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十六、酒吧买醉

章节字数:2608  更新时间:19-08-13 12: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刘聘婷象口香糖一样粘着,形影不离。舒南呈毫不理睬,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哪跟得上舒南呈一米八几的大长腿,走了不一会,刘聘婷就有些吃紧。

    “你走慢点嘛!”刘聘婷气喘吁吁娇柔地说。

    “我一向都是这样走路,跟不上就别跟。大路朝天,各走半边。谁让你象膏药似的跟着。”舒南呈头也不回地对后面紧跟的女生说道。他这时正烦着,哪有好语气。

    “你和林子茵一起也这样?一点不懂得怜香惜玉。难怪现在她宁愿和韩林琛腻歪在一起也不愿和你呆片刻”。不提还罢,这一提,分明感觉得出前面的人影僵了一下。

    刘聘婷嘴角上扬,得意的神色从眼角瞬间划过。

    舒南呈突然转过身,欲言又止,直盯着她。这眼神阴骛得让刘聘婷后脑勺发麻,有些吃怕地低垂着头不敢看他,用眼角余光瞄着他的一举一动。暗想刚才的话是不是说得有点重。

    舒南呈死剜了几眼,动了动嘴唇,最终没说话,转身继续朝前走。刘聘婷看他没其他举动,才从刚才的慌乱中缓过神来,又给自己壮胆继续跟着。那道背影有某种魔力吸引着她,让她鬼迷心窍地又跟了上去。

    只见舒南呈朝一间酒吧走去。来到吧台,向侍者要了一瓶烈酒,猛灌了一口。此刻他只想买醉。

    刘聘婷小心翼翼地坐在他身旁,想着刚才自己随口的一句话就差点惹恼这号人。看着这位心仪已久的男生为情所困,可惜不是为她,暗暗有些伤神。她平时不喝酒,但此刻来酒吧不喝酒好像不太应景。于是也向侍者要了一杯酒,小口小口地呷。

    “咳咳……”。

    “舒南呈,你慢点喝。”她一手夺过他手中的瓶子。

    “别管我!”男子反手抢过,又往嘴里倒了一大口。

    好吧,我暂且不管你。她心里其实有一丝窃喜,能和他单独在一起也不错。平时看他对任何人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只有对林子茵才温情柔绵。那林子茵有多好,要比家势,比相貌,她哪一点比不上。可他就是不正眼瞧自己。想到这里,她有些不服气地举起杯子大口地喝。

    北方男儿天生酒量好,平时这么一瓶对他来说轻而易举就能拿下,但今晚他却有些不胜酒力,喝了一半,酒精在他体内慢慢发酵,象一条蠕虫软绵绵地向身体各个器官慢慢爬去,逐渐吞噬了他的意志。眼前开始模糊,周围的物件象放电影时没对准焦距一样晃动重叠起来。

    看着眼前的男子再没平时的孤冷,近距离地打量着他,刘聘婷感到是多么的满足。

    “子茵,子茵……”他伏在桌上,嘴里嘀咕着,嘴里一直念叨的这二个字深深地刺痛了刘聘婷。

    突然他一把抓住刘聘聤的手攥在脸上。这让刘聘婷蓦然一震,任由他握着自己的手。他的体温从手心传遍她全身,让她心狂跳不已,嘴角不由浮起凯旋而归时胜利者得意的笑容。

    “南呈,怎么了?”刘聘婷低着头垂询,嘴辱触到他的脸。

    “你为什么……不理我,子茵……”男子看着眼前晃动的人影,模糊的影子伏下身,在他嘴唇上亲吻起来。

    “子茵……”。

    “南呈,我在……”。刘聘婷已沉浸在这股浓郁的芬芳之中不能自拔……

    “小姐,你男朋友喝醉了。”吧员看见眼前亲热的情侣,这种场情早已让他见怪不怪,好心提醒。来酒吧买醉这是常态,如果没人来醉,酒吧生意也就无法经营下去。但考虑到客人的身体,喝醉可以,但尽量不要出事。客人一旦出事,酒吧虽然没什么干系,但终究是自己的顾客,以后别人还怎么来光顾生意。这就象是蝴蝶效应,一环出小问题可能会引出更大的无法预估的结局。

    “一会我就带他回去。”说着刘聘婷掏出钱夹付了帐。她伸出手去扶舒南呈,可她哪有那么大的力气来扶住一位高出她许多的男生。

    “我帮你吧。”前台吧员好心地从吧台走出来。这些现象他已习以为常。只见他轻车熟路地扶起有些不省人事的舒南呈。

    “要不就在旁边开个房,他已醉得不省人事,要想把他弄回去,估计你很难吧。”吧员看着身单力薄的刘聘婷。

    “也只好这样了。”刘聘婷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内心却有种愿望得逞的胜利感。

    正好就在酒吧旁边有一家青年旅馆,刘聘婷去开了一个单人房,吧员好心地帮她把舒南呈扶进去。

    一到房间舒南呈就倒在床上沉睡下去。这下倒是为难刘聘婷了,她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不走的话,看着睡死的舒南呈,她留下来也无济于事;但如果离开,那以后再也找不到机会和他单独在一起。她肯定是一万分想留下,难得找到这么好的机会和他在一起,她是不会错过的。

    舒南呈两手伸开,睡成一个“大”字。这种很强势霸道的睡势让刘聘婷痴迷妄想,能躺在他身边不知是什么滋味。林子茵真的好幸运,遇到这么优秀的男子。想到这里心中嫉妒之火烧得更旺。

    她斜躺在床的一侧。双眼看着床上沉睡着的男子,怎么看都看不够。他的五官很英俊,鼻梁挺拔,轮廊分明。

    她双手抚摸他,从额头到下巴,手指每移动一寸,她的心都会跟着指尖传来的温度颤抖起来。他总是离自己那么遥远,能和他说句话这都是遥不可及的事,可现在他活生生地在她面前,任由她摆布,脆弱得如一位小孩。

    因为喝了一点酒,她躺着不一会儿也睡着了。

    第二天,当舒南呈从沉睡中苏醒过来时,发现自己不知身在何处。起身四周打量,猛地发现床上还躺着个女人。原本还有一些宿醉这时也惊得头脑清醒了一大半。一个猛然起身,因动作弧度太大,惊醒了睡在床上的刘聘婷。

    “我……你怎么在这里?”舒南呈看着躺在身边的刘聘婷,一拍头,才回忆起昨晚上酒吧买醉的事。

    “昨晚你喝醉了,我就把你扶到这里来。”刘聘婷看着一脸懵懂的舒南呈,打着哈欠,捶打着压得有些发麻的手臂。

    “昨晚上……我们俩,就我们俩?”舒南呈看看四周,才发现整个房间就只有他们俩人,并且两人还睡在了一张床上。

    “我实要扶不动你,于是就……”刘聘婷像做了错事的人低着头,红着脸低语,实在找不到一个合理的措辞来表达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为什么要把我扶进来?这下完了,完了。”舒南呈气急败坏地说。如果让子茵知道他和她的室友昨晚睡在一起,那不知后果会怎么样。

    “我帮你还错了不是。”刘聘婷小声嘀咕着。

    “这事千万别说出去。”舒南呈没了平时那副冷傲的模样,此刻低声下气地祈求着她。

    “说什么呀?”刘聘婷这时看到他慌张的样子不觉有些好笑,明明自己是女生都还没这么担心,他一个大男人还怕什么,怕自己失财还是失色。就故意装出不知就里地问。

    “我的大小姐,你还不懂吗?咱俩昨晚同住一室,要是让子茵知道了,那还不得了。”舒南呈只好实话实说。

    “那你可以求我呀,求我不告诉她。”刘聘婷看着舒南呈象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得意地说。仰起洁白的脖子像个骄傲的孔雀。

    “……”

    舒南呈没理她,扯了扯皱巴巴的衣装落荒而逃。身后一道阴冷的眼神,走着瞧,今天你不来求我,有你好果子吃。

    刘聘婷也没睡意,站起身去洗手间洗漱。从里面出来,看到床上有一物件,随手拾起放起包里。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