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十七、医院吸氧

章节字数:2487  更新时间:19-08-09 13: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当子茵醒来时,汽车刚好停在县城医院门前。她睁开双眼,舒南呈率先下车,车门打开,冷风从外面直灌进来,浑身毛孔坚立,打了一个寒颤。

    舒南呈伸出一只手来扶着她下车,把刚才盖在身上的毯子披在她身上。

    医生诊断她的症状之后,建议先吸一地氧,随后开了些药。

    跟着从医院出来,司机把他们送到一处欧式风格的房子前。子茵好奇地看着这栋房子,独栋独户的,房子很新,应该修建的时间不久。

    舒南呈下去打开大门,子茵斜靠在玻璃窗上迟迟不下车。

    “这里比宾馆条件好一些,适合养病。”还是一贯的言简意赅。

    这哪是比宾馆好一些,而是好很多。房子内饰非常精致有格调,无不彰显出它的主人品味高雅不落俗套。

    舒南呈带她来到二楼的一间房,“你先休息一会。”

    子茵虚弱地合衣躺下,在药物的控制下一会就沉沉睡去。

    当她醒来时,外面天光已暗,室内没开灯,黑漆漆的。头不再痛,身子轻松了许多。

    她起身借着外面微弱的路灯探索方向,凭着刚才的记忆摸索着去寻找房门,终于摸着门把手,打开房门,才发现外面也是黑漆漆的,一个人也没有,不知舒南呈跑哪里去了。

    这下她慌了,在这个陌生的房子里,她根本就分不清东南西北,都怪自己刚才进来时太大意,只顾着跟他走进来,根本就没注意室内的摆设,楼梯口在哪里都分不清方向。

    舒南呈在哪儿?这里一个人影也没有。

    片刻间脑海中浮现出无数的荒野抛尸之类的恐怖故事。一帧帧各类恐怖画面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里滑过。

    她蹲下身子,双手捧着头,吓得眼泪不由控制地流出来,浑身颤抖着。

    突然一道灯光亮起,接着一阵脚步声响来。终于有人上来了。

    她哇地一声就大哭起来。

    一会脚步声没了,四周安静了下来。她慢慢地抬起头从手指缝间看到舒南呈正站在面前,他高大的身影被亮起的灯光晕出一团暖色,正似笑非笑地睨着眼看着她。

    看清了来人,她一下子站起身来朝着他扑过去紧紧把他抱住:“你刚才到哪里去了?”

    被她突然这样抱住,有些让他猝不及防。看着她泪流满面,雨带梨花般的脸,怜香惜玉地心痛起来。

    他从未见过有人会像她这样痛哭流涕,只有小孩才会这样吧,不由觉得有些好笑。

    “好啦,好啦,别哭了!女生就爱哭。我在下面煮饭,你睡了那么久,一定饿了吧,中午饭都没吃呢。”舒南呈抽出一只手为她擦着眼泪。

    子茵抽泣了一会才消停下来,真是自己吓自己。就那一瞬间她毫不顾虑地紧紧抱着舒南呈,等她回过气来才觉得自己这一举动好丢人,好不害臊。一下子松开双手,往后退一步,拉开了和他的距离。

    鼻子轻轻地抽泣着:“刚才没看见你,我好害怕。”

    “你可不可以不要哭了,我不会哄女生,没经验。”

    她一听扑哧一下笑起来。

    舒南呈看着她一会哭一会笑的,真有些拿捏不定应该怎么办才好。看她终于不哭了,才长吁一声。

    他拉着她的手下楼来,来到餐厅,桌子上已摆着饭菜。

    “这些都是你做的?”子茵看着桌上的饭菜问道。

    “嗯。”

    “你好能干,还会做菜。”子茵由衷地夸赞道。现在连会做饭的女生都很少,更何况男生了。

    “这有什么,到厨艺学校去学几天,什么都会了。”舒南呈不以为意地说。

    “你还专门去学烹饪呀?”子茵像看天外来星一样看着他。

    “嗯,这是生活最基本的技能,人人都应该会吧。”

    两人坐下来,子茵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菜送入口中,嗯,味道还真不错。

    “什么时候你也教教我吧。”子茵对他说。

    “吃完饭再讨论这事。吃饭不要说话。”对面人没了刚才的温润,一本正经地说。

    “哦。”子茵不再说话,两人都安安静静地吃着饭。她看着对面人认真地扒着碗里的饭,姿势优雅。让她想起平时在食堂里吃饭,大家围在一起,一边吃一边天南地北地瞎扯,那打打闹闹的场景与此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两人都吃完了,她放下筷子,打算起身去收拾。吃了别人一顿免费晚餐,总不至于还让他洗碗吧。

    “你是病人,这一顿我来洗。”不由分说他挽起袖子端起盘子就朝厨房走去。

    她也跟着朝厨房走去。

    “厨房很小,别跟过来。碍手碍脚的。”舒南呈很不理情地说。

    这厨房哪里小了,差不多有她家客厅大了吧。

    她嘟着嘴有些气恼,这人怎么了,好象很嫌弃她。不过话说回来,今天自己确实给他带来了很多麻烦。要不是他照顾自己,还不知今天会怎么样呢。

    想到这里,她也不生气,就站在厨房门口,看着他忙碌的背影。

    “我站在门口陪你,这样不妨碍你了吧。”

    舒南呈认真地洗着碗,没答话。

    “这房子是你家的?”子茵没话找话地说。

    “嗯。”

    “平时没人住吧?”看着这么大的房子,这时好像除了他俩就没其他人了。

    “嗯。”

    “好可惜,这么好的房子就这么空着,这叫资源浪费。”

    “哦。”

    子茵看着做事人的背景,这人怎么除了“嗯、哦”就找不到其他话了吗。

    “听他们说你正准备出国?”

    “嗯。”

    “打算去哪个国家?”

    “德国。”

    “以后会回国发展吗?”

    “应该会吧,家在中国。”这次回答得要多几个字。

    子茵想着他出国了,以后真的会回来吗,他们还会再联系吗,他们会再见面吗。头脑里不由自主地冒出许多问题。

    身后突然安静下来,舒南呈转过身来看着女子正盯着自己,但思绪却不知飞到哪去了。温暖的灯光舒缓地从头顶照下来,在她漆黑浓郁的头发上映出一圈圈光芒。她的表情有些低落。

    “是不是有些舍不得我了?”谈起分别终是让人联想到忧伤,为了打破这个场面,他故意想逗弄她一下,突然这样问道。

    “谁会舍不得你呀!”说完又有些后悔,这么说好象有些赌气似的,“我的意思是舍得你,哦,不是这个意思,是舍不得你。”子茵纠正自己,怎么越说越乱。

    “到底是舍得还是舍不得?嗯。”舒南呈放下手中的一叠碗,站直身子认真地问。

    “……”这很重要吗,子茵心里想问,但话终是没说出来。

    看着她正陷入在恍惚的状态中,他突然有一种很想吻她的欲望。这种欲望让他无法自控,欲罢不能。他一向自制力都很好,可他今晚却沦陷在她如蔷薇花般的清香之中。于是靠近低下头抱紧她,闻着她身上的气味。

    谈到分离,终是让人伤感。子茵把脸颊伏在他的肩上,由着他这样紧紧地抱着。

    “你的碗洗完了吗?”过了很久,子茵羞红着脸。

    “没。”

    然后他放开她,转身接着清洗盘子。

    她仍站在门口,看着他忙碌着的身影。这样真好,就这样看着他都觉得好。

    有些东西快得让你有些措手不及,比如夏天遇到的一场雷雨,一次没有预警的地震,或是她和他之间萌动的情感。

    也许这是上天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他和她终究有一场纠缠不清的爱恋。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