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百、请德国专家

章节字数:2537  更新时间:19-09-15 21: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舒南呈后面跟着院长和主治医生。主治医生子茵见过,院长一直没碰个面。不是看胸前的工作牌,她都不知道这就是鼎鼎大名的黎院长。

    “黎院长,请你一定救救我妈妈,她一直昏迷不醒。请你想想办法。”子茵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紧扯住黎院长的衣袖不放。

    “林小姐,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林夫人的病情很复杂,我们医院会尽一切努力来配合德国专家进行手术治疗。你尽可放心!”黎院长推心置腹地对她说。“舒总请的德国专家今天就会到达,只要他一到达,我们就安排手术。”

    德国专家,舒南呈请的。他什么时候请的?他怎么没给我说一下。子茵疑惑地看着身边的舒南呈。舒南呈半扬眉头,给她一个放心的眼色。

    送走黎院长一行人,子茵回来忍不住问:“你什么时候请的德国专家?我怎么不知道?他能不能治好我妈妈的病?”一连串几个问题,舒南呈都不知道从哪个问题来回答。

    “茵茵,我说过,只要有我在,你就别担心。Johannes是国际上都享有名誉的,他是我的一位挚友,技术我就不帮他吹嘘了。”他紧紧地捧着她的脸,擦掉她脸上的泪。只要看到她的泪,他心里就如锥心的痛。

    这位德国脑科专家——Johannes,满脸胡子,高大魁梧。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他是医生,还以为他是位登山运动员。一下飞机,舒南呈就派司机接他直接到医院。

    乔纳斯一看到舒南呈,激动万分。

    “舒,你还好吗?”他操作不太熟练的中文,一把抱住舒南呈。

    “Mirgeht“sgut,wiegeht“sdir?”舒南呈看到风尘仆仆的乔纳斯,微笑着拥抱。

    两人都用德语交流,乔纳斯一会看着子茵,一会看着床上躺着的林母。子茵不懂德语,紧张又茫然地看着两人,只听见他们叽里咕噜地说着。

    舒南呈比高大的乔纳斯要矮一点点,但他自带强大气场,在乔纳斯面前一点也不失风范。

    “林小姐,你别担心,我会尽力!”乔纳斯对着子茵说着中文,虽然发音不标准,但子茵还是听得真切。

    “太谢谢你了,乔纳斯先生。”子茵感激得直想哭。

    当天就安排了手术。子茵和舒南呈在手术室外面焦急地等着。时间就像一把慢性毒药,慢慢地舔舐你的伤口,消磨你的毅志。它真是太漫长,子茵看着墙上的挂钟,一分一秒过得如此缓慢。

    终于等到手术室的门打开。

    “乔纳斯,我妈妈怎么样?”子茵连上前几步一把抓住乔纳斯的手。

    “OK,一切还好。”乔纳斯耸耸肩,满脸倦容。他是一下飞机就没休息一刻,马上就进入手术室。现在的他最想干的事就是睡觉。

    “Johannes,非常感谢!”舒南呈看着眼前这位高大的男人,找不到一句更合适的语方来表达此刻的心情。

    “舒,你的情我还了,我俩互不相欠了。”乔纳斯微笑说。两人相视一笑,让子茵看不明白。

    “在德国留学时,乔纳斯的宝贝女儿曾经走丢,是我遇到小女孩,把她送到家里。所以这个情他一直欠着我,总想找个机会还。”舒南呈俯在子茵耳边轻轻地说。他嘴里吐出湿润的气息,缭挠在子茵的耳畔,顿感心里一阵难以抑制的奇妙。脸顿时嫣红一片。

    “你告诉他,我非常感谢他救了我母亲一命。”因为不会说德语,她让舒南呈转达自己的谢意。不管乔纳斯欠多少舒南呈的情,但总归自己也应该表达自己的谢意。

    舒南呈又和乔纳斯一阵德国,子茵听得一愣一愣的。

    “他说什么?”乔纳斯一边看着子茵,一边又对舒南呈说,流露出很羡慕的样子。

    “他说你很漂亮。说我们结婚的时候一定请他。”

    子茵听到羞得头低下,脖子都红了。外国人不是都大大咧咧的嘛,怎么这位德国人还能察颜观色,知道她和舒南呈的关系非同一般。

    因为德国还有一台手术等着乔纳斯,所以他一刻也没停就飞回去。

    “这么忙?让他休息一晚再走也不迟。”子茵看着行色匆匆的乔纳斯,有些不好意思,让他大老远的飞来飞去的。

    “他可以在飞机上休息,我已给他准备了私人飞机。”舒南呈轻声对她解释。

    在她不知晓的情况下,他把这些安排得紧紧有条,不让她操一份心,让子茵心里涌有一股温意。

    二天后,林母终于苏醒过来。

    “妈,感觉怎么样”?

    林母表情木呐,睁开空洞的双眼,扭动僵硬的头,一丝疼痛和胸闷,痛苦浮现在脸上。

    “伯母,刚做了手术,还需要一段时间恢复。”舒南呈看着动作不灵敏的林母。

    听到舒南呈的声音,林母有些吃惊。因为头部不能作弧度过大的动作,听声音,感应到他在自己视线之外的地方。嘴角扯了扯,发岀细微的声音。

    子茵见她在对自己说着什么,因为声音太小,听不清楚,于是俯下身。

    “他怎么在这里?”

    子茵听到母亲这一问,抬头看看一旁的舒南呈。男人黑眸微扬,一副散漫的神态。因熬夜显得有些疲倦,但一点不减他英挺的面容。

    “妈,这次,要不是他请的专家,恐怕。。。。。。”子茵不知怎么给林母解释这两天发生的事。

    林母抬起一只手,朝舒南呈招一招。

    舒南呈会意,靠过来。

    “谢谢!”林母轻微的声音,如蚊子般般细小。

    舒南呈勾勾嘴角,酷酷的样子。

    “伯母,你只管好好养身体。”

    这几天一直在医院照顾母亲,公司那里就那天给阿东打了个电话请假。

    今天,吴总和杨林林两人来到医院。杨林林仍是懵懵懂懂的,屁颠屁颠地跟在吴总后面,一副小跟班的样子。

    走进病房,看到舒南呈,吴总一点不惊讶,两人互相点头。

    杨林林看到病房中立着一枚大帅哥,再扭头看看子茵,挤眉弄眼,悄悄向子茵举起手,翘起大拇指。

    子茵看她那幼稚样,沒好气地。余光睨视舒南呈,此人正向吴总介绍林母的病情,斜眼瞥见这边,似笑非笑。

    “姐,这是姐夫吗?好帅!”

    临走时,杨林林悄悄在子茵耳边问。

    “小孩子,嘴多!”子茵在她背上轻捶一下。

    “姐,你别害羞嘛!”末了补一句,“你也该嫁人了。”说完朝舒南呈扮个鬼脸。舒南呈扶扶额头,满心觉得这小女孩看上去砸翻番的,但说话还挺中听。

    晚上,一位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走进病房,穿得干净利索。“舒总你好,我是余嫂。”

    妇人恭敬地来到舒南呈面前。

    子茵好奇地看着她。

    “这几天你只管把病人照顾好,不会亏待你的。”

    “舒总放心,你吩咐的事我会认真去做。"妇人转身走向子茵,”林小姐,你母亲就交给我吧。"

    原来妇人是舒南呈高薪请来的护工,专程来帮林母康复。还是舒南呈想得周到,有了护工的帮忙,子茵也轻松了不少。她白天终于可以回公司上班。

    晚上下了班就往医院跑。来到病房,余嫂正在给林母擦身子。

    “林小姐,你男朋友对你们可上心了,现在这种男子不好找了。”

    子茵扯了嘴,心想,他们哪了解他这人的本性,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只有自己才知道吧。脸上平淡着,帮着给母亲换衬衣。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