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七十四、瞿军的话

章节字数:3001  更新时间:19-08-27 20: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天接到瞿军的电话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呈子,晚上有空吗?”那边传来他低沉略带疲倦的声音。

    “新郎倌,现在终于想到我了。”舒南呈调侃地笑道。

    “春天茶楼,上次带你去的地方,就你一人。”言外之意不要带上三子,并且还是去茶楼,而不是去酒吧。象他们朋友相聚经常光顾的是酒吧,只有谈生意才去茶楼。

    忙完手上的事,舒南呈就来到相约的茶楼。傍晚时分,茶楼上人比较少,卡座里偶尔坐着几对情侣窃窃私语。

    茶楼是一个幽静的地方,正适合吐露心事的场所。瞿军选的这个地方肯定有他的目的。

    走进大厅,瞿军已在那里等他。点了一杯绿茶,喝茶事小,聊事才是目的。

    “你们心里肯定在埋怨我吧?”瞿军穿了一件深灰色夹克衫,头发有一些凌乱,有几根耷在前额。

    “你这样选择肯定有你的道理。只是雅林那里你是怎么交待的?”舒南呈看着眼前的男人,哪有一点新婚燕尔的喜庆生辉;反而呈现出一股萎靡不振的消沉。

    “她会理解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来话就长。不过这样对我和雅林都好。”瞿军捋了一下前额耷下的几根头发。

    “说吧,我今天专门来听你的事。”舒南呈已作好一个敬业专注的倾听者。

    “我舅你还记得吧?”

    瞿军的舅舅在阳市教育局当局长,这舒南呈见过几次面。高高胖胖的,一幅慈眼善眉的样子,当年他们还在一起上学时,他就在阳市教育系统里供职,后来调到外市,就很少见面。

    瞿军喝了一口茶,润了一下嗓子。

    “被查出贪污受贿。”

    当官有一点受贿很正常,在当今大多官员没哪个敢说自己身上有多么干净。官商相结,才是生存法则。要不然经商的没官员当靠山,哪来的门路可经;当官的没商业经济作保障,哪来的业绩可显赫。即使你想作一名清官,自然身边也有人要把你拖下水,让你根本就不可能把自己置身事外。

    “有多少?”舒南呈平凡的问。

    “不多,二十万。”

    “区区二十万就把你给吓着了?”

    “这二十万并没有把我吓倒,事情并不这么简单。”

    “还有其他事?”

    “出了人命。”

    “什么人命,说清楚一点。”

    “去年修一个学校,教育局直辖管这事。资金走向统一由局上拨付,承建方是蔡明明父亲的公司蔡氏集团。本来这事应该公开招标,但其中的一些细枝末节我不再累述。在修建过程中发生了下面包工头拖欠民工工资,后来就发生了一些冲突,弄出了人命。为了息事宁人就把这事给私了,死人方得了钱也没出来闹,以为就不了了之,大家也相安无事。结果今年蔡氏内部出了一些问题,被上面查下来,一步步就查到修学校的事。也是有人去告,不然哪会那么巧合,还查到有一笔款从公司直接转到我舅的帐上。这事搁不平了,差点闹大了。因为当时出人命时我爸也出面处理了这事,用自己的权力把它按下没公开。谁知这事也被刨出来,我爸连带我舅都被处在风头浪尖上,差点进局子,眼看着我爸就要退休,如果晚节不保,以后的日子他还怎么过,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名的问题。”

    瞿军垂头丧气的斜靠在沙发里,仿佛只有靠着这沙发的支撑才能讲完剩下的话。

    “后来,蔡董事长,也就是蔡明明的老爸把这事按平了,上头不再追究。但我父亲和舅舅的把柄就被捏在他手上,他说保证不会拱出来,前提是我必须和他的女儿在一起。他说只有这样,我们两家的利益才会捆在一起,就象拴在一条船上的蚂蚱,谁也不会出卖谁。我知道蔡明明在上大学时就一直喜欢我,但我对她一直没感觉,就是纯粹的老同学关系。这下要我和她结婚,你说两个既陌生又熟悉的人怎么面对夫妻生活,怎么宽衣解带。”

    “雅林知道这事吗?”

    “没告诉她,怕她受不了这刺激。但我转而一想,也许这也是冥冥之中上天的安排,我和雅林在一起,就没一天安宁日子过,我也想歇歇,为了家庭为了她这样的安排不是更好。”

    “蔡明明这人怎么样?”以前从没听过瞿军提起过。别看他外表敦厚,实则心如明镜。居然外面还有女生暗恋他,打死他们也不相信。看见秦雅林一心扑在他身上,他们都觉得秦雅林是不是着了魔咒,居然不正眼看他和袁之焕这风流倜傥的翩翩公子,反而喜欢瞿军这种不解风情的人。

    “很适合作妻子。”妻子是什么样的,各人的标准不一样,不能一概而论。有人喜欢独立自主的女人;有人喜欢小鸟依人型;更有象袁之焕这类肤浅之人,要的是身材火辣,脸蛋漂亮。舒南呈心中也在纠结这个,他喜欢的妻子又是哪类型的,两人都沉默着微阖双眼各自想着心事。

    “这事你得考虑清楚,这可关系到你一辈子。”舒南呈看着坐在对面沙发上萎靡不振的瞿军。

    “我只求你和三子代我去看望雅林,陪她度过这段时光。接受一个现实总有一个过度,适应过来人就缓过气了。”

    日子在充实而累碌中度过。这天中午子茵刚从外面回住处,吴总就打来电话:“子茵,你下午去一下工地现场,陈总监说甲方提供了一款样品,我们要照着采购,你去把它快寄给我。”

    她乘坐公交车往项目方向走去。有一个多月未来过现场,上次来时她记得下了公交还要走一段土公路才能到工地。今天她看到这里已新修了一条笔直宽敞的公路。工地上吊车、挖掘机正忙碌地工作,工人们也是汗流浃背地劳作。

    她给陈总监打电话他没接听,于是她就在工地上转悠。

    远远的她看见一行人走过来。为首的就是消失多天的舒南呈,身后跟了一大群人,陈总监就在其中。

    只见舒南呈一边走一边比画着。当他走近看见站在旁边的子茵,厉声问道:“这是哪家公司的?怎么不戴安全帽就进工地。”

    陈总监急匆匆地来到她身后走过来,低声责备道:“你怎么进来了?不事先给我打电话。”

    “我给你打电话你没接,我就进来找你。”

    “知道了,你快出去到外面等我。”

    陈总监挥着手示意她赶紧离开。

    “陈总监,是你们公司的人吗?”舒南呈大声呵斥。

    “舒总,她不懂规矩,下来我好好批评她。”陈总监点头哈腰地说道。

    “小黄,你记下,力采公司违规一次,严格按合同办事。还有通知门卫,没有通行证、不戴安全帽,一切闲杂人员禁止进入工地。如果连这点事都办不好,赶紧给我收拾东西走人。”舒南呈看着她远去的背影,狠狠地对身旁的助手说道。

    “好,知道了舒总。”身边的助手立刻记下。

    “给你们强调好多次,安全第一安全第一,这不是一句口号,而是要实实在在的落实下去,执行到位,如果出了事谁来负责?”身后传来舒南呈的声音,她加快步子走了出去。

    在售楼中心无聊地坐着,过了半个多小时才看见陈总监匆匆而来。

    “刚才没听到你打的电话。”他拿出纸巾擦擦汗,没了刚才那幅严肃态度。

    “刚才的事是我不对,我不知道不能随便进工地。”子茵抱歉地说。

    “没事,舒总说得有道理,只是下次我们自己注意就是。”陈总监毫不在意的说。

    当时吴总临走时就对他说过一句话:要想把这个工程做得顺风顺水,就得靠林子茵。他看不出眼前这个女子有什么三条六臂,但吴总的话肯定有她的道理。难道她和舒家有什么秘密关系?但看今天舒南呈的反应,也看不出个什么来。

    “今天我犯了规,会不会给公司带来什么严重后果?”子茵仍不放心的问。

    “没什么,大不了就是扣点钱吧。”陈总监故作轻松的说。

    “会扣很多吗?”子茵问。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不过也能理解今天舒总发这么大的火,头几天工地才出了事,还没处理好呢。”陈总监随口这么一说,子茵紧张起来。

    “出了什么事呀?”

    “就是一个工人从高架上摔下来,重伤,现在还在医院躺起的呢。”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他这段时间不见踪影,看来他确实很忙。男人总要以事业为重,顾到大家就顾不到小家。想到自己还在怨他这几天不理自己,想到这里就觉得自己太小家子气了,这么不理解人,心里暗自有些惭愧。

    很想去安慰他,但想到之前他那凉冰冰的样子,还是算了吧,何必自己招惹麻烦。

    拿着陈总监给她的材料样品,联系了快递公司给吴总寄过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