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九十八、等待调查

章节字数:2423  更新时间:19-09-14 12: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从酒吧回来,今晚他不想回那间公寓。那里有子茵的气味,他不想闻着她的味道又失眠。他已有整整一个月都未曾睡好,今晚也许能睡个安稳觉吧。

    因为喝了酒,不能开车。叫来司机,他靠在后面,微眯着眼,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一切,梳理着是哪一步没理清。

    车子开进别墅。里面很安静,家人一定都睡了吧。汽车驶进车库,他从车上下来,轻手轻脚地打开大门。

    “呈子,怎么现在才回来。”黑暗中传来母亲的声音。把他吓了一大跳。

    “妈,你怎么还没睡?这大半夜的。”舒南呈揉揉眼睛,适应一下黑暗。隐约看到有一个身影从楼梯处走过来。

    “这几天你都在忙什么?过年都不见你的人影。”舒母打开灯,看到儿子站在门口,正怔怔地看着自己。

    “办一点事。”舒南呈走到厨房为自己倒一杯水。

    “今天方琴来过,她没跟你联系吗?看她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你们是不是吵架了?”舒母站在客厅,看到儿子高大的背影,消失在厨房里。

    “你就别操心了,我们好着呢。她今天来过?”舒南呈很官方的问,不加一点感情色彩。

    “我看你在她身上还是用点心吧,毕竟人家是女孩子,要矜持点,你可要主动一些才好。”舒母一提到儿子的婚事就来劲。

    为了早点结速和母亲对于他婚事的话题,“妈,我困了,上去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走过来,他拍拍母亲的肩。拿起沙发上的包就往楼上走。

    舒母看他的背景,只有摇摇头。

    也许是今晚喝了一点酒,头晕沉沉的,有些头重脚轻。他扶着栏杆,步子有些沉重,一步一步地缓慢向上。

    舒母看出儿子的状况,连忙跟上前来,伸手扶起他。

    舒南呈感觉到母亲上来搀扶自己,挥着手推开她。

    “你快去休息吧,不要管我,没睡好明天别是个熊猫眼。”他催着母亲。来到自己的卧室门口,正想推门。“妈,当年那笔钱,你是给谁的?”他只这么随口一问。

    舒母听到他这么一问,愣了一下。“怎么突然提这事,都过了这么多年了。你知道,我年纪大了,记性不好,都忘了。”舒母讪讪地扯一下嘴角,遮遮掩掩地说道。

    “忘了?”舒南呈有些惘然。是呀,都过了这么多年,大家都忘了。不管当年的人受了多大的伤害,大家只要一个“忘了”,都可以一笔勾消,可她受到的伤害能一下抹掉吗?

    “那钱,是你亲自付的,怎么就忘了呢?”当年可是母亲给自己说会亲自办理这事,不要告诉父亲。他也不想把这事给父亲说,怕他怪罪自己的不懂事。

    “过去了的事,就不用提了。快去睡吧。”舒母闪烁其词,打开门,推了他进去。

    没开灯。他斜靠在窗台上,望着南方的那个地方。今晚,她可睡得安稳。这几天他没给她一点消息,就想把事情调查清楚,给她一个清白。在没弄明白之前,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她。

    点燃一支烟,猩红的烟头在黑暗中显得那么孤寂,烟雾消失在黑暗,只能闻着它呛人的气味。

    至于今晚母亲的话,他只信三分。那么一大笔钱,给谁的她会记不起来吗?这很简单,只要查她银行帐户的明细,就能查出来。他现在就只等袁之焕能给他带来什么消息。

    等待,是考验一个人的耐力和毅志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没耐性,毅志力也很差,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一天都等不了。

    他给袁之焕打电话,关机。气得骂了一句,把手机摔得远远的。这个袁老三,要找他时偏偏就是找不到人。故意的是吧?

    马上就要开年上班了,今天是春节最后一天假。天已大亮,舒南呈起床晨跑。这是他每天坚持的习惯。不管一年四季吹风下雨,早上都会锻炼一个小时,洗澡上班。

    当他下楼来时,舒长建已在花园里练身了。只见他穿了一套练身的白衣服,远远看去还真有种仙风道骨的气韵。

    “爸。”他跑过去,嘴上呼出的热气吐出,在空中形成一团一团如棉花糖的白雾。

    “嗯。”舒长建鼻孔里哼了一声。没停下手中的动作。

    舒母来到后花园,早晨的空气特别清新,又特别寒冷。她裹着一件毛绒围巾,扭着有些微胖的身子,来到舒长建身边。

    “时间差不多,吃饭了。”她看着跑远的儿子,眉头紧锁。

    舒长建没吱声,做完最后一个动作,平息收气。

    她帮老公拿起椅子上的大衣,跟着他进屋子。餐桌上已摆好了早点,吴嫂正忙里忙外地准备餐具。

    明天就要上班,今天是假期最后一天。舒长建早已安排了明天召集集团高层开会,部署上半年的工作。今天他得去和市上领导交流今年投资新项目的规划。这是秘书早已和市领导约好的。

    餐桌上三人都默默地吃饭,舒南呈一副心事很沉的样子。

    “儿子,多吃点。这过年,人家都长胖,就你瘦了。”舒母心痛地说。

    “胖了不好,现在就是要瘦。”舒南呈听到母亲这样说,笑着回答。

    “爸,今天你要去见蒋市长他们吗?”舒南呈转头问舒长建。

    “嗯,已约好。今天你有安排吗?”舒长建咽下一口饭。

    “和股东谈今年投资规划的事,一会出去。”舒南呈说完,埋头吃着。

    “领导那里,你还是要多和他们走动走动,这半壁江山,最终还是要落到你手上。”舒长建看着儿子,语重心长地说。

    舒南呈点点头。抬头看父亲,发现他鬓角的头发又白了一些。

    上午舒南呈约了公司的几位高层谈了今年投资的规划,本来这些是舒父所管的事,他临时改变主意,让儿子来领头办理,也好让他在那几个老东西面前露露脸。没有点手腕是撑不起恒信那个摊子的。

    会议上,舒南呈有些心不在焉,经过一番争执、商议,终于敲定大致方向。

    临近中午,他驱车来到袁之焕一个隐秘处。袁之焕真是狡兔三窟,藏身之处还真多。他隐瞒得了别人,可瞒不过舒南呈。

    一阵敲门声猛烈响起。

    “哪个找死的?”

    门被打开,袁之焕蓬头垢面地站在门后。看见是舒南呈,一丝惊讶浮现,一瞬间又消失殆尽。

    “事情怎么样?”舒南呈一进来就问。

    “老大,我都有三天没睡好一觉,这一刚睡下,你又来。烦不烦!”袁之焕转身倒在床上,拉过被子盖住脸。

    “还睡。”舒南呈一把拉开他脸上的被子。

    “你饶了我吧。你要的东西放在桌上。快滚!给老子把门关好。”袁之焕气恼地说。“还有,别给人说我在这里。”夺过舒南呈手上的被子,重新盖上。

    舒南呈这才打量着这间屋子。

    这是南门靠海的一处码头。码头是袁家的产业,房子是码头一处最僻静的地方,任谁也发现不了这里。靠近屋里唯一的一扇窗子,借着外面透进来的微弱光线,看清了纸上的字,他满意地折好插进袋里。

    看看床上早已睡着的袁之焕,他轻手轻脚地出来,关好门。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