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14章,入夜

章节字数:3119  更新时间:19-08-04 23: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暮色低沉,这个时候天将黑未黑,眼睛看到的一些都朦胧不清。

    客栈的茅厕里连一盏灯都没有,初六本来就是一个胆小怕黑的人,胆战心惊的蹲完了茅厕,赶紧的从里面跑了出来,他急着出来连裤头都还来不及扎稳。一出来就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去,胆小的初六还以为自己撞到鬼了,吓的他放声尖叫。

    “啊——”

    尖叫声划破夜空,引起了客栈里面好几方人的注意。

    “闭嘴!”黑衣男人的脸一黑,长剑出鞘,闪着寒光的剑架到了这小子的脖子上。

    尖叫声见然而止,黑衣男人的眼里闪过一丝满意。

    “呜呜呜……大侠饶命,求您,别杀我……小的有眼无珠,没有看到大侠在……呜呜呜……”脖子上一凉,初六瞥了一眼脖子上横着的长剑,顿时被吓得面色发白,两脚发软。

    初六僵着脖子不敢动,生怕一个不小心自己的小脖子就被锋利的刀刃割断了在这一瞬间,初六感觉到了来自于死亡的危险,这个男人真的会杀了他的,呜呜呜……

    呜呜呜,主子救命啊……小六子要被坏人杀死了,主子你以后再也见不到小六子了……呜呜呜……小六子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见少爷你了,等来世、小六子继续给少爷做牛做马、伺候少爷你一辈子……

    男人看着眼前这张五官皱在一起的脸,哭得难看的小子,他都没有动手就哭什么了?在眼泪要掉到他剑上的时候,杜长亭手上的动作很快的把长剑收了起来,眼里闪过一丝嫌弃的光芒,吐出两个字,“快滚!”

    他把剑只杀过人,沾过人血,还从未沾过其他的东西了,杜长亭还嫌这小子的眼泪弄脏了他的剑。

    “啊……是是是,谢大侠不杀之恩。”脖子上的剑一松开,他不用死了?初六立刻的转身就跑,跑两步差点没被掉下来的裤子绊倒了,慌张的跑了起来,两手拽紧了自己的裤头,往客栈的后门冲了进去。

    杜长亭把长剑收回了剑鞘中,眼角瞥了某处一眼,抬步往前走了。

    正好这个时候王大虎下楼来找人,走在客栈后面的小门这里就碰到了闭着眼睛往里面冲进来的初六,差点没让初六撞到,他一把按住了人的肩膀。见初六张嘴要喊,王大虎手快的捂住了他的嘴巴,出声道,“是我!”

    “唔唔……大,大虎……”

    初六睁大了眼睛看着王大虎,差点没感动的两眼泪汪汪,呜呜呜……亲人啊!两手紧紧的就抱住王大虎的胳膊不放,刚才吓、吓死他了!

    他刚才差点被人给杀了!

    “走吧,少爷让我来带你回去。”王大虎木着一张脸,没有试图把身上的八爪章鱼扒开,拖着挂在他身上的人往楼上上去,把人带回了他们主的房间。

    听到开门声,见到两人回来了,乔颐才松了一口气,“回来了啊。”

    还不等他问怎么了,初六这小子就往他扑了过来,呜呜的一边哭着一边把刚才在外头遇到的事情告诉了他,乔颐心中哑然,这小子去到哪里都冒冒失失的,“咱们出门在外,不同于平时在家中,万事都要小心为好。你以后走路要看路,不要冒冒失失的,撞到了别人要赔礼道歉,别人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还不至于有人会因为被撞了一下就杀人的,除非那人是个心理变态和杀人狂魔,这个就另说了。不过正常的情况下,一般人都不会因为被人撞了一下就杀人的,乔颐心想大概是因为初六喊的那一声,男人才拔了剑,其实并不是想要杀他,只是想要他闭嘴而已。

    这小子就是这一点不好,整日都是冒冒失失的,一遇事就慌里慌张的。但是有的人的性格就是这样,这一点还真的是没办法,除非是在日后的成长中,这孩子能慢慢的改掉这个性子,性格能更稳重些,遇事能够冷静处理。

    初六撇嘴,觉得他们少爷这话说的不对,他刚才差点被坏人杀死了,尽管坏人最后没有杀他。但是在小初六的眼里看来,那个一身黑衣还拿着长剑的男子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大坏人。

    冬日的天晚的快,再加上今日的天不好,这会儿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乔颐说道,“你们两个要不出去了的话,去看看把房门闩好了没有,上床来睡觉吧。”

    他们这里就只有一张床,这个天气冷,打地铺睡太冷了,所以乔颐是不会让两个人打地铺,他自己一个人睡床的,因而这一路上他们都是主仆三人一起睡在一张床上。

    “我不出去了,不出去了。”经过刚才的事情之后,现在打死他,他都不会再敢跑出去外头了,初六脱去了鞋袜和外衣就往床上钻进去。

    王大虎去查看了一眼,拿了张椅子放在门后面。

    他把弓箭挂在床头,那把大刀他就放在床上伸手就可以拿到的地方。桌子上的油灯吹灭了,屋子里一下子就黑了下来,王大虎掀开了被子的一角,躺在床上去,下意识的就离的他们少爷远一点。

    见到对面屋子里的灯火灭了,张九听到对面屋子的人在说话的声音,就更加确定了对面住着的几个不过是普通人而已。“主子,我们的人已经在往这边赶过来了。”张九对他家主子说道。

    “嗯。”谢胤的面色平静,对自己此刻所处的境地并不担心。

    看到他们主子一脸淡定,张九觉得他心里的那点担心是多余的。见到杜长亭从外面进来,张九看了杜长亭一眼,只是杜长亭并未看他,回到了他们主子的身边站着。

    ***

    客栈的张床小是小了点,好在他们三个人都不胖,打横睡,三个人是能是得下的。他们三个人睡在一起,乔颐睡在中间,王大虎和初六两个人把他夹在中间,这样三个人睡在一起也会暖和一些。

    乔颐的身体不好,常年的体温都比常人的要低一点,夏天倒还好,只是一到冬天他就觉得特别的难熬,以往他要自己一个人睡觉,在床上躺了老半天被窝都是冷,所以以前他没少拉初六上来给他暖被窝,不过王大虎却是从来都不肯上他这个主子的床。

    这一次还是因为他们出门在外,天寒地冻,在他的强烈要求之下,王大虎才和他们一起睡在一张床上,要不然这孩子还想自己打地铺睡了。

    初六一上来就往他这边靠,王大虎离他稍远一点,中间隔了一条缝隙,风从这条缝隙钻了进来,乔颐有点哭笑不得的说道,“大虎,中间都进风了,你靠过来一点,不用靠那么远。”

    他们出门就带了四五条被子,带太多东西马车上也放不下。

    这个天气铺两层盖两层的被子,人睡在里面都还会觉得冷,更别说一人只盖一条被子了,所以这会儿他们也没有多余的被子分出去,都是三个人盖一床的被子。

    “哦,是,少爷。”王大虎才挪过去一些,还是尽量的不让自己碰到他们少爷。

    乔颐拿过王大虎的手,在王大虎的手心上写了两个字:今晚。意思是告诉王大虎,今晚这个客栈里面怕是会不太平。王大虎点点头,明白了他们少爷的意思,他伸手去碰了碰放在身侧的大刀的刀柄,在心里下定决心,他一定会保护好他们少爷的!

    他们这几天以来,一直都是在赶路,大部分的时间都在马车里面,所以这会儿他们大家都挺累的了。

    大概是刚才在外头受到了惊吓,这会儿已经睡得迷迷糊糊的小子往他怀里钻,两手紧紧的抓住着他,可怜兮兮的喊了一声“少爷。”

    乔颐知道这是人在害怕的时候,下意识的向自己身边信任的人寻求保护的一种心理。其实也是他不对,明知道这个客栈有问题,初六的性子迷迷糊糊的,还敢让初六一个人出去外头,才会让他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安抚似的拍了拍小初六的后背,柔声哄道,“我在,睡吧。”

    乔颐想起了这孩子刚到庄子的那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像小尾巴一样跟着他。那会儿他身体还很不好,每每他生病的时候,这孩子就整夜整夜地守在他的床前,他一睁眼就能看到守在他床前的小孩了。

    虽然不知道这孩子过去经历过什么,但是乔颐知道这孩子可能是经历过一些不好的事情,所以内心才会这么的缺乏安全感。

    其实从这孩子的一些言行举止,乔颐能感觉到这个孩子过去被人保护和养育的很好,只是这个孩子为何会流落到外头去,还不愿意回去,这一点就是乔颐想不明白的了。最初那会他还试图问这孩子家里人的事,只是每每他一问到这方面的问题,这神经大条的小子就会变得特别的敏感,表现出一脸害怕和抗拒,所以久而久之,乔颐就不再问这个问题了。

    他们在一起的三年,彼此之间也有了感情,这种感情更多的是像亲人和朋友那样,乔颐并没有把初六和王大虎两人当成下人。他初到这个陌生的世界,身边无亲无故,一个亲人都没有,最亲近的就是和他天天生活在一起的这两个人了。

    至于京城乔家的那些,不坑他就不错了,还亲人呢!

    

    作者闲话:

    来章肥肥哒,继续求枝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