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十八、二人泡温泉

章节字数:2447  更新时间:19-08-09 13: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两人收拾完,看看时间也不早了。舒南呈带她再次来到二楼的那间卧室。

    “吃了药早些休息。”

    由于睡了一大半下午,她哪还有那么多瞌睡。他仿佛看出她的心事。

    “好点了吗?”

    “好多了。”

    “不想睡?”

    她顺着点点头,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他。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他拉起她的手就朝外面走去。

    她不知他要带她去什么地方,好奇地跟着。穿过玻璃大门,来到一个小庭院。借着幽暗的灯路,发现这里是一座花园。在花园的正中央建有一座池子,池子中央耸立着一座假山,上面种植着奇花异草,一股喷泉,正从假山上咕咕地往外冒。在这寒冷的季节,水花在昏黄的灯光下泛出一团团水雾,飞散在空中,让人幻入仙境。

    “哇,这水还是热的呢。”她惊异地发现。

    “想泡温泉吗?”看她孩子般惊喜的神色,低头轻轻问。

    “嗯。”她点点头。可游泳衣还放在宾馆,怎么泡呀。想到这里,她又有些迟疑。

    “跟我来。”他拉起她走向里面一间小房。

    发现这里还有一个更衣间,里面应有俱有。浴袍、浴帽、新的游泳衣……

    “你先换上衣服,我在外面等你。”他关上门。

    子茵选了一套比较保守一点的游泳衣,虽然室内有暖气,但想到外面那天寒地冻,就在外面披了一件浴袍走出来。

    当她走出来时,舒南呈正泡在池子里向她招手。

    刚开始她不好意思,扭捏着身子。

    “快点下来,里面暖和。”舒南呈生怕她着凉,催促道。

    她刚退下浴袍,一阵寒意席卷而来,冷得她赶紧跳下水里。

    泡在温暖的水中,浑身一阵暖意。

    水面上是寒风刺骨,水下春心荡漾,暗流涌动。

    水不深不浅,恰好齐腰。她背靠在池壁。水漫过脖子,象一条柔软的丝绸包裹着,蒸腾的热雾让一切看起都不太真实。

    “感觉怎么样?”声音响起,近在咫尺的。

    什么时候他已靠近,她一点都没察觉。

    “嗯……很好。”她搜寻一个合适的词,但恰恰事与愿违。

    在她的记忆里,那一晚她不是浸在温暖的泉水里,而是浸在舒南呈流荡的眼波里。这一记忆如此之长,长得如一生一世。

    她的行李后来是由她们带回来的。当她们回来时,舒南呈也刚好把她送回了寝室,这时间掐算得如此之精准。她们没问她是怎么回来的,她也闭口不提。大家只是问了一下她的身体恢复得怎么样,她说好多了,就这样敷衍过去。

    大家都还沉浸在游玩的喜乐余后之中,大家喋喋不休地聊着出行的趣事,哪还会顾及到她的事。这也正是她求之不得的。她的这个秘密,只能由她独自一人享受。

    “子茵,你是怎么回来的?”安然随口一问。

    “那个……坐车回来的。”子茵支支吾吾,心里一阵小紧张,呼吸得急促。

    “出去玩还真是累人,我都快散架了,你们别闹,我要去补会觉。”殷子躺在床上翻过身,根本就没在意子茵的小表情。

    刘聘婷看着子茵有些慌张的神色,流露出幽怨的表情,但那神色转瞬即逝一下消失掉。

    上课、吃饭、练琴。一切的一切照旧。

    联谊寝室再没什么活动,自然是没有关于舒南呈的一点消息。仿佛她和他之间发生的就是一场梦,梦醒了,一切都恢复到常态。

    她有些索然无味地行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从众多背影中搜寻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可每次都是失望而归。她真的怀疑那晚是不是真实存在过,难道真是她的幻觉。

    晚上她和刘聘婷一起去琴房。马上要进入期末考试,大家都抓紧时间练琴。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刘聘婷感到今天子茵情绪特别低落。

    “舒南呈!”刘聘婷蓦地呼叫起来。

    子茵听到这个名字,全身细胞都聚集在一个地方,朝她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一位身材修长的男生正站在树下,那正是她苦苦想念的那个人。

    舒南呈远远地看着她们,因为太远看不清他的表情。

    刘聘婷喜形于色地飞奔跑过去,子茵却杵在原地。

    “舒南呈,你怎么会在这儿?”刘聘婷又惊又喜。

    舒南呈还是那副冷冷的样子。

    “找人。”简短的回答。

    “找人?找谁呀?我们认识吗?”刘聘婷有无数的话想说。比如这段时间你在忙什么,为什么没你一点消息。但她终是压制住。

    “这人你认识的。”

    “谁呀?”刘聘婷惊讶地问。

    “她。”舒南呈眼光看向子茵。

    “原来是来找子茵的呀。”刘聘婷有些失望。

    “找你的。”刘聘婷转身走回来,语气不太好。

    “去琴房?”舒南呈问。

    “嗯。”子茵点点头。

    “你这段时间很忙吗?”闷在心里有很多话,不知该选哪句来和他说。

    “有点。”

    “那你先忙吧。我和她去练琴。”子茵潸然地说,转身朝刘聘婷走去。

    “我这时不忙。”身后传来舒南呈的声音。

    “可我很忙。”子茵有些赌气。

    舒南呈一把拉住子茵的手。

    “我知道你在生气。”

    “我没生气。你不是很忙吗,你去忙吧。”想去挣脱掉他的手,反而手上的力度更大了。

    “其实,你可以来找我的。”舒南呈把她拉近些。

    “我为什么要来找你,我和你又不熟。”子茵压抑着恼气。

    “不熟吗?”他微微皱起眉头,突然低下头堵住她的嘴,不想再听到从她的嘴里蹦出一个不好听的词。

    “咳……唔……”这里可是人来人往,让别人看到那可把她害臊死。

    “这下我们就更加熟悉了。”舒南呈有些痞子,邪魅的眼色看着子茵。

    四目相望,转间电光石火般燃了起来。

    “子茵,你们聊,我先走了。”不远处传来刘聘婷的声音。但这声音传到子茵的耳朵里显得是那么飘渺遥远。

    “你这段时间在忙什么呀?”坐在操场的台阶上,子茵还未消气。

    “回家处理了一些事。”

    原来是回家了。

    两人都没再说话,相偎着享受这难得的静谧时光。

    晚上响了熄灯钟,在关门的最后一刻,两人才依依不舍地分开,送她走进那扇铁艺大门。

    一楼,二楼,每到楼层拐角处,她都看到他还站在原地痴痴地望着楼上。

    回到寝室,其他三人都躺在床上热聊着什么,当看到子茵推门走进来那一刻,大家的声音嘎然而止。

    三人抬头怔怔地看着一脸泛着桃花的子茵。

    “老实交待,你和舒南呈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安然抓住子茵的手,义正严词地问,那架势就象要刑讯逼供。

    “就在……刚交往。”

    “都接吻了。”刘聘婷打断她的话,有些酸酸地说。

    “发展得这么快,都接吻了。你们上床了吗?”殷子刨根问底。

    “你们脑子都在想些什么呀。”子茵有些好笑地说。

    “这有什么,现在谈恋爱不都那样吗。”殷子接过话。

    “快说进度,不然不许睡觉。”安然又摆出法官那架势。

    “说什么呀?”子茵一脸懵样。

    “我问你答。上床没有?”安然问。

    子茵摇摇头。

    三人有些失望,本想从她嘴里多掏点消息,看她那样子,也只有到此为止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