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十九、期末考试

章节字数:2965  更新时间:19-08-10 12: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人逢喜事精神爽。从那晚和舒南呈见面之后,子茵感到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冬季的天空不再是灰蒙蒙的,路边的树木也不再那么无精打采,它们正养精蓄锐,待到来年再展风华。

    对于太过执着的人,一旦进入某个状态,就象陷入一个巨大的洞,从头到脚把自己深深地埋在洞里。

    子茵就进入了那个洞,这个洞是舒南呈为她挖的,她很满足地享受着这种状态。

    “听说他要出国留学,什么时候走呀?”一天寝室里只有刘聘婷和子茵。刘聘婷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让子茵才猛然想起,刚认识他时就听说他正在办出国的事,这段时间两人忙于恋爱,她都快把这事给忘了。想到他最终要离开,情绪陡然颓然暗淡。

    建院离音乐学院不远,每天都是他过来陪她一起吃晚餐。这天一出音乐室,她就迫不及待地朝建院走去。

    穿过二条大街来到建院。这是她第一次到这所院校。有几次只是经过那里,还没机会进去过。后来遇到舒南呈,每次都是他来她的学校。

    问一位路旁的同学,打听到他们寝室的位置。大学里女生可以随意进入男生寝室,但男生是不允许进女生寝室的。这仿佛都成了所有大家一条不成文的规矩。

    她没上楼,请一位男生帮她上去传话。这位戴眼镜的男生很爽快地答应,看见这么美丽的女孩,一点拒绝的心都没生半分。过了不到五分钟男生下来说寝室里没人。她才想起他不一定就呆在寝室里。谢过这位男同学,她就坐在楼下大厅的椅子上等,想到他回来就能看见。

    “你怎么在这里?”舒南呈从外面走进来,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坐在那里很吃惊。

    他刚从球场上打球回来,球衣被汗水打湿,背后早已湿了一大片,几缕头发湿哒哒地贴在前额,他原本计划洗个澡就过去找她。

    “我去洗个澡,你要不跟我上去坐会。”舒南呈看着她被风吹得有些凌乱的头发,伸手去捋一捋。

    子茵抿着嘴,舒南呈就一把拉起她。被他汗滋滋的手握住,心里感很少有的踏实。

    “哪一张床是你的?”这还是她第一次走进他的寝室。平时到班上男同学的寝室玩,看到乱糟糟的她都不忍心踏进去,那股味真让人回味无穷,让人呼吸困难。

    “就这张。”他伸手指着靠窗的一张铺。

    整个寝室就数这张最整洁。摆放的东西不多,就一个枕头,一床叠好的铺盖。不象其他床上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书呀、CD碟、衣服袜子之类的。

    那时大学寝室都没单独安装热水器,学校都有统一的洗澡间。一般洗澡间都会单独设在学校的某一处,离寝室都比较远。学生多,洗澡就非常拥挤。许多学生就自己打开水到寝室旁的盥洗室里冲洗,免得浪费时间。

    现在已进入冬季,虽然这里是南方,冬季不比北方冷,但还是有些寒意。大多人都套了毛衣或是毛尼外套。这里的洗手间一般都没装取暖的设备,他就这样洗不冷吗。

    听到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子茵想想都觉得浑身发冷。

    不一会儿,舒南呈悉悉索索地穿好,湿着头发从里面出来,一条毛巾搭在脖子上。

    “冷不冷呀?”子茵起身取过毛巾为他擦湿漉漉的头发。

    这时刘亚飞他们也从外面吃了饭进来,看到俩人这么亲密,赶紧说:“你们就当我们不存在,继续继续!”

    “继续你个头!”舒南呈一条毛巾给他扔过去。

    “你们吃饭没有?需要我跑腿吗?我们食堂的饭菜很好吃的。”龙哲天总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好像从没烦恼。

    “还没有,不用啦,谢谢!”子茵对他们的友好报以微笑。

    “你以为他真的愿意代劳?不过就是说说罢了。”舒南呈最了解宿舍里这几位人的秉性。

    “好你个舒南呈,好心当作驴肝肺。”龙哲天改不了的嬉哈。“林子茵,咱也是熟人了吧,你别信舒南呈的,我可对朋友很热心的,特别是对美女。”

    “那你就更没机会了。”舒南呈一把搂住子茵,好像是在认所属权。

    “我知道林子茵是你的,不和你抢。林子茵,刘聘婷整天在干嘛?周末我约她看电影,你帮我回去在她面前美言美言。”龙哲天转身对子茵祈求道。

    “这事别来烦子茵,她没闲心管你的事。”舒南呈挥过手推开靠近子茵的龙哲天。

    “哥们,你是饱汉不知饿汉的苦。我只是请林子茵传个话,又没怎么着。”龙哲天勾住舒南呈的脖子,做出亲密的样子。

    “去,去,别来这一套。土木系那小妹你不管啦,人家对你可是一网情深。你就别来毒害其他女生了。”

    舒南呈一把拉下龙哲天的手,从柜子里取了一件外套,拉起子茵就朝外面走去。

    “舒南呈,总有事情求我的。”身后传来龙哲天的声音。

    “还没吃晚饭吧?”舒南呈压根就不理睬龙哲天的威胁,对着身边的子茵问。

    子茵点点头。

    这段时间晚饭都是他俩一起,不用说他自然知道她今天还没吃饭。

    他带她到学校的小食堂,点了二份菜。二人坐下慢慢地吃着。

    “你什么时候走呀?”她实在忍不住打破了沉默。她知道舒南呈吃饭时一般都不会说话。

    对面人没吱声。

    “吃饭时不要说话,对消化不好。”停了半晌,终于吐出一句。

    两人继续吃饭。

    这顿饭吃得真慢,子茵一颗一颗地数着碗里的米粒。

    “这菜不好吃吗?还是你们音乐学院的味道好一点,下次还是去你那儿吃。”看着子茵神游太空的样子,舒南呈终于打破一贯的习惯,开口说话。

    “啊……”子茵终于回过神来。

    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取出一张纸巾为她擦掉嘴角的一颗饭。

    “吃个饭都不专心。”

    咀嚼如蜡。不是饭不好吃,而是没心情。

    “你想我走吗?”舒南呈拉着她的手,漫步在校园里。

    “这是你的事,我怎么能作主。”子茵小声地说。

    “真是个傻瓜!”舒南呈溺爱地捏捏她的鼻子,接着紧紧把她拉入怀里。

    “有了你,我怎么舍得走。”半晌他轻轻地说。这话不像对她说,倒仿佛是对自己的心说。

    今晚的月色真好,一轮皎洁如玉的月亮挂在头顶,月光从树缝间倾泻下来,落在两人的身上,映出斑驳的影子。

    和舒南呈在一起的每时每刻子茵都烙记于心。这轮圆月一直挂在她心尖上,久久不落下。

    马上要进入期末考试。她们都忙着应付。试唱练耳、练琴。每天都来往在琴房、食堂和宿舍之间。

    舒南呈也不一定每天都过来找她,他也忙于各种考试。他已打算放弃出国,想继续留在这所大学,所以现在开始认真对待这些繁琐的考试。他不过来,她也很坦然,她知道他是为了她才放弃出国的。

    只要他不过来,都会事先给她打电话。

    “什么时候换手机了?”安然看到子茵手上的手机。

    “才换的。”子茵回答。

    “这款V70,要几千块吧。”刘聘婷看出这是刚推出的一款新手机。

    “这么贵呀。子茵,你发财啦!”安然从子茵手上拿过手机把玩起来。还可以旋转呢。

    “这不是我买的。”子茵赶紧说。

    “一定是你的舒大少买的吧。”刘聘婷心里有些酸涩。

    子茵没出声。心里正想着这手机能有这么贵吗,这个月他不用吃饭啦。当时他就是看到她手上的手机太旧了,说刚好家里给他买了一款新的,用起来不太习惯,还是用惯了旧的。于是就拿出来说给她用。

    “你们女孩子不就喜欢这些花哨的东西,你用正好。”

    她看到手机很漂亮,又是她喜欢的颜色,最主要是他送的,理所当然地欣然接过。

    “这是他家里人给他买的,他不想用就给我了。”子茵老老实实地说。

    “这么好的手机他怎么会不想用,分明就是给你买的,怕你不要,还绕这么大的弯,这舒南呈还真有心。”殷子拿着手机翻来覆去的把玩。

    “有人送东西还有不收的道理。如果我有男朋友,随便送什么,我都会收,并且还会收得心安理得,心花怒放。”安然不解地说。有人疼爱自己,炫耀都来不及,难道还藏着掖着不成。

    子茵根本就没想那么多。不就是一部手机吗,他不用她可以帮着用,免得浪费资源。也不在乎要他为她买多么昂贵的礼物,哪怕是在路边采摘一束野花,只要是他送的,她都心满意足。更不会把他当成一种炫耀的资本,到处招摇。他是她一人的,她还真的要藏着掖着,不想拿出来与别人分享,她就只有这点小女人情怀。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