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五十三、酒吧闹事

章节字数:3142  更新时间:19-08-17 15: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结识了这帮搞音乐的朋友,子茵才觉得原来除了爱舒南呈,她还有另外一种生活。

    因为要考试了,舒南呈倒还忙了起来。这倒给了她更多的时间去酒吧。只要有空,她就去洒吧看他们排练。大家和她也熟悉起来,有时也让她上台去唱几首。

    寝室里的人见她只要没课就不见人影,还以为她和舒南呈泡在一起。大学里只要谈了恋爱,都是影踪神秘,大家也都习以为常。

    这天她正要去酒吧,路上遇到刘聘婷捧着一本书从图书馆出来。

    “子茵,你要出去吗?”

    “嗯。”

    “还是你好,无聊的时候有人陪。哪像我孤家寡人一枚,好无聊。你们一个个恋爱了就玩消失,现在寝室里都没人影了。”刘聘婷埋怨道。

    “我不是去找他,他这几天忙着呢。”像是为了安慰她,子茵连忙说。

    “那你去干什么?”刘聘婷好奇地瞪大眼睛。

    “去朋友那儿玩。”子茵小声说,生怕别人听到似的。

    “哪个朋友呀这么神秘,带我也去吧。哎呀,我无聊死了!”她央求着。

    当她们在台子上唱得正酣,舒南呈打来电话。手机放在吧台上,幽蓝色的灯光一闪一闪,淹没在那片欢乐的音乐里。

    当她看到有无数个未接电话,连忙拨过去。

    “你现在哪里?”舒南呈的声音听上去明显不高兴。

    “我,我在。。。。。。一个朋友这里。”像做了错事一样,她吞吞舌头,心想这尊大神千万别发火。

    “说地址!”

    “这里不好找,要不我过来找你吧。”最好不要让他发现这里,不然以后就来不了啦。打好小算盘,子茵起身正想朝外走。

    “子茵,这首是你的歌。”刘聘婷在身后大声喊她。

    子茵欲哭还休地摆摆手。

    正当她推门时,一道黑影走了进来。

    “阿呈,怎么是你?”看清来人。

    “怎么,见到我很意外,是觉得我不该来这里吗?”舒南呈面若冰霜,气咻咻地站在门口。“不是的,阿呈,我正要去找你呢。”子茵曲着身子,欲言又止。

    “他们是谁?”看着走过来的阿灿他们,舒南呈冷言问道。

    “他们,是,是我的朋友。”

    “你的朋友?什么时候交的朋友,我怎么不认识呢?”

    “喂,哥们,你凶巴巴的样子,别吓着我的朋友了。”阿灿冽声吼道。

    “这人是谁呀?这么凶。”另一声音响起。

    “我是谁?你问她。”舒南呈听到这语气更加不悦。

    “我管你是谁,对她尊重一点。”阿灿就是不给舒南呈好脸色。

    “舒南呈,是你!”不知什么时候韩林琛走了进来,看见大家这架势,好像明白了什么。

    “我说这几天怎么不见你人影,原来是和他在一起。林子茵,你给我解释清楚,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舒南呈一看见韩林琛脑门一热,眼里闪出一道不可遏止的怒火,握紧了拳头。

    “她就是和我们在一起,又怎么啦!她父母都不会这样管她,你是她什么人凭什么管她?”自打舒南呈一进来,阿灿就是万分看不惯,故意挑起事端。他们唱得好好的,这人一进来就搅局,他肯定不会给好脸色。

    男人都是好面子,这种话舒南呈哪里还听得下去,一拳就朝阿灿挥了过去。

    “啊!”子茵吓得尖叫起来。她可从没见过发怒的雄狮是如何战斗的。

    “你们别打呀。”刘聘婷赶紧从台上跑下来,但看到这场面也吓得呆住了。

    阿灿这身板哪是舒南呈的对手,很快就站了下风。韩林琛气得使劲拉开扭打成一团的两人。

    “你听好,她的事我就要管,不仅现在要管,还要管一辈子。”舒南呈冷笑着,对着阿灿冷笑着说,洒脱的用手擦掉了嘴角的血迹。

    “没本事就强来,你这算什么?”阿灿气呼呼地瞪着舒南呈。

    “我有没本事不是你说了算。我警告你,离她远一点。”舒南呈的话一语双关地仿佛在警告在场的所有人。

    舒南呈说完拉着子茵气势凶凶想从酒吧出来。

    “舒南呈,你不能这样对待我的朋友。”子茵摔脱他的手,涨红着脸,第一次在他面前发火。

    “你那么想和韩林琛搅在一起,你知道他居心何在?”舒南呈怒气未消,看到子茵这样就更加冒火。

    “我们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简直不可理喻!”子茵气得差点哭了。

    “我告诉你,有他无我,有我无他,我和他,你选一个吧!”舒南呈怒意中烧,一团火在胸中翻腾。

    “舒南呈,你别为难她。有什么事就冲我来。”不知什么时候韩林琛跟了过来,就站在离两人不远的地方。

    “你来得正好,找的就是你。”舒南呈不由分说,扑过去就和他扭打成一团。

    战争刚结束,这下又打起来。子茵哭着叫他们别打,可打红眼的两人哪还听得进她的话。

    只听到桌子椅子呯呯碰碰乱倒一地。一股烧焦的刺鼻气味在室内蔓延。

    “着火啦!”有人大声喊叫起来。

    正打得凶的两人哪还管得了着火,只管往对方身上攻击。

    “你们别打了,求你们了,别打了。”子茵哭着喊道。

    最后终止这场战争的是消防大队,当他们一路上拉着警铃风啸而来时。看到两人还抱头扭打。你们不要命啦,快撤出去。领头的大吼一声,一把拉开两人。

    还好这时还未到营业时间,除了他们几个,还没其他顾客。人员都安全撤离,只是烧毁了室内的许多物件。

    舒南呈躺在医院的床上,头上缠着纱布。子茵没有去上课,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削苹果。

    “阿呈,还痛吗?”看着平时潇洒挺拔的男生,此刻却虚弱地躺在床上。生气、内疚、痛苦,五味杂瓶一股脑儿涌上来。

    “不痛!”嘴还硬撑着。

    “叫我怎么说你呢,都伤成这样了。”噙着泪,把余下的话忍到肚子里去。

    “小茵,你爱我吗?”过了许久,床上的人突然问道。

    “我爱你!”子茵含情脉脉地看着他。如果不爱,怎么受得了你的脾气。

    “答应我,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舒南呈抓住她的手,握得紧紧的。生怕一个闪失,她就会从眼前消失掉。

    子茵点点头,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她肯定是要和他今生在一起。不仅这辈子在一起,下辈子还要在一起。

    韩林琛伤得更重,也住在这家医院里。刚才她悄悄去看望了他,他正睡着。这一切都怪她,要不是她,这两位男生也不会发生这些不愉快的事。她自责了好久,看来以后只有断了和韩师兄他们的来往。

    晚上她回学校拿了一些换洗的东西,就匆匆往医院赶去。推开病房门,床上没人,床铺被子被整得好好的,就好像上面从没有人住过。

    她慌了神,跑到护士办公室去问,护士告诉他病人出院了。

    他又是在搞哪一出,自己还伤着呢,怎么能出院。他的手机也处于关机状态,她急得满头大汗。打了车来到他的学校,直奔上男生寝室,敲了很久的门,都没人应。

    因为打架,损坏了财物,舒南呈被迫退了学。

    听到这个消息已是他失踪了三天的时候。子茵从建院走出来,浑浑噩噩地游荡在大街上,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是这样没目的地走着。

    “喂,是林小茵吗?”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惊扰了她涣散的思绪。

    “你是谁?”子茵问对方。

    “约个地方见面吧。”

    见到电话里的这个戴眼镜的男人,她才知道原来打架的事态那么严重。

    “因为聚集斗殴,破坏公共财物,伤人毁财,遭到对方起诉,牵涉到的人会被受到处罚。”眼镜男直截了当地对她说。

    “那舒南呈会怎么样?”子茵紧张地问。

    “他是主要人物,你说呢,林小姐。”

    “他会不会坐牢?他不能去坐牢,照价赔偿可以吗?你去给对方说,我们赔钱,叫他们放过阿呈吧。他也不是有意的,谁能预计会发生火灾呢。”子茵焦急地央求眼镜男。

    “这次对方不依不饶,并且是触犯了法律,不好说话。”男人摇摇头。

    “那怎么办?阿呈不能去坐牢,不能。”她咬紧嘴唇,脑子盘算着,只她哪想得出什么法子来。

    “要让他不坐牢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这个。。。。。。”男人犹豫着,就像喉咙被什么卡住了说不出话来。

    “会有什么办法,你告诉我,只要他不去坐牢。”她眼里燃起希望之火,盯着男人的嘴,生怕错过一个字一个音。

    “那就是让人去帮他顶包,再施一点钱财,这事就好办。反正对方就是要这边拿出诚意。”男人沉重地说出这句话,听得子茵云里雾里迷惑不解。

    “没听懂吗,林小姐。”男人问一脸茫然的子茵。

    “就是让人代替舒南呈先生去接受法律的惩罚。”男人接着解释道。

    “这样行吗?”

    “只要有人愿意,一切都包在我身上。”男人信誓旦旦地说,对子茵怀疑他的能力还显得有一丝不高兴。

    “我去,行不?”不加思索就脱口而出,这话一说出来,子茵心里的一团乌云就消散开来。

    男人脸上闪出一丝狡黠,一晃而过,快得让人不易察觉。

    阿呈,只要你没事,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