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12章,危机

章节字数:3059  更新时间:19-08-03 01: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张九见到他们主子脸上的笑这么瘆人,偷偷的伸手搓了搓手臂。

    时已至傍晚,夜幕低垂,西边墨色的黑云随着风在飘动,不断的蔓延,直到笼罩了整一片天空,天色暗淡了下来。外面的风似乎更大了,打得窗棂纸“唰唰”作响,冷风从窗户破了的洞口灌进来,不等他吩咐,王大虎就用东西去把窗户上的破洞堵住了,不让冷风吹到屋子里面来。

    屋子里烧着炭盆,但是似乎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屋子里面仍然是又湿又冷。

    乔颐没什么胃口,只简单的用过晚饭后,他就躲到了被窝里面去,身下铺了两层被子,上面还盖了两层被子。尽管如此,他还是觉得冷,冷得上下的牙齿控制不住的咯咯作响,浑身都在打冷颤。

    “少爷,你还觉得冷是吗?我给你把炭盆挪过来一点。”见他家少爷冷,初六又往炭盆里面扔进去几块木炭,用钳子拨弄了下炭盆里面的木炭,让炭火烧得更旺一些,还想动手把炭盆给他们少爷挪过去一点,想着离得近一点会暖和一点。

    乔颐连忙的阻止道,“不用,别挪过来。”房间里面的门窗都关得死紧,里面的空气不流通。客栈里面用的是最低等的木炭,烧起来有黑烟冒出,还有一股不怎么好闻的味道,把炭盆挪得太近很容易引起烟气中毒。

    他们平时在家里烧炭盆,他还弄了一条竹管透出去外面,把烟气排处去外头的。

    只是这会儿他们在外头,没有这个条件,乔颐不想搞得那么麻烦,凑合着烧烧炭盆就算了。

    “少爷,你是不是又发热了?”说着初六就伸手去摸他家少爷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觉得他家少爷额头的温度有点烫手。

    用这样的方式来试探体温,还是他们少爷教他的,只是小初六一直都不大把握得准。

    乔颐对自己的情况是清楚的,他知道自己这会儿的情况不是太好。这一趟出门他是遭了大罪,从一上车就开始晕车,后面又是高烧,完了一直在低烧的状态,乔颐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跟着了火似的。

    但是为了不让身边的人担心,乔颐只是摇摇头,说道,“我没什么事,不用担心。你去把我的小箱子拿过来。”这个时间他该吃药了。

    “哦哦。”闻言,初六赶紧去把他们少爷的小箱子拿过来,“少爷,给。”

    乔颐从床上坐了起来,打开小箱子,从里面翻出几支药瓶,倒了几颗药丸出来。这些都是他平日用来养身的药丸,制作这些药丸的方子是他自己配的,都是些药性温和的药,毒副作用比较小,所以常年吃也没有什么问题。但是相应的是药的效果没那么快,要连着吃几年才能见效果。

    见他家少爷要吃药,王大虎立刻的就端了一碗水过来,递给他家少爷。

    乔颐接过碗,把药丸一颗颗的放进嘴里,和着水咽了下去。吃完药,对上站着面前的两人,两双眼睛都在盯着他看,乔颐的嘴角勾起了点笑,说道,“你们少爷我真的没事啊,你们不用担心我。”还好他这个小箱子里备着各种的药,要不然这会儿出门在外,连药都没有那就是真的麻烦了。

    好不容易养了三年才有点起色的身子,这会儿一折腾,又有一种一朝回到了解放前的感觉。但是不管如何,现在人总还活着不是?只要还有一口气在,他就有办法让自己活下去。

    他不会那么容易就死了的!

    见他们少爷不用药箱子了,王大虎沉默的把药箱子收起来,妥善放好,这个箱子里面的药是他们少爷保命用的东西,他要收好了。初六见他们少爷说没事,才收起了眼底的那点疑惑和不信任,他伸手摸了摸肚子,肚子有点痛,“少爷,我去趟茅房一会就回来。”

    客栈的屋子里面有恭桶和尿壶,小便可以在屋子里面解决,但是上大号还是要到茅房去才行,不然在屋子里面拉了大号,一屋子都是屎味儿,那就真的没法在这个屋子里面待下去了。

    “大虎你陪小六去。”乔颐知道这个客栈里面不大太平,就让大虎陪初六去。

    “不用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了,大虎你在这里看着少爷。”初六并不知道这个客栈里面有危险,捂着肚子就往外面跑了。人有三急,一来感觉了还真的忍不住,再不跑就要拉裤子上了!

    拉开门,一眨眼的功夫,初六就跑得没影了,走廊外面踏踏跑动的脚步声越跑越远了。

    王大虎看了一眼走的初六,又看向躺在床上的少爷,最后还是选择了留在屋子里面守着他们少爷。见杵在面前的大个子,知道王大虎是担心他一个人在这里会遇到危险,乔颐也拿这孩子没办法,就只好让他留在这里了。

    见他们少爷要躺下去,王大虎上前扶了一把,让他们少爷躺下去,顺手还给他们少爷盖好了被子,“少爷,你睡吧,我在这里守着。”王大虎去把自己的弓箭和大刀拿出来,他是猎户的儿子,从小就跟着他爹学会了射箭和一些拳脚功夫,对付一般的歹徒是没有问题的。

    这一趟出门,他把弓箭和刀都带在了身上,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乔颐侧躺在床上,看着王大虎把弓箭和大刀拿了出来,手上拿着一把大刀在用布擦拭,他知道王大虎手上这把刀是从前猎户用的刀,后来猎户走了,唯一留给儿子的就是这把大刀。

    从前乔颐从未问过猎户的身份,猎户自己也从未说过,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他自己不想告诉别人的秘密,在这一点上,乔颐是尊重别人的,毕竟他自己也有秘密不能告诉别人不是。而在后来猎户死了,把儿子托付给他,所以无论如何,不管是在何种情况之下,他都不会希望王大虎因为他而出了什么事。

    这会儿乔颐甚至是在想,要是他当时找个借口拖迟上京城,或是他们前两天见这个天气不好就在上一个小镇上停留两日,现在也不会进来这家客栈里了。只可惜这个世上没有后悔药、也没有“早知道”这种东西。

    既然让他们碰上了,那还是要以保全自身为第一,力求能够全身而退才是真的。

    若是在从前,他还是在异能巅峰的时期,被丧尸围城他都不怕,更别说只是区区的几个人了,乔颐还真的不放在眼里。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他现在拖着这样的破身子,跑起路来都是拖后腿的那一个。

    果然是今时不同往日啊,此一时彼一时啊,这个时候他不能拼异能,就只能靠脑子了。

    这个时候外面的天气一看就是有大风雪要来,他们最起码要等到这一场大雪过去了,才能离开这家客栈。还不知道这一场雪要下多久才能停下来,下了雪后的道路是不是能继续走,这些问题都是需要他们考虑的,乔颐伸手捏了捏眉心,觉得他们这一趟出门的运气还真的不怎么样。

    见到王大虎拿着手上的刀在看,从王大虎脸上的表情,乔颐知道这孩子怕是在想他死去的爹了。

    乔颐想到了自己的父亲和母亲,上一世他与自己的父亲和母亲的感情其实算不上太深,他从小就养在老宅,是在他爷爷的身边长大,是老爷子一手带大他的。他父亲并未选择学中医,而是选择了学西医,后来在国外留学的时候认识他的母亲,两个人结婚有了他这个儿子。只是儿子和工作相比,显然他父亲和母亲把工作看得重过儿子。

    他父亲和母亲是研究脑科神经方面的专家,两人常年不是在医院里为病人看诊,就是在实验室里,要不就是在飞往国外的飞机上,小的时候他一年到头都见不到父亲和母亲一面。但是因为那个时候有爷爷在他身边,所以他也不大会想起他那对久不见面的父亲和母亲。

    但是在后来,他在死亡名单上见到了他死去的双亲,还是忍不住的掉了眼泪。

    有的感情,不是你以为没有就没有的,而是藏在你内心的更深处,直到某一天,触动到了你内心那根敏感的神经,你才会发现,那些东西其实一直都存在着。乔颐抬起手放在自己的眼皮上,在心里微微的叹了一声。

    逝者已矣,那个世界已经离他很远了,那些人也已经不在了。如今他来到了这个世界……

    在这个时候,乔颐听到了隔壁有人压低了声音在说话的声音,他下意识的就用异能去探听。若非他有异能加身,这么小的说话声一般人是听不到的,乔颐仗着自己有异能,躺在床上就光明正大的偷听了起来。

    “主子,他们的人已经把咱们包围了……”

    “……主子,属下看这些人可能会在今夜动手……”

    张九站在窗边往外查看了一会,把查看到的东西告诉他们主子。只是见他们主子一脸云淡风轻,连眉毛都不动一下的样子,他就有一种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哦,呸,谁是太监了!

    他才不是太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