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七十一、秦雅林

章节字数:2497  更新时间:19-08-26 11: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抓上外套只好往外走。如果今晚不去,这小子非得这样纠缠下去。他早就领教过袁之焕的手段,那是不把人磨死不罢休。谁叫自己欠他一个人情呢,欠一个还十个。这小子算盘倒是打得不错。今晚非收拾他不可。想着这里,消去了刚才对母亲的歉疚却多了一份诡异的亢奋。

    推开“云间”酒吧大门,整耳欲聋的嘈杂声如潮涨般迎面涌来,舞池里尽是疯狂扭动的腰肢和晃动的臀部。让人不由自主地在聒噪的气氛中兴奋狂欢。

    舒南呈不禁皱皱眉头,寻着袁之焕那厮的身影。

    “这里,这里。”袁之焕在某个角落站起身来向他招手,声音消失在这片热浪喧嚣之中,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见嘴一张一阖。

    坐在袁之焕身旁的女人笑盈盈的看着他。

    “你什么时候回国的?”舒南呈挤过群魔乱舞的人群,走过去坐在秦雅林的身旁。

    “今天早上,这不就叫三子出来,才搞到你电话。”秦雅林举着一杯递给舒南呈。

    “回来就不去了吧?”

    “看情况。”昏暗灯光下,秦雅林眼神在迷离中彷徨,犹如那飘忽不定的魅影。

    “你一出国,一个电话也不给我们,就象人间蒸发掉一样。”舒南呈大声的说。这劲爆的音乐混杂着空气中布满的烟酒味道,根本让人无法回顾那曾经留在心灵深处的伤痛。

    “今晚喝酒,其他的见鬼去!”袁之焕拿起酒瓶给两人倒满。

    “还是三子好,干杯!”秦雅林举起杯子。

    “干杯!”

    “不醉不归!”

    酒是一个好东西,它催化你喝了之后可以是无忌惮地发泄。

    “瞿军就是个缩头乌龟!他个王八蛋!”喝了二杯,秦雅林骂着哭起来。

    “雅林,明天我们陪你去砸他场子。别哭了,有哥儿俩人给你当帮手。”舒南呈也有些醉意,摇晃着脑袋用手肘推推趴在桌上痛哭流涕的秦雅林。

    “对,瞿军是个屁,我都不认他是我兄弟。”袁之焕也安慰她。

    瞿军、袁之焕、秦雅林和舒南呈四人是发小,都在阳市军区宿舍楼一起长大。舒南呈小时候,由于那时父母忙于生意,根本就没时间管他,就一直放在住在军区的爷爷奶奶身边。

    原来还没正式实行计划生育,比他们大一些的孩子家中大多都有二三个小孩,而到他们这个年龄时中国正如火如荼地开展计划生育。于是他们就成了这种体制下的产物,到他们时大多家中就只生一个小孩。虽然院子里大小孩子还是很多,但年龄相当的就是他们四人,其他的不是比他们大很多,就是比他们小很多。

    在年龄相当的情况下,都会有相同的爱好,共同的话题。但他们却有一个让其他孩子敬而远之的爱好,那就是惹事生非。院子里不能摸的东西偏要去摸,不能做的事想方设法的要去做。自然四人就要走得近些,他们的友谊之所以坚不可摧,全是用打架和淘气建立起来的。只是后来随着各自的父母升迁而搬家,但他们的革命友谊是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反而随着家庭距离的增远,友情变得越来越深。

    在他们上初中时,瞿军的父亲最早在阳市军区政治部,后转业到外市公安局,举家搬迁到外市,和他们暂断了来往。不知后来秦雅林用什么法子联系上他,于是四人又回到过去。虽然那时没手机没BB机,只有书信往来,但革命小团队是牢不可分。

    每次他们仨人都是秦雅林当中间的传话筒。瞿军又来信了,说是这次期末考试因物理考试作弊差点被开除。还好他妈去得及时,在校长办公室,她最先用怀柔政策想以此来打动校长,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解释。这孩子本性不坏,只是有些懒惰,以后我们加强管教,希望校长给他一次改过的机会。

    但校长不管瞿母怎么求情,一副大义凛然的态度,不把这次作弊的几个学生好好惩罚,怎么才能达到杀一儆百的效果。最关键的是这次考试是由市教育局的领导下来督查,正好把作弊的学生抓了个现场,现在学校因这几个学生而臭名远扬,让校长的面子怎么搁,在领导那里怎么交差。

    最后没办法,瞿母只好当着校长的面给在市教育局的表哥打去电话说明了这事,最后才压住了这件事的后果。但回家后,瞿家免不了爆发一场家庭大战。

    瞿军的爸爸,瞿万理长期在部队里摸爬滚打,在部队的磨砺下让他有坚定的信念和顽强不屈的神情。当然就看不惯儿子这种不学无术,顽戾调皮的样子。而瞿母却是典型的中国式母亲,常说慈母败儿,他家正好可以完美地诠释这句话的意思。瞿军在父亲那里没讨到的好,总是会在母亲这里一一得到。瞿万理常说慈母败儿,你哪是在爱他,纯粹在害他。但迫于自己工作繁忙,没多少时间来管教儿子,也只好听之任之,只要不犯大错就行。

    原来在一个小区里住,经常听到瞿家发出鬼哭狼嚎的叫声,那是瞿父正在修理自己不争气的儿子。现在搬远了,这声音消失了,却又换了另一种方式展现瞿军的皮肉之苦。瞿军在纸上列出父亲和学校老师校长的种种“罪孽”,有种大块人心的复仇后的激动;同时向伙伴们抱怨自己的苦衷。字里行间看不出他一丝悔悟,反而是一种劫后余生的快感。

    至于秦雅林和瞿军之间的曲折故事,舒南呈都是偶尔听袁之焕说起。虽然知道那两人经常背着他和袁之焕秘密来往,以至于谁先爱上谁,谁又为谁离家出走,那些都是后话。当时舒南呈对这些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因为当他知道瞿军和秦雅林的事时,自己已身处地球的另一边,正为自己的事焦头烂额,无法顾及其他。

    这天舒南呈和公司一帮人陪着市长等几位领导正在工地上视察,就接到袁之焕的电话,舒南呈走到一边,手机传来袁之焕火急火燎的声音:“什么时候下班?急事!”

    “你有什么急事,在床上被人家男朋友逮了个正着?或是被派出所抓了要我担保。”

    舒南呈肘弯上搭着件西服,原本行事沉稳的他此时也颇有兴致地想知道袁之焕有什么火烧屁股的事。

    “废话不跟你多说,秦雅林要去瞿军婚礼现场。”

    “正好叫她给我把份子钱凑去,我这一里有大帮子人,一时半会走不脱。说好你们别等我,我晚点过来。”

    舒南呈看看市长几位,不知这几位大神不事先来个通知,今天突然说要过来看现场,又不好推脱。舒父又到外地去了,只好由他出面来接待。

    想到今天是瞿军结婚大日,他现在暂时还脱不了身,等会一定会被那帮子兄弟怪罪不了。

    “我的神呀,你知道秦雅林去的目的吗?”对方咆哮起来,没平时的放浪形骸的样子。

    “吃喜酒呀,不对吗?”

    “难得跟你多说,她是去砸场子。”

    “她不是早和瞿军分开了吗?她怎么还有心情去闹。你别多想了,先过去帮我打一下圆场。”

    舒南呈看见市长一群人朝自己这边过来,打算挂掉电话。

    “呈子,我告诉你,别只顾自己一亩三分地,兄弟的事不放在心上,秦雅林出了事我找你是问。”对方讲完就挂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