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33章,拜访【求枝枝】

章节字数:3137  更新时间:19-08-30 23: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从宫里出来,谢胤就带着他的人上了茶馆,要了一间临街的包厢,包厢里面就他们三人。茶馆下面的街上行人往来,车马不断,青年一手背负于身后,站在窗边眺望着远方。

    “主子。”见他家主子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在这里看风景,张九心里那个气愤啊。

    知道下属要说什么,谢胤抬了抬手,说道:“不急。”

    因为他知道,坐在龙椅上的那个男人,会见他的,早晚而已,所以他并不心急。早在回来京城之前,他就预料到了今日之事。不过若是因为这点小事就怯步,那他今日就不会站在这里了。

    不出半日,朝中的大臣们就知道了明王殿下回京的消息。

    自从独孤皇后去世之后,萧贵妃仗着帝王的宠爱,掌管了凤印,并且掌管着后宫。萧贵妃虽无皇后的头衔,在后宫中却等同于皇后的存在。

    打从前皇后去世之后,朝中一部分的官员不是没有上折子请皇上另立新后,只是这些上的折子都如同水沉大海,激不起半点波浪。皇上宠着萧贵妃,并没有另立新后的打算。而皇上想要立萧贵妃为后,朝中一部分的大臣是极力反对,因而立后一事一直都未定下来。

    太子至今未立,朝中的大臣们分为了两派,一派是主张立明王为太子,一派是主张立安王为太子。

    自古以来太子立嫡,明王殿下为先后所出,更是长子,因而朝中有一部分大臣一直都主张立明王为太子。只是明王离京多年,萧贵妃得宠,安王日渐势大,如今朝中很大一部分官员都站在了萧贵妃和安王那一边,安王更是隐隐的以太子自居。

    萧家原本只是京城里面上不得台面的小门小户,如今因为萧贵得势,萧家一跃成为京城的高门,凡是和萧家沾亲带故的人,行事做派都跟着嚣张和高调起来,这让京城中那些真正的老牌世家极为看不惯。

    朝中不是没有看不惯萧贵妃和安王母子三人做派的官员,只是那些弹劾过萧家和萧家子弟的官员,最后无一例外,不是丢官,就是被流放千里之外,更甚至着是被满门抄斩。萧贵妃和安王母子三人,和萧家人在京中的所作所为是惹得人怨声载道。

    但是谁让皇上宠着萧贵妃母子三人,安王更是被皇上当成太子的人选来培养。

    而明王的回归,对那些反对萧贵妃和安王的人,以及这些一直等待着明王归来的大臣们来说就是一道希望之光,这怎能让这些人不欣喜?

    “明王殿下是回京了?”

    “千真万确,据说是昨日就回来了。”

    京中的一些官员们在暗地里都在讨论明王回京一事,他们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正主子回来了!

    谢宁没事就喜欢往他兄长这里跑,宫中发生的事自然没能瞒得过,他一五一十的学给兄长知,“哈哈,父皇连见都没见他,让他回去等着,谁知道父皇什么时候才有空见他,哈哈……可惜我们当时没有在场。”不然就能好好的看一场戏,顺便还能落井下石。

    “好了,别笑岔气了。”谢安对这个胞弟向来是十分的宠爱,谢胤进宫一事,以及宫里发生的事,他是早就知道的。

    不过比起把这个当笑话看的胞弟,谢安想到的是谢胤什么时候回来的京城,他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接到消息,这让他的心里有点惊讶。

    还有他派去路上阻杀谢胤的那些杀手呢?怎么一个都不见回来?这让谢安的心里隐隐的觉得有点不对劲。

    当年谢胤被独孤将军接去了边关,这对他来说自然是一件好事了,少了谢胤这个劲敌在,他可以趁机收拢朝中官员,发展壮大自己手上的势力。

    但是同样的谢胤去了边关之后,他们想要动谢胤就几乎不可能的事了。边关那里是独孤将军的势力范围,他们想把人安插进去都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因而对谢胤这些年在外的事情他们几乎是一无所知。

    不过回来就回来,谢胤这些多年不在京城,这里早已经是他的势力天下,就算是谢胤回来了,也不见得就能争得赢他,这天下早晚都会是他的!谢安在心里暗暗的想道。

    谢安想起了他母妃的计划,就算是谢胤回来了又如何?难道他谢安还怕了他谢胤不成!

    “哈哈……不行不行,笑死我了。”谢宁抹了一把眼角的泪,好不容易才停止了笑。

    两名侍女端了两杯茶上来,放到桌子上,退到了边上去站着。

    谢安端起茶杯,掀开盖子吹了吹,喝了一口,说道:“说了半天的话,喝点水润润喉吧。”

    “兮——”谢宁端起茶杯就喝,一时不察,就被里面的茶水烫到了,手中的杯子应声落到地上,一边捂着嘴大骂,“烫死本皇子了,是谁给本皇子倒的茶?是不是故意想要谋害本皇子的命?”

    刚才端茶过来的侍女跪了下来,面上露出惊恐的表情,跪在地上拼命的求饶道,“殿下饶命,殿下饶命,奴婢不是故意的,殿下饶命……”

    “带下去。”谢安连看都没有看一眼,挥手就让侍卫把人拉下去处理了。两个侍卫上前,一人捂住了侍女的嘴巴,阻止了女子出声求饶,把人拖了下去。

    “去请个太医过来。”

    “是。”旁边的奴才应了一声,派人去请太医过来。

    “可还好?烫到哪里了?快让我瞧瞧。”谢安拉过谢宁过来,见到小弟的唇都被茶水烫红了,眉头不自觉的皱上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喝个水都能把自己烫到。”

    谢安比谢宁要大上五岁,在小弟出生后,他都已经开始记事了,知道这个是他母妃给他生的小弟弟,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兄弟,是与其余的兄弟不一样的。所以打从这个弟弟一出生,谢安没事就把人抱在怀里,这个弟弟长相肖似他母妃,打小就是一个漂漂亮亮的小孩,让人想不疼都不行。

    “呜呜……”

    十二三岁大的小少年还是会在兄长的怀里撒娇的年纪,两眼泪汪汪,在兄长的面前,这个在外向来跋扈乖戾的少年难得的乖巧一会,这个会儿可怜巴巴的说道:“好疼啊。”

    “好好,一会太医就来了。”对这个从小看着长大的胞弟,谢安向来都是十分的宠爱,除了天上的星星不能给他摘下来之外,胞弟想要什么,他这个当兄长的都会给他弄过来。

    不得不说,宁王养成如今的性子,除了是萧贵妃对么子过于宠溺之外,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安王的功劳。

    太医匆匆的赶了过来,还以为宁王小殿下发生了什么事,才知道原来只是被茶水烫到了而已。

    不过对于这位萧贵妃和安王殿下都十分宠爱的小殿下,不小心摔一跤,手指破点皮都是大事。太医心里想什么都不敢摆在面上来,给这位小殿下开了涂抹的药膏,还嘱咐了诸多要注意的事,完成了他的任务,才提着药箱子离开。

    “好了好了,过会儿就不疼了。”谢安哄着小弟,脸上的心疼并不是装出来的,可见他是真的疼这个小弟。

    谢宁哼唧了半天,到后面也不是觉得多疼,就是想要兄长哄他而已。

    “怎么整日都长不大似的。”安王揉了下小弟的脑袋,眼里露出了点笑意。谢宁歪躺在兄长的大腿上,“就是不想长大,长大兄长你就不疼宁儿了……”

    “皇兄,母妃说要给你订亲事,你会不会娶了王妃就不要宁儿了啊?”

    “不会的。”

    “真的?”

    “真的。”

    ***

    从茶馆出来,谢胤的脚下一拐,就走入了一条巷子里面。

    张九有点搞不懂他们主子这是要去哪里,有点疑惑的问道:“主子,你是要带我们去哪里?”心里则是在想,他们主子什么时候对京城这么熟悉了?

    “不必多问,跟着便是。”谢胤没有多作解释,从前面的拐角拐了一个弯,继续往前走。就算是隔了这么多年才回来京城,一走进这小巷里面,他就知道了这里面的路该怎么走了。

    而他对京城这外面这么熟悉,还是因为上辈子住到宫外后,没事他就喜欢带着手下在这京城里面乱逛,走外面的大道人太多了,走这些小巷子不易被人察觉,还能很快的甩掉后面跟着的人。

    至于为何他对这些小巷子这么熟悉,当然是因为走得多了,自然就熟悉了。

    绕了一个圈后,谢胤的脚步停了下来。

    张九侧耳聆听了一下,对他们主子点了点头,意思是没有问题,后面没有人跟上来。

    “走吧。”

    走到了一座院子的小门,谢胤伸手在门上叩了三下,一长两短,等了一会,又叩三下。

    门从里面被人打开,开门的老奴见到外面的青年,态度恭敬的请人入内,道:“公子,我们家老爷已经恭候您多时,您里面请。”

    屋内摆着一张四房小桌子,桌子上摆着茶壶杯子,主人家像是早就料想到今日会有客人上门,早早的就在屋里等候着了。

    听到脚步声近了,胡庭筠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走至门口,见到家奴领着进来的青年,就大步的迎了上去,走至青年的面前,行礼道:“臣拜见明王殿下。”

    谢胤伸手虚虚的扶了一下,道:“相爷不必多礼,快请起。”

    

    作者闲话:

    月底还剩下最后两天了,每月的橄榄枝会在月底最后一天的零点清零的哦,亲们的手上如果有橄榄枝的话,请投给骨头哇,爱你们哦~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