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十、放寒假

章节字数:2770  更新时间:19-08-10 12: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考完试,就放寒假。子茵和殷子来自同一个县城,于是她俩商量一起回家。

    下午舒南呈过来找她。他已订好了第二天的机票。他的家在千里之外的一座北方城市。

    “要不我先送你回去吧。”他对她说。

    “我和殷子约好一起走,你不是已订好机票了吗。”她看着他不舍的样子。

    “机票可以退呀。”

    “就二十多天,很快的。我们可以天天打电话。”子茵抱着他的腰,嘟起嘴萌着脸安慰他。

    对于热恋中的人来说,分别是很残酷的事。哪怕是一天的时间,也好比半年这么长。更何况是二十多天,这真的会要了舒南呈的命。

    “你会想我吗?”

    “天天想,每时每刻都想。”

    二人走在大街上,腻腻歪歪地说着情话。不知不觉地来到一个小区门前。舒南呈走在前面,子茵跟在他后面东瞧西望。

    “这是哪里呀。”她好奇地问,原来从未来过这里。

    “进去就知道了”他牵着她的手,走进小区。

    按开电梯门,二十楼。

    他打开门,她跟着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公寓,装修很简洁。

    “喜欢吗?”他问。

    “嗯,很喜欢。谁的房子?怎么没主人在家?”子茵打量着房间。

    舒南呈紧紧地抱着她。“我们的。”

    怎么是我们的了。子茵还没反应过来。

    “我才叫人装修完毕,过了年就搬过来和我住好吗?”过来和他住在一起,这个问题嘛她还没想过。“同居”这个词一浮现在脑中,她就遐想联翩,脸立刻红了起来。

    大学管理不是很严,私下同居的学生也很多。有些小情侣在外面租房也是常有的事。但这种事要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她还是有些接受不过来。

    还没等她考虑清楚,一阵热吻如风卷残云般席卷而来,吻得让她喘不过气。

    等她回过神志,发现她已被他一把抱起直往卧室里走去。

    她紧闭双眼,虽然未曾经历过一些之事,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心里很明白的。他俩终是要走到这一步,但没想到会是今天,是不是太快了。

    舒南呈根本就没让她有心理准备,就带她来到这里,看来他是有备而来。

    双手只是紧抱住他的腰不放,他也不让她松开,把她放在床上顺势就压了上去。这方面男生总比女生主动急躁些。

    “小茵,乖,放松!”他轻唤着她。俯身看着躺在下面的女孩,她娇媚羞涩,像一朵盛开的莲花正待他来采撷。

    她已进入混沌状态,身子瘫软在床上。潜意识里只想他停止,手顶着他的胸口使力往上推。

    他呼吸急促,开始解她上衣的扣子,一颗,二颗。可牛仔裤太紧,松开皮带,拉了半天也拉不下来。他停了动作,一脸涨得绯红。子茵微闭着双眼,感觉到他停止了动作,睁开眼睛,看见他一双浓得化不开的黑眸注视着自己。她抬头在他脸上啄了一下,自己起身慢慢退去身上衣物。

    许多年以后回想起那时两人生涩的动作,舒南呈都有些忍俊不禁。

    汽车行驶在高速上,子茵和殷子坐在一排。殷子取出MP3,打开音乐,递一个耳塞过来,子茵接过塞进耳朵。两人一路上听着音乐。

    爸妈早就接到她的电话,知道今天她要回来。早就准备好了丰盛的饭菜等着她。爸爸还是按捺不住跑到车站早已候着。看见她从车上下来,一手接过她的包。

    殷子的家在另一个小镇,还要单独乘二十分钟的车才能到达。看到林爸爸殷子热情地打招呼。林爸爸看见是女儿的大学同学,说什么也要留她一起回家吃饭。说是吃了饭再找车也不迟。子茵也邀请她到家里玩。殷子说今天就算了,这大包小包的不方便,等会吃了饭还要再扛着回来坐车,太麻烦。下次进县城来找她玩。

    告别殷子,父女俩说说笑笑地踏进那条回家的巷子。

    子茵爸爸是县中学的物理老师,妈妈是一名幼儿园教师。这是一个普通幸福的三口之家。看到女儿回来,夫妻两人说不出的高兴,每天变着花样地改善她的伙食。这让子茵在短短的时间里重了好几斤,直嚷着要减肥。子茵妈妈连忙说哪里胖了,这样正合适。天下父母在这一点上是一样,总担心自己孩子缺营养。

    原来她是盼望着放假,这样就不用每天起得那么早去练唱,睡到自然醒是多么惬意的事。最重要的是还可以见到整整一个学期没见到的老同学,特别是那二个闺密。

    可现在一切都变了,闺密在她心中的份量减轻了,不再是她日日想,夜夜盼的人。她心里想念的是那个人,整整三天都没有任何消息了,手机关机,发去的短信如石沉大海。

    看到她这几天神不守舍的样子,父母还以为她病了,关心地问她哪里不舒服,她只是摇摇头。她心里想自己浑身上下都不舒服,但这种事无处可诉,只好往肚子里吞。他这几天在哪里,都做了些什么。她脑子里好乱,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劲。

    偶尔跟着妈妈上街买菜或是置办年货,其余时间都赖在房里不想出门。坐在床上直勾勾地盯着手机。原来中学时的同学来找她玩,她也有些心不在焉。

    她盼望着开校,对他的那种思念已根深蒂固地种植在她的心间,如同开出的一朵诱人的罂粟花,发出浓郁的芬芳,触及到心灵,诱惑她到那个遥远的城市。

    殷子到县里来找她玩,看到她情绪有些低落,面容憔悴,双眼无神。“你怎么了,生病了?”

    子茵摇摇头。

    “哎,恋爱的人就是这样。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殷子笑着说。

    子茵抬起头看向她,殷子正用一种戏谑的眼色看着她。

    “你说什么呀。”子茵口是心非的撇撇嘴说。

    “你这叫相思病。还好我没谈恋爱,要不然我也是整天对月当空相思泪。”

    子茵看她那样扑哧一下笑起来,什么时候她变成诗人了。

    “这下终于笑了,我一来就没看到你笑过。哎,恋爱让人痴狂,让人疯颠,这真是有道理的。给我说说你现在心里是什么感觉,也让我提前有点经验,免得以后也像你一样要疯不傻的。”

    “去去,就来取笑我。”子茵不理她,走进厨房洗水果。

    殷子坐在沙发上笑得滚成一团。

    在大年三十,爸爸带着她到楼顶去放礼花。凛冽的寒风吹着她的脸,冷得她把脖子直往衣领里缩。爸爸却玩性大发,拿着一捆鞭炮用烟头点燃,随即“呯……呯……”,四周环绕着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原来每年的这个时候是她是最高兴的,每当这时她都抢着要放烟花。妈妈就在屋子里收拾着,准备着一会看春节晚会要吃的食物。

    看着爸爸双手高举着礼炮,一边喊叫着一边崩跑着,这时他倒象孩子。她努力做出很高兴的样子,学着爸爸的样子,虽然看起来有点装模作样,但不明就里的人也看不出破绽,以为她此刻很开心。

    当手中那色彩斑斓的火光消失之后,那瞬间的幸福感骤然退去,她又恢复到先前的哀愁情绪,内心却又挣扎着要为刚才沮丧情绪而懊丧,发誓要回到从前,做一个爸爸妈妈的乖女儿,一位简简单单的女孩,这样才能开开心心的陪他们过一个快乐的新年。她努力去做,却做不到。

    已有整整一周没有他的任何消息。

    终于熬过年,过几天就要开校了,她一根指头一根指头的数着天数。时间慢悠悠的从手指尖滑过。

    终于等到要离开爸妈去学校时,她又依依不舍。子茵感觉自己是不是疯了,一会左一会右的,自己都无法控制情绪,喜怒哀乐就象别人调好的钟摆,按部就班的依着它的规律出现,而自己只能如木马一样依着顺序运转。

    她大包小包的提着,临走时妈妈往包里塞了好多穿的吃的,就象她是去赶赴灾区缺衣少吃一样。

    原来和殷子约好一起去学校,她却临时改变了计划。自己一个人迫不及待地订好车票往学校赶去。

    一个小时的车程,她觉得就象穿越一条遥遥无期的时空隧道。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