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2 哼!怕你?

章节字数:2747  更新时间:19-08-09 08: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落青梅本来想就待在厨房不出去了,但一会儿,温无倾身边的卺酒就来喊她了,要她去劈柴。

    落青梅抱膝蹲靠在墙壁边,右偏了下头一脸的无言以对:这温无倾叫她来当丫鬟真是要专门整她是吧?让她一个月都别想好过,他就舒心了?fuck  you!

    落青梅叹了口气站起身,还是随着卺酒去到了厨房外,看着院子空坝里摆了一大堆的木头,落青梅睁大了眼:“这么多?!”速度挺快啊,她刚来厨房还没看到有柴堆在外面呢。

    “多吗?平时伙夫也劈这么多。”不过是三天劈这么多罢了。卺酒立在一边看着落青梅笑,“劈完这些还有呢,你可做好心理准备。”

    无倾让她这一个上午都劈柴,当然得还有柴拉过来,才能让她劈一上午啊。母夜叉武功高,劈柴功夫也顶好。吧?

    “到底要我劈多少?”落青梅转头去看卺酒问。

    “这个嘛…我也不知道,我也没有数。”卺酒看着院外悠闲答。

    落青梅转回头去看那堆了快一半院子的圆木,微张着唇想:一眼看不出大概数量的木头,那铁定很多啊!

    这个温无倾,是想让她劈一上午柴是吧?真把她当女魁拔?!

    落青梅一撩裙摆坐下,拿起旁边的斧头就开始“咔!咔!”地劈。

    卺酒看着落青梅这么听话认真的样子,有点愣。他还以为她会跟他据理力争或大骂一番呢,没成想竟如此听话。

    卺酒回头看了眼落青梅,转身走了。

    争论?争论有用吗?反正他这个月要尽情的整她就对了!与其跟那娘娘腔争论得更讨不到好,还不如一开始就做好他布置下的任务。

    反正只要不太过分,她都安静地忍了吧。这劈柴只是做苦力,加上她有武功,劈柴也是事半功倍。

    中午,温无倾从外给一对鳏夫寡妇整合财产回来,在卧房喝了口茶,便抬脚来到了厨房。只是他没有一开始就上前找落青梅的茬,而是先倚在一边,她身后不远处的竹林假山旁,握着扇子,手撑在假山上悠然地观着还在劈柴的她。

    “她从上午一直劈到现在吗?”温无倾看着落青梅问身旁的卺酒道。

    “嗯。”卺酒看了眼落青梅应声。

    “她没不满吗?”温无倾又问。

    “她没和我争论。至于不满……肯定有吧?”卺酒瞧着落青梅道。

    温无倾看着落青梅沉默了会儿,“哗!”地打开扇子,直起身摇着扇走了过去。

    “累了吗?”温无倾笑着勾头看着坐在矮凳上的她道。

    “你说累不累!?况且不累你会叫我做吗?”落青梅说着还把汗如雨下的脸仰给他看。

    温无倾暗瞥了眼她的手,见她手心已红彤彤一片,心里有根冰针碰了他一下,但因针并没有刺到他,所以他并没有在意,而是看着落青梅笑道:“挺有自知之明啊!行了,去厨房洗把脸吧,你这样看着真倒胃口!害得我午饭都不想吃了。”

    “你不叫我做这么累的活,我会流得满脸是汗吗?!”落青梅陡得就生气了,骤地抬起下巴就横着他吼,“况且我叫你来厨房了吗?我叫你走到我面前来了吗?碍你眼了还来怪我?凡斗者,必自以为是,而以人为非也。己诚是也,人诚非也,则是己君子,而人小人也。尔等自以为是之竖子,请卷作一团圆之去也!”

    骂完,落青梅就蹭地起身,气呼呼地转身走去了厨房。

    温无倾听此,也没生气,看她又拿着瓢出来冲洗着脸,又唇角带笑地走去了她身旁,看着她道:“既然你劈这么多柴都还能坚持得住,那明天你连砍柴的活也一起做了吧?还有全府的早饭,午饭…”

    “温无倾!你是要把我往死里整是吧?!我跟你有那么大仇吗?”落青梅倏地就转头瞪向了他,磨着牙似想上前咬他一口。

    “对啊!汝奈我何?”温无倾一下合起扇子,看着她抱臂挑眉道。

    “你不就仗着你是个四品官吗?像你这样滥用职权的昏官,迟早被上头撤职查办!”

    “哎~恐怕你活到耄耋之年也等不到这一天啊~我滥用职权也仅针对过你一人,你以为朝廷会因为你一个无品无级的平民百姓,就来查处我这个快要升一品帝媒的四品官媒吗?”温无倾上下扫了眼落青梅,看着她悠悠道,“你这就是痴心妄想~”

    “我也可以当官媒的!等我升到一品帝媒,你看皇帝帮谁!?”落青梅昂起头看着温无倾吼道。

    温无倾心里一动,唇角微有笑意被掩抑着,昂起下巴倨傲地看着落青梅道:“好啊,你做官媒啊,我等着你升到一品帝媒!”

    一品帝媒?温无倾简直要直接笑出声。就她这样,穷其一生也不定能升到个五品官媒,还一品帝媒?做得一枕黄粱梦也不怕头点地的。

    其实落青梅也觉得自己升到一品帝媒是痴心妄想,但还是挺起胸道:“你少瞧不起人!你就等着吧,等我升到一品帝媒,看我怎么‘回报’你!”

    等着吧,你等一辈子也等不到的,因为她就只是口头过过瘾,压根儿就没想过忍不住这一个月的折磨就去做那什么官媒的。

    温无倾却不知她如此想,以为她真是要去做官媒,便笑得越来越掩不住,仿若天上太阳般明亮。又看着她道:“对了,明天起,卯时末你就要把你上次买的那什么…果冻布丁买两份放进我的书房,顺便也给卺酒买一份。之前我跟你说的早饭午饭也不是白说的,这两顿饭以后都由你做,而且是全府的分量。”

    “你事这么多,砍柴的事我就给你免了。我待你如此宽厚,还不快感谢与我,怎的还脸黑如炭了?”温无倾嘴角上扬着,心情很好地观着落青梅黑脸。

    脸黑如炭?

    我现在连心也黑得像炭呐!想把你按进桶里,扯都扯不出来!

    而且还让我每天准备三碗果冻布丁?那岂不是让我每个下午回去都要准备硝石制冰?在现代有冰箱都要把果冻布丁放冷藏室三小时以上才能制好,何况在这古代用硝石制的冰冷却!

    他倒说得轻松,买三份就是了。即便她冷却果冻的时候可以去做别的事,但她准备果冻布丁的材料也很花时间的好吧?每天都要她做果冻,她也会烦的好吧?

    “你让我买果冻布丁,那钱谁出?!”落青梅没有跟他说果冻布丁是她做的,因为……

    “我出,买个吃食我还买不起了不成?”温无倾不以为然。

    “好!既然你这样说,我就给你买!但是我怕给你买了,你又赖账,连个吃食的钱都不付给我,所以…你给我写个保证书!”落青梅反手背在身后,弯唇看着温无倾道。

    “落青梅,你至于吗?一个吃食的钱还怕我欠了你!”温无倾看着落青梅极其鄙视,“你是没钱穷疯了吧你。”

    “是啊~我每月例银就那么点儿~要是给你买了吃食,你又懒账不给我钱,我就真成穷光蛋了。”落青梅低头两指摩挲着大拇指甲盖儿道。

    “你前一天在卺酒那先领了银子就是,我又没让你先帮我垫着!”温无倾撇嘴嗤之以鼻道。

    “不行啊,你万一又找我要回银子怎么办,所以你还是先写个保证书吧,说绝不收回我买果冻布丁的钱。”落青梅弯起唇笑看着他。

    “你想讹我是不是?”温无倾站过身,看着落青梅眼睛倏地一眯,觉出一丝阴谋道,“我告诉你,你要是敢给我漫天要价,我是会去找果冻布丁的老板核对的!”

    “好啊,你去找果冻布丁的老板核对,快写保证书吧。”落青梅扬起下巴道。

    “你确定要我写保证书?我若写了,你讹诈我可就不是送我这个官衙了。”温无倾眯着眼睛劝她好好想想。

    她要真为吃食的钱就讹他而被送了官,那真是蠢得可以。

    “嗯哼~快去写吧。”落青梅头转了下身后,示意他回书房道。

    “好!我就给你写,你若真讹我,可就别怪我送你见官不手软。”温无倾“哗”地打开扇子,挑眉眯眼瞧着落青梅道。

    哼!怕你?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