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五十九、过生日

章节字数:2888  更新时间:19-08-20 19: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她知道身后有一双关怀的眼睛在看着自己,心里满满的安全。她哼着小曲上楼,打开大门进屋,拧开灯,猛地发现沙发上坐着一个人,吓了她一大跳。

    “舒南呈,你是鬼呀!你是怎么进来的?”她咆哮着,着实吓得她不浅。

    “玩得可开心?”男人慢悠悠地问。手上夹着一支烟,弄得满屋子的烟味。

    “你怎么来了?”回过神来,子茵看着他正斜眼看自己。

    “见到我是不是很失望?你想要哪个野男人来?”

    “不可理喻。”子荟不想理他,转身往卧室走去。

    “你来干什么?”她放了包来到外面屋。舒南呈没走,还是刚才那姿势坐在沙发上。想着这个男人每次见面如陌生人般,现在突然又出现在自己的屋子里,真是莫名其妙。

    “我来当然是索要我的补偿。我帮了你那么大的忙,你不考虑一下怎么来弥补。”舒南呈流露出满身的痞子气。

    “那事,谢谢你!”想到那晚他为自己付了那么大笔钱,提到钱她就觉得自己矮了一节。

    “钱,你是应该还,帮你同学的事,这份情你也应该还。你想怎么还?”舒南呈问道。

    “我。。。。。。那钱我只有慢慢还。殷子的事很感谢。”子茵低下头小声说。人真的很现实,不管以前怎么亲密的人,在钱财面前都是陌生人。

    “慢慢还?钱是小事,可这人情是大事。这个你应该怎么还?用钱偿?你没钱。用肉偿?以你现在的身价,啧啧,残花败柳,也没人要。你说怎么办?”舒南呈语不惊人不死休,一脸邪气地看着子茵。

    “舒南呈,不要说了。”子茵捂住耳朵,听到他说的话气得她浑身发抖。他现在怎么能这样说自己,残花败柳,多么讽刺。

    “看在以前的情份上那钱我就不要了。我是商人,从不做亏本的买卖,人情我肯定是要收回来,你说怎么还?”他不依不饶紧追不放。

    “现在还不了,以后慢慢还。”她有些赌气地说道。

    “林子茵,我现在就要。”语气坚硬,从他薄唇中说出。命运真的嘲弄人,是恋人时,他可以宠你爱你,缠绵悱恻,情意绵绵。一当不爱了,就这样冷漠无情。

    她苦笑了一下。还不了他又能把她怎么样。

    “你要我还人情,下辈子吧!”她置死地而后生,他今晚是故意来气她的吧。说完就想往卧室里走。

    “你真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舒南呈话没说完一把拽住她。

    “你是我什么人,为什么我要听你的话。你让我还我就还,我还没那么听话。”想到他对自己的态度就是气,子茵气急败坏地说。

    “我是你什么人,情人?奸夫?你任选!”舒南呈语不惊人死不休。

    “舒南呈,我告诉你,我一个都不选。”子茵搜肠刮肚想用最恶毒的话来回他,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有点穷途末路般的失望。自己真不是他的对手,耍手段不是对手,吵架又没用。

    “我也告诉你,必须选一个!”男人露出一副讨打的嬉皮笑脸。看到子茵生气仿佛就是他人生的一大快事。

    “舒南呈,我要睡觉了,你请便!”子茵毫无招架地败下阵来。

    “没回答我的问题,不许睡!”跟以前一样,不管怎么宠她,一当遇到原则问题毫不退步。

    “情人,你本是一个无情之人;奸夫,没有夫,何来奸!你叫我怎么选?”

    “嘴挺能说的,和以前不一样了,变得邻牙俐齿了。”

    “谢谢你的夸奖!”看这样子,这男人今晚要跟她耗下去。

    “舒南呈,我们好说好散吧。你如今也有新生活,我选择放弃,互不打扰,怎么样?”子茵祈求道。

    “好不好散不是你说了算,而是我说了算。”男人冷冷地塞过来一句话。

    “你讲不讲理,现在是你不爱我。”子荟递了一个白眼。

    “爱是另外一回事。你的补偿还没够,我不会罢手。”男人表情意味深长。

    “……”子荟不理他,拿起睡衣就往厕所走去。

    等子荟洗完澡出来,男人已斜躺在床上睡着了。拉过被子盖在他身上。看着男人熟睡的样子,她又怎么舍得放手呢。

    男人突然睁开眼,看着子茵俯下身痴痴地看着他。一把抱住,滚烫的吻落在她的粉唇上。他的吻就象一杯上瘾的毒药,危险中带着诱惑,让她沉沦。唇齿交緾,一室春色。

    事后子茵很后悔,说好不再理他,可自己还是控制不住,被他轻轻一点就燃烧。只怪自己意志力不够坚定。

    一整夜,她都是窝在男人的怀里,睡得很安稳,一夜无梦。早上舒南呈起得很早,没等到她精心准备的早餐就下楼了。她有点赌气的吃掉了两人的早餐,以至于到了中午都还没觉得饿。

    今晚原本约了夏雨泽一起吃饭,但又怕舒南呈生气,那男人小肚肌肠,脾气又大。但想到是自己的生日,始终还是应该和相爱的人度过。于是想着用什么理由来推掉今晚的约会。

    “雨泽,今晚上我要赶方策,明天客户要看。所以改天请你吃饭,行不行?”打通他的电话,乱脑子的谎话,说出来很顺溜。

    “没关系,等你空了再说吧。”夏雨泽嘴上轻快地说,内心却失望到极点。原本计划好的一场浪漫的烛光晚餐就这么泡汤了。

    舒南呈从早上消失后,到现在连一个电话都未曾打来。他把她的生日忘了吧。如果是以前,她早就把他收拾得妥妥贴贴的。但现在她却低人半分的等着他的一个电话来寻求慰寄。

    恋爱本就是一场拉锯战,它用力度的方式是有讲究的。爱得越深付出就会越多,就会处于被动。这个是一个博大精深的学问。为了思考这个学问,她已在沙发上枯坐了很久。可手机始终没响起。

    过了一会,她将被动转为主动。拿起电话拨出那个号码。

    “什么事?”凉冰的声音,完全没了昨晚上缠绵之后的余热。

    “阿呈,你什么时候下班?”她像小狗见主人一样讨好地问。

    “今天我要加班。”对方不冷不热的说。

    “哦,那要加到什么时候?”

    “不知道。”对方果断地挂了电话。

    她毫无生气的坐在那里,就象一个快要断气的芭比娃娃。

    爱一个人,她可以做到毫无底线。但理智却瞧不起自己这点骨气。

    再次见到舒南呈,她以为他们可以像以前那样,但他无视她的存在。这就是一场没有分手的分手。她以为他们的关系就那样断了。昨晚他过来“发疯”,她以为可以用那波涛汹涌之势来挽回他们已经破裂的关系。但现在看来这只是她一厢情愿。

    她还会一往情深地爱他吗?她不知自己有多大的定力来支撑这份爱。

    从柜子里拿出为自己准备的生日礼物,一个水晶发夹。每年的生日虽然都是自己一个,但她都会帮他为自己准备一份礼物。想他,就是她活着唯一一个念想。她把发夹别在头发上,在灯光下透明的水晶折射出忽明忽暗的光影。

    她记得小时候每当过生日,爸爸妈妈都会陪她过,为她准备喜爱的礼物,一个布娃娃,一件漂亮的衣服或是一件她喜爱的小物件。

    那天是她一年当中最开心的时刻,就如过年一般。她会穿着爸妈送的新衣服,在小朋友羡慕的目光下,度过快乐的一天。

    后来有了舒南呈,她的生日还未到,他都会悄悄备着礼物,总会给她意外惊喜,让身边的女生惊慕。那些远得遥不可及的日子曾让她叹为观止,以为一生就这么圆满。哪知天有不测风云,让她从云端坠下来,摔得粉碎。

    她从过去的回忆中抽离出来,把发夹从头上取下放回原处。

    舒南呈坐在办公椅上,点上一支烟。他知道今天是她的生日。以前的这个时候他都会陪着她,哄着她,能让她开心是他最大的快乐。如今时过境迁,她不是过去的她,他也不是原来的自己。

    记得她满二十岁那次生日。当时她读大二,他读大三。为了给她准备生日礼物,他是搅尽脑子都没拿出一个好主意。那时大家都是学生,身上没多少钱。虽然家里给他准备的生活费还算宽裕。买一个包包,或是一件衣服这些都不在话下,但他怕送这些她会觉得俗气,反而惹她生气。后来他去一家手饰店花了一下午亲手为她编织了一条手链。她收到后很高兴,一直不离身挂在手上。不知现在那条手链被扔到何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