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1 两世的……

章节字数:3856  更新时间:19-08-08 08: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日,卯时末,温无倾披散着发,从床上起来就对门外喊道:“落青梅!进来给我更衣!”

    门口的落青梅推门而入,今日的她已洗澡换了身青衣,衣服是卺酒给的。高马尾也换成了垂挂髻,整个一身奴婢的标配。

    而且她从卯时初就在温无倾门外等着了,等了差不多现代计时的两小时!都是面前这温贱人,昨晚叫卺酒给她传的话,说他不定什么时候起来,就要她卯时初就等在他房外。

    她卯时初就到了他房外,可想而知她起得有多早!睡得有多不满足,刚在他门外,她都还一直站着“点头”。

    “您是要穿这件吗?”落青梅牵着笑,手指着右边落地挂衣架上的一件衣服问。

    “嗯。”温无倾不咸不淡地应了声,看着她。

    这么恭敬?

    落青梅走去衣架那儿拿下衣服,走到他面前:“请起。”

    落青梅做了个请的姿势,看着坐在床上,手撑在床沿边缘的温无倾道。

    温无倾站起,展开双臂。

    落青梅将衣服展开,准备给他披上,却在看到衣服上的花纹后顿了下:居然是彼岸花的花纹,好漂亮~

    不过一个男人穿…uhm。。。

    落青梅将衣服给他自袖口套进,套完一只手套另一只,两只套进后给他合拢衣服,到最后给他系腰带时,她眼中蓦地闪过一道光,唇角一勾,猛地将交错的腰带一拉。

    “啊!”温无倾弓腰,立马握住腰带,而后抬眼看落青梅,“你故意的!”

    “不好意思,我呢,比较粗手粗脚,勒疼了您别介意。”落青梅低眼看着弓着腰的温无倾道,唇角勾起笑,“要不您就别叫我做您丫鬟了,您看让我伺候您,您多受罪啊?”

    “你想得美!”温无倾瞪了她一眼,直起身转身走去了梳妆镜前,“过来梳头!”

    说完,他便在梳妆镜前坐下了。

    落青梅叹了口气,走过去拿起木梳,一手轻柔插进温无倾的发间,用木梳慢慢梳着。

    一会儿,她道:“我手艺不精,梳头发可能要很久。要不你叫别人帮你梳吧?”

    “你想得美!梳个头发都笨手笨脚,你果然不是女人。”温无倾转过头“哼!”地睖了落青梅一眼道。

    对对对,我不是女人,您是~落青梅手梳着温无倾头发吐槽。

    忽然,她灵光一闪,看向镜中的温无倾道:“要不您先睡会儿吧,我弄头发真挺久的。”

    温无倾听她这么说,有些觉得她耽搁他时间,但还是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道:“那好吧,我睡会儿。”

    其实他操持新的婚事还有一大堆事要做,但被落青梅这么撩着头发真的很舒服。她的手穿插在他的发间,让他头皮有种愉悦的痒,很是让人上瘾。

    落青梅看镜中的温无倾已眯上眼睡觉,手上的动作开始忽地加快,拉着他的头发娴熟地前拧后拧,偶尔瞥瞥镜中的他,死抿着唇肩膀颤抖个不停。

    “哗~”她自腰间拿出一支紫步摇,一笑,轻轻插到了那灵动活泼宛如灵蛇的髻端,完工!

    “好了!”落青梅将手自温无倾头上拿下,背在身后弯唇笑看着他。

    温无倾睁眼,刚抬眼去看镜中的自己,便登时瞪大了眼愣在那里,随后便眼中窜起熊熊怒火,噼啪的火焰燃烧着倏地转头瞪向落青梅:“落青梅!你梳的什么玩意儿?!”

    “噗嗤!”扎着个灵蛇髻,做出那么生气的面容真是太违和了,而且他生气得那步摇上的垂珠一摇一摇的,落青梅没忍住笑,直接捂嘴笑出来了。弓着腰哈哈大笑地后退,“哈哈哈!这叫灵蛇髻,未出阁的贵女才扎的,很好看哦~”

    “落、青、梅!”温无倾咬牙切齿,骤地起身,握起拳头一步步朝落青梅逼近,嘴唇都生气得被他磨变形了。

    “不要老喊我名字,我会以为你爱上我了的。哈哈哈!”落青梅看着他头上的灵蛇髻,觉得实在搞笑,右手扶着胸口,上身佝偻地又大笑起来了。

    “这发型和你很搭啊,这样你看着漂亮了好多,你干嘛还要生气?”落青梅说着,一步步后退,面上却含笑。

    温无倾一步步前进,面容却与之相反的愤然冷厉。

    落青梅看要贴上身后的柱子了,忙抬起一手按在他的胸口上,阻止他前进:“停。”

    再不停就要成他壁咚她了。

    “好了好了,我帮你重新梳,你快转过去,我看着你就想笑,哈哈哈!”落青梅把他推转过去,便又忍不住仰头大笑了一下。

    她觉得他要不把这发型拆了,她可以看着他笑一天。

    “落、青、梅!——”这次温无倾比之前任何一次都吼得大声,把落青梅震得都捂了捂耳朵,也把候在门外的卺酒惊了进来。

    “怎么了怎么了,无倾?”卺酒一下就跨入房门看向温无倾问,却在看到他的头发时,“噗嗤!”一下没忍住,捂住嘴笑了一声。

    温无倾倏地就转头瞪向他:“很好笑吗?!”

    “噗嗤!”温无倾扎着个灵蛇髻倏地就火眸转来,摇到发上的步摇,坠珠一荡,碰撞得叮啷响,和他的面容一映衬,让卺酒更觉好笑,捂着嘴又忍不住笑了声。

    “我对你太好了是吧?!”温无倾看卺酒又笑了声,遂道。

    “是…不不不!不是!不不…是,不是?”卺酒又被温无倾问得两难,这叫他怎么回答,“我…我不会说出去的!”

    他说这句话,就是有一见无倾这搞笑的样子,就想对外说出去的想法。温无倾很明白他的想法,所以即便他这么说了,温无倾还是一个厉眼瞪了过去!

    “无倾,真的,我保证我不会说出去!”卺酒被温无倾的厉眼瞪得缩了下肩膀,弱弱地举了两指道。

    “不过…你怎么扎了这种发型?”卺酒又不怕死般地抬眼问了句。

    “你觉得像我扎的吗?!”温无倾厉吼声,看着卺酒道。

    “那是……”卺酒看了眼温无倾旁边的落青梅,明了了。母夜叉也能把头发扎得这么好看。卺酒低下眼,心道了句。

    温无倾顺着卺酒眼睛又看向了落青梅,那股怒火又蹭蹭蹭地上来了。为了不生气影响美貌,他选择深呼吸顺气,顺了口气后,他才睖眼看向落青梅:“去打水!我要洗脸!”

    而后叫卺酒过来,让他把那灵蛇髻给他拆了。

    落青梅听话的出去了,回来时他头上的灵蛇髻已经换成了他经常扎的,有刘海的半披半束发型。而卺酒也刚从她身边走过,出去了。

    “温官媒,水来了。”落青梅将水放到屋中的一张圆凳上,抬眼双手交错置于胸前对温无倾笑道。看她的丫鬟姿势做得多么标准!怼他一下再温声细语。

    只是她的温声细语也没让他泄了怒气。

    “去里面!把我装着牙膏牙刷的长杯拿出来!”温无倾走过来,指着他左边一个被屏风挡住的隔间喝道。

    落青梅顺着他手看了下,见屏风后果隐有房间就走了进去,找了那长杯拿出来递给他。当然,他知道他是要漱口,并没有把牙膏牙刷抽出来只拿长杯。不然他铁定又要气得牙痒痒。

    “你给我刷!”温无倾瞧了眼她递给他的杯子道。

    “我给你刷?温官媒,你是手残了脚残了?是内里刚刚中风从外表看不出来吗?”落青梅睁大眼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道。

    “你!落青梅!你是来当丫鬟的,不是当大小姐!主人的命令你听就是了,哪那么多废话!”温无倾指着落青梅气得都想对她动手了,奈何自己打不过只能言辞犀利。

    落青梅瞪着他,微磨着牙齿没有说话。胸口起伏不稳。

    “怎么,受不了了?有本事你也做官,官位比我大啊?!”温无倾两手交错环臂,叉出一只脚恶劣道。

    落青梅咬住下嘴唇,眼冒火光地看着他,一会儿吼道:“我刷!”

    “吼什么吼?!显你女魁拔的声音大啊?!”温无倾昂起头,也反吼了回去。

    落青梅胸口起伏更大,却没有反驳他,低头兀自将茯苓等药材做的牙膏蘸了些在牙刷上,而后舀了杯铜盆里的水走到他身后。

    “你站我身后干什么?就在我旁边刷啊!”温无倾看着她转身,对身后的她道,“难不成你想泼水在我身上?!”

    温无倾见她不反驳,觉得她不会就这么吃闷亏,肯定还想整自己:“你要敢泼水在我身上,我立马再把你关进大牢,扔三条蛇进去!”

    落青梅在她身后眼睛一眯,而后道:“我站你旁边不好刷,站背后才会像在给自己刷牙一样顺手。”

    说完环过他身,手伸到他前面将牙刷放入他嘴中开始慢慢刷。

    温无倾眼眸一滞,眼眸和身体升起一丝异样,只是还没等他好好想想这异样,他嘴中便蓦然一痛,随后疼痛便接二连三袭来:“唔!痛……”

    温无倾立马便将脸左右晃动着挣扎,两手去拉落青梅拿着牙刷奋力在他嘴中刷的手,想将其拉扯开,但落青梅也将长杯扔进盆里,两手去握住牙刷不让他拉开,而且右手不仅拿着牙刷还分开钳制住了他的下巴。

    “怎么,痛啦?那不好意思啊,你不说我女魁拔吗?女魁拔的力量就是如此。”

    “落…痛…你放……”温无倾嘴中快痛死了,摇着头奋力去掰落青梅的手,却因落青梅练过武,他一个男人的力量竟是掰不动。

    掰不动,温无倾也火了,一下反手抓住她的后颈就往自己肩上压,落青梅骤时被他压的喉咙一痛,难受得紧,喉咙阵阵干呕,呼吸也不畅了。

    过了一会儿,落青梅感觉温无倾也被自己整得差不多了,自己也满脸涨红快无法呼吸了,便先一步松了手。

    但是温无倾并不知道她这个时候会松手,原本被落青梅钳住的下巴,便陡得因挣扎和她的放手,猛然右偏过大,“啵”地一下,唇就亲在了还没被他放开,颈被他压在肩上的落青梅嘴上。

    两人同时惊得瞪大了眼,四只黑瞳看着对方骨碌碌转。

    他的唇好软。落青梅看着温无倾的眼睛想。只是他唇上还有牙膏的泡沫。

    “噗!”温无倾一下就将嘴里还没来得及吐的牙膏泡沫喷了出来,吐得还没将唇从他唇上挪开的落青梅一嘴都是泡沫,嘴里都被喷进了点。

    “啊——呸呸呸!”落青梅立马就将温无倾推开了,弓着腰在地上吐。随后还站起用打给温无倾的水快速浇脸,洗脸,洗完脸赶快捧水含了口水在嘴中咕噜咕噜地涮,涮了六七次,她才看都没看温无倾一眼地跑出去,又要去厨房用干净的水再涮涮口了。

    温无倾看了眼落青梅跑开的背影,什么反应都没有地也弯下腰拿铜盆中的水给自己涮了下口,待口中没有泡沫了他方停下。

    “卺酒!再打盆水来!”温无倾对门外,看着落青梅跑开的方向疑惑的卺酒喊了声,便一甩下摆走去床边坐下了。

    眼眸看着地板,想着刚刚的事。

    刚刚他喷那下不是故意的,就震惊得直接喷了。不过想到刚刚那个吻,他就很生气啊!他二十年来的第一次就这么没了,而且还是给了那个女魁拔,真是越想越气!

    去到厨房的落青梅用瓢舀了四次水来涮,方才一扔瓢停下。她走去了墙壁边靠着蹲下,抱着膝盖想:两世初吻就这么没了,还是给了个娘娘腔!

    啊~!落青梅仰头逮着两边垂挂髻的揪揪扯。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