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八十四、去父亲墓地

章节字数:2835  更新时间:19-09-03 12: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回到屋里,林母坐在桌边择菜。

    小心翼翼地看子茵的脸色,没什么表情,不喜不怒,像没事人一样。林母这下放心了。

    “小茵,那个王阿姨,妈也是为你好。”吃饭时,林母没底气地看着正在认真吃饭的女儿。

    “嗯,我知道。”子茵仍低头吃,点点头。

    “你想,你今年都二十八了,我在你这年纪,你都有三岁了。”林母哀叹一声。

    说到这里,母女各想着心事,屋里安静下来。

    “妈,我,听你的。”子茵轻轻说。

    “真的,小茵。你不怪妈妈自作主张?”林母听到子茵的话,双眼放光,一下子提起了兴致。

    “嗯,不怪。”子茵抬起头,看到母亲。发现她鬓角的白发好像又添了几根。

    “小茵,妈妈只是想你有个好归宿。”哽咽道。她眨了眨眼,把在眼眶打转的泪又收了回去。“忘了过去,咱们重新开始。”

    “妈,我知道你是为我好,谢谢你!”过了半晌,子茵放下筷子,认真地看着母亲。

    “我的小茵。”二滴泪终于从林母的眼中流下来。

    从子茵出事那一刻,她都没哭过。当年女儿出事时,夫妻俩接到这个噩耗,打死也不相信,一向乖巧的女儿怎么会纵火。事情来得太突然,他们都还没来得及悲伤,一门心事地就想把事情弄个明白。女儿肯定是被冤枉的,一定想办法还她一个公道。

    可女儿自己都已承认,火是她不小心弄燃了,才造成这样大的损失。

    夫妻俩傻眼了,怎么会呢?

    还没来得及消化这雷人的消息,又接到女儿在看守所查出怀孕。一波接一波,带来的除了震惊还是震惊。她在学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问她,她只是摇头不语。

    “小茵,你是不是被人欺负了?说给爸爸听,爸爸一定为你出气。”林父看着消瘦很多的女儿,只见她低头不语,不哭也不闹,就像中了魔一样。

    “爸爸,对不起。”子茵慢慢抬起头,红着眼。再问她就什么都不说。

    后来,因为有孕,就监外执行。林母问她孩子的父亲是谁,她就用沉默来回答。林母熬不过她,就坚决要她打掉孩子。

    “妈,求你留下他吧。以后我会赚钱来养活他。”子茵突然跪下,双手紧抓住母亲的手摇晃着,哭泣着。

    “你,你怎么来养他,你还在。。。。。。,哎,这个孩子无论如何也要做掉。”看着哭成一团的女儿,她哪里知道,要养一个孩子是多么的不容易,特别是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他来到世上没有父母完整的关爱,他活着也是不幸福的。

    她哪有一个当过母亲的人知道这些道理。

    林父看到母女俩为一个孩子这样互相消磨,终于忍不住发话:“女儿,你要留下他也可以,只是以后的苦只有你一个人来吃,我们不会陪你走到最后,你要考虑清楚。生下来就没有别的选择余地。”看着父亲炯炯的目光,子茵默默地回到卧室。

    为了避嫌,她整天呆在屋子里不敢出去。还好,那时正值冬天,衣服穿得多,偶尔去派出所,邻里也看不出她正怀身孕。

    后来,生孩子,坐牢,出监狱。就像一颗颗珠子等着她,连成一串。

    回首往事,心酸,但不后悔;未来,前途渺茫,她已心灰意冷。

    晚上,子茵起身去厕所。听到林母的声音从半掩着的房间里传来。

    “她,还是很满意。没不高兴,谢谢你,老姐妹。”声音停了一会,估计正听着对方。接着:“我这家这个是慢性子,这事不要太急。好的,好的。这事就这样。”听得出来林母心情不错。

    就这样春节到了。再也没有小时候那样,有父亲带着她到外面放鞭炮,今年的大年三十很冷清。吃过年夜饭,她陪着林母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到后来,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大年初一,林母把准备好的香蜡纸拿出来。早就计划去林父坟前。

    在她还在牢里时,林父就撒手人寰。当她得知父亲已离开人世时的那瞬间,她没有哭,只是呆呆地,脑子一片空白。只有夜晚时,躺在床上,眼泪不听使唤地流下来。她是个不孝的女儿,愧对父亲。

    林父的坟墓在原来老家的一处公墓里安置。她和林母打了一个出租车,来到那个公墓。

    当出租车司机一听说她们要去公墓,很不高兴地说,大年初一就遇到这种事,不吉利,要加钱。林母好说歹说,最后在原来的基础上加了二十元,谈好价格,一路向公墓驶去。

    公墓离郊区还有一段距离。车子环山而上,山涧干枯的树木,光秃着的枝桠,纵横交错在一起,彼此互相依靠。有几片没来得及落下的黄叶,随风而落,带着几分孤寂,几分悲凉,飘向未知的远方。

    这里很安静,真是一处安放亡灵的好地方。

    公墓打扫得很干净,许多墓前放了祭拜的物品。她和林母一路上沉默着,来到林父的坟前。母女俩很有默契地打开袋子,点香、烧纸。

    她跪在父亲的坟前,看着墓碑上林父的照片,还如以前一样,笑盈盈的一张黑白像。就像原来他站在家门口等她回家的样子。抚摸着那照片,他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

    一种悲切,围绕在母女之间。回来的路上,两人沉默无话,都处于失去家人的悲痛之中。

    晚上吃过饭,唯一的娱乐节目就是陪林母看电视。正看着中途,突然停电。

    怎么会停电,这大过年的。以往从没遇到过这类事。林母十分惊讶。

    但看窗外,路灯依然亮着,没停电的迹象。她摸黑打开房门,去敲隔壁家的门,看到人家屋里灯火通明。怎么唯独停她家里呢。

    无奈,母女俩黑灯瞎火中,只好摸索着上床。

    子茵还在睡梦中,就听到外面有人说话的声音。她披头散发的打开卧室门。看到谢逸飞和林母有说有笑地在客厅聊得欢。

    “小茵呀,小谢过来帮我们接好了线路,原来是被老鼠把电线咬断了。”林母看到子茵杵在门口,连忙解释着。

    谢逸飞笑着没吭声。今天他穿了一件黑色大衣,看上去比那天要精神许多。

    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还穿着睡衣,头发也没梳理,一定邋遢得不成样子。没来得及和谢逸飞打招呼,呯,一下关上门。

    林母看她这举动,有些难堪,讪讪地,嘴角扯了一下。

    换好衣服,整理好。她走出房间。谢逸飞看到她站起身来。

    “小谢,坐呵,坐。”林母客气得都让谢逸飞都不好意思。

    想着女儿目前这条件,林母生怕这桩事谈黄了,姿态低得有些没骨气。子茵看她为自己的事这样操劳,有些心涩,觉得自己很对不起母亲,也跟着对谢逸飞客气起来。

    谢逸飞看见该做的事都已办妥,打算起身离开。

    “小谢呀,今天真是感谢你了。中午就离在这里吃饭吧。”林母看他要走的样子,赶紧挽留他。

    “今天就不了,还有事。改天一定正式拜访阿姨。”谢逸飞不失风度地拒绝林母的好意。

    “小茵,快去送送小谢。今天要不是他,我们母女俩还得打黑摸。”林母见谢逸飞坚持要走,也不再留,拉起坐在椅子上的子茵,直把她往门外推。

    子茵讪然一笑,跟着出了大门。

    两人来到楼下。

    “今天,真的是谢谢你。”子茵仰起脸,一脸清爽。在冬日灰色的天空下,显得那么清秀可爱。

    “可以叫你子茵吗?”回过神来,谢逸飞认真地问。

    子茵怔了一下,点点头。

    “以后有事你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他从口袋里取出钢笔,拉过子茵的一只手,在她手心上写上一串数字。

    笔尖轻轻地在手心划着。他的手很温暖,从指尖传递过来的温度,痒痒地,从手心传到全身。

    “你的号码呢?”写完,谢逸飞收好笔问。

    子茵说了一遍自己的号码。没有像他那样拿笔写在他手心。做完这系列,谢逸飞没任何表情,只点点头。

    今晚她不想陪母亲看电视,草草上床。

    躺在床上,正胡思乱想之时,手机响了一下,一条短消息。

    “子茵,睡了吗?”

    号码有些熟悉。

    “你是?”

    “嗯,没存我的号码?”

    子茵看着,立马想起是谢逸飞。“不好意思。”

    “没关系,早点睡,晚安!”对方发来一行字。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