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七十九、囚禁她(一)

章节字数:2285  更新时间:19-08-30 12: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下到楼来,他把子茵象裹粽子一样往车里一塞,叫司机快开车。司机见过子茵,认出这就是上次送的女士。熟视无睹地专心开车,不理会车里发生的事。

    此时子茵也安静了下来,她知道此刻惹恼了舒南呈更没好果子吃。静观其变,看他今晚要干什么,大不了命一条交给他。没有他的爱,她活着也没多少意义。还真不如一了百了,栽在他手上也算自己最好的归宿。就闭上双眼任由他摆布。

    舒南呈看着她突然安静下来,知道她在生气,有些心痛得束手无策。不过立马他调整情绪,神色恢复过来。车行驶了半个小时就停了下来。子茵睁开眼一看,觉得这里有些熟悉,似曾来过,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舒南呈一把抱起她就往电梯里走去。

    还好这时外面几乎没人,要不然被人看着他们这奇怪的举动还不知别人会投来什么异样的眼光。

    舒南呈来到自己的楼层,抽出一只手来按指纹锁,大门打开。

    他象扔包袱一样把子茵重重地摔在床上。子茵头摔在床头柜上,痛得一阵头昏眼花,惊声一叫。

    舒南呈不理他,转身去洗手间。虽然是冬天,这一路上和她抵抗,早就出了一身汗。

    子茵从床上起来,打量这个屋子,才发现这是上次自己曾呆过的那个屋子。原来那天是他把自己从那几个市领导手上解救下来,心里有一丝安慰。还好是落在了他手上,如果是落在那几个人手里,后果不堪设想。

    她起身来开门,但无论怎样也打不开。上次不是很轻松就打开了吗,奇怪这次这锁怎么了。但看着自己穿着一套睡衣,出去也是白折腾,这大冷天不被冻死才怪。

    男人从洗手间出来,头发湿漉漉地,下身裹着一条浴巾,赤着上身。这时子茵已无心来领略男人性感的身材,睡在床上装死。

    “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的放你吗?”身后传来男人揶揄的语调。

    “还是老老实实的呆着,把我伺候舒服了,指不定哪天我就把你放了。”

    “你是要囚禁我吗?”子茵气愤地问。

    “宝贝,你说呢?放你出去沾花惹草,给我戴绿帽子?”男人伸出食指和拇指捏着子茵的下巴。“有些姿色,可以勾引一两个吃了熊心豹胆的人来。不过我倒要看还有哪个敢来抢我嘴边肉。”

    “舒南呈,你变态!”子茵有些绝望地看着他,好象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人一样。

    “我这就变态了?还有更变态的你没领教过吧?今晚上就让你尝尝,怎么样?”此时的舒南呈已是双眼吐火的雄性动物。

    “你这样是违法的,你就不怕我报警?”子茵气恼地说,也笑他真是幼稚。现在是法制社会,他这样算什么呀。

    “你就报吧,随便你!”

    子茵想去抢他的手机,哪知男人高举着手,她哪够得上,只好泄气地躺在床上,不理他,转身脸朝墙壁。

    男人俯下身掰她的,她使劲硬着身子就不翻过来。

    “你以为这样我就没办法了吗?不过从后面进应该更刺激。”说着就伸手探进她的裤子里。

    子茵明白他说的意思,想用力把他手拉出来,这哪里是他的对手,他的手已插进自己身体里。

    “我今天不想做。”

    “现在不想,宝贝我保证你一会就想做了。”男子亲吻着她的发丝。

    “身子不舒服,不想动。”

    “又不要你动。”男人哪管她,一把扯掉下面的睡裤,修长粉嫩的长腿白花花地摆在眼前,更催发起男人的欲望。

    在床上永远是男人主宰的世界,别看他平时稳重文雅,但到了床上那才叫兽性大发,真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她只会被他吃得连渣都不剩。

    舒南呈永远都知道她的敏感部位,一经他挑逗,一会就被他弄得欲死欲仙,在他身下呻吟起来。子茵觉得自己意志力很不坚强,一下就俯首投诚在他身下。

    事后子茵累得不想动弹,舒南呈拉过被子给她盖上。体力真不行,这样几下就累得成这样,以后得叫她加强锻炼才行。

    他起身来,走到阳台点支烟。看着床上瘫软的女人。这个曾经背叛过他的女人,他努力去把她忘掉,在快要忘掉她的时候,她却在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他的面前。见到她时,他决定就做个陌生人吧,那样对他俩都是最好的结局。她有她的家庭,她的丈夫孩子,而他也想重新过自己的生活。可每每见到她,他又不甘心就这样放过她,他下定决心一定要狠狠地收拾她,却总是下不了手。虽然每次心里涌上无数恨意,但一当看到她那柔弱的模样,总会让自己手足无措,方阵大乱。

    子茵从睡梦中醒过来,天已大亮,床上已没有人,不知舒南呈什么时候已起床。她穿好那套睡衣,有几处已被昨晚那发情的男人扯坏了,她只好拉开衣柜翻找,看是否有合适的衣服。可里面除了二件男士西服,根本就没她可穿的。她只好裹着被子走出来。

    外面房间空无一人,那男人早已出门了。桌上摆着早餐,她也不管其他坐下来就吃。经过昨晚上他的折腾,肚子早已饿扁了。想起昨晚上那男人象匹饿了好久的狼,不把她吃光渣都不吐不罢休,连续来了好几次,到后来她都没精力已深深睡去。

    吃饱了这才有点精神来考虑下一步,她找遍了整个房子,和上次差不多,虽然屋里应有尽有,厨具家俱都一一摆放整齐,也打扫得干干净净,但没有一点其他私人用品,更没有生活气息。她试着去开大门,仍是打开。

    这时座机响起来,谁会这时打过来。

    她犹豫了一下走过去接起来。

    “起床了,早餐好吃吗?”

    舒南呈妖邪的声音响起。

    好吃你个头,现在子茵想着的是出去,她手上还有工作要做。手机也没在身边,房间里连个可以联系外面的通讯设备都没有。唯一就是这座电话,可她根本就记不到其他人的号码,平时都是存在手机里,要打时都是从手机里翻找出来,真是想用时才觉得那些平时难记住的数字多么重要。

    “中餐我叫人给你送来,想吃什么?”子茵才吃了早餐,哪还有食欲去想午餐,她对着话筒无声的骂了舒南呈祖宗八代,虽然声音不敢说出来,但嘴形却能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

    “怎么,很想骂我是吧?我叫你不要做无畏的抗挣。乖乖听话就行。”男人得意地笑起来。似乎经过昨晚那一折腾让他心情顿时好大。

    子茵还是不出声,举着拳头对电话一阵猛打,虽然知道也不可能打到那可恶的男人,但总想发泄一下,不然还认为自己是软柿子好捏拿。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