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九十二、调查原委

章节字数:2465  更新时间:19-09-11 12: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子茵回到卧室,从床下拖出一个箱子,解开密码锁,取出一本像册。翻开一页页珍藏已久的照片,有些照片都开始泛黄。

    她好久都没碰这本像册。这里全是她和舒南呈的照片。

    看着这一张张照片,每一张他们都笑得那么开心。

    那时的他们,正值风华正茂之时。青春韶华一去不返,时间永远都是那么无情,它如一把锋利的刀刃,把青春从你的身上一块一块地割去。一阵胡思乱想,让她感慨万千。

    人多事就做得快。半个小时,一顿丰盛的晚餐就准备好了。

    林母唤着子茵出去吃饭。子茵听闻,手忙脚乱地赶紧把照片塞进抽屉。深吸了一口气,恢复了平静,踌躇满志地从房里出来。

    看到桌子上已摆好了几盘菜,看上去挺不错。

    “小茵呀,南呈做菜可是行家,刚才还说跟我学,那是他谦虚,我看我还得跟他学才行。一看他那架势就是经常做的,那切菜的刀法,比餐厅的厨师还熟练。”林母对舒南呈的厨艺赞不绝口。

    “伯母你缪赞了,我哪能跟你比。我也就这点本事,其他的也不会了。”舒南呈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很享用林母的这一番夸赞,特别是在子茵面前,心里自然是美滋滋的。

    子茵知道他会做菜。以前,每当两人在一起做饭时,大多时候都是他主刀,她打下手。每当子茵夸他做菜做得好,他就屁颠屁颠地去抢着做,子茵也乐得轻闲。

    夸人的本事哪个都会,不过就是磨磨嘴皮。

    桌上,林母劝舒南呈多吃点。舒南呈也不客气,就当是自己家一样那么随意,大口大口地吃起来。今天他确实有点饿了,刚一下飞机,驾车就赶过来,午饭都没来得吃一口,只是在飞机上吃了一个面包。那点货哪抵得了他的食量。

    看子茵有一口无一口地慢咬细咽,知道她一向都这样斯文。

    “小茵,多吃点。看你,这段时间还瘦了。”林母心痛地看着面前的女儿。看她整天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也不知怎么劝解,只有在旁边干着急。知道她的心结还未打开。

    子茵若有所思,听到母亲念叨自己,轻轻磕头。

    “尝尝这个,我新学会的。”耳边传来舒南呈低哑的声音。一双筷子挑着菜放入她碗中。

    子茵抬头,撞入一对乌黑明澈的眼睛。那眼神含情脉脉中带有很浓的担忧。黑白分明的眼睛,像一副水墨画,在她心窝慢慢地融化。让人心猿意马,她避开不敢直视。

    “我自己来。”她小声地说。这声音细得就像风一吹就会散开。

    “子茵,你要多吃一点,难得有机会吃到南呈做的。”林母也夹了一块菜放到她碗里。真把她当成是难民,仿佛很久都没吃饱一样。

    吃过晚饭,看时间也不早了。舒南呈起身告辞。

    子茵看到他要离开,借故走进厨房去收拾那堆碗筷。免得告别时不尴不尬地不知所措。她不想在这节骨眼上露出对他的一丝恋眷。

    倒是林母有些恋恋不舍地送他到门口。“南呈,有空又来玩。”

    “我会的,伯母,多保重!”

    看着舒南呈走下楼,林母才转身回到屋里。

    “这个孩子不错,啧啧,不知以后会便宜哪家姑娘。”林母托着下巴,嘴上念叨。

    “妈,你就别念了。他也没你说的那么好。”子茵实在看不下母亲这样子,忍不住打击她。

    “你知道什么,这种男孩子以后肯定会有出息。你看他做事有分寸;大气不失小节。”林母就觉得女儿太单纯,看人不准,以后准会吃亏。

    别人都说吃一埑长一智,可她吃了大亏,就是不长智。以后怎么办?

    “女儿呀,妈妈就是担心你。如果你能交到这么优秀的男生,妈就放心了。小谢那孩子,好是好,就是太沉闷,跟你一样,这要是过起日子来,还真没趣味。”林母看着忙碌着的子茵,为当初匆忙的决定,不知是对女儿还是自己有些丧气。“你怎么不早一点请南呈到家中来玩,也让妈早一点认识他。”

    “妈,你说什么呢。”她知道母亲的居心。

    “妈妈只希望你平平安安的,也不求大富大贵。”林母叹一口气。“也让你父亲瞑目。”

    子茵走过去抱着母亲,头蹭在她脸上。“妈,我知道的。你是关心我。”世上只有父母最心痛自己的孩子,子茵也希望以后自己过得平顺,不再让母亲担心。

    “妈,我会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别忧了!”她伸手去捧着妈妈的脸,发现母亲的脸上又增添了几道皱纹。

    躺要床上,回顾着今天今天发生的一切,在脑海中慢慢回放,感觉有些不真实。

    舒南呈怎么也怀疑起当年的事,他又是从何时开始发现其中的端倪?她摇摇头,不去想了,想也没有个结果。

    手机突然响了一下,把她吓了一跳。一条短息。

    “子茵,还好吗?”谢逸飞发来的。

    子茵怔怔地看着那几个字,含义非浅,她不知怎么回答。

    “对不起!”打了又删,删了又打。她,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要对他所说的话。

    最后终于敲定出这三个字。

    “没关系,祝你幸福!”半晌,他发过来。

    子茵看到手机里的这一条消息,心里一阵惆怅。她原本想忘掉过去,认真和他交往。这场还没开始的恋爱,现在却草草结束,扼杀在并不美好的摇篮里。也好,这样双方都不痛苦,内心也一阵释怀。谢逸飞终究成了她人生中的路人甲。

    第二天,未得到舒南呈的一点消息。他昨天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就像是一场梦一样,那样不真实。子茵都开始怀疑自己的神精是否正常。

    难道昨天是自己的幻觉吗?

    林母又被牌友拉去打牌去了。家里只剩下她一人。她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各个频道都在播放各地举办的联欢会。索然无味,眼睛虽盯在电视上,心却随时关注着门外的响动。可门外一直很安静,除了有时楼上的邻居下楼的脚步声。

    拿起手机,思索了半晌,又放下。原来的号码她已作废,回家才换了一个新号码,舒南呈应该不知道吧。

    想到这里,她自嘲苦笑,说好再也不去想他,怎么这时就管不住自己,大脑不受限制地老是蹦出这个人来。子茵摇摇头,想把舒南呈从大脑里扔出来,可越是这样,他的样子就越发清晰。

    不行,她暗自下足决心,对自己说,不能再次陷入。明明知道自己才从他那坑里跳出来,现在又不知不觉地钻进去。

    她决定要拯救自己,不再这样痛苦的煎熬。这个决定果断而坚决。

    正苦于对舒南呈排斥与思念的纠结时,手机响了。她惊得身子差点跳了起来。看清来电,烂熟于心的一串数字。

    “你今天在哪里?”想都没想,条件反射似的接通。

    “想我啦?今天有事,就不过来看你。”那边传来舒南呈低哑磁性的男音。

    “谁想你,脸皮厚。”子茵嘴不饶人,心里却很怂。

    “给我照顾好自己。”舒南呈温柔地说。“我把事办好了就过来找你。”

    子茵正想说,以后别来找我了,我们已经分手。可对方已挂了电话,传来一阵嘟嘟的忙音。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