?

    “那他…现在是要找你兴师问罪吗?”落郬竹担心地看着落青梅问。今天那温官媒看她大姐的眼神怎么看怎么都不和善。他不会要大姐去了官衙再动用私刑吧?

    “大姐你别去!”落郬竹一下拉住落青梅,看着卺酒道,“说不定那温官媒会对你动用私刑的!”

    “我们大人才不会这样呢!”卺酒横了眼落郬竹,不满她的猜测。

    落青梅抬眼看卺酒:不是这样还威胁我?落青梅心里拆台了一句,转头对落郬竹道:“你别担心,我去去就回。”

    落青梅说完就和卺酒走了出去,转过一处拐角处,落青梅停下,转身看向身后的卺酒道:“说吧,他叫你来干嘛?”

    “无倾让我来跟你说,若你今天找到了两千两的媒事,就从明天起,卯时就要去扶郎花当伺候他起居的丫鬟,直至酉时。若是你今天没找到,那你就每天从卯时伺候他到午时,午时后接着去找。时间一个月,无休沐。”卺酒走到这里就一改之前的低卑,昂头倨傲地看着落青梅道。只是见她脸色越来越黑,卺酒说话的声音不免还是弱了些。

    “当、丫、鬟?!”落青梅叉着腰瞪着眼,咬牙切齿地重复了一遍,说道,“你确定他不是闪到舌头才说出的这句话?!”

    “当然不是!”卺酒挑眼厉声。

    “Let  him  go  to  hell!”

    “什么?”卺酒一愣,睁大眼没听懂。

    “让他去死!”说完落青梅就气冲冲地往回走了。

    让她去当丫鬟?做梦来得快些!

    “诶诶!落青梅!落青梅!”卺酒随落青梅转身,望着她的背影喊道,“无倾说了若是你不答应他就把你关入大牢!”

    “让他来啊!看是我先把他揍得生活不能自理,还是他先把我关入大狱!”落青梅头也未回,就对着身后的卺酒吼。

    卺酒蹙眉看着落青梅远去的身影,站了良久,待看不到她人,他才收回眼怒说了声“不识好歹!”,转身回了扶郎花官衙。

    “无倾,她不答应。”卺酒踏入温无倾书房,温无倾正坐在案几前,正襟危坐地书写着新一桩婚事的具体事宜。

    听卺酒这么说,他书写的笔一下停住,将写好的纸放到一旁,温无倾才问:“她说什么了?”

    “她…她…她让你去死。”卺酒结巴地说完,小心地抬眼打量温无倾。

    “啪!”温无倾一下将笔拍到桌上,墨汁四溅,他却一点不在意这个,而是咬牙切齿地看着前方,眼中盛满燎原怒火。

    “她竟敢叫我去死?!她是觉得我太善良了吗?!”温无倾说着倏地转过头,仰脸给卺酒看道,“你看我像很善良的样子吗?啊?!”

    “善…不…”卺酒结巴地支吾,他都不知该回答善良还是不善良了,好像怎么说都不对。索性他低下头不回答了。

    “卺酒,明天带上衙役去落府!以辱骂朝廷命官将落青梅收押!”温无倾也没在意卺酒没有回他的话,收回脸就眼目带火的看着案几道。

    “啊?”卺酒惊诧。虽景页朝确有辱骂朝廷命官,按程度轻重,有关押入狱一周以上三年以下的刑法条例,但无倾从没因别人一句话就关押过人,要不然就凭闳员外前几天那些话,他早就被关押打板子了。

    无倾这次是认真的吗?

    “你…真要我明天带人去落府把落青梅收押啊?”卺酒再问了一遍,他觉得无倾不是个狠人,真要因一句话就把人关押了,会后悔的吧?

    “听不到?耳朵塞了棉花?!”温无倾倏地看向他,冷厉着眼吼道。

    “没有!我明早一早就带人去!”卺酒立马弓下腰低头应下。

    翌日,卯时日出,天才橙橙亮,落青梅还在四肢散懒地睡懒觉,就被她娘一把抓起,摇着吼道:“落青梅!你干了什么官媒衙役要抓你?!难道那天你去跟温官媒道歉的时候他还没原谅你?!”

    落青梅穿着翠绿烟纱裙,被她娘抓起时还是迷糊的,待清明时眼眸便瞬时一睁:“我…”

    他居然当真要把她收押入狱?!落青梅眼眸瞬时变得萧冷,看着地板磨牙切齿。果然是个阴毒的人,当真徇私枉法!

    落青梅没有回答扇凌霏的话,快速穿了鞋便疾步往外走了。

    落府大门口。

    “这什么事啊?”看热闹的棕衣妇人站在人群中,看着官媒衙役围着的落府大门,问旁边与她相熟的白衣少妇道。

    “我也才来不久,不清楚状况。”白衣少妇也看着前方,回答道。

    “是来抓落府大小姐落青梅入狱的。”比她们先来的,一个穿着灰布麻衣的粗使婆子道。

    “哦~就是前几天抢了闳府少公子亲事的落青梅啊?都抢几天婚事了,今天才来捉拿她归案?”棕衣妇人似是明了道。

    “不是。带头的那个浅蓝布衣的小生,说是落青梅辱骂朝廷命官,现要将她收押入狱。”灰布麻衣的粗使婆子纠正道。

    “辱骂朝廷命官?前几天就听落青梅仗势欺人欺压百姓,今又辱骂朝廷命官,果真是嚣张得无法无天了!这么泼,以后看哪个男子敢娶她!”

    “可不是吗?十九岁了还没人上门提亲,可不就是没人要吗?”一青衣也插入其中看着落府大门傲慢道。

    “为何十九岁还未有人上门提亲?”有不认识落青梅的书生偏头看着青衣问。

    “长得丑呗!”那青衣环着肩,转头对书生脱口就道。凭什么那些人一出生就能荣华富贵,而她就要为奴为婢,太不公平了!

    “竟是如此?”书生拧眉。

    我特热妈惹法克!——落青梅要在这人群中听到青衣说的话,一定会让她后移二十米,脱离人群。

    她不过就是太爱行侠仗义,被同龄男子亲切地称为了母老虎,怎么就丑了?!

    “诶诶!看落青梅出来了!”看热闹的百姓纷纭指着落青梅道。

    “方离柳坞,乍出花房.但行处,鸟惊庭树,将到时,  影度回廊.仙袂乍飘兮,闻麝兰之馥郁,荷衣欲动兮。如此秀雅绝俗,怎会被说成丑?”书生打量着落青梅,竟是脸越来越红,“若是没人提亲…那我…”

    书生看着落青梅窈窕的身段,低眼赭面赧笑。

    “你知道个屁!你还想去提亲?你可知传言落青梅可是有磨镜之癖的!?”青衣见书生这么赞叹落青梅,立时便不忿地口出粗言。

    “墨镜之癖?”书生惊愕,愣了有顷,而后垂眼,“那…那还是算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