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九十一、我不会分手

章节字数:2663  更新时间:19-09-10 08: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舒南呈,你到底要干嘛?我没精力跟你耗。”子茵难得理他,走进卧室把门关上。

    “小茵,开门!”舒南呈才不会这样让自己吃闭门羹,去敲门。

    “大门在外面,你自己开。”子茵憋了一肚子气,哪还有好心情来面对他。

    “我有事找你,你先把门打开再说。”舒南呈一改刚才硬朗的口气,柔声道。

    子茵打开门,看到舒南呈一脸严肃。

    “说吧,有什么事?”子茵也不和他怄气,手把着门,心平气和地问。

    他用力一推,半掩着的门猛烈往后差点把子茵推倒。舒南呈眼疾手快,拦腰一揽,把子茵抱在怀里。

    “小茵,孩子在哪儿?”

    “孩子,什么孩子?”舒南呈突然提到孩子,让子茵来不及思考,脱口而出地反问。

    “当然是我和你的孩子。你不会告诉我,那个孩子不是我的吧。”舒南呈剑眉蹙起,义正词严地说。

    “你是说阳阳?”子茵一提到阳阳,心里揪成一团,一阵钻心的痛。

    “我儿子叫阳阳。好名字!”舒南呈顿感春风。“我儿子在哪里?”

    “他,他不在了。”好像用尽了洪荒之力,子茵才说出这句话。推开他,站稳。

    “怎么回事,你快给我说明白一点。”舒南呈刚刚舒展的眉头此刻又紧蹙。向前一步,一手抓住子茵的手,紧紧地握住。

    “舒南呈,你抓痛我了。”子茵赌气地喊着。原来他是来要自己的儿子,根本就不是专程为了自己,不禁有些失落。

    “对不起,小茵。弄痛你了吧。我儿子呢?”舒南呈放开手。

    “就知道问你儿子,我给你说了,他死了。这下你明白了吧。”子茵有些歇斯底里地大喊起来,眼泪哗哗地流下来。

    “对不起,小茵。都是我不好。不应该不管你娘俩。”舒南呈抱住哭泣的子茵,用嘴舔着她的泪。“对不起!”

    哭了一会,子茵抽泣道:“都过去了,别再提了。”

    “只要有你在,我就心满意足了。”舒南呈释怀道。

    “你是怎么知道阳阳的?谁告诉你的?”子茵猛地一下想起什么,问他。

    “只要我想知道的,就一定有办法。小茵,现在一切有我,不会再让你受半点委屈了。给我说说我走了之后的事,我想了解得透彻一些,也想听你亲口给我说。”舒南呈轻声说,双眼坚定。

    “都过去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就让它过去吧。”子茵轻轻地叹口气,抬起红肿的眼睛。“我们都忘了吧。”

    “不,我不会忘掉。与你有关的事我都不会忘。如果有什么人故意来整你,我会让他死得很难看。你给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后来会去坐牢?”舒南呈急切地问,这个答案一直困绕着他,他好想知道是谁在中间使幺蛾子。

    “唔,出事那天,你还想得起吧。”子茵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问道。

    舒南呈怎么会忘记那一天呢。就是在那一天他不得不离开她,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你走之后,我到处找你,但就是找不到。后来,他们才告诉我,说你因为犯了事,被关起来了。我非常着急,不知道怎么来解救你。后来,一位律师打扮的人来找我,说如果让我承认那火是我放的,你就可以无罪释放。我就去自首了。后来被判了三年。因有孕在身,前一年监外执行。在我生下阳阳之后,不得不把孩子交给父母照顾。可是当我还在牢里时,他们就告诉我,孩子因病死了。接着就是我父亲离世。那几年我家就是这样祸不单行,我母亲不知是怎么熬过来的。”子茵叙叙道来,语气平静,仿佛这事与她无关,讲着别人的故事。

    “那天是我和那几个男生打架引起的火灾,这根本就不关你的事。后来我家里出面,用钱摆平了。至于我出国,那是迫不得已,家里一直想让我出国念书,是我后来不肯去。也正因为发生了那件事,家里人就说先把我送出国避一下,等事情过了就接我回来。谁知,他们就是不让我回来,我在德国一等就是五年。”舒南呈想起在德国,对子茵的思恋之情,简直无法形容,与日俱增。

    “可他们说你被关起来了。怎么是去了德国。”子茵疑惑不解,这中间出了什么差错。

    “那律师是谁?你认识吗?”舒南呈掏出一支烟夹在手上,取出打火机,点燃。蓝色的烟雾在他面前飘荡,他眯起双眼,心里如这团烟雾一样迷茫。

    “不认识,就见过一面,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了。”子茵摇摇头。她当时也觉得奇怪,但事发突然,她也没多想。当时就只想着救出阿呈,只要他没事就好。

    “我的傻瓜。”他紧紧抱着她。看着她巴掌大的小脸,多么让人怜爱。

    “那律师有问题吗?”子茵抬头看着他,问。

    “现在还不确定。这事很蹊跷,我查清了再告诉你。”他下巴蹭着她的头发。“那个姓谢的,马上和他断了来往。”

    “为什么?”子茵从他怀里挣扎出来。“我已和你分手,你就别来管我。”

    “听话!”舒南呈眼神透出犀利,不由分说地在她嘴上吻了一下。“你,是我舒南呈的。别的男人,想都别想。”

    “你太霸道了,凭什么?”子茵不服气地说。

    “宝贝,听话。”舒南呈沉声说道。

    子茵气乎乎地,背过身去。舒南呈去掰她身子,她就不扭过来。舒南呈绕到她面前,低头对视着她,四目相视。

    “你不觉得这事很奇怪吗?那火到底是谁放的?你,我那时根本就没放,放火的人是谁?”舒南呈这么一问,倒引起子茵一直以来所怀疑的。她也曾经这么想过,当时她只顾上站在旁边劝架,哪里注意到那火是怎么烧起来的,可苦于一直找不到答案。原来这事的确有让人怀疑之处。

    “你认为呢?”子茵这下也顾不上怄气,转身抬起一对深黑的眸子凝视着他。

    “一切查清了才知道。”舒南呈对上这对洞瞳,用手轻轻抚摸这姣好的脸庞。

    子茵脑海里浮起那天发生的事,这是她一辈子都不能淡忘的。哪里还顾及舒南呈的举动。发现他正用一种深情的目光看着自己,歪过头,躲开他的手。

    舒南呈的手举在空中,愣了一下,最后只好无奈地放下。

    “要查这事我不反对,但我与你的关系,就此为止。我不想再和你有什么瓜葛。你,明白吗?”子茵再次坚定地说。

    “宝贝,你觉得我会这样轻易的放手,对你?”舒南呈轻笑一声。“除非我死。”

    “不许说这种不吉利的话,这大过年的。”子茵听到这个“死”字,急得赶紧去捂他的嘴。

    “还是担心我。放心,小茵,我不会死。我死了,你不就成了寡妇,我才不会这么残忍。”舒南呈抱住她,在她脖子上狠咬一口。子茵一阵吃痛,想推开他,哪知他抱得更紧。

    “你放开我!”子茵轻轻斥责。

    “好想一直就这样抱着。不过一会我未来岳母回来看见就不太好。还是留着以后抱。”说完就放开她。

    子茵站直身子,整理好身服。正是这时候,林母推门笑嘻嘻地走进来。

    “南呈,伯母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随便买了一点。”

    “伯母买的,我都喜欢吃。”舒南呈还是那副甜蜜蜜的样子。子茵在旁边目睹这一切,白了他一眼。舒南呈看见子茵的眼神,熟视无睹。

    “伯母,我跟你学吧。”舒南呈捥上衣袖,接过林母手上的菜篮。

    “你坐,哪有让客人做事的。”林母去抓他手上的篮子。

    “难得有机会跟你学,我肯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你可别嫌我呆手呆脚。”舒南呈率先走进厨房。林母只好跟着走了进去。

    一会厨房就传出欢笑说话声。

    子茵站在那里,久久沉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