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九十七、调查受阻

章节字数:2536  更新时间:19-09-13 17: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瞿军这几天特别辛苦,特别忙碌。当初接到舒南呈的那一通电话,他心里就明白,这个年过得与众不同。

    奔波在阳市与双重市之间。调查的结果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给舒南呈交待。

    “呈子,当年的确是林小姐自愿去坐牢的,没人逼她。”

    当瞿军把自己调查到的事实摆在舒南呈面前时,也如舒南呈所料,这种事谁还敢逼她,现在都是法制社会,再黑的势力,在法律面前都得收敛。肯定是有人从中作梗,要不然她怎么能想到这种办法。

    “我要你帮我查当年是谁出的馊主意,让她去顶包。”虽然子茵是给他提起过有一位律师,但这律师到底是谁?他又是帮谁办事?这一定得查清楚,还她一个清白。

    “我去查过,时间太久,档案里没记录。只有林小姐自己的口供。至于监控视频,那人根本就没出现过,无从查起。”瞿军有些无奈地说。

    “那酒吧主人是谁?”舒南呈一下子缓过来,那位神秘主人一定有问题。当时家里人明明是答应按损失的双倍赔偿,为什么在自己离开之后,又让子茵以身低债。

    “酒吧的法人是一位叫刘青水的人,但此人无从查起。”瞿军一脸哭逼。

    “什么意思?”舒南呈蹙紧眉头,紧问。

    “这人因前年一场交通事故去世了。”

    这叫死无对证。

    舒南呈掏出一支烟,递过一支给瞿军。自己从烟盒里取出一支夹在食指与中指之间。

    烟在指间夹了许久,点燃,没吸一口。良久,腥红的烟灰慢慢燃到手指,滚烫灼热,一阵灼痛的刺激感从指间传来,才惊起。他摁灭火,放进桌上的烟灰缸里。

    他不信,这世上还在他舒南呈办不了的事。白的不行,那就来黑的。

    晚上他去袁之焕的酒吧。这几天这人的手机一直关机,不知在搞什么。用他时偏不见人影,没事时整天在眼前晃。这真是交友不慎。

    袁之焕坐在他的老位置上,双眼微眯。看到舒南呈走过来,一点都不惊讶,好像在他预料之中。

    舒南呈本是气势凶凶而来,看到袁之焕那一瞬间,心里的气无处发泄,自行消了一大半。

    袁之焕懒懒散散地斜窝在沙发里,用手指指,示意他坐下。叫上侍者给他倒了一杯酒。

    “找我,有事?”

    舒南呈一听他这懒懒洋洋的语气,气不打一处来。

    不理睬他,举起桌上的杯子,仰头,一饮而尽。

    “没见过,求人办事的还这么趾高气昂。”袁之焕一看舒南呈那样子,不气不恼地说。把玩着手里的杯子,举过头顶,透过五颜六色的灯光,透明的玻璃杯折射出的光影,显得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璀璨夺目。

    “我的事,你到底是帮还是不帮?”舒南呈闷坐了一大会,终于憋出一句话。

    “你什么事?”袁之焕还是那副二不挂五的样子。气得舒南呈真想一个杯子给他砸过去。

    “我的事,还有你三少不知的。”舒南呈才不相信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要让他办的事。

    “你又不开口,我怎么好插手。上次就说我要去追林小姐,你都有半个月不理我。如果我冒然插手,恐怕你这辈子都不理我。我可不敢造次。”袁之焕换了一只手举杯子,双眼仍是落在上面欣赏着。“哎,现在这个年头,好人难当啰!”

    “你还好人?”舒南呈不屑地哼一声。

    “我不是好人,瞿军那个好人帮你找到你要的答案了吗?”袁之焕真是一副不怕讨打的赖皮样子。

    “别费话,一句话,是帮还是不帮?”舒南呈才不和他绕舌,落地有声地问。

    “哎,好难哟。”袁之焕做出一副苦瓜脸。“不过,看在林小妹的份上,还是接下这笔单。你看她那无辜、柔弱又娇媚动人的模样,好可怜!我呀,最大的弱点就是心太软,见不得别人的难处。不像有些人,铁石心肠,人面兽心,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只要是提到林子茵有关的事,袁之焕马上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泛出一脸的桃花,浑身来劲。“啧啧,可惜呀,林小妹跟错了人,要是跟了我,我肯定不会让她受一点委屈,要天上的月亮,我都会给她摘下来当床。哎,可惜可惜——。”袁之焕嘴上说着,睨视对面铁青着脸的舒南呈,今晚心情怎么那么好。

    “五天时间。”舒南呈才不想看他那得意忘形,投井下石的小人样,不想跟他费话。点燃烟,吸了一口。

    “呃,呈子,是你托我办事,还给我限制时间。五天太短,十天。”袁之焕叫苦连天,双手遮脸,在沙发上打滚。

    “那就三天。”舒南呈吐出一口烟,连话一起带出。

    “还是五天,五天。”袁之焕不打滚了,静下来,双眼死盯着舒南呈。“你当我是机器呀,不吃饭,不休息?”

    “三天,就三天。我等不了那么久。”

    “上次那笔帐。。。。。。”袁之焕说这话眼睛都不眨一下。

    “一笔勾消。”舒南呈自己斟了一杯酒。

    “谁要和你一笔勾消。说得我袁三少要讹诈你不是。”袁之焕鄙夷地看一眼舒南呈。“放宽期限。特别交待,别给我爸说这事,他要知道一点风声,我可死定了。我死了,谁来帮你跑腿。”

    袁之焕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老爸逼婚。这几天他不又被刚交的女友逼得焦头烂额。一不小心,把人家姑娘肚子搞大了,那姑娘就逼着要和他结婚,当时就把他吓得不要不要的。人家姑娘说要到他家里讨个说法,他更怕了。好说歹说,最终还是拿钱摆平。袁爸爸早就把他的帐户冻结了,害得他资金周转不灵,只好向舒南呈求救。

    现在还真有拿钱办不了的事,连自己的亲儿子都可以用钱买命。

    “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就是耍流氓。”舒南呈当时很瞧不起他的行为,鄙视地说。

    “切,我从没说过自己是君子。”袁之焕不以为耻地说。

    他的帐户早已被他老爸收回掌控。手上没钱,打发不了姑娘,又来打舒南呈。舒南呈都习惯了帮他干这些擦皮屁的事。

    “什么时候成熟一点,别这么幼稚。”舒南呈听到他的诉求,一点都不同情他地说。

    “呈子,你以为那女人真的是爱我?不过就是大家玩玩,从我这里得点好处。我那家,她能进来吗?她早已有自知之明。”

    “。。。。。。。”

    “我可不想像你与那位林小妹一样,来一段让人肝肠寸断,撕心裂肺的爱情故事。”袁之焕总是一副松松垮垮,放荡不羁的样子。

    舒南呈才不想与他讨论爱情观,免得把自己降了一个层次。

    “动物!”

    “对,我就是动物。人类本来就是起源于猴子,猴子就是动物嘛,不要把自己当作多么高尚。”袁之焕的歪道理还有一套一套的,说得煞有其事。

    袁家本是官宦出身,从祖辈开始就从政。但袁之焕从不按节拍走路,不当管不从政。私底下搞着自己的秘密事业。

    其中他有一家安保公司,专接别人不敢公开的单子。有些事情瞿军的公安系统不好插手的,他可轻而易举地拿下。但他有一个原则,违法的事他不做。但要说打法律的擦边球,他可是做得顺风顺水的。

    舒南呈知道他有钱,但他就是要装穷。他那些钱来路不明,他哪敢大手大脚的花。这些只有他三人知道,外面的人,包括袁之焕的父母都不知道。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