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十九、酒吧

章节字数:3043  更新时间:19-07-31 12: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两人坐上出租车来到袁之焕所说的位置。出租车停下,两人下来才发现所到之处是一所正临近江边的一家酒吧。

    冰凉的河风胡乱地刮着,直灌进衣服里,全身上下与肌肤亲吻了个够。

    虽说才入秋,但这两天连续下了几场雨,温度降了不少。俗话说三场秋雨要穿棉,还真是应正了这句话,这风让子茵抑不住地浑身冷得毛孔紧缩。

    阿东很有绅士风度地脱下外套让她披上,自己却只身着一件衬衣。子茵笑着要还给他,连忙说不怜。

    “听话,穿上,我是男人抗得住。”命令的语气,少有的严肃。

    说着就给她披上。二人往门口走去。

    这是一座独栋的二层小楼。独具匠心的设计,入口用许多空酒瓶装置了一个大风铃,每个瓶子里都亮着一盏五颜六色的彩灯。每当有人掀门进去,那一串串酒瓶就响出清脆悦耳的声音。瓶子摇晃得让人觉得进入了一个五光十色的虚拟世界,恍惚中跨入另外一个异度空间。

    穿过一道走廊,推开一扇厚重的大门。迎面扑来一股暖气,挡住了外面的冷风,让全身顿时舒缓起来。昏暗的灯光,伴随着舒缓的音乐。

    阴着脸的舒南呈只盯着手里握着的酒杯,袁之焕才难得理睬他,好心情的期待着欣赏一场即将上幕的精彩好戏。

    看着对面冷脸男人,袁之焕好笑又好气。好不容易自己刚回国,第一个就是给这位发小联系,自己好不容易从父亲那魔掌下逃脱出来,还以为他会为自己安排一场丰富的夜生活,却见他一个人坐在这里不理不睬喝起闷酒。

    最气人的是还要自己装成恒信公司员工给一位叫林子茵女人打电话,如此这番兴师动众,看来这二人关系非同一般呀。舒南呈这招蜂引蝶的家伙为什么不亲自打电话,这中间一定有鬼怪。

    袁之焕戏谑的表情落入舒南呈眼里,对他投来无数的疑问都以忽略掉,只喝着手里的酒,一口接一口。

    “红酒是要品的,你以为喝啤酒吗,真是暴殄天物。”

    看着一向沉稳冷静的舒南呈此刻那失魂落魄的样子,袁之焕实在忍无可忍。

    子茵二人走进里面,灯光昏暗,让人根本就看不清楚。于是掏出手机重新拨打刚才那号码。手机通了但没人接。

    “林小姐,这儿呢。”袁之焕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向刚进门的二人招手,不用问就知道那女子就是刚才接电话的人。

    子茵和阿东来到面前。袁之焕见到子茵,还真是一位美丽的女子。嬉皮笑脸的样子马上收敛起来,恢复起平日优雅稳重的公子哥,虽然此刻他看起来气宇非凡,但也掩饰不了他放浪不羁的个性。

    “你是袁先生?”子茵二人走过来,她瞟了一眼旁边的舒南呈。心里一沉,他怎么来了。

    “正是在下,林小姐,二位请坐。”袁之焕不失风度的起身拉开旁边的位子。

    “舒总你好!”阿东向前一步。

    舒南呈点点头,指了指旁边的沙发,示意他坐下。

    “这位是?”看着一同前来的阿东,袁之焕问道。

    “这是我们公司的总监,阿东。”

    “阿东?阿东先生好呀,你和林小姐一起来,那就更好啦。”

    袁之焕意味深长的说,用眼斜视了一下坐在旁边的舒南呈。转而严肃地整理一下衣服,站起身来。那幅正经样让舒南呈心里暗笑,他这个损友正经起来还象那么回事。

    “您好,袁先生,我叫欧子东,朋友都叫我阿东。”

    阿东毕竟是名职场老手,什么场合该有的礼节都有的。

    对面袁之焕更是老手,别看他平常吊二郎当的,该正经时也绝不含糊。今晚舒南呈的意图他是不清楚。但敢把他袁三少当枪使,他这个搅屎棍不弄点事情出来,亏了今晚这么好的夜色,更浪费了刚才那通电话。

    一个绝妙的计划油然而生,狡黠的笑容浮现在脸上。坐等他舒南呈怎么来收场。

    袁之焕主动伸手和阿东握手,这两位男人的友好和睦,也使气氛融洽了一些。

    袁之焕见两位主角闷着,这场戏该怎么唱他还有些拿捏不准。他不是恒信的人,他不清楚那预算报表的事。那就先不谈工作,谈生活,谈夜生活,这样不是更有趣。搅乱局面,逼出舒南呈收拾烂摊子。他袁三少好久没有遇到过这么有趣的生活了,看他舒南呈还能沉住多久。

    看见子茵披着男人的外套,舒南呈那张脸黑到极点。这个女人是故意来激怒他吗,随时都离不开男人的呵护。这是要在他面前炫耀是吧。

    上次蒋市长的事还没找她算帐,这次她居然堂而皇之穿着别的男人的外套在他面前悠晃。男人的衣服是能随便披的吗?这个女人也太放肆,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几年不见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兔子都不吃窝边草,她还真是味口蛮大的,不挑食。

    子茵脱下阿东的外套还给他。阿东顺势把衣服放在沙发的靠背上,舒南呈的视线一直没离开过那件衣服,嫉妒之心油然而生。舒南呈紧握着手,仿佛要把手中的杯子捏碎才能消除心中的气愤。

    舒南呈的这些表情全部落入袁之焕的眼里。袁之焕对这位发小他太了解了,舒南呈做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色,都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那是他俩从小到大经过长时间的磨砺,才有的默契。

    “袁先生,你说那预算报表有什么问题?”子茵开门见山的直奔主题。

    “林小姐,你迟到了五分钟。”袁之焕抬起手腕看看腕表,一本正经地说。

    “对不起袁先生,我挂了电话就过来。主要是不太熟悉这里的路,所以路上耽误了一点时间。下次一定不会了。”

    子茵歉意地说。一双眼忽闪忽闪的望着袁之焕,以寻求他的量解。

    “我能理解你的困境,但我是一个很守时的人,第一次约你,你就不遵守时间,你叫我怎么相信你们做事的能力,又怎么放心把事情交给你们做?林小姐!”

    袁之焕看了看舒南呈,做出严肃的样子。

    “对不起,对不起。”子茵连忙说。

    “既然你迟到了,那就自罚三杯吧。”不由分说袁之焕就叫来侍应生倒酒。

    有上次醉酒的经历,再怎么说子茵也不原意喝。但想到有事求于对方,真有点难为情。

    “我不会喝酒……”子茵底气不足的说。

    “那就表示你没有诚意哟!”袁之焕不依不饶的样子。

    袁之焕觊觎舒南呈是否有所行动,可那男人象吃了秤砣一样是铁了心不开口。袁之焕只好来唱独角戏。

    子茵迟疑不决,阿东笑着对袁之焕说:“袁先生,她酒量不行,我来替她吧。”

    “那不行,欧先生想喝酒等会有你的份。”袁之焕狡黠着说。

    “袁先生,如果今天她喝醉了还怎么谈正事,不如今天我陪你喝。”阿东想去拿子茵面前的酒杯。

    “中国人最讲研的就是人情,这点面子都不给还怎么谈事?”分明袁之焕是不给台阶下。

    阿东不知所措,是帮喝还是不喝,今天这事他还真不能冒然断绝,不然事情搞砸了以后和恒信还怎么合作。不知子茵和眼前这位袁先生有什么过节,但看子茵沉稳平静的样子,应该从前他们没有来往,难道是自己公司哪一方面惹了眼前的财神爷。

    “林小姐可不象不会喝酒的人,酒都不喝,怎么能说自己有诚意来谈合作。”

    袁之焕微笑着说。那笑容落在子茵眼里就象一朵开得鲜艳的罂粟花,沾着浓浓的毒汁喷撒在自己身上。是那样让人害怕得不可逾越半分。

    看着子茵迟疑的表情,袁之焕露出不高兴的样子。子茵想着不能拒绝得太绝情,毕竟有求于对方,总要留点回旋的余地。三杯红酒也许没什么,这酒量不同于白酒。她也知道自己的酒量,这三杯喝下应该不会醉吧。于是只好端起杯子。

    子茵眯着眼睛端起酒杯,屏住气一杯下肚。这红酒和白酒口味就是不一样,没白酒的辛辣,它是酸涩带甜。

    还有二杯摆在桌上,无论如何子茵也不想再继续下去。

    她抬头看看舒南呈,对面男人根本就没看向自己这边,还真所她当空气。她有点气恼。又低头看着桌上的二杯酒。摆明了今天这位袁先生是有所准备。

    “我说林小姐海量嘛,今天让我长见识了。”这独角戏不知还要唱多久,这主角不说话。袁之焕无奈还得继续陪演下去。

    “林小姐,如果今天我为难了你,我陪你一杯以表歉意。”袁之焕斟满一杯喝酒,仰头一杯见底,这哪象刚才说红酒要来品的人,分明就象摆不上台面的土鳖。几千块钱一瓶的红酒就被他这样糟蹋。舒南呈向他投去一个鄙视的眼色。

    因刚才的酒开始发挥效力,子茵感到脸发烫,神志有点恍惚,眼前叠影重重。最后是怎么回到住处她完全断片了,至于预算的事也不了了之。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