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6 我掐洗你!!!(下)

章节字数:2142  更新时间:19-08-13 16: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落青梅!”温无倾见那保证书又被她收回怀中,更气了,咆哮道,“好,你给我等着!我现在就去找店家核对,核对后你若是诈欺,看我会不会手软饶了你!”

    他说完便怒气冲冲地拿起几上的小扇子,走到门口对卺酒叫了声“走!”后,就往府外走了。

    落青梅看着屋外温无倾的背影,手背向身后,“哼哼…”地笑。遛小狗喽~

    集市上,温无倾先在四处的糕点铺和客栈寻了一番,没有寻到,便问路人。可路人也是不仅不知道哪有卖果冻布丁的,甚至不知道他说的果冻布丁是什么。

    “请问你知道哪有卖果冻布丁的吗?”温无倾又拉停了一个人问。卺酒也在他身后不远处问着其他人。

    “果冻布丁?什么东西?什么又是果子又是破布的?”被拉停的提篮大婶转过身,看着温无倾疑惑。

    “额……”温无倾看着大婶一尬,而后咧起嫩红的唇露出洁白的牙齿,快速摇着扇干笑道,“是一款点心!”

    说完他便转身走了,背过大婶的脸一脸汗颜。

    温无倾又看到前方一位小姐,心想:平民可能吃不起,富贵人家的小姐应该吃得起吧?兴许她吃过。

    于是他走到那位白纱小姐前,咧起笑问:“请问你知道哪有卖果冻布丁的吗?”

    那小姐和她身边的丫鬟同时对视了一眼,看向温无倾打量了一下:“温官媒?”

    那位白纱小姐出声,惊讶喜悦地道。

    “嗯,正是本官。”温无倾拿着合拢的扇子保持着笑。

    “温官媒,你…你可是未婚?”白纱小姐面上腾起一抹糖红,低着头害羞又胆大地瞥着温无倾。

    “!……”温无倾。

    “额……我…我确实未婚,请问你知道卖果冻布丁的商铺在哪吗?”温无倾瞥向别处讪然地答了声后,又转回眼看着她问刚才的问题。

    “什么破布啊?怎么会有卖破布的地方?不过温官媒,你真的未婚?若你未婚…”白纱女子低下眼后又害羞抬眼,刚要说“我叫白纱。”就不见了他的身影。

    白纱女子一愣,转眼四处去寻,却寻不到他一片衣角。

    在她身后十米开外处,被人群挡住的温无倾,边往前走,边眼眸看着地面灰白的石板生火。

    怎么都找不到卖果冻布丁的地方,连知道的人都没有一个,莫非……

    是她自己做的!

    好你个落青梅,骗自己出门遛了一大圈,结果商铺老板就是你自己啊!

    哼!

    温无倾连身后一直喊他的卺酒都没等,便脚步疾速眼眸带火地往府邸走了。

    厨房,摆了一大堆柴的院子里。

    “咔!咔!”落青梅正坐在矮凳上,挥斧卖力地劈着柴,就听身后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落青梅!”

    落青梅回头,看着五步远的温无倾放下斧转过身,扬起笑看着他道:“你回来啦?午饭我已经先做好了,你现在回来的正是时候。”

    “做果冻布丁的就是你是不是?!”温无倾听到她暗暗的调侃,心里更火,几步上前,勾头瞪着落青梅狠狠质问。

    “是啊,所以我的布丁就是卖一百两一碗,不是欺诈。所以你要给我三百两!”落青梅伸出手比了个OK的手势,笑看着他。

    “一碗布丁一百两!你还说不是欺诈?!”温无倾磨牙愤愤。

    “我的布丁嘛,当然想卖多少卖多少了,大不了你不买啊?既然你买了就要付钱的啊,谁叫你事先没问我价格的?”

    “那还不是你当初写过那布丁不值钱!不然我怎么会不问你价格,你这个骗子!一点信用都没有,我一点都不相信你!”温无倾本天生温柔的桃花眼,此时却冒着滚滚沸水瞪着落青梅。

    “我怎么就骗你了?我有先跟你说布丁一个一两银,之后再说布丁一个一百两吗?”落青梅脸上带着笑,蔷薇花的眼看着温无倾却很是无赖。

    “你根本就是故意诱导我,欺诈!随意漫天要价,那布丁哪一碗就要一百两银了?”

    “银子我是不会给的,你非要让我给你银子我就上衙门告你!”

    落青梅也知道自己违反了明码标价规定,也算误导了消费者,但是…落青梅自怀中拿出一张纸:“你看看你的保证书是怎么写的?承诺,若我和果冻布丁老板说的果冻布丁价格一样,就一定会付于我买了果冻布丁的钱。若我和果冻布丁老板说的果冻布丁价格不一样,你不会付于我一铜钱,并且将我送官。”

    落青梅将保证书揣回怀里:“我就是果冻布丁老板,我说的价格就是和果冻布丁老板说的价格相同的,你要怎么告我?嗯?”

    “你!这样的保证书不做数!”温无倾吸了口气,眯眼怒觑着落青梅道,“你非要我付三百两银是吧?那我这就报官来抓你!”

    说完他便转身背影凛然地走了,只是没走出几步就被人猝地转过身,扼住了脖子。

    “我掐洗你——!你个小气鬼,温贱人,因为我诈了你三百两你就要报官来抓我,我还没拿你银子呢!”她根本就没想真的这样诈他三百两,毕竟在现代这样哄抬物价都算违法的,她只是想气气他,遛了他一上午她也算赚了,没想到这铁公鸡居然真要报官来抓她,“我掐洗你!——”

    “呕!落青梅你…呕!…呕…”温无倾手扒着落青梅的手,面部涨红,喉咙被她扼地干呕个不停。

    微喘气追回来找了温无倾大半个府的卺酒,一跑到厨房就看到落青梅掐住温无倾脖子,登时就惊怔了双眼,赶忙上前去拉落青梅的手,“落青梅!你干什么?!快放开无倾!”

    “呀啊啊啊啊啊!”落青梅再握着温无倾脖子疯狂地摇了一番后,才猛地一甩手放开了他的脖子。温无倾被她放开后,便立即弓腰撑着膝盖干呕喘气。

    “落青梅你疯了是不是?!”温无倾缓过气后便骤然直起身,手指着落青梅疾言倨色,“从明天起,你连上山砍柴的活也一起干!整个府门的打扫擦洗也全由你一人包了!”

    “现在你可以滚了!哼!”温无倾斥完便转身揉着脖子走了。

    个女魁拔,他就只是想吓唬吓唬她,就以为他真要让人来抓她,竟然还直接上手掐了他的脖子!

    你等着吧!我不让你娶两个醍州最丑男人我就不信温!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