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七十三、闹婚礼(二)

章节字数:2313  更新时间:19-08-27 20: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看来瞿军这次真没请几个自己的朋友。瞿军圈内的朋友大多他俩都认识,这结婚大事不请朋友来捧场还真是少见。

    看见瞿军的父母坐在前排,刚才一路走过来只顾着秦雅林,都没上前去打招呼,这才起身往前走去。袁之焕有默契地留下来镇守原地。

    “瞿叔叔,阿姨好!”在长辈面前该有的礼节还是应该有,一副恭敬顺从的态度。

    “南呈呀,刚才怎么没见到你呢?”

    “我刚来。”

    “你百忙之中抽空来参加小军的婚礼,十分感谢!”瞿叔叔客套地说。

    “那是应该的,我和瞿军的关系那是比亲兄弟还亲。这种时候我再忙也是必须过来的。”瞿母转过头四处打探,仿佛在寻什么人似的。

    “瞿军这次本是没请其他朋友,就只请了家里几个长辈。他这孩子心事重,咱们也没法,只好任由他处理。”瞿父看着舒南呈只身一人,也是有些惊讶。当时瞿军就说了不请一个自己的朋友,怎么南呈来了。

    “他结婚我肯定要来。”

    “你和他从小一起长大,就当亲兄弟,他的事就要靠你多费心了。”瞿母接过话说,视线一直不停地扫来扫去。

    “我会的,只要能帮得到的忙,我会尽力而为。”

    “就你一人来的吗?”瞿母问。

    “我和三子一起过来的,他在那边遇到一个熟人,过一会儿过来向你们长辈问候。”

    “不用不用,今天人多事多,照顾不周还望侄儿们多包涵。”瞿母连忙说。

    “应该的。”

    舒南呈转身向刚才坐的地方望去,才发现秦雅林和袁之焕已没人影,这二人跑哪儿去了,他心里直泛嘀咕。算了,等会去寻他俩。就坐下来陪着瞿父母。

    他怀中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一条短消息:“我们下山了,你陪好瞿叔叔和阿姨,代我跟瞿军喝一杯,再怎么说今天也是他头婚。”

    言外之意,好象还有二婚三婚。就冲着这句话,不管瞿军和秦雅林以后会怎么样,但始终在瞿军大婚上这样说,这小子就不想活了。舒南呈抿着嘴角把手机放回包里。

    好不容易等到宴会开始,他坐在仅有的几个男方亲友团的座位上。新人轮着桌子敬酒,瞿军是来者不拒,那架势非把自己弄醉不罢休。

    娇小的新娘子想为他挡酒,可哪招架得住他的求醉心意,推开她一杯一杯的往自己口里倒。

    “你看新郎倌多豪爽,酒品看人品,就这样可证明蔡明明找了一个好男人。”旁边的人说笑着,轮着想沾点新人的喜庆,都纷纷和新郎碰杯。三下五下,瞿军身子就软下来,吊在新娘身上动弹不了。旁人只好把他扶住往休息室走去。

    舒南呈没喝什么酒,因为没人和他喝,他就陪着瞿父母聊了一会家常,看得出瞿父母有意的避开这婚事,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上扯。舒南呈也顺着他们的意,问候了他们的身体状况,及回答了他们问家父母的情况。

    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那二人再无消息。越是平静他越是觉得担心。今天秦雅林的状态虽然看似平静,但指不定会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来。告别瞿父母,他走到停车场打袁之焕的电话:“哪儿呀?怎么对我都不理不睬的,不可能你俩私奔了吧?”

    “奔你个头,我在公司。”袁之焕懒散的回答。

    “就你一个人?她人呢?”

    “她说回家睡觉,昨晚失眠,正好回去补瞌睡。”

    “这话你都信,亏你还认识她二十多年,哪一句是真话哪一句是假话都分不出来?”舒南呈怨怼道。

    “我的爷,她说要回去睡觉,不可能我陪她睡吧。我只好把她送到楼下就回来了,连上楼的机会都不给我,直把我轰走了,她那人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要不然也不会和瞿军这结果。”袁之焕无辜的说。

    “不过,今天瞿军这婚可算顺利的结了,没出什么意外我们的任务也算完成了。”舒南呈知道这事的症结就在秦雅林,只有把她安抚好了这婚事就好办。

    “还有后续,没那么简单。”袁之焕意味深长的说。

    “拜了天地,喝了喜酒这事就算办完了,她这脾气也只有瞿军能忍受,换了别人试试。他俩的这个结局也是我料想的,这样对她对瞿军不是更好。”

    舒南呈早就分析过瞿军和秦雅林不合适,但瞿军就只顾着一头栽时去,拔都拔不出来。秦雅林那性格做朋友是一个好哥门,但做老婆少了温柔娴熟,家里放一个母老虎,哪个男人受得了,尽早都要跑,不过早跑比晚跑好。

    “你这话别说给她听,到时不撕烂你的皮才怪。”对方笑着提醒他。

    “撕吧,我这皮比瞿军的厚,撕不烂。”舒南呈笑着说。

    “你不是她的菜,她才难得管你。”

    “谢天谢地,我找老婆可不想找她那类的,不然心脏真受不了。”舒南呈脑海中突然冒出子茵的样子。

    “我知道,就是象方琴那类,温柔体贴,百依百顺。没趣!我还是喜欢有点挑战性的。我突然想起了,你的那个林小姐不错,你不想下手,我打算把她收了。”

    “你敢!”这话不假思索的从口而出。

    “此地无银三百两,你不可能也想打她的主意吧,我还一直纳闷,她和你究竟是怎么回事?上次那事我可是帮得有些莫名其妙。”袁之焕突然来劲了。

    “先忙了!”舒南呈正想挂电话。

    “喂,正聊得有劲,别急呀。”明显对方想继续下去,但舒南呈就挂了电话。

    呈子有戏唱,看来这林小姐有点来头,他俩真有腿?终于捏住舒南呈的把柄。袁之焕此时异常兴奋,自上次酒吧之后,林小妹又来找自己帮忙,一看舒南呈那架势,这二人关系绝对不一般。可舒南呈口风一向都很紧,他都快要忘了这档子事,今天怎么一下子想起来,你舒南呈越想隐瞒什么,就越证明这其中有问题。这团疑云非得把它解开。这事他不查个所以然,叫他袁三少还怎么在圈里混。他此时早已从瞿军婚事中转移注了注意力。

    他放下手中的工作,按下助理电话。

    “帮我查一下林子茵荟的资料,一切,所有。”他狡狎地阴笑,舒南呈呀舒南呈,你不说,我难道就不会查吗?这世上有什么事会难倒我三爷的。

    这边的舒南呈也无法继续工作下去,好几天都没见到林子茵,不知她这段时间在忙什么。上几次见到她,自己故意不理不睬。她会怎么想,是伤心难过还是正中她意,弃了他正好另谋他人。想到她的无情无义,见异思迁。他低眉敛目,放下手中的笔,从刚才的镇定自若中变得异常烦闷。虽然这几天自己克制住不去想她,可她的音容笑貌老是无法控制的出现在脑中。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