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七十八、夏雨泽求婚

章节字数:2353  更新时间:19-08-29 15: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想着和舒南呈分开这几年,他们之间变化真大。他不再是以前那位单纯善良的毛头小子;她也不再是以前那位不谙世故的女孩。他们都历经沧桑,经过风雨。她不知道他整天在忙些什么,不认识他的家人,更不认识他的朋友,根本就无法融入到他的生活圈。他们就象是两个世界独立的生物,也许他只为了那原始的需求来找她,只为了满足生理需求。想到这里,她有些后怕。

    接到夏雨泽的电话,子茵正坐在屋子里发呆,看着窗外一片片雪花扬扬洒洒地从天上飘落下来,它们是那么自由,那么快活。

    “子茵,忙吗?”

    “不忙。”听到有人唤自己的名字才回过神来。

    “晚上一起吃饭行吗?”夏雨泽永远都是那么彬彬有礼。

    “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请你吃饭了?”对方柔声地说,这声音在这个寒冷的冬天给她带来丝温暖。

    “好。”

    晚上她应约来到夏雨泽订好的餐厅,他已在那里等她了。

    今天晚上人不多,只有几桌人在大厅。他们坐在靠窗的位置。坐在这里可以观看街上的夜色,大街上灯火通明,暖色的灯光在寒夜不仅给人照明,更有一种归家的召唤。

    夏雨泽给她夹菜,她有些心不在焉地吃着。

    “菜不合口胃吗?”他永远都这么心细。

    “很好吃。”

    “好吃就多吃点。”又夹了往她碗里放。

    “你也吃吧。这几天在忙什么?”话说出口,才觉得自己问也是白问,医生肯定是忙着救病人,哪还有闲心来做其他事。

    “就医院里的事,只是最近手术比较多,所以给你打电话就少些。你不会生气吧?”夏雨泽小心地问。

    “不会,男人以事业为重。我不会那么小气。”她嫣然一笑。

    “我好怕你生气不理我。”

    说着他从怀中递过一个礼盒。

    “子茵,自我见你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吗?”夏雨泽经过无数次演练终于可以鼓起勇气向她表白。

    子茵听着他的话,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回答,太突然了。

    “我是不是吓着你了?”

    “我……我……”子茵吞吞吐吐。

    “没关系,你可以慢慢考虑。”夏雨泽笑笑。

    “雨泽,这有些突然,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我只是把你当朋友,没往那方面想。”子茵一脸真诚地说,生怕自己说出的一个字或是一句话而伤了这个在异乡难得遇到的朋友。

    “我明白,先当朋友,我不急。”

    “你是我遇到的朋友当中最好的,真的,我说的是真话。”子茵双眼望着他。

    再好可你也没选择我,让我陪你一生。夏雨泽无不有些伤感。但想想,这还不是最坏的结果,至少还是朋友,只要不是陌路人,他还有机会。

    两人沉默了一会,子茵帮他夹了一根菜放在碗里打破这有些尴尬的场面。

    “你们也在。”一道声音从头顶传来。

    子茵转过身,看见消失了几天的人站在身后。

    “舒总也在。”夏雨泽站起身来。

    “好像破坏了你们晚餐。有朋友在那边,要不过去坐坐。”舒南呈一双深眸盯着子茵,有些森人。

    “谢谢,不便打扰。”夏雨泽客气地说。

    “那是,倒是我打扰两位浪漫的晚餐。”舒南呈说完转身就离去。

    夏雨泽看着舒南呈离去的背景,总觉得今晚他有些奇怪。

    “你现在哪里?”子茵刚回到住处就接到舒南呈阴魂不散的电话。

    自舒南呈离开后,子茵就坐如针毡。夏雨泽看她心神不宁的样子,以为是自己今晚上的一席话吓到她了。于是草草吃完就送她回来了。临走时还一直说希望自己没给她带来压力,我们可以慢慢先做朋友。

    “回来了。”子茵对着手机说。

    “下楼来。”舒南呈命令道。

    “这大冷天的,你让我下来干什么。”对自己总是一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态度,想起就让她生气。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听到她的话男人明显更加冒火。

    “我睡了。”子茵也生气起来。凭什么你让我怎么样就得怎么样,她今晚真的扛上了。

    “是要我上来抱你吗?那我可上来了,不要后悔。”男人挂掉电话。

    子茵有些心虚地躲在床上。想起今晚上夏雨泽向自己说的那些话,不知舒南呈听到多少。如果一当被他听到那些话,还不知这男人会干出些什么事来。

    这段时间最好先避着他,等这风头过了,他的气就会消下去。她起身把门反锁了,这样他就是有钥匙也无法进来。她真为自己的这点小聪明而沾沾自喜,这下自己安全了。

    一阵滚雷似的敲门声,一听就知道是舒南呈在外面,子茵就装着没听见。

    “林子茵,快开门。你是不是觉得自己长本事了。”一会就响起舒南呈杀人般的声音。

    子茵就躲在被窝里不起身。她这时哪敢去开门,还不知他会怎样对付自己呢,才不会那么傻,引狼入室。

    不一会门外安静了,子茵竖起耳朵仔细听,没声音了,那男人也许走了吧。她起身穿过猫眼往外看,外面漆黑一片,过道的灯什么时候又坏了,自己刚才回来时都还好好的。

    她返身继续躺在床上,庆幸自己的英明决策,把门反锁了,看他有什么办法。

    过了一会,外面又传来一阵脚步声。悉悉索索地一阵响,门突然就打开了。

    “你可以走了。”舒南呈对身边的一个人说道。

    “谢谢老板,那我先走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舒南呈叭的一声把门重重地摔过去。

    子茵早已吓得在被窝里不敢出声。

    被子一把被人拉开,子茵死死拽着不放。可女人的力道哪有男人的大,舒南呈一下就把被子扯开。子茵象只可怜的小猫望着舒南呈这只大老虎。

    “你以为把门反锁了我就没办法了吗?”居高临下的看着子茵的头顶,她此刻只觉得头顶一阵发冷。

    “给我说说今晚是怎么回事。”男人突然这会心情好起来,语气没刚才那么硬。

    “什么怎么回事?”子茵装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反正都这样,到死抵抗。不是说抗拒从宽,坦白把牢底坐穿吗,自己就死赖着,看他还能把自己吃了不成。

    “装,你就装。”一把横抱,把子茵一个凌空从床上抱起来。

    “啊!舒南呈,你又发什么疯?”

    舒南呈一把拉过被子给她裹上,抱着就出门去。

    “放我下来,你疯了呀。”她双手拍打着他。

    “再吼就在这里把你奸了。”男人被她指甲抓得有些痛,气极败坏地说。

    “舒南呈,你要带我到哪儿去。”此刻子茵真的有些害怕。

    “闭嘴!”男人没好气的吼道。

    此刻对面人开门,看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这么吵。平时子茵很少看见他们,总是大门紧闭。

    “小两口吵架,打扰你们了。”舒南呈笑着对那门里的人说。接着那门又关上。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