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二十六、回国寻她

章节字数:2321  更新时间:19-08-03 12: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舒南呈坐在宽大的办公室里,双眉紧锁,锐光逼人。林子茵,这个在他内心深处曾占据了很重份量的女人,还是和原来一样有种蛊惑人心的魅力,只是少了过去朝气蓬勃的活力,多了份恬静淡泊的从容;没有了原来孩子气的婴儿肥,脸变得消瘦苍白,但也掩藏不了一份成熟女人的风韵。这张脸清晰地印在脑海,每次回想起这张脸,心里五味杂陈,却又止不住的思念。

    她真的和七年前不一样。那天聚餐时看到她的第一眼,她对自己的漠视,就已证明了原来自己打听到的事情是真的。虽然当初他内心拒绝相信那一切,虽然她已不再属于他,她没有坚守誓言,但他认为也许她是迫于无奈才另选他人。

    还有一种可能是,或许别人嘴中说的那个人只是和她同名同姓,而不是真正的他要找的这个人。他自我安慰似的用很多理由来否认那个真相。后来他没有再查下去,他怕查下去那个现实他真的接受不了。他宁愿相信她还在地球的某一处等着他,只是暂时没有找到他而已。

    当他打听到她已不再属于他的时,他非常生气,生自己的气,也很生她的气。当初因为那事发生后,他被父母立即强送到国外求学,一去就是五年,其间不许他回国。在加拿大的那五年,他如坐针毡,心情不定,惶惶不可终日。心里唯一牵挂的人就是她。不知道学校会怎么处置她,她的学业是否受到影响。没有她的任何消息,叫他怎么能安心下来读书。

    他想知道她的情况,试着给她写信,但石沉大海。后来,他实在忍不住委托原来的同学帮着打听她的情况,他们回信说她已被学校开除,在他走之后就已离开学校,现不知音讯。这下他更加不安起来。

    终于可以回国了,他激动不已。

    他记得她曾经给他说过,她的家乡在一个小县城,凭着记忆,他独自一人乘车来到那个不起眼的小县。如果要打听一个人,即使是在一个小地方也是特别的难,如大海捞针。他就一条街一条街的去问,是否这里住着一位叫林子茵的子孩。经过五天,他都没得到她的一点消息,他好失望。

    一个人在焦虑时思维就很迟钝,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突然想到在中国查找一个人可以到当地派出所去查询,这样简单省事。于是他就到派出所去询问。

    其实要找她,他可以通过特殊渠道来打探到她的下落。办理这样的小事,以他强大的家族关系,要跨省寻找一个人,不管那人是死是活,这都是易如反掌的事。但他不想惊动任何人,特别是不想让自己的父母知道,就只身悄悄地来到这个小县城以自己的方式,亲历亲为地打探她的消息,仿佛以示见证自己的某种不可名状的理由。

    即使最初派出所的人看见他一个操作外地口音的年轻男人来打听一个女孩的消息,出于一种本能的警惕性必须要先来盘问他的身份。他只说自己是她的同学,毕业后有几年没联系了,正好自己出差来到这里,想来看看老同学。

    警察同志看他彬彬有礼相貌堂堂的样子,也不象坏人。虽然他们知道坏人的脸上不会写着“坏人”,但有时以貌取人的时候无处不有。以他们的经验,坏人大多不会端庄帅气,举止大方。再加上看见他又是远道而来,再怎么说也要表现出本地警察的敬业认真,热情大方。于是就放松了警惕,客气地帮他查找。

    还好现在都是网络时代,很快他们就在内部系统里找到了一位名字叫林子茵的女孩,和他描述的年龄差不多。他记下地址告别警察。

    他依着地址跟过来,才发现这里好多房屋已荒废,斑驳的墙上写着大大的“拆”。这里早已没人居住。他沮丧地走在这些残垣断墙之间,想从中找出一点她生活过的痕迹。但很令他失望,这里除了疯长的杂草,一无所有。

    他来到紧挨着的一条街,天气虽然不热,但忙活了大半天,嗓子早已冒烟。他找到一个小超市买了水和烟。超市外面有一把椅子,他坐下来拧开水喝了一大口。

    “小兄弟,你不是本地人吧。”超市老板娘操作本地话问他。

    他点点头。

    “是来走亲戚?”老板娘热情地问。

    “来找一位朋友。”他老老实实的回答。

    “找到了吗?”老板娘大约三十多岁,白白胖胖的。

    “没有,应该搬家了吧。”他指了指对面那带废墟。

    “那里要拆迁了,大家都在外面租着房子住,等着政府的赔偿款。不过很多人早已买了新房。”女人也搬了一根凳子坐过来。

    生意清闲时有人聊天也是蛮不错的。

    他点燃一支烟,深吸了一口,香烟是消除疲劳的良方。

    “你找哪位?”老板娘接着问。

    他想了一下,回答道;“林子茵。”

    “小荟呀,就是原来读过大学的那个小荟?”

    他点点头,突然心中燃起了希望。他抬起头望着老板娘。

    “你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吗?”

    “她自从结婚后就不住在这里了,我都有好多年没见过她本人了。”老板娘摇摇头。

    “她结婚了?”他惊讶的问道。

    “是呀,听说小孩都有了,现在应该可以上幼儿园了吧。”

    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那个小超市的,不记得怎么乘车后又再转机回到家中。大脑里空荡荡的,象掏空了心一样,身体轻飘飘的,有种失去地心引力的失重感。但他永远记得当听到老板娘说她已结婚的消息时,胸口一阵巨痛,犹如针扎。

    他以为这一生再也不会见到她了。当那天晚上她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他面前时,他简直没有任何准备来面对她。看她当时的表情,好象她已不认识他了。这样不是更好吗,她忘了他,有了新的生活。那也让他忘记过去,开始新的生活吧。

    但想着她对当初俩人的誓言当成儿戏,他又有点不甘心。为什么是她负了他,他一个堂堂大男人,阳市响当当的舒家独子,就这样被女人甩了,他还在痛苦得不能自拔时,她却活得滋润顺心。

    见到她后严重扰乱了他的情绪,这个女人让他无法释怀,就象一块巨石沉重地压在胸口。她的背叛,她的食言,看在原来的情份上本不想跟她计较,她选择那样的生活是她的权利,就当这个人已不存在于世上,就当她死了算了。学着把她忘记,过去就让它过去吧,他是男人,不可能和一个女人计较。

    现在她却主动送上门来,明晃晃地摆在眼前,一门心思地想勾三搭四,这就由不得他了,林子茵,你等着。

    想到这他双拳紧握,狠狠地捶打在桌子上。

    他不会让她好过,一个邪恶的计划油然而生。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