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九十六、你的母亲是谁

章节字数:2553  更新时间:19-09-13 17: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王金凤——你的母亲还好吗?”杨晓峰嘴里念叨着,突然这么一问。感觉到自己的话有些唐突,连忙说:“我就顺便问一下。”

    “她,还好吧。”子茵笑笑,连忙说:“谢谢杨老师关心。”

    “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位故人。”杨晓峰迟疑了一下,声音有些低沉。

    “哦,是吗?她是干什么的?”提起了子茵的兴趣,她放下筷子,抬起头看着杨晓峰。

    “多年不联系了,也不知她过得好不好。”他苦笑了一下,笑得有些心酸。低头,若有所思。

    子茵也不好再提起,只好低头看着面前的餐具。桌上的人谈笑风声,刚才她只顾着吃,现在肚子都吃涨了。她歪起头,双手托着下巴,看他们喝酒。原来酒局这么无聊,早知就不来了。

    这时韩林琛看出她的乏味,笑着举起杯子:“小师妹,我敬你一杯。”

    子茵连忙举起面前的水杯。她没喝酒,经过上几次的事,她哪敢碰那东西,看到都要躲远一点。

    “这位林小姐杯子里没酒,怎么不给她倒上。”另一位男士注意到子茵的红酒杯空着的,她只是端起右手边的茶水杯。

    “我不喝酒。”子茵连忙解释着。

    “哪有在酒桌上不喝酒的。服务员,来给她倒上。”那男士叫上旁边一直立着的服务员。

    “我真的不喝酒。”子茵底气不足地说,声音小得恐怕只有自己能听到。

    韩林琛笑眯眯地看着这一切,没吱声。

    “这杯酒我来帮她喝吧。”旁边的杨晓峰突然发话。

    “怎么能让杨总喝,那不行。”那位男士干脆站起来。“还是让林小姐来干了吧。”

    “吴总,这酒是我先敬师妹,她喝什么我们不管,她愿意喝水也行,你老先坐一会,下一杯我敬你。”韩林琛站起身来,按住站起的那名男士。

    “我不过就是想让林小姐喝一杯酒,至于你们两位都来帮腔吗?”这位吴总有些不服气地一屁股坐下。

    “老吴,要喝酒找我来,找人家小姑娘干什么。”杨晓峰笑着说,举起杯,向他示意。仰嘴一杯干掉。

    韩林琛抿嘴,单眉上扬,喝了杯里的酒。子茵看着桌上的红酒,又看着手里的茶水,纠结了一会,还是举起手里的茶水喝了下去。

    正当大家聊得酣畅,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子茵拿起,一个陌生的号码。

    “小茵呀,你是小茵吗?”一位陌生女人的声音。

    “是,我是林小茵。”因为包间里太嘈杂,子茵起身来到外面的过道。

    “你快来人民医院吧,你妈妈住院了。”女人焦急的声音传来,子茵听到一下子跌坐在地。妈妈病了,什么病?前两天才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病了呢。

    还没来得及问清楚,对方就挂了电话。

    她手紧拽着手机,挪着步子来到包间。消化着刚才得到的消息,一时还没反应过来,目光涣散,表情有些痴呆。家里不能再出任何事了,上天保佑妈妈平安无事。

    “发生什么事了?”她一进来,旁边的杨晓峰就注意到她的变化,连忙轻声问。

    “我先告退了。”子茵抓起椅子上的包,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子茵,等一下。”刘聘婷跟着跑了出来,唤上刚要下楼的子茵。

    子茵站住,转身,一副要哭的模样。

    “发生什么事了?”

    “我妈住院了,我得赶过去。”

    “那你路上小心点。”刘聘婷听完,连忙提醒。“需要我帮忙就给我打电话。明天我抽空来看她老人家。”刘聘婷扭身看看包间这边,一边说。

    子茵点点头,飞身下去。

    刘聘婷走进包间,经过杨晓峰身旁。

    “小刘,林小姐发生什么事了?”他扯住刘聘婷的衣袖,小声地问。

    “她妈妈生病了,在医院。”

    他听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子茵站在马路边等了好久,都未见一辆出租车。这里比较偏僻,行驶的车辆很少。虽然已入春,但料峭的夜风如一把尖利的刀子,刮得人皮肤一阵刺骨的痛。她把脖子缩到衣领里,把大衣裹得更紧。

    终于有一辆黑色的骄车驶过来,车窗摇下。

    “林小姐,上来。我送你。”

    看清车里人,杨晓峰。

    “杨老师!”子茵惊讶得喊出来。

    “快上来,这里车很少。”

    子茵也不推辞,拉开副驾驶的门上去。

    当子茵赶到医院时,林母已进入手术室。在门口站着几位邻居,子茵都认识,其中就有楼下李妈妈的儿子和媳妇。

    “大哥,大姐,我妈妈是什么病?”子茵急忙上前,抓住李妈妈的儿媳妇,慌忙地问。

    “从楼梯上摔下来,头破了,腿也断了。正在手术。”李大哥快速地说道。

    “病人家属在吗?”一位护士走过来。

    “在的。”子茵连忙应着。

    “快去交费,都催了好几次了。”

    李大哥和他媳妇面面相觑。半晌,李大哥对子茵说:“我们走得匆忙,都没带多少钱在身上。”

    子茵看他们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说:“你们能送我妈来医院,我都感激不尽。我这就去交费。”

    其实她包里也没带多少钱,但能交多少是多少吧。

    来到交费处,她取出三百块钱。

    “才三百?药都不能开。今晚病人手术,这点费用是不行的。”收费处的医务人员说道。

    “可我只带了这点现钱,明天再交行不?”子茵祈求着说道。

    “我来吧。”杨晓峰不知什么时候跟了过来,他只身前来,走到窗口。从随身带的包里取出一叠钞票。

    “这怎么行?杨老师,太麻烦你了。”子茵十分不好意思,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谢意,搜肠刮肚都找不到合适的词语。

    “又不是不要你还,先帮你垫着。”杨晓峰对身后的子茵说道。

    子茵听完会心地一笑。

    交完费,来到手术室。看到邻居们都还等在这里。

    “今天谢谢你们了,这么晚了,还是请大家回去休息吧。改天,我一定好好上门来谢谢大家。”子茵对着大家诚恳地说。催着他们回去。这大半夜的,大家都在这里等着也不是个办法。

    李家哥哥看着大家犹豫不决的样子,发话:“要不我和老婆在这里守一晚,你们先回去。大家都守在这里也无济于事。”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到李家哥哥都这样劝导,都纷纷过来安慰了子茵一番。都知道现在家里就只剩下她娘儿俩,孤苦伶仃。虽然她们搬来这里居住也没几年,但林母平时与大家相处得很好,她本人和善,热心助人。所以大家都愿意伸出一只手来帮她们。

    “李大哥,你们也回去吧。现在我来了,我会照顾好妈妈的。”子茵也劝着李家哥哥和嫂子。

    “现在林嫂还在手术,我们怎么忍心走。我们在还可以帮把手。”子茵单薄的身板,看着都觉得可怜。家里没个男人是不行。

    子茵感激得眼里泛着泪花。都说危难时期见真情,这话不假。要不是这些邻居,妈妈今晚还不知会怎么样。

    终于,手术室的门打开了。

    “医生,我妈妈怎么样了?”子茵上前紧张地问。问着最先出来的一名医生,认真地看着他的嘴,生怕听错一个字。

    “腿部断裂的股骨还未接上,那要等骨科医生会诊了之后再决定方案,我们只是做了头部手术。取了头部的积水,还有一部分淤血,需进一步观察之后再作诊断。”医生边说边取下口罩,露出一张苍白的脸。

    因为麻药未过,林母一直未醒过来。缠着纱布的头像一个裹着白布的粽子。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