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六十九、出差回来

章节字数:2618  更新时间:19-08-25 14: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吩咐助手当晚订好机票。下了飞机勿勿地赶往子茵的住处。当他把钥匙插进锁孔,就听到女人打电话的声音。

    “嗯,那就明天吧,今天晚上太晚了,我就不出来了。嗯,好的,再见。”

    他走进去气恼地一手夺过手机。

    他突然出现,子茵还没缓过神来,他一进来首先做的事就是来抢手机,既惊喜又气愤。

    “给谁打电话?夏雨泽?你老公?”一连串的问话。

    “你把手机还我!”子茵扑上去夺他手中的手机。

    她个子没他高,哪够得上。他一摔手就把她推到一边去。

    “舒南呈,你发什么疯。”子茵气急败坏地说。

    他熟悉地把这个号码从手机中删除掉,重重地把手机扔到沙发上。

    “我离开才几天,你又勾搭上新的男人了吗?”他两眼喷火,双手紧紧握住她的双肩,那力气仿佛要把她捏碎一般。

    “舒南呈,你讲点道理好不好。”子茵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地扭头不想理他。

    “他是干什么的?什么时候认识的?”他紧接着问。

    “你没有权利问这些,这是我私事。”子茵也赌气地说。

    “是,我没有权利。那我有什么权利,你给我说。是不是只有床上我才有权利。”他用力地把她拉到卧室,抱起她狠狠地扔到床上。

    “舒南呈,好痛!”身子摔在床上,头碰着床头柜,痛得子茵双眼冒金花。

    故伎重演,他撕掉她身上所穿之物,身子压上去,分开她的双腿,没有前戏狠狠地插进去。

    “舒南呈,真的……好痛。”她哭起来。

    “你知道痛了,知道痛就好。我还以为你无情到没感觉了呢。”男人嘴上说着话,身下的动作却不拉下,继续抽着。

    “你……能不能轻点。”

    “不能!”男人恶狠狠地说。

    终于事完。她哭着看身上压着的人。

    “舒南呈,这样解气了吗?”

    男人不说话,从她身上滑下来。

    “刚才是夏雨泽给我打来的。我和他也只是普通朋友,你发什么疯呀!”她抽搐着。

    “不许再和他联系。”男人终于冒出一句话。

    “舒南呈,你不能这样限制我的自由。”子茵轻轻抽泣着。

    “我就要限制。”男人倔强地说。

    “你这样算什么呀。”子茵哽咽道。

    “我算什么?这话应该我来问你,我在你心里算什么?”男人怒气冲冠,恶狠狠地说。

    子茵也不理他,只管哭。不知是刚才做事累了还是哭累了,在他怀中慢慢地睡去。

    男人搂着子茵轻轻拍着她背,看着她湿润的脸,怎么还是跟以前一样爱哭。轻轻擦掉残留的泪水。

    早上醒来,子茵伸手去摸身旁,空无一人,他早已离开。

    今天要代表吴总的力采园林公司去开会。她拖着酸涩的腿走进恒信大楼。这里的人上班都很早。通常人们说这些上班族都是早九晚五,但阳市这里早上八点就开始上班,如果要开晨会那就得七点来办公室。所以他们都是天还没亮就起床。

    今天来的材料商很多。一般在工程动工之前都要联系好各类材料商家。恒信一直有长期合作的商家。除非是重大项目,那就要向外面进行公开招标。当然也不排除一些关系户不进行招标直接供货。比如苏经理的那位做防水的朋友就这样进来的。

    大家都在大厅候着。当舒南呈走进来时,大家都蜂拥而上。

    “舒总你好!”

    “舒总真是年轻有为。”

    身旁无数的赞叹。

    舒南呈扫过众人,点头示意。眼睛扫过子茵这里,很快又收回。

    子茵远远的看着他,现在的舒南呈和晚上如疯狗般的样子截然不同。不得不承认,舒南呈长了一个好皮囊。站在众人中,真的是有点鹤立鸡群,高大的身材,英俊的面容。让在座的各位大腹便便的老板相形见绌。

    大家被邀请到五楼的大会议室,主要是分派各个商家进场供货的相关事宜。

    只见他坐在上面谈吐文雅,说话掷地有声。那气场如果没有身经百战的磨砺是练不出这个本事。看他从容不迫地坐在那里和各个商家交流,事无巨细地分派工作。子茵不禁对他刮目相看,这和晚上的他真的是判若两人。

    轮到说力采园林,舒南呈转眼看着子茵,一本正经的对她说着工作上的事,她拿出笔仔细地记着,生怕出什么纰漏。他那副公事公办的模样,让子茵根本就看不出一点他平时耍无赖的影子。

    终于会开完,大家都余音未了不肯散去,纷纷拉着舒南呈交流工作上的一些细节。

    “各位,我还有事就先行告退。接下来的事就请各位找分管项目的主管协商。”他向大家告辞走了出去。

    子茵看见他走了出去,也悄悄的跟了过去。

    她躲过众人的眼目,来到他的办公室,敲了敲门。

    “进来。”屋里响起他的声音。

    她推开门走进去。看见是她走进来,他一脸惊讶转而戏谑地说道:“怎么一会不见我就想得不行,这么主动投怀送抱。”一把抱起她放在桌上。

    “你放手,我找你有正经事。”子茵着急地说

    “你找我有什么事。是因为晚上还没要够,这时还想来?”他放她坐在办公桌上。

    “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呀,正经一点。”子茵抓住他的手想从桌上跳下来。

    他坐在办公椅上看着子茵。

    子茵从包里摸出那张卡,这卡一直让她惴惴不安了好几天。

    舒南呈看着这张卡,不解的看着她。

    “你付我的小费?让我猜猜里面存了多少,五十万?”他轻蔑地笑道。

    “五万。”子茵说。

    “啧啧……这小费昨晚上不给我,现在跑来给,是不是还想我补你一次。”男人说着就伸出手去抱子茵的腰,打算往里间屋走。

    子茵拌开他的手站直身子:“昨天晚上哪还有时间给你,你一进来就……”话没说完,男人就笑起来。

    “晚上我那么卖力才值五万?我在你心中就只值这点,看来我还不够卖力。”

    “这是吴总给我的。说是园林项目奖我的。但我没为她做过什么,她给我什么钱呀。我想……这卡她不要,我也不能要,无功不受碌,我想反正是你的钱,想来想去我只好退给你。你们之间的事我才不想插手。”子茵对他说。

    “你不想插手,可宝贝你也插了手呀。”

    “我……我是为她工作,有些事……总之我是她的员工,总要为她做事。”

    “就这五万就把你给打发掉了?”男人嘲笑道。

    “她说还会给我十五万。”子茵怯怯地说,生怕忍他生气。

    “吴总的胃口也蛮大的,我足足多付她一百五十万,她才给你二十万。”舒南呈拿起桌上的卡瞧着,随后又扔到桌上。

    “我也没为她做什么,她给我这个钱干什么,我不要,是她硬要塞给我。”子茵解释道。

    “宝贝,你为她做得够多了,不是吗?”他说着用手捏捏她的大腿。那里好酸痛,子茵轻叫一声。

    男人笑笑。“这是你该得的,拿着吧。”

    “可这……算是行贿吗?”子茵小心地问。

    男人沉默了一会。

    “他们都在打你的主意。”男人笑起来。

    “对不起,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来问你。”

    “他们就知道欺负我的宝贝什么都不懂。”他亲她一口。

    “舒南呈,你会生我的气吗?”子茵问道。

    他捏着她的下巴,摇摇头。“晚上想要我早点过来睡你,现在就不要打扰我工作,今天我会很忙。”

    听到他嘴里裸露的话,子茵脸红着点头,乖乖听话地拿起桌上的包正打算离开。

    “就这样走了,过来!”身后男人说道。

    子茵转过身,男人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脸。子茵会意,走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笑着走出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