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五十、刘聘婷过生日

章节字数:2506  更新时间:19-08-15 20: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娱乐公司经理突然打来电话:“喂,林小姐,上次给你提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子茵一愣,及时没回过神来。

    哦,想起来了,他说让自己去公司签约当歌手的事。这事都被她忘到九霄云外了。

    “这个。。。。。。我”子茵吞吞吐吐。

    “林小姐,林小妹,我是非常有诚意地想和你合作。你看人家韩林琛现在发展得不错吧。那全是我的功劳。你看吧,全国上下,歌唱得好的多了去了,但有几个人能出人头地?那全是要包装,经过团队的整体包装。说多了你也不明白,总之,如果你想出名,想让全国人都听到你的歌,我可以帮你。你觉得怎么样?要不我们见面谈。”电话那边的人说话噼噼啪啪像放鞭炮一样,让子茵的大脑飞速旋转,都来不及接收如此多又快的信息。

    约好见面的时间和地点。一家离学校不远的咖啡馆。

    “林小姐,这是个很好的机会,许多人想进我们公司,我都没答应。你就不要犹豫啦,机遇难得。韩林琛现在有点名气,我把你和他包装成一个组合,借他这个东风,你就可以顺风起飞。到那时,你们这对金童玉女不仅能给你们带来不可预估的名和利,给公司也可以创造出更多价值。”经理口吐莲花,款款而谈。真的有点打动了子茵。

    “如果不和韩师兄组合在一起,行不?”一想到舒南呈见到韩林琛的样子,虽没达到剑拔弩张那种形势,子茵就郁闷,舒南呈为什么就是看不惯他。

    “原来你想单飞呀?歌手出道最终由公司决定,不过这事可以商量。”经理看到子茵举棋不定,想出了下下策,先稳住人再说。

    回来她一直在想,这事怎么去给舒南呈说呢。

    这个周末是刘聘婷的生日,因为她是寝室里第一个满二十岁的女孩,她们几个的生日都依次排在了后面。刘聘婷算是里面的老大。寝室里的几位女生商量给她举办个别开生面的成人礼。

    “怎么办?”平时足智多谋的安然这时却拿不定主意。

    “订酒店太贵,我看还是在学校里举行比较稳妥。”殷子一贯秉行她的节简风。她来自小镇,父母都是普通的乡镇干部,虽然没有达到缺吃少穿的程度,但和其他女孩比较起来平时的花销还是有些相形见绌,所以平时吃穿用度都很节省。

    “谢谢你们的美意啦,我已订了酒店。大家就不要给我省钱啦,到时你们可要尽情玩耍。”刘聘婷看着她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商量为她筹办生日的事而烦恼,无所谓的说。

    “你真的已经订了酒店了?订酒店要很多钱吧?”殷子看着刘聘婷无所谓的样子,好奇地问。

    “也要不了多少,如果把全系的同学都请去的话,也就五六桌吧,再布置一下,搭个舞台什么的,拉拉杂杂不到十万块吧。也花不了多少。人生就唯一的一个二十岁,不要对自己太抠门,我肯定要办一个刻骨铭心的生日派对。”

    “哇,刘聘婷,你家很有钱吧!”殷子大为惊叹。平时看她也没表现出有多么富裕,穿的吃的也和大家差不多,怎么突然这么阔气起来。

    “说你是土包子,你还觉得我是损你。人家肯定有钱啰!你没看到人家身上穿的那是什么牌子?说你也不懂。”安然看殷子那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的表情,不屑地说。

    “是什么牌子?”殷子可爱的地方就是她真实,不做作。这点子茵就最喜欢她。不像有些人本来不懂,可装得比行家还懂。

    “CCDM,听说过吗?”安然问。

    “我看不就和我的那件差不多的款式嘛,一百多块钱。东大街到处都有卖。”殷子看着刘聘婷身上的大衣,也看不出个所以然。

    “这你就不懂了,人家这个是正牌货,一千多一件。你所说的东大街的都是冒牌货,当然只值一百多。”安然看着她似懂非懂的样子就觉得她傻得可爱。

    “这有什么差别,我一百多,她一千多,我的还划得来些。花那么多的冤枉钱干嘛呢。”

    “跟你说不通,不是一个层次的。”安然无奈地摇头。

    那天参加的同学很多,原本订的是六桌,最后还增加了二桌才容下。来的有同学,也有一些她们不认识的。

    本来舒南呈不打算来的,刘聘婷反复交待,有家属的一定要来捧场,不然我不高兴。

    寿星为大。子茵生拉硬拽地把舒南呈拉过来。能把这尊大佛请来还真煞费苦劲。

    韩林琛也被请来。当场为寿星献歌,把宴会推到一个高潮。

    舒南呈面无表情地坐在座位上。子茵顾不上他,和安然、殷子忙着招呼其他同学。

    去洗手间,舒南呈被刘聘婷叫住。

    “舒同学,你今天还没送我礼物。”伸出洁白的手。

    舒南呈一愣。“今天你已收到那么多的礼物,还需要我这一份?”

    “当然啦!就看你有没有诚意。”刘聘婷笑盈盈地望着他。今天她穿着一件订制的白色小礼服,衬得她洁白的脸颊白里透红,粉嫩诱人。

    舒南呈抿嘴一笑。“需要什么?我叫子茵送给你。”

    “子茵归子茵,你归你。”再明显不过的意思,舒南呈会有听不明白的。

    “刘同学,有些话我不用说得太过明白,你我都是明白人,以免大家见面尴尬。”舒南舍头也没回就擦肩而过。

    “舒南呈,我就这么不受你待见吗?”身后传来刘聘婷嘶哑的声音。

    “我不善于和女生打交道。报歉!”

    “为什么会和林子茵打交道?”刘聘婷不依不饶的。

    “她不一样。”舒南呈轻轻吐出的这几个字,每个字像一只野兽撕咬着刘聘婷每一寸肌肤,他每发出一个音,都让她痛不欲生。

    “认得它吗?”

    转身,看到她手腕上吊着一串银色的手链。似曾相识。

    “不认得。”

    “真的不认得了?”

    “你喜欢就拿去吧。”舒南呈也难得和她纠缠,转身离开。

    当舒南呈阴黑着回来时,子茵也注意到。

    “怎么啦?不舒服?”小声问他。

    “什么时候结束?”他不耐烦地问。

    知道他原本就不想来,为了不薄她的面子。子茵摇摇头,这不闹到晚上这些人是不会回去的。

    “要不你先回去,结束了我过去找你。”子茵小声地说,生怕旁人听见。

    “也好,记得早点过来。”这里他一刻也不想呆下去。不是他故作清高,表现自己怎么的鹤离鸡群。只是对于一群不熟悉的人,难得花那个精力来消耗。

    舒南呈悄悄离开,他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了刘聘婷眼里。今晚她是众心捧月的那颗明珠,可他都不在了,这颗明珠也失去了昭华。没了雨露的眷顾,再璀璨的珠子也只是一具没灵魂的躯壳。

    “你的舒大少怎么走了?”殷子不明就里地问。手抓着一块虾肉直往嘴里塞。

    “呃,他不舒服。”子茵敷衍过去。

    热闹的气氛并不因为舒南呈的离开而有所降低。大家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今天的主角是刘聘婷,当然是为她而来。

    其实大多数人根本就不熟悉舒南呈,只知道他就是建院的学生,是把声乐系里的系花林子茵抢走的那位。大多数声乐系的男生并不待见他,凭什么他隔老远就能抢走咱学校的美女。常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咱还没下手,他反而抢了先机。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